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80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为了不让旁人发现夜胥华二殿下在这里养伤,筱萝特意把他安置到了两丫头的住处,也就说偏厢,这个地方一般是没人过来的。

    刚刚沐醒过来的二殿下,大病初愈了,胃口特别大,筱萝直接把枣泥糕都给他吃了,旋即瑾秋端着光盘子递给小初梅,小初梅欢呼雀跃得道,“咿呀!二小姐今儿个的胃口这般好呢,我以为二小姐到时候只会吃一点点,到时候二小姐不高兴了。”

    “是呀,今天个天气好,也不怎么冷,二小姐的心情是好了些。”瑾秋一脸笑意,目送着小初梅极为放心得离去。

    小初梅离开筱萝水榭没有多久,沐筱萝从偏厢出来,看了一眼瑾秋,“我叫香夏去药房问沐老太医一些事儿,她可曾回来了?”

    “二小姐,还没回来呢,说不定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瑾秋。

    瑾秋话音刚落,香夏一路小跑过来,她袖子里头鼓鼓的,生怕被人看见,“二小姐,瑾秋妹妹,我回来了。”

    “沐老太医怎么说的。”沐筱萝直接问。

    “沐老太医说,是一种叫竹叶青的毒蛇,这种毒蛇夏季会破土而出,此刻是冬日,竹叶青向来是冬眠土下,有歹人挖出这些竹叶青放我们的水榭深处,这才……”

    香夏看着筱萝的眼睛,一字不落得说着,旋即还从袖中拿出一包药材,“沐老太医吩咐了,中过蛇毒的,又因为冬天冷,一定要好好滋补一下,不然以后可留下病根可就坏了。”

    “这个药材你等下拿去熬给他喝吧。对了,你有没有问过这竹叶青的毒蛇到底哪里才有呢。”沐筱萝的眼眸深处闪烁一丝阴鹜的神色,谋害本小姐的,就该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看了筱萝一眼,再看看瑾秋一眼,像是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老太医说,竹叶青,我们筱萝水榭的水渠附近就有,这是一种水路两栖的蛇,如今冬天天气干燥冰冷,竹叶青毒蛇都冬眠去了,等春天冰化了,这些个毒蛇就破冰往山上去了。”

    原来是这样,沐筱萝以为如果春天到了,竹叶青这样的毒蛇一直流连筱萝水榭可就糟糕了。

    香夏的话并没有就此说完,“老太医还说,是有人在撒蛇欢梓。”

    “何为蛇欢梓呢?”沐筱萝娥眉一皱。

    就算是筱萝经历了前世的起起伏伏,她也不搞不清楚这所谓的蛇欢梓到底是何物?

    香夏办事儿向来牢靠儿,去了一趟相府药房找沐老太医,前前后后把这蛇毒,到底是何种蛇,还有相关蛇的资料都给查得清清楚楚的,半点儿都没落下,“二小姐,别焦急呢,你和瑾秋听我说,这蛇欢梓顾名思义就是能够让蛇欢腾,只要把蛇放在外头,蛇一旦闻到蛇欢梓的气味,就会疯狂得涌向这边来。听闻,这种药物,是上古医者从蛇**欢之时的身上提炼而出的。”

    敢情儿这蛇欢梓雌雄俩蛇欢交所产生的类似催情剂,只不过这样的催情剂是以粉末的状态被提炼了出来。

    “小姐,你看,这里真有老太医所说的东西!红褐色的蛇欢梓啊。”香夏往地上摸索着,恰好在筱萝的竹床畔发现了一对红褐色的小粉末,这些小粉末一直延伸到门口。

    沐筱萝也看见了,正如老太医把所料到的东西告诉给香夏,香夏也配合着沐筱萝一起寻找,果然是找到了。

    到底是谁,不想活了,这个贱人,沐筱萝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揪出来。

    “二小姐,香夏姐姐,到底会是谁的做呢,谁的心肠如此狠毒,难道是大夫人吗?还是大小姐?还是……”

    瑾秋真的不敢想下去,蛇欢梓是能够吸引竹叶青这样的冬眠毒蛇来此处,幸好二殿下被毒蛇咬着了,要不然熟睡的二小姐可会给毒蛇给咬死了,都有可能的。

    这蛇,可是剧毒。

    “真是没天理!还好二殿下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放毒蛇的人,哪怕赔掉百来颗脑袋儿都不够赔的。”

    香夏这一下子可不管不了自己的脾性了,对方的手段太过残忍,如果二殿下夜胥华不幸死了呢,那么又当如何?

