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7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可是沐筱萝直接断绝了沐若雪这种唯一弥补亏欠她们的机会,直接把俩丫头的尸首丢弃到乱葬岗,乱葬岗上,谁都知道,饿狼遍地,啃噬的尸骨断离,有的坟冢里没了人头,也有的断手断脚的,死亡之后也不得安宁。传说断头断脚的鬼魂是没有办法投胎的,只能永生永世充当孤魂野鬼,当然了,沐筱萝可不会畏惧她们,害死她们去自尽的,是大小姐沐若雪!

    “哟,难道不是大姐你逼死她们的吗?嗳,想来新妆和新茗可真够可怜的,生前受尽了主人的虐待,还要裹着草席葬在乱葬岗,大姐,筱萝可是按照你的方法做的呀。大姐还不满意吗?”

    沐筱萝笑了笑,脸上依然是那一副和熙温和的模样,任凭是哪一个男人看了,也都愿意相信筱萝她是人畜无害的那一个,至于沐若雪,那就不同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沐若雪以为自己栽赃嫁祸的本事已经很好的了,可没有想到沐筱萝她的本事可以说比自己更胜一筹了呢。

    没等沐若雪回过神来,沐筱萝穷追猛打得逼问,“好,大姐,我问你,新妆和新茗去找你的时候,你可是拒绝了她们,叫她们吃了闭门羹不说,还不管不顾了她们,难道不是吗?大家说是不是这样?”

    沐筱萝这话说完,然后把眼睛去望向齐边的婆子,老妈子,丫鬟,家丁,护院他们。

    有四五个老婆子竖起耳朵听,她们就是大小姐房里头的婆子,心里头可跟了明镜儿似的,那时候新妆和新茗是来过找大小姐,可大小姐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一回事儿,所以新妆和新茗才会想到自尽的。

    知情的婆子们哑口无言,勾着头,就听筱萝二小姐说道。

    “大姐,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去了水月庵,一了百了,却不管新妆和新茗的死活,要不是我成全了她们和阿禄阿寿的好姻缘,恐怕新妆和新茗早已没了性命了。”

    沐筱萝满是一副温柔纯良的模样。

    这话听得沐若雪心中火辣辣的痛,这个贱人,卑贱的洗脚婢之女颠倒事实,把新妆和新茗下嫁给三等卑贱家丁阿禄阿寿也算得上好姻缘,要不是因为新妆和新茗失贞影响到她主人的名义,沐若雪都不会想着会把她们两个往绝路上逼迫。

    “不!是你沐筱萝!你才是害死新妆和新茗的凶手!”沐若雪叱诧道。

    少顷,远方连滚带爬来了一双浑身带着一股子强烈夜香味道的小厮,他们脸上皆有尘土,估计是脚步太快摔了几脚,他们也是刚刚听闻这消息,扑通在二小姐筱萝的脚下咆吼,“二小姐,是谁杀死我们的妻子,您可要替奴才们做主啊,哎呀,我的妻啊……呜呜呜……”

    “休做喧哗!你们这两个无耻的下人!大哥,把他们两个就地正法,以正相府法纪!”沐若雪想就要好好吐一吐郁闷之气。

    好笑!

    真真是太好笑了!

    沐筱萝真心想问这位尊贵无匹的,长姐,什么就地正法,什么以正相府法纪,通通是狗屁吧!

    阿禄和阿寿这两个人是新妆和新茗两人的丈夫,好歹是沐筱萝保的媒,阿禄阿寿也可以说是筱萝手下的人,这沐若雪说要好好正正相府法纪,这岂不就是骂自己么?

    饶是心中这般想,一般人早就恼怒极了,胆小的估计这会子连咳嗽都不敢了,沐筱萝倒是清了清嗓子,趁着大家伙都在这,得好好说道说道,“大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阿禄阿寿他们两个是新妆和新茗的丈夫,而新妆新茗生前是服侍过大姐你的,如今新妆新茗她们死了,你就一脚把阿禄阿寿踢开了么?就算最为低等的下人,那也是有尊严的,大家说是不是呀?”

    就算最为低等的下人,那也是有尊严的!

    这句话刚刚掷地有声儿,围观的三等家丁婆子们心中陡然沸腾了几分,这最为低等的仆役们人身自由要一辈子禁锢相府也就罢了,难道连最起码的尊严都丢掉了么?

