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87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还不知道怎么报答我呢。你现在好好服侍我吧。到时候我会如你所愿的。”沐筱萝眉黛微扬,看着一脸傻傻愣住的瑾秋,却是好笑之极。

    这个瑾秋有点一根筋,浑然不知道香夏姐姐如此架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明白,也不想多问,因为瑾秋知道,就算自己去问了,筱萝二小姐和香夏姐姐要是不说,那也没辙不是?

    沐筱萝笑了笑,喝了一口刚才香夏熬的红枣红糖热茶,这个月的天葵来临,碰到了如此寒冷的年月,真是挺难受的,不过好在可以学习剪窗花来转移注意力,那里还真的没怎么疼了。

    想想上一世,嫁给夜倾宴之后,房事道是行得许多,不过就是毫无半点子嗣血脉,沐筱萝还因为自己不能生育了呢,到了被砍成人彘抛弃在冷宫,才知道,原来,长姐沐若雪那会子对自己特别好,每天给喝一碗养身茶,其实那茶中主要成分,就是一种藏红花,是青楼妓坊的女子们用来杜绝有孕的灭绝人性的东西!

    好多事情,过去也就算了,想再多,只能是徒增反感。

    沐筱萝哎了一声,道,“走吧,去长安园,我把新剪好的年年有余窗花给老太君过目,就希望她老人家能够给我指点指点。”

    “好啊,想必这会子沉香姐姐也在忙着剪窗花呢,却不知道她剪得怎么样了。”瑾秋嘻嘻一笑,无忧无虑的样子,真是很惹人怜爱。

    香夏站起来,双手扶着二小姐,从现在开始二小姐可是自己最大最大的恩人,自己未来的一生幸福就要维系在二小姐的身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分开的。

    主仆三人才前脚出了筱萝水榭,后脚却被小太监小允子堵住了。

    “哎!二小姐,两位丫鬟姐,这是要往哪里去呀?”小允子很是恭敬。

    小太监小允子在这里,那么二殿下夜胥华在哪里呢。

    此时此刻,沐筱萝拿眼珠子偷偷瞄香夏一眼,这小妮子,粉脸生俏,一派娇生模样儿,就好像是私会情郎那般,眼眸间道不出说不明的少女感情在其中流转,很是吸引人,沐筱萝想她自己若是个男人肯定也会喜欢上香夏。香夏她虽然出生低贱,可人品女德一点儿都不输于那些个闺中女子的。

    “筱萝,两日之后,便是皇家狩猎之日,你是否要与我同去?”

    夜胥华一身锦袍,头上宽大的斗篷停留了一小搓皑皑白雪,高鼻琉璃眼睛,贝齿点绛唇,五官极为精致,恍如画中走出的男仙子那般,一举一动,尽染风流。

    沐筱萝自然是目光笃定,唇畔含着一丝浅浅笑意,“两天之后,也未尝不可啊。”天葵几天了,明天就好了,后天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只是香夏这孩子的脸上又是欢喜又是惆怅的。欢喜的是,她能够见到二殿下,惆怅的,二殿下是来叫筱萝二小姐陪他狩猎的,并没有叫上自己。

    香夏小妮子心里头那一点点的小九九,沐筱萝要是没有勘破,那她岂不是两世枉为人了?

    沐筱萝明眸轻轻轩起,玉唇微微启开,“本小姐是可以答应二殿下你,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香夏和瑾秋这两丫头陪我去。”

    “自然是可以的。人多也热闹点嘛。”小允子还没等二殿下发话,就擅作主张。

    夜胥华那眼珠子瞪着小允子,旋即笑了。

    众人也开始跟着笑起来。

    大华皇家狩猎场,金岭苑。

    之前夜胥华带沐筱萝所到的地方叫重天海阁,的的确确是属于金岭苑的一部分,只不过是比金岭苑更为隐蔽罢了,只有皇室中人才得一知晓罢了。

    沐筱萝也在重天海阁见识过那极为壮观的海市蜃楼,心中也挺为感激二殿下能够带自己去的。

    金岭苑中,来了不少王孙公子,更有皇家子弟,大殿下夜倾宴,二殿下夜胥华,三殿下月北楼,四殿下月方厚,五殿下月羽宏,逝去的先皇虽遗留五个皇子,不过最有资格问鼎大华皇位的,当属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除了这些个殿下们,还有不少王孙公子,驻守梁州的小将军欧阳涛也在其中,这个人,沐筱萝前世就知道他,一直和大哥沐轩昌狼狈为奸,上一次就是沐轩昌借着他的兵乔装成护院,向弱水之妹星儿施暴。

