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天作孽犹可恕,子作孽不可活!”沐筱萝护着老太君,她的脚犹如踏上了一道闪电那般惊猛迅速,眼看到沐若雪被绊倒在地,她怀里头抱着那一盅滚烫的鸡汤尽数淋湿到她的大腿根处,哗然一声,大腿犹如被滚烫的开水烫熟的猪皮一样,起了一层褶皱,沐筱萝心中叹息,沐若雪的命挺硬的呀,这样皓澈不泼到脸上毁了容去。

    要是,长姐毁了容貌,看她还怎么以京都第一美人自居,看她还怎么享受青年才俊们的顶礼膜拜?

    不过沐若雪这个贱人到底是烫伤了大腿根处,那大腿肯定是要永久性得留下一大块难以看见的瘢痕,不过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她的未来夫君肯定是要遭罪了,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行房之际,架起女人双腿做敦伦之事,欣赏那一具不足以称得上光洁白嫩的****,而是丑陋不堪的粗腿儿呢。

    以后我还能怎么见人,叫我嫁给谁?京都第一美人,已经不完美了!

    对于沐若雪这般自诩美貌第一的人才来说,这个打击实在是太过沉重了。

    “不……啊……我的腿啊……”沐若雪泪水涌灌而出,她不相信自己的腿就这样永久性得留下一道疤痕,不完美了,再也不完美了,如何称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完美美人呢。

    听到那开水烫皮肉的嗤嗤叫声,旋即又听到沐若雪的咆哮,老太君老太君之前本想惩罚她什么,可她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只好叫外头的小厮们抬来担架,直接抬到沐鱼源沐老太医处上药,这要是再拖延,恐怕皮肉更损害的严重。

    沐筱萝自然是跟着老太君的心走,无论怎么着,也不能让老太君不开心,不是么?

    “对了,母亲也要上药的,哎,大姐可真狠,可怜她是怪母亲什么的,才这样子对母亲的。”沐筱萝打发香夏下去给大夫人上相府药房拿烫伤膏,这一切是当着老太君的面前做的。

    老太君自然是夸筱萝是个心善的乖孙女儿,却唯独对大孙女儿很是痛心的模样儿,她唉得叹息一声,“还不是怪她母亲这些日子把若雪连累了,若雪肯定吃不了在水月庵的苦,所以回了府邸之后报复臻珍,哎,真是令我太痛心了,我真想不到若雪她竟然会变得如此不堪,她就好像一只魔鬼,一只令人神憎鬼厌的魔鬼,彻底没救了,没救了。”

    “老太君切莫伤心,我想着大姐也是一时糊涂,你看母亲也流泪了,也在祈求老太君不要太过责罚沐若雪呢。”

    沐筱萝指给老太君看。

    老太君一瞧,真的,东方飞燕那惨不忍睹的红肿化脓的嘴皮子早已不堪入目,可她的眼泪哗哗的,就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是眼珠儿一直闪动闪动着,似乎有什么话儿。

    东方飞燕当然是有话儿,她想要向老太君告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沐筱萝这个,出的贱女儿干的,可她明明想要说这些,却不能够说,如今更是亲眼目睹沐若雪被筱萝陷害,紧接着还把沐若雪烫伤,谁知道若雪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漂亮的脸蛋,不单单是脸蛋漂亮,就连指甲儿都要****修复涂抹丹寇保养,大腿根处留下难看的疤痕,以后还怎么嫁给男人?

    一想到这里,东方飞燕就眼泪狂飙,她在哭她那可怜的无法人道的儿子,也在哭泣她那悲催的女儿从此留下疤痕不好看了。

    到底是天下父母亲,虽然沐筱萝极为痛恨,母,可是,母对于她的亲生儿女的那一份轻易,却怎么如何不能够抹杀得去。

    “老太君,瞧瞧,母亲是该要休息了。”沐筱萝直接把老太君送走了。

    这下清净,沐筱萝笑着瞥了香夏一眼,“你没挨若雪那贱人的打吧。”

    “没有呢,二小姐,我现在有胆子避开她了呢。”香夏梨花浅浅一笑。

    沐筱萝点点头,“我叫你带的东西,可曾带来了?”