    “二小姐这句话,说的好~!”

    “我同意,在理!”

    “二小姐是好人呐。”

    ……

    至少在沐若雪这一位曾经叱诧风云般的相府,大小姐来说,沐筱萝这个,出二妹是在拉仇恨,使得那些个最为低等的仆役都在厌恶自己,讨厌自己,真到了那个时候,没几个人真心真意得替自己办事儿,那可就杯具了。

    大小姐沐若雪和大公子沐轩昌面面相觑,旋即这一幕被沐筱萝看在眼中,这一对虎狼同胞,指不定在盘算别的什么毒计,不过这样对于沐筱萝来说,也实在是司空见惯了的。

    倒是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他们脸上极为促狭,夜倾宴倒是没有表现出多余的什么表情来,倒是二殿下夜胥华,看得出来,他极为担心,纵然目前的情势是对沐筱萝好些,可他就是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二妹说的哪里话?”沐若雪哪怕心里头巴不得沐筱萝就此死去,自此以后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沐筱萝这个人在拉低等仆役们的仇恨,有道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沐若雪暂且委蛇身份,皮笑肉不笑,“我也是为了相府秩序,只要阿禄阿寿他们停止哭诉,那我也就不计较了。”

    沐筱萝笑盈盈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心善。”

    心善两个字,沐筱萝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口,那就一个恶心,非常之恶心,旋即她略带着一股威严般眇睨着跪地的阿禄和阿寿,“你们二人知道该怎么做了?大小姐可是有意要放过你们的。”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好人又让你做了,如果有机会,本小姐一定要好好利用,长姐的身份,剥你的皮肉,拆你的筋骨,叫你一生一世永堕阎罗,受那万火锥心之苦!沐若雪心内自是恨得咬牙切齿,她知道沐筱萝这个贱人太可怕了,可怕的就好像瘟疫那般,谁靠近谁倒霉。

    “多谢大小姐,多谢二小姐。”挑粪小厮阿禄阿寿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更多的是,他们心中念叨的是沐筱萝二小姐,若不是二小姐求情,恐怕自己早被大小姐她们好生惩罚一番,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

    眼看两个卑贱的蠢货小厮,他们位份何其低贱呐,竟然娶了新妆和新茗不说,还妄自把她们两个的贞洁布曾挂在相府北苑,拱于上上下下的下人们瞻观敬仰,沐若雪眼珠皓澈是绿的,原本以为这一次一定要狠狠惩罚两个,以舒缓日前憋屈的心情,可没有想到此刻倒好了,就这样放过了他们,还叫他们两个对自己磕头谢恩呢。

    沐筱萝眼底洋溢着淡然的笑意,她知道现在的,长姐沐若雪的心肺恐怕都气炸了,可又一副不得而为之的神情,这比吃了什么好东西,穿了什么好衣服都要痛快开心一百倍。

    今天这戏太好太完美太精彩了,沐筱萝简直不想再去看沐若雪那张渐渐发绿的脸孔,想一想当日她在冷宫面对被砍成人彘放在瓮中那一个傲娇倨傲的脸孔,相比之下,筱萝觉得,长姐此时此刻的脸色表情愈发迷人了呢,,长姐真不愧是京都第一大美人呢,就单单凭借她那恰似绿发菜的脸孔,真真是好美丽极了。

    “好了,没你们的事儿了,你们下去刷马桶吧,刷好了马桶,过个几天,我向管事福伯推荐你们提升为一等家丁。”

    沐筱萝的神色依然清风云淡,就好像在陈述一件极为平常不过的事儿。

    这,愈发气得沐若雪的眼珠皓澈快要掉下来了。

    脸上依然要强制性保持一副僵硬的冷笑的沐若雪大小姐心头在想,这个沐筱萝的手段可真厉害,新妆和新茗都死了,沐筱萝是死了也要侮辱她们两个,还让阿禄阿寿他们两个晋升为一等家丁。

    晋升为一等大家丁,这无疑是一份至高的荣耀,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最为低等的三等夜香家丁来说。

    阿禄阿寿他们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泥土都呛进了嘴巴里边,也深深感受到筱萝二小姐的恩德,一众三等家丁肠皓澈绿了,为什么筱萝二小姐不把新妆和新茗嫁给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呢,就算新妆和新茗死了,好歹阿禄阿寿也享过了飞来艳福,就算死了妻子,二人又一跃身成为相府的一等家丁,地位高人人一等也就罢了,这一等家丁的福利可好的太多了,月例月钱是三等家丁的好几倍也就算了,逢年过节什么的,礼物可是加倍得往下发。

    在,长姐面前亲口提拔阿禄阿寿他们,沐筱萝笑着对沐若雪道,“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新妆和新茗会选择双双自尽,不过阿禄阿寿现在也成为一等家丁,我看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大姐,你说是吗?”

