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87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戏虐一笑,完全不把这件事儿当回事,“还能做什么,剜眼,割舌头,挑断他的手筋脚筋,你说说他的下场算不上悲惨。”

    话虽然是怎么说,不过二殿下夜胥华还真的没法子相信筱萝是如此心狠的一个人,旋即也没有问她了,只是说,“好了,咱们要不要去御花园逛逛,那里的景致可比我这个北宫好看的,要多的多。”

    “我相信。不过二殿下你可以走吗?虽然皇家的金疮药的药效很好,可你总得要休息啊。”沐筱萝有意无意得说了一句,夜胥华也真是,还是和前世一个样儿,不尽然爱惜自己的身子。身子可是自己的,要靠自己去珍惜,别人怎么说怎么叫又如何?

    二殿下夜胥华笑着说,“是呀,多亏了皇家内秘制的金疮药,我现在的身体好得狠,就算是上山打几只老虎,也是极为轻松的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能做到,不过我希望你把老虎打给你真正心爱的那个女人吧。我不要。”沐筱萝淡淡道。

    本王心爱的女人还不是你吗?沐筱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夜胥华心里挺不快的,沐筱萝总是有意无意得说让自己很懊恼的话儿,难道他就看不出来自己真正心爱的人是她么,要不然自己在庭院看书的时候,也不会想到她了,也更不可能在看到筱萝的时候表现出无比讶异无比开心的神色。

    “好吧,去御花园吧,我一定要你去好好看看。”二殿下夜胥华抓着筱萝的手,就一路上狂奔。

    说实话皇宫内廷的巷口大大小小,看上去虽然都差不多,可是压根儿不是一个样儿,每个巷口通往的走向也不然相同,有的通往倾宴宫,有的通往御花园,有的通往兴庆宫,有的通往焕彩宫,有的通往冷宫……大大小小的宫廷犹如纸盒那般一座包裹着另外一座,最终又仿佛被一个超级大的纸盒包裹着,总而言之,错综复杂,非常麻烦。

    哪舕uo弩懵芰绞牢耍驳煤煤每纯雌氡叩幕肪常蝗谎垢恢雷约旱搅四睦铩

    想想筱萝前世常去的地方便是那御花园了。

    眼前便是那假山林立,这里的假山可比相府的大的多,奇得多,怪得也多,沐筱萝看着假山上面湿润的黑苔,那黑苔好比给假山披上了初冬黑棉袄似的,要不然这些个假山可冻坏了。

    一路的脚边,可没缺少数不尽的盆栽,无数的西域的,天罗,大秦等西边国度的异种名花,都是擅长在冬日里抵抗严寒盛放的,好多花名,沐筱萝都说不上来。

    比如左边那一团,上面长着像葡萄一般无二的叶子,下边长满了像仙人掌一般的尖刺,再看看右边那一簇,浑身是血红色的长满硬结的表皮,头顶部有一油菜花的碎花瓣,看起来很美,可夜胥华告诉筱萝,那个花儿有毒,是一个月刚刚从别国进贡上来的铁楼方,好像能够专门生吃活蚯蚓。

    想起来那可怕极了,夜胥华还跟沐筱萝说,铁楼方此等食肉花儿一共经历过繁殖培养了二十多代,最初是由西域边荒之地的食人花演变而来的异种呢。

    不单单是这个,二殿下夜胥华还给沐筱萝讲了很多很多好玩好笑好听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沐筱萝就纯当一个聆听者,说起来,二殿下夜胥华说话的口音也不是那么难听,沐筱萝好歹可以听一点进去。

    夜胥华和沐筱萝在铁楼方的齐齐说说笑笑的,引得不少宫女们窃窃私语呢。

    “听闻这是相府二小姐呢,二殿下跟她很是亲近呢。”

    “看来筱萝小姐当王妃的日子不远了呢。”

    “是呀,筱萝小姐蛮漂亮的呢。”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高门大户的小姐,二殿下就喜欢上她呢。”

    “真羡慕啊,如果我是筱萝二小姐那就好了。”

    ……

    小宫女们虽然多嘴,可是看见夜胥华和筱萝走过的时候,她们很有礼貌得点头跪拜施礼,一点也不落于下层。

    大华宫廷的宫女们就是比京城里边的高门大户的丫头丫鬟们要懂事识礼的要多的多。

    “参见大殿下。”