    “拿。”香夏从怀中掏出一包吩咐瑾秋耗费一个时辰研磨得很细很细的盐巴呢。

    有什么听过伤口上撒盐呢,沐筱萝心中乐道,没有见过本小姐就让你们好生瞧一瞧,看一看,看一眼,一个铜板哦。

    沐筱萝抓着那一小包哑巴,拿出锦帕包裹了几摸,给大夫人翻了几个身,找到大夫人身上被竹叶青毒蛇咬过的五处伤口,就着盐巴的锦帕就抹了进去,还时不时连抹带戳得加送了几分力道。

    看得,母眼泪汪汪得流着,就好像,上一世,沐筱萝被册封为皇贵妃之时,东南小国有个小云国的,给大华朝进贡一个可以随时任人玩弄的小哈吧狗似的,看此间,东方飞燕就特别像哦,她眼泪汪汪,极为痛苦也喊不出来的样儿,真是很惹人怜爱的呢,沐筱萝再把锦帕摸着盐巴,还多抓了一把撒在伤口上呢。

    这就是最毒妇人么?呵呵,真够好笑的呢,筱萝笑着对香夏道,“好戏刚刚上场而已。香夏,明儿个你拿滚烫的辣椒油抹伤口,估计大夫人会痊愈得更快,这可是老方子啊,一定能帮助她的。”

    三日之后,相府依然是陷入一片忙碌惨淡。

    大夫人伤得如此重,按照相府的规矩是轮班制的,也就说,各大房里头的姨娘每天每两个时辰换一批人轮流服侍病榻的东方飞燕,她到底是沐家的,系长房,其他,出的姨娘公子小姐们自然是要使出浑身解数来彰显他们的孝道。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可实际上呢,他们可巴不得长房夫人快点死去,这要是殁了,他们这些个,系的日子还不是好过多了?

    越是表现出孝道之人,恐怕是越为痛恨东方飞燕的人,就拿沐筱萝二小姐来说,她最最最孝顺的那一个,没有之一,有时候白天都比其他姨娘们早来几个刻钟,又是最后几个刻钟才走的,真是孝感动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呀。

    关键是沐筱萝每次早来晚退,趁着姨娘们不在,就偶尔拿一些辣椒油,热水,盐巴,蜂蜜去挑拨东方飞燕的患处伤口,可偏偏大夫人整个身体都瘫痪了,饶是身体上痛楚,她也没有办法开口说话,就一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错。

    这个老贱妇,本小姐就是教你尝一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可是比死还要难受呢,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啥都不管了,啥都不痛不痒的,魂归幽冥也好找个地处投胎去,可是就这么活着,比一只臭水沟的狗还不如,狗若是饿了还会掏米田共找骨头吃,渴了大不了喝臭小水沟的水,痛了,受到威胁了,就扬起狗头狂吠几声,也好叫主人知道它的痛处,可是堂堂丞相夫人,东方飞燕,却是咬着口水合牙往肚子吞去,东方飞燕倒是真想一口咬舌自尽,可有什么办法,抬起上下颌的力量都没有了。

    沐筱萝每一次拿盐巴盐焗东方飞燕的伤口,每一下的每一下,东方飞燕胸肺之中犹如被旺火武火狂炙那般,可她有什么办法,一动不动,任凭筱萝摆弄,在有人来到之前,沐筱萝很快就会布把那些盐巴抹去,等到下一次的时候继续叫,母享受盐焗盛宴!

    她的手法不单单锐利迅速,每一次做的都是不显山漏水的,至少在那些个交班的姨娘们看来,,女筱萝对大夫人真的很好,就好像真的是把东方飞燕当做筱萝她自己的亲生母亲那般。

    此次交班的,却是四姨娘上官温柔,她叹了一口气,眸色很不满意得凝了一下筱萝,“我说筱萝你这个孩子太善良了,大夫人之前那般对你,你还是如此对人家好,等大夫人好了,我看她压根儿不会感激你呢。”

    这话儿,上官温柔是悄悄得对筱萝说的,她不敢大声说话,如果大声了,指不定被活死人一样的大夫人听见了,假如有一天大夫人突然醒过来,岂不是死定了?