    “是……”沐若雪咬了咬红唇,她之前是抑制不住自己躁狂的情绪,要不是大哥沐轩昌一个眼神的警醒,恐舕uo迦粞┗嵊倘缙酶灸前愕枚糟弩懵苋銎茫崭毡幌喙盖壮头Hチ怂骡郑庖淮文芄换乩矗抟墒浅忻筛盖状笕说亩鞯拢稍僖膊桓曳甘露坏┓甘露迦粞┲楞弩懵芏嗟氖前旆ǔ椭巫约骸

    这哑巴亏也只能狠狠吞下,沐若雪知道筱萝,妹提拔自己痛恨要死的阿禄阿寿他们,无疑是给侮辱自己,给自己甩脸子,可那又如何,沐若雪又在心内盘算着,找个适当机会,给沐筱萝一个重击,希望只要一下,就能让沐筱萝永不翻身!

    “大姐真是宽宏大量呢,倒也原谅了他们的过错。”沐筱萝满脸娴静得对跪地的阿禄阿寿道,“大小姐的恩德,你们今生今世也没有办法报答得完的,你们得多多向大小姐这一尊佛菩萨磕头才是呢。”

    阿禄阿寿现如今完全成了筱萝的玩偶了,筱萝赐给他们美女不说,还直接把他们提拔为一等家丁,虽然沐筱萝只是跟他们说会在福伯哪里推荐他们两个做一等家丁,可谁不知道,凭借筱萝二小姐今时今日的地位,不说要说福伯了,连老太君也要对筱萝二小姐的话听得入木三分了呢,这提拔为一等大家丁的事儿无疑是板上钉钉的呢。

    他们俩个除非是傻了的,当下,他们只能跪着对大小姐沐若雪磕头,可心中着实感激的人,唯有沐筱萝一个人。

    这是借别人的势,给自己树立威信!

    沐筱萝如果这一次没有估计错误的话,闹了这么一出,恐怕相府上上下下位份低贱之辈,都会对筱萝这位,出二小姐心生竦然起敬之心。

    夜倾宴、夜胥华二人是皇家人,今天这事儿,说白了相府家事儿,小打小闹,却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却是沐若雪哑巴吃黄连,遭受被她一直看不起的卑贱,妹筱萝,狠狠一击!

    沐筱萝,你好狠!我沐若雪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消无声息得死去!

    “好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沐筱萝竟然抢先在沐若雪之前,道出这般话。

    眼间人潮褪去,沐筱萝别过一脸苍白无血的沐若雪,心情很是轻松得对夜胥华二殿下道,“二殿下,你好不容易来我相府逛一圈儿,却闹出这么一出来,得,我亲自带你去相府逛一遍过去,弥补刚才的……”

    “当然可以了。”夜胥华哪里会说不行,他还没等筱萝说完,他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沐筱萝如此热情得对待二殿下夜胥华,而对于大殿下夜倾宴来说,自己被筱萝忽略了,好像被整个世界给忽略了,他的心陡然痛楚了几分。

    少顷,沐筱萝和夜胥华离开之后。

    大公子沐也对大殿下夜倾宴道,“大殿下,舍妹若雪在此,要不我叫舍妹若雪陪你去到处逛一逛?”

    “不必了。本王还有事儿。”夜倾宴连看都不曾去看沐若雪一眼,拂袖而去。

    他身后的小青子也懒得说一声告退之类,一**黏上去。

    筱萝,你这个贱人!

    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你!

    夜倾宴,连你也这般对待我!

    堂堂相府第一,女,京都城第一名媛望女,沐若雪破天荒遭遇到别人的拒绝,这个别人,还是一直追求自己又被自己拒绝的大华大殿下夜倾宴。

    这无疑是一种耻辱,痛入心扉的耻辱!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