    看着香夏,瑾秋心肺都快要气炸了,还好她们没有畏惧,只是生气多于畏惧,沐筱萝眼眸之间满是淡然意味,“香夏,瑾秋,你们跟我来吧,查探一下蛇欢梓的下落。”

    “蛇欢梓的下落?”瑾秋心中很是困惑,不过为了找到这个东西,她还是和香夏姐姐一同紧跟随着筱萝二小姐。

    筱萝水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沐筱萝每走一步都非常之小心,那红褐色的粉末子星星点点,分量很小得黏在地面上,如果不用肉眼仔细辨认,会以为和齐边红色土壤一般无二,关键的是,那红褐色粉末子里边有一股浓郁的腥臭味,常人如果闻一下,会令人神魂颠倒,这要吃了很多进去,估计要发狂了。

    临了,香夏还对筱萝补充一句道,“二小姐,沐老太医还嘱咐我们,如果不下心鼻子闻到这些过量的红褐色蛇欢乐梓,就一定要马上喝五大碗的冰水,否则蛇欢梓燥气上涌,欲念冲冠,一定会做出禽兽之事,切记切记。”

    这么说来,蛇欢梓是不折不扣的剧烈******,当然,也是蛇类最热衷的催情剂,只要蛇感觉到有者个东西,就会立马假想到异性会在蛇欢梓洒落的这个地方旋即爬过来。

    看起来,蛇有时候也挺聪明的。

    筱萝还是很开心,毕竟有了线索,不过至于是谁那么恶毒要谋害自己,这更要好好斟酌了。

    沿着竹门边上延伸至水榭内阁的红褐色粉末,当然门外却是也有的,竹门外附近的黑色土壤,也有一些,再往外边两丈方外,便是深红棕色的土壤了。

    虽然筱萝住在筱萝水榭好些日子了,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如此认认真真得勘探地形,要不是为了找出元凶,恐怕她还真得懒得去做呢,水榭之内,大多是黑色土壤和深红棕色土壤,幸好在黑色土壤之上残留的红褐色蛇欢子粉末还是极为容易识别的,不过蛇欢子若是落入深红棕色的土壤,由于颜色太过相近,较于难以识别了。

    还好,蛇欢梓还有一股子气味的,这一项工作,沐筱萝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动手的,就让香夏和瑾秋二人去做了,狗爬式得地毯式搜查,一心系在二殿下夜胥华身上的香夏丫头显得愈发卖力了,这找出来的线索可是会帮助筱萝小姐查出到底是谁放毒蛇陷害二小姐顺道儿毒伤二殿下,这罪过儿可就大,至少香夏是不可能放过投毒蛇的可疑之人。

    “二小姐,瞧,我说什么来着,脚印?小孩子的脚印,一深一浅的!”

    瑾秋似乎发现了新大沐,惊讶呼叫起来。

    循声望去的筱萝果然发现瑾秋所言不差,那里真的有一深一浅的脚印呢,就跟小孩子的脚印一般无二,不过甚是奇怪的是,这样的小脚印,颇似五弟沐宇轩方能有的小脚印呢。

    “不可能会是小五少爷!”

    香夏,瑾秋,异口同声得说。

    如此小巧玲珑的脚印子,沐筱萝自然也不会例外不和她们想到一块儿去了,她也坚决摇摇头,五弟沐宇轩当然是站在自己这边,他如何对待自己这个二姐的,筱萝可在眼底,想来一定是有人在陷害五弟的吧。

    这个暗中投放毒蛇的贱人,想得还挺齐到,他好像就料定了这毒蛇若是毒不死筱萝,那么就干脆让沐筱萝和沐宇轩两个情深姐弟窝里反,这样子他们就坐等渔翁之利了。

    太厉害了!太歹毒了!

    沐筱萝蹲下身子来,她才不会被表现给迷惑住了,这黑色土壤地里头的小脚印,竟然是一深一浅的,仔细想想,如果真的是有小孩子经过的话,那也只能是双腿有残疾的小孩子,才能刻意作出一深一浅的脚印,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便是大人乔装成小孩,特意把脚下的力量全被击中在脚后跟,那么把前面的脚趾头翘起来,不也成了小孩子脚印么?

