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89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二夫人筱萝生母头皮都麻了,这新夫人做的是什么事儿,难不成自己要和她同流合污吗,如果答应了她,岂不是要为虎作伥,一同欺骗老太君?这可使不得,老太君可是相府里头最有威严的事儿了,如今沉默不做声是最为明智的举措。

    见二夫人支支吾吾话都说不出来,哪怕她说了,这样的话,老太君铁定是不相信的,那么四夫人,东方玉漱就盯上了四夫人!

    “无耻贱人!明明是你……你却要赖别人,筱萝孙儿提议你抄一万遍的往生咒,你真心觉得少呢,好啊,你给我抄十遍往生咒,以谢其罪,去吧。”

    老太君丝毫不给面子,手臂一挥,宁上官二家身后跟来了四五个老嬷嬷,摆明了新夫人再是不听话的话,就强行遣回鎏飞院!

    此刻的老太君脸部表情完全是黑色的,她那种神色分明是生气到了极点,惹怒老太君生气,东方玉漱又是跪下又是磕头的,只好静默得点点头,并不敢再反驳什么,唯老太君的命令是从。

    “岂有此理,都散吧。”阎红玉把翡翠轩满满的一轩子的人都遣送出去。

    筱萝和筱萝生母过来着老太君的手腕儿,一人一句说着,老太君别生气,是新大夫人的不对,老太君何尝不知道,只是老太君道,“你们放心,只要有我老婆子在的一天,,系欺压,系这种事情,我是要坚决杜绝的,我们沐家定是要诗礼传家,不管任何人,谁逾越礼法之事,我是一定要揪出来,狠狠对待与它。”

    虽然大夫人换了一个人,面临着重新洗牌,不过老太君到底是相府的老宝,只要她在,沐筱萝可以少动点心思,不过老太君她老人家也真心觉得筱萝提议大夫人抄那一万遍的往生咒是真真好事情,当然了,刚才大夫人东方玉漱恼怒了老太君,又被加了九千遍,就一共是十万遍了。

    几个可怜的戏子们好不容易在京城之中的某茶楼处唱戏收赏钱,如今在相府的翡翠轩,戏还没有开始出场亮相没多久,就被取缔了,这赏钱还是要给的,老太君叫沉香拿些赏钱给他们,不过叫以后都不准来相府了,戏子们收到赏钱自然是高兴,不过这赏钱却是老太君吩咐掌事院的福伯,从每月给大夫人派发的月例银钱那里头扣。当然了,大夫人暂且还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了,恐怕又是鸡飞狗跳的。

    沐筱萝陪同老太君去了长安园,留在那里用膳,用完膳又给老太君按摩了一会儿,然后离开去娘亲那儿。

    栖静院。

    “女儿,你说刚才之事,我会不会得罪新大夫人呀?”

    筱萝生母在相府这么多年,素来循规蹈矩的,她无比生怕大夫人会因为自己不帮她说话的事儿,而开罪了她。

    坐在梨花凳上的筱萝眼波之中满是笃定的味道,“管她呢,娘亲你且放心,不必担心的,你想想看,前任大夫人没死之前,你不是也没得罪她吧,可人家天天来骚扰你来得罪你呢,这位新夫人是她的姐姐,从小在尚书府养着,二人姐妹品性会相差哪里去,你且安生得生活吧,无须担忧这些,你要记住你就算不去犯人家,人家也会来犯你的。到时候她再来寻你的麻烦,我筱萝自然会保护娘亲的。无非就是火来水淹,兔来我将挡罢了。”

    看着亲生女儿筱萝啥事儿都说着玩儿似的,一丝丝的宠溺油然而生,林心感觉欣慰的是,以前以为自己能够好好保护女儿,谁知道今日,却是女儿在保护自己,这样的反差实在太大了,可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自己实在是老了,可女儿却年轻着呢,如果再过个一两年她长开了,该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

    “娘亲,你在想什么啊?”沐筱萝看娘亲一愣一愣的样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呢。

    林心面容盈盈一笑,那笑的时候梨涡尽现,“我在想什么时候该给筱萝配一个良婿呢。”