    前呼后应的声音,一**得袭来,远比夜胥华的排场也要多的多。

    真不知道是否是筱萝自个儿的错觉,沐筱萝就看到大殿下夜倾宴一脸倨傲之色,浑然不把齐围的太监宫女们看在眼底,他就是历来的王者,所有人都要向他顶礼膜拜,也许,这是来源于一种叫做骨子里头的皇者霸气吧。

    夜胥华点头对他微笑,“大皇兄怎么就来了呢。”

    “见过大殿下。”沐筱萝轻轻福了一福,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得往后面倾倒而去。

    沐筱萝竟然察觉到了,夜胥华二殿下他是伸出手来,拦住自己的腰肢,干脆利落的,不落于半点犹豫,当的就是大殿下倾宴的跟前。

    好呀,你们两个贱人都在一起了哈。

    大殿下心理生气了个不行,不过他可没有那么傻会表现出来,嘴唇微微一动,难掩他抽搐的细微表情,“不必多礼,我就听闻二皇弟你伤口好了大半,在御花园里赏玩,刚好本殿下也在,正好赶过来嘛,可不巧,筱萝小姐也在啊。”

    沐筱萝眼里的那一股傲然的气质,身为大华的,长殿下,夜倾宴就觉得这股子气质很像现在的自己,或许用一句话来说,那简直是完全可以和自己匹配,沐若雪才貌无双,可惜她似乎远远没有沐筱萝身上的那股子傲决。

    夜倾宴向来是要把二皇弟夜胥华所有的一切都抢过来,不单单是大华皇位,还有女人,属于夜胥华的女人,因为他看到二皇弟把沐筱萝抱在怀里了,这还不证明是他的女人么?

    虽然大殿下夜倾宴并没有实质上表现出他此时此刻有多么愤怒,但是细心的沐筱萝还是可以察觉到夜倾宴他那紧握无比的双拳在微微颤抖着,甚至那股子来源他拳头齐边的空气,沐筱萝都可以敏锐得感受到。

    这个男人,她太熟悉了,熟悉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前世的枕边人,他的呼吸他的情绪,沐筱萝再清楚不过了。

    夜倾宴,你倒是挺会忍耐的么?!

    沐筱萝把心一横,主动贴近了二殿下夜胥华强而有力的胸脯,近乎炉火般的温存,随着她轻启朱唇一笑,无边春意泛滥自她的唇角,她没有说什么,可如今的一个举动,早已代表着千言万语了。

    我沐筱萝就是萝丝托付乔木,我就是喜欢上二殿下夜胥华了,大殿下夜倾宴你奈何我,貌似你不曾是我什么人了吧。

    “胥华,我们走吧,我不想再这里看到不相干又碍眼的人。”

    沐筱萝的语气淡淡的,仿佛再说一件毫无不关己的事儿,对上二殿下夜胥华那双明澈若漫天繁星的美眸,沐筱萝满是宠溺的味道。

    回报于沐筱萝的,二殿下夜胥华也是一眼宠溺之色。

    这般恩爱,这般宠溺,恐怕这世间是少有的!

    对于筱萝的要求,夜胥华二殿下当然连声说着是,他哪里敢说不是,惹着筱萝不高兴那可是大忌呀。

    夜胥华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却是大殿下夜倾宴,他着实无法再度忍受了,“站住!”

    “你凭什么命令我们?”

    沐筱萝赫然回眸,看看大殿下夜倾宴恼羞成怒的样子,只怕这个时候他老人家早已喜怒无常了吧,真是太可笑了吧,凭什么呢,就算你是大华朝的大殿下,人家夜胥华好歹也是大华的二殿下,你夜倾宴又不是大华国君,更不是玉皇大帝,有什么资格阻止她自己和二殿下呢,好笑,好笑!

    沐筱萝一个紧逼想问,大殿下夜倾宴直感身体四肢百骸犹如受到雷电轰击一般。

    旋即夜倾宴开口讪笑道,“哦,是这样的,二皇弟箭伤未曾痊愈,还当留殿宇之内多多休息才是,这四处走动,再引起伤口侵染,这怎可了得,筱萝小姐,我知道你也是希望二皇弟的伤势能早点好起来,不是吗?”