    沐筱萝脸上洋溢暖如三月春风的笑,“上官姨娘,这是筱萝的本分,大夫人是我的,母,我是该如此孝敬她的呀,免得被外头人扯舌头说,我沐筱萝因为大夫人虐待我,所以我就不对她好了,我一定要加倍得对待,母好呢,这才是我该做的呀。”

    说完,沐筱萝眸色一凌,那病榻上的大夫人的眼珠子会转溜的,就是不会开口说话,动手和动脚更是一种奢望,可她触及筱萝眸色的那个瞬间,等筱萝走了片刻,上官姨娘上前服侍大夫人,却发现一股恶气从大夫人的股下袭来。

    “哎呀,来人呐,大夫人失禁了。”上官姨娘旋即像躲避瘟疫似的跳出俩丈之外,旋即叫几个三等丫头婆子们,一同给大夫人换洗身子。

    大夫人的伤口是刚刚盐焗了盐巴的,这,当然是沐筱萝二小姐的杰作,那些伤口不怕还好,几个粗手粗脚的三等丫头婆子们给她换洗衣裳的时候,手拉扯着衣裳,难免碰触到伤口,大夫人疼得撕心裂肺,可她又能怎么样,眼泪恍如流干了,就剩干愣着了呢,那湿哒哒的尿粪也侵染了伤口,似的大夫人疼得昏死过去,这一次,她是闭上眼睛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够醒过来。

    上官温柔在那边命令那些个下等丫头婆子们做事,“快点呀你们!没吃饭还是怎么了?速度快点的,别给大夫人着凉了!动作慢了,我叫管事扣你们三个月的工钱!”

    这工钱可是她们一个一个养家糊口的救命钱呐,三个月没工钱,就意味着未来三个月要勒紧裤腰带了,那可是死一般的日子,二话没说,丫头婆子们动手就更快,也顾不上有没有碰到伤口,反正大夫人就算疼了也不会大喊大叫。

    以前大夫人清醒的时候,可没少挤兑上官温柔,趁着大夫人闭上眼睛休息,几个换洗的粗细使丫头婆子下去了,上官温柔就沉寂在东方飞燕的药盅里边吐几口白香夏,叫东方飞燕好好吃一吃自己的口水。

    上官温柔之后,又是别得姨娘来,可没少给大夫人好果子吃,比如趁她睡着,拿细细的穿线针扎她的手和脚,种种之类的,她们也总算好不容易等到今天了。

    而这些,沐筱萝就算是没有看到,也可以想到,所以沐筱萝想一想,就算自己不想法子整大夫人,后边照样有人收拾她,这个老贱妇得罪的人儿还少么?

    沐筱萝从横溪院出来,便一直往长安园去,长安园的斗门前,竟然站着一个英俊削瘦的少年,大概会比大公子沐轩昌小上几岁,一双眼珠子极为有神,身着锦裘华服,纤软的玉带包裹着他的腰肢细细的,盈盈的,宛如少女一般,这个少年呐,竟然看上去比少女还要柔美几分。

    如果此间少年是女儿身,说不定京都第一美女便是他了。

    这个少年是谁,沐筱萝两世为人,自然是知道了,就是一直令沐锦绣四妹爱得发疯发狂的尚书府邸的表少爷东方瑾。

    沐若雪如此出众,是因为她像极了娘家那边的人,而东方瑾更是娘家的,长子,相貌出众举止风流,倒是可以理解的。也难怪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四妹锦绣了。

    就是七月中旬,和锦绣四妹相约假山后宽衣解带作那苟且之事的东方瑾,不过筱萝觉得奇怪的是,那日师四妹锦绣着和四姨娘哭得死去活来得向老太君告状,要老太君做主,老太君也便让大夫人回一趟娘家尚书府,这件事儿也没有解决,更别说东方瑾会来,而此刻,东方瑾,他真的来了。

    假如四妹沐锦绣看到他的话,还不得再疯一次?

    沐筱萝正想饶过主道,往旁边的小径走去,却突然看见老太君和送着一位儒幽的红色官袍男子出来,这个男人华发从旁边的帽子沿挤出来,不过整个人看上去一派儒幽傲气,听说尚书大人东方浩的实际年龄在五十左右,却看上去比老太君还要苍老得多。

    看来今儿个尚书大人东方浩和他的长子,孙东方瑾都来了,沐筱萝觉得,相父,一定在长安园里边还没有走出来吧,说曹操曹操就到,那钻出来的,果然是相国大人。

    他们两个说着一些事儿,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愁云惨雾的,自然说不上什么欢喜。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