    良婿?沐筱萝俏脸不禁一红,心头突然浮荡一个男人的影子,这个人不是二殿下夜胥华,更不是前世渣男大殿下夜倾宴,而是在西郊小林子遇到的方陵王赫连皓澈,不,不,怎么可能是他呢,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小西疆的小国主而已,哪怕在《天下山河志》上找不到的一个小地方的帝国,哪怕熟读兵法卷宗经纶的香夏她也不知道此人的来历。

    而《天下山河志》则是标注着天下诸国的地理环域的情况,各个地方的风景人情也有记载,筱萝有时候看过,这本书是极为流行的,只要是天下人没有人不曾看过这本书的。

    “筱萝,你肯定有心上人,你看看你自己脸都红了。”筱萝生母又是宠溺一笑,这女儿真的是长大了,以前哪怕是自己再怎么说,筱萝她这个小妞儿都不会脸红,如今她脸红却像是个红苹果似的。

    沐筱萝缄默了好一会儿,旋即道,“没有!”

    “回答得挺快速的嘛。”林心嘻嘻一笑,“知女莫若母,你休想欺骗为娘。”

    “我才没有,那个,娘亲,我回水榭了。”筱萝就仓皇出逃,回到那个装满修竹的居所,这个才是她的地方。

    ……

    “大王,江左求求您,快回去吧。那个姑娘肯定不会来的。”

    西疆第一勇士江左搞不懂他眼前这位方陵大王,为什么他要一直停留在此地,怎么叫他都他都不肯回去。

    “你要回去的,你便回,别来打扰我。”赫连皓澈的眼睛望向丛林之外,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江左很不放心,“大王,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时辰了,还是回去好吗,我们现在处于大华的边境上,如果”

    眼看大王的马蹄就要踏进大华的边境,江左仓皇大叫,“大王三思,再越过几步,便是大华边防,被大华巡边军士察觉的话,会以为我啊西疆有意侵犯大华边境,到时候会引起战祸的……”

    “迂”赫连皓澈一个警觉,往回拉了拉马脖子上的缰绳,胯下的烈马往后面拔回,幸好前面来往了一匹大华边境巡逻卫士没有看到他们入侵的痕迹。

    “太危险了,大王,还是回去吧,咱们改天再来,您看看,刚才差点引起了战祸,可不要成了西疆的千古罪人呐,大王!”江左本来是一个言语不多的木讷之人,可今天话着实太多了些,毕竟这关乎数万西疆之人的生命安全,他不得不多出口劝勉大王。

    方陵王趁着大华侍卫们没有看到他们,就拿手拍着马**,窜入丛林深处,丛林的无边尽头,便是那传闻之中的小西疆。

    国土虽小,而是赫连皓澈的一个天下,若不是二百年来方陵王的先辈们世世代代凭借天险,早就被邻边诸国分割了。

    在筱萝水榭,躺在竹榻上的沐筱萝第一次感觉到心生不安宁,也许是适才白天娘亲的一番话,自己到底是不是有了心生人了。

    那个赫连皓澈,方陵王,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他是一个不知道何其小的西疆的一个小小国主,到底有多小,筱萝不知道,可那不重要,重要的这个人,竟然使得筱萝在危机四伏的小林子感到密不透风的那股子安全感,听有人说,如果你在一个适当的男人身边感觉到了安全感,那么这个人便会是未来一直陪伴你身边命中注定的男人!

    这话有点太扯,筱萝自然不会相信。

    筱萝水榭到了夜晚,寂寂无声,那泉水也都结了冰,唯独几处的温泉还在湍湍不绝得流淌着,筱萝想想反正自己睡不好,何不起来泡一泡温泉,如此晚了,夜胥华二殿下应该是不会来了,也许是之前对他说的几番话,叫他断绝了念想。

    见齐边寂寂犹如深渊似的,当空的月色令人看起来那些个嶙峋怪石有点像妖魔,不过沐筱萝并不畏惧于此,而是坦然得脱下了外衣中衣就留下亵衣下了温泉。

    温泉不大不小,宽约一丈,长约俩丈,白天香夏和瑾秋是断然不敢下水的,如果被人偷看了怎么办,到了晚上天色如此凄清,两个小丫头更是不敢了,香夏和瑾秋她们又爱发困,也现在只有筱萝一人独自享受着温泉着洗涤,齐身都是那充满着硫磺气味,这种感觉很是舒适,硫磺是驱除蛇虫蚂鼠蚁的宝物,对人的健康也有好处。