    妙啊!一定是这样!

    她想到了什么,并没有把这些细节告诉香夏和瑾秋她们,越是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就更是不安全,只是叮嘱香夏和瑾秋她们:注意这几天观察各家各房子里头的公子小姐姨娘们放里头换洗的鞋子,好生留意他们谁当中靴底有沾染黑土壤和深红棕色土壤的。

    “明白了,二小姐。”香夏深深一个震惊得盯着筱萝二小姐看了好久,然后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儿。

    瑾秋一头雾水,不明白得问,“香夏姐姐,你和二小姐葫芦里头卖得是什么药呀。”

    她们含笑不语,却是不准备告诉瑾秋,这个丫头叫她自己一个人好生领悟领悟,这要是说出来了,就不好玩了。

    几天时间里,栖静院子的二夫人时不时会叫小初梅过来,给筱萝送吃的,要不是筱萝的胃口突然变得极好,筱萝生母也不可能天天送,谁叫女儿的胃口这么好呢。再说这些天小初梅在筱萝生母的监督下,倒是亲手学会做了不少的糕点,比如玉米糖糕,千层果酱饼子,绿豆酥,红豆沙四喜丸子,桂圆银耳羹,反正很多很多好吃的甜食儿。

    沐筱萝都不曾吃一口,倒是藏匿在偏厢已久的二殿下夜胥华养病这几天日倒是吃了不少,也着实重了不少,纤瘦的二殿下也渐渐有了腰围和臀围,夜胥华养足了气血儿,就趁着晚上就回宫去了,这几天没有回去,早就令人怀疑了。

    这天晚上,夜胥华二殿下离开了,沐筱萝就把香夏和瑾秋叫到一起,“你们可发现了什么嫌疑?”

    “二小姐,我这边没有什么发现,那些个姨娘们的鞋底都很干净呢。大夫人和大小姐的靴子底部可是烟尘不染呢。”

    瑾秋的的确确得按照筱萝二小姐吩咐的那样,查探过了,倒是没有什么发现,根本就没有筱萝二小姐她嘴里说的靴子底下有黑色土壤还有红棕色土壤的痕迹。

    这两种土壤的眼色很是特别,沐筱萝居住的筱萝水榭的环境较其他地方,阴暗潮湿了点,土壤也比别处,不是黑了一点,就是红了,若是找不到也就罢了,如果有了,那一定是很好找的。

    “是呀,二小姐,我和瑾秋妹妹都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故意往相府的浣衣院跟浣衣的三等丫头婆子老妈子打交道,就是没有发现这些。”

    浣衣院,是相府下人们集中给主子们浣衣洗涤衣物的地方,而香夏这几天也真的跟瑾秋一直在那边儿奔走着,还生怕被别人知道了呢。

    “就真没有什么别的发现么?可得仔细想一想?”沐筱萝不相相信呐,肯定有存在什么蛛丝马迹的地方,若真的没有,那还真的是见鬼了呢。

    香夏仔细想了想,才道,“对了,浣衣院的柳老妈子跟我说,大公子近日都不甚换洗鞋袜,以前都是经常换洗的,却是洗得不多。”

    还没得筱萝开口,瑾秋恍然大悟,“真这么说的话,大公子岂不是把鞋子藏起来了!对呀!藏起来了!不就发现不了了吗?”

    “可是我不知道,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呀。”瑾秋白痴得说道。

    沐筱萝前一阵子还想着表扬瑾秋这孩子来着,谁知道,这丫头开始又开始傻懵了,真是很傻很天真。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呀你!筱萝狠狠白了瑾秋一眼,这孩子,叫姐姐我说什么好呀你。

    筱萝干脆不说话了,直接让香夏跟她说道,干脆把原因挑明了开说。

    “不过你们倒真有办法,现在我就把目光集中在大公子的身上。”

    沐筱萝还是很感激她们的,多亏了她们这连日来的勤勤恳恳,总算把投放竹叶青超级毒蛇的投蛇者这么一条有用的线索捋直了。

    想着沐轩昌这个狠辣大哥,以为放了毒蛇,再在自己的水榭之内的黑色泥土地里,留下乔装成小孩儿的脚印子,让筱萝自个儿把目光转移到五弟沐宇轩身上,沐轩昌他把自己的鞋子藏起来不换洗,这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