    其残冷的暴行之中,就可以对欧阳涛此人的人品可见一斑。

    还有在书斋一直纠缠筱萝的那个无奈王孙,今儿个却是再也看不到她,沐筱萝心中好生欢喜,那个人太讨厌了,如今却是眼不见为净,真好。

    金岭苑的风劲很足。大伙们都披上了风衣锦貂裘,或者鹤氅,虎皮大衣,还有种种说不出来的锦袍御寒服,皆是说不出来名字的东西。

    每个人的手里都牵一批或棕色烈马,或是白马,或者红马,黑马,与其说是这是人之盛会,倒不如说是马之盛会。

    “筱萝,过来,我指你几位皇弟们认识认识。”

    夜胥华拉着筱萝的手,越过大殿下夜倾宴的身侧,向三殿下、四殿下,五殿下,等人一一拜过,沐筱萝看他们几个皇子的印象,几乎都快要把他们淹没在历史的车辙之中,想想上一世,夜倾宴登基没多久可把这几位殿下包括夜胥华运用各种方法让他们死亡,从而夜倾宴成为大华独一无二的皇家血脉继承人!

    这些个皇子之中,以夜倾宴最长,夜胥华为次,五殿下月羽宏排行末尾,年纪才十四岁,跟沐筱萝最为接近。

    见沐筱萝明眸皓齿的模样儿,月羽宏用他那极为戏虐得标志性面容,当着筱萝的面,笑对着夜胥华道,“二皇兄,想必这位是未来的二皇嫂吧,失敬失敬啊。”

    “五弟你……”夜胥华被戳中了心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沐筱萝对这个五弟月羽宏的印象陡然引出水面,这个五皇子可是上一世死的最惨的,也最无辜的那一个,他是天性善良的孩子,虽然比筱萝年长两岁,可心境着实像极了孩子啊,他并没有觊觎皇权,到了最后,夜倾宴还是下起毒手,把这个单纯无辜的皇五弟给杀了,最后听闻还被剜去双眼,死相极为可怖。

    想到这里,沐筱萝不禁狂冒冷汗,如今的大殿下夜倾宴就那么温文儒幽得站在自己的面前,对他那些个皇家兄弟们,除了客气还是客气,可谁想,到了最后,竟然残杀自己的同胞兄弟。

    自古王子们争夺帝位,自相残杀的例子,屡见不鲜!沐筱萝强行镇定了自己的心神,也算是勉勉强强得笃定开来,她知道再惊慌也于事无补,何不一开始的时候就筹谋好一切了,这一世,沐筱萝就要夜倾宴为他上一世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惨烈的代价!

    “五殿下你好。”

    虽然其他几个殿下对自己很是客气,但是沐筱萝觉得,还是五殿下月羽宏对自己最为投缘,就从他在夜胥华,还有自己面前开起了那种玩笑,就好像老朋友重逢那般的玩笑,沐筱萝生理意义上虽然还是十二岁的小女孩,不过她的真实灵魂早已是一个妇人,一个历经了万千沧海和百般桑田的妇人,这辈子发誓要有仇报仇,有冤申冤的妇人!

    “二皇嫂,你好。”月羽宏笑得愈发可爱了。

    见沐筱萝并没有生气,月羽宏瞧沐筱萝的模样儿,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很是可爱,心想这女孩怎么就是二哥所爱了呢,如果她不是二哥的人,他就一定要……

    “好啦,我也不开玩笑了。我总是听二哥说起了你,筱萝,我带你去见我的姐姐吧。”

    旋即,月羽宏在沐筱萝跟前作了一个向右边侧走的动作。

    沐筱萝一怔,对呀,月羽宏的亲姐姐,也正是大华皇朝的长公主殿下,名唤,月长安,人称长安公主。

    听闻,长安公主是先皇最为宠爱的大女儿,没有之一,先皇倒是有过几个公子,不过在那一次夜倾宴生母王氏暴乱那一次,死的死,疯的疯,唯独长公主福源身后,得以保存下来,而几位皇子若不是当日被王氏选择流放外地,恐怕他们要死了。