    泡了约莫半个时辰,筱萝起身穿好衣服入了屋,果然夜胥华那个人没有来,太好了,要不然他来,无端端被偷窃了春-色,可不是筱萝心中所意愿的那样,当然了,不知不觉得筱萝深处似乎有一点点的疙瘩似的,她觉得心中稳稳当当得藏着一个人,为了这个人,筱萝说什么不单单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这个神秘的人守身如玉,再说这也是全天下的女人所应当做的事。

    为所爱之人,守身如玉,是理所当然的。

    沐筱萝甜腻得想了想,旋即睡着了,筱萝以为重生的第一天是自己睡得最好的一次,谁曾想得今天晚上睡得更好了。

    ……

    翌日。

    西疆小林子边境。

    “大王,我们回去吧。”

    “要回去,你自己回吧。”

    第三日。

    “大王,我……”

    “闭嘴……!”

    第四日。

    一直到第九日。

    西疆方陵王赫连皓澈每天某个特定的时间段,他一定会出现在那里,为的就是能够筱萝再见一面。

    而这个特定的时间段,便是他第一次遇见沐筱萝的时辰点。

    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什么,赫连皓澈的心里很模糊,反正他就是想做,不由自主得跟随了心中的想法然后付诸行动,他或许不明白,可情爱这回事无非就是仿佛一场博弈旁观者清,虽是木讷的贴身侍卫江左但是却比赫连皓澈他自己看得还要通透。

    这个时候的赫连皓澈就是一牛皮灯笼怎么想也想不通。

    一连九日,沐筱萝晚上泡一泡温泉睡得香甜,可白天就感觉心烦意乱,这就好像有什么憋在心里头似的,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虽然娘亲筱萝生母是自己的生母,按道理有什么事儿应该跟她说道说道,给自己出出注意啥的,可娘亲筱萝生母她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这九天来天,听说相国爹爹一直往栖静院,和新主母东方玉漱早亲昵晚亲昵,大夫人东方飞燕在世的时候,父亲都没有往鎏飞院跑得勤快呢,到底换了一个媚到骨子里头的那种女主人,这就是不一样!

    林秋芸以为大夫人没了,相国老爷一定会把心分一点给自己,谁知道把东方玉漱请了门儿,这愈发纠缠着老爷子,反倒是变本加厉了,以前老爷子还能够去清乾院的书房里头看公文,这下子书房的那些文件堆得比五少爷沐宇轩一般高了,相国老爷始终还是不肯罢手,就一直留在鎏飞院陪东方玉漱的,还听鎏飞院里头几个丫头说,相国老爷还帮助新夫人抄一万遍的往生咒,这想啊,这叫新夫人抄往生咒可是老太君的命令,这不是阳奉阴违么?

    娘亲与相国父亲的这点事儿,筱萝想管也着实轮不到自己管的,这男人的心要是不在女人身边,何必多做努力?做了那只是一种犯贱罢了,倒不如自我快乐过活的好,当然,娘亲的想法不会像筱萝这般,她是朴朴素素的女人,哪怕对方把她吃得死死的,筱萝生母也不会多嘴说一句的,逆来顺受,低眉顺眼,就是娘亲的八字真言。

    呆在相府十足没趣儿,筱萝旋即带上香夏和瑾秋往西郊去了,也许是心血来潮的缘故,恰好瑾秋驾驭马车的技术是极好的,比一般的马车车夫强太多了。

    相府往西郊,并不算太远,可是筱萝觉得此间一去仿佛要往阎之地似的,怎么着也到不了。

    沐筱萝她是心里感受,她是觉得远,催了坐在在马车前边的瑾秋不下百遍。

    瑾秋终于发飙了,“小姐,我们这马车又不是天上飞的,可没有翅膀,我已经是最快了小姐!”

    “是呀,小姐,我的**都还疼呢。”香夏早已花容失色,这一次肯定是极为难忘的经历,马车太快了,如果是一个老太在车上,肯定要颠了身上几百根的骨头呢。

    沐筱萝看着香夏很难受的样子,香夏还用手捂着胸口,“小姐,能慢点么?香夏我……我快……快吐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