    “那是自然。自从二殿下被奸人所伤,我就日不能眠夜不能昧,就是想要找出幕后出手相害之人,据闻大殿下你神通广大,好把这个贼人找出来,这天诛地灭的贱人,该是嫌命太长了,大殿下你说是也不是?”

    沐筱萝神色冷冽如刀,狠狠盯着大殿下夜倾宴,这幕后之人,自然指的是他了,伤了二殿下,要不是夜胥华他命大,早就命丧在大殿下指派的黑衣人的手里的箭矢之下。

    这般的话,无疑是骂自己呢,大殿下夜倾宴心里头真不是滋味儿,又强迫自己笑脸相迎,“是,是,这样的奸人当诛当杀,我一定会帮助二皇弟早日手刃这个贼人,不过我听闻五皇弟也在彻查此事呢。”

    好个贼人,竟然把查探的要务推到了五皇子月羽宏的身上。

    沐筱萝浅浅一笑,这个夜倾宴的演戏的技巧堪称炉火纯青了,不过也太过炉火纯青了,须要知道太过聪明的人儿,也不然是占全了好处。有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呀。

    “胥华我们走吧,反正大殿下是不会帮我们找出幕后黑手,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他多费唇舌了。”

    这一次,沐筱萝直接起夜胥华二殿下的袖腕,朝跟前的夜胥华旖旎得看了一眼,筱萝的眼珠子里头满满的媚意,站在一旁的大殿下夜倾宴当然是把眼前的一切尽收于眼底。

    无论怎么样,这打情骂俏也太大胆了,竟然当着自己这位大皇子的面前执行。

    大殿下夜倾宴自然是无法痛快,又拦住了沐筱萝,始终不肯就这么放过沐筱萝,这个女人身上特有的那股子沉稳的气魄实在是太符合自己的标准了,夜倾宴想自己未来可是要当大华皇帝的人,没有一个贤内助怎么可以呢,而沐筱萝摆明了就是这样的女人,能够帮助自己的女人。不管沐筱萝爱不爱自己,夜倾宴想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抢到手里。

    “大殿下,请你让开。”沐筱萝的眼底半点安全都没有,冷测测恍如教人坠入了万丈深的冰海之中,不过她游转着明眸对上二殿下夜胥华的俊朗的眼,便是柔情无限。

    任凭是哪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这样。

    大殿下夜倾宴故作大方道,“关于寻找幕后黑手一事,筱萝我答应你,不过二皇弟真的需要好生休息,要不你去我的倾宴宫吧,又或者我可以陪你去御花园到处走走。”

    话音刚落,二殿下夜胥华感觉到一股无名的敌意,大皇兄他要做什么,是摆明了要跟自己抢筱萝,若真的被抢走了,自己还算得上一个男人吗?在这流言蜚语漫天飞舞的大华皇宫,他可不想自己天天被无数个宫女太监们扯嘴皮子说自己是绿帽子二殿下。

    “谢过大皇兄的关心,臣弟的伤势早已全好了,你看臣弟现在可是又能蹦又能跳的,压根儿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大皇兄有事还是先走吧。”

    夜胥华开口说道,直接给夜倾宴下了一个逐客令。

    就这么走了,也太便宜夜胥华了,为何在狩猎场之时,自己派人就怎么没把他拿箭矢射死了呢?

    究竟是为什么,大殿下夜倾宴一直想不通,他更想不通,他派去的那个手下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禀告,难道真的遭遇到什么不测了,又或者是被二皇弟洞悉了内情?不能吧。一定不会是这样的,自己派去的手下屡次执行任务都没有落入下场,难道仅仅就这一次不能保证生还了么?

    看着沐筱萝满是得意和鄙视的眼神,大殿下夜倾宴的心,似乎被什么洞穿了似的,极为难受。

    夜胥华说完了先前那一句话,就直接带着沐筱萝离开此地,也不再理睬大殿下夜倾宴是否再加阻拦了。

    二人直接就是越过夜倾宴,一直往御花园的深入行去。

    一路上采集枯枝败叶的太监宫女们纷纷避让。

    夜倾宴愣了许久,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被夜胥华二皇弟和沐筱萝二小姐老早得抛在后面了。

    沐筱萝,本殿下此生一定要得到你,到了最后再把你狠狠抛弃!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