    上一世,长公主月长安对筱萝是极好的,她为人正直、善良,她的夫君,也就是大华皇朝的驸马谢子轩,不幸死于王氏乱政的事件之中,待到平反的时候,大华皇朝的百姓有感于驸马谢子轩为了捍卫大华作出牺牲,对长公主月长安更是多了几分尊敬。

    长公主,月长安很美的一个人,至少沐筱萝现在见到她,她依然一身如凤纹锦袍,头戴上九凤舞纱,高高的宫廷的发髻被她起来绑在脑后,看起来简单明净,也是因为金岭苑风势过大,这样装束,骑乘快马却是极为方便得多。

    月长安见五皇帝月羽宏这个相府,出次女,见筱萝长得白白净净,又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别的高门大宅里头那些个,女们,躲躲闪闪,一点礼仪却不知道,这筱萝可是给自己见了三次礼的。

    “真是个可人样的孩子。”

    月长安今年年逾三十有五,不过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三十出头,比筱萝生母筱萝生母还要年轻,可怜是以往内长公主还没生过孩子的原因吧。她虽然是孀寡,却毫无孀寡的惆怅模样,反而她活得愈发精神了。

    沐筱萝灵魂里头的那个人,跟月长安一般无二,被她说成可人样儿的孩子,心里头乖乖的感觉,不过细细一想,人家现在是三十有五,而自己却是小孩子身体一个,人家叫自己也没什么不妥呀。

    突然那边,有人大声呼道,“不好,二殿下中箭了!”

    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狩猎场的人们无不惊慌失措,胆小的太监宫女们纷纷作鸟兽散去。

    金岭苑乃是皇家狩猎场,何来刺客?

    自有皇子侍卫把夜胥华团团围住,长公主月长安、沐筱萝和五点下月羽宏等几位皇子也旋即围上来。

    沐筱萝心中极为诧异,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行刺二殿下?筱萝是很焦急,不过她也沉稳冷静犹如泰山,心思暗沉,却不想围在夜胥华二殿下跟前的头一个竟是大殿下夜倾宴。

    “二皇弟,二皇弟,你怎么样了?”大殿下夜倾宴双眉紧锁,他扯下自己的玉带,裂成两段,浑然护住二殿下夜胥华的伤口。

    外人看来,这夜倾宴大殿下的的确确是把二殿下夜胥华当做,亲兄弟,不过深深知道内情的沐筱萝抿嘴一笑,大殿下这一招众目睽睽之下收买人心,还是挺高招的。

    看那二殿下夜胥华也极为受用的模样,他根本不知道这发出箭矢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人?

    沐筱萝把一切着实于眼中,这幕后之人还不是大殿下倾宴所作所为,看他那一张无比伪善的面孔,真心感到吐!

    “但不知道到底是何人暗箭伤人呢,真真是不要脸的呢。”沐筱萝说这话,那眸子的半寸眸光,若有若无得降临在大殿下夜倾宴的身上。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被沐筱萝瞄了一眼,大殿下夜倾宴整张脸崩成不是个人样儿,“筱萝小姐的意思是说,暗箭伤人是本殿下不成?”

    “是与不是,我可没说儿。”沐筱萝自顾自瑕得看狩猎场中的众人,丝毫没有把大殿下看在眼底,“不作亏心事,半夜自然是不怕鬼敲门儿的,如果大殿下自己承认了,那筱萝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话逼迫得夜倾宴的鼻翼愤懑得发抖,他现在真的很想生气,可是生气不就把一切都暴露了吗?这可不是未来明君所为?!

    大殿下眸心的光芒愈发浓烈,“筱萝小姐是误会我了,满满狩猎场,怎么就怀疑我了呢,我可是一刻不离此地,如何暗箭伤人。”

    “筱萝,切不可乱说呀。眼下还是二皇弟的伤情才是重要。”长公主月长安是明白事理的人儿,见筱萝和大皇弟夜倾宴之间的交锋,又是为何交锋的,她是没有兴趣知道,她召来了太医们前来查看二皇弟的伤口。

    在沐筱萝看来,除了五殿下月羽宏,估计没几个皇子兄弟是真真正正的对待夜胥华的,这一点五殿下立马就去狩猎场集中侍卫队去场中搜寻可疑刺客。

    这大华皇家的狩猎场,平白无故出现刺客,那可是头等大事,指不定还把别的什么人儿给弄伤了,那可怎么得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