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新茗这丫头心里头知道,大小姐她是自身难保,所以才这么说的,可她终究是错了,大小姐会自私,自私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沐若雪是以为她们两个嫁给了最为低等最为下贱的小厮,这一口气如何叫沐若雪咽得下去,那个,女二妹妹沐筱萝给她添堵,她的贴身丫头又来给自己添堵,沐若雪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原谅新妆和新茗,虽然她们自己也并不想嫁给挑粪小厮,不过大错已经铸成,也毫无可以嬛回的余地了,沐若雪想都不想,直接抛弃她们两个。

    沐若雪本想着就这么掉头就走,孰料,却被阁楼下的斗门的新妆和新茗瞥见她大小姐的英姿,仿佛看见了救星那般,“大小姐,我看见你了大小姐,大小姐救救我们吧,我们不想嫁给阿禄啊寿,大小姐,求求您了,让我们回到您身边呀,大小姐——”

    新妆和新茗喊得撕心裂肺的,就算沐若雪想要视若无睹,好好关上门来放松身体睡一觉,也不可能,太吵了,真的太吵了。

    美丽的贝齿生生得咧着,沐若雪脸上的凶光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可惜新妆和新茗她们并没有看清楚她们曾经最为尊敬的大小姐脸上的表情。

    待沐若雪到了斗门,吩咐下等婆子们放她们进来。

    对于新妆和新茗来说,大小姐肯下来,无疑已经是给了她们两个天大的脸面儿,这相府里头可不是人人都会如此,可怜的是她们并不知道,沐若雪这么做的意图。

    新妆和新茗原本以为会如宁大赦,可没有想到沐若雪青葱玉臂一扬,红薄的嘴唇乍然抖动了一下,“来人呐,给我绑起来,拿出皮鞭,狠狠给我打~!”

    她们这两丫头在沐若雪轻启朱唇的片刻之中,破碎了她们之前的幻梦,她们傻傻的以为沐若雪大小姐会是她们的救世主,会来拯救她们的,哪舕uo迦粞┐笮〗闵硐萼蜞簦不嵯胱潘牵廊词钦獍愕拇觯

    有了大小姐的号令,三等婆子们有人手抓着新妆的发髻,有的人手按住新茗的大腿,反正七七八八个婆子浑然围住了俩个人,有两个婆子特意去沁芳暖阁内室取来一人来高的荆棘鞭,这打一下下去,都要皮开肉绽的,还没有等新妆和新茗回过神来,婆子们就赏给她们好几鞭吃吃了,痛得那种滋味刺激她们是嗷嗷惨叫,犹如临刀的老母猪那般。

    “大小姐……哎呀好疼……为什么……会是这样?”

    “不要啊……!好疼!”

    “救命啊……!”

    哪怕她们两个喊破了喉咙,沐若雪的脸上满是冰冷若冰霜,她心里默念道,这两个贱人,还有资格跟自己说话么!

    沐若雪当然也不会理财她们,任凭她们的皮肉绽开,满脸血污,该死这样,谁叫你们下嫁给了三等家丁,玷污了你们自己的名声和清白也便罢了,还要给本小姐蒙尘,去死吧你们!活该!

    一直深受大小姐宠爱的新茗满脸热泪,“大小姐,我是新茗啊,您就这么狠心吗?不是我们的错,是筱萝二小姐把我们嫁给阿禄阿寿的,求求大小姐您,大发慈悲,不要再打我们呢。”

    “贱人,死到临头还敢胡说!”沐若雪发疯似得,夺走其中一个婆子上的皮鞭,狠狠得抽打着新茗,你不提沐筱萝还好,竟然要提到她,哼,那今日个本小姐把对她的怒气就撒在你的身上了!你就好好受着吧。

    三等婆子们眼睛都看傻了,这大小姐打人的阵仗比自己厉害多了,那一条皮鞭扣进肉深处,也只是到了新茗的表皮外层罢了,可大小姐是直接扣到了内层皮肤里边,霎时间血肉模糊得就好像肉糊似的,那新茗陡然昏死过去了,沐若雪并没有停止她手下的皮鞭。

    “新茗,你快醒醒啊。新茗……”无论新妆怎么哭喊着叫唤着,新茗她陷入深度的昏迷之中。

    直到了后半个时辰,沐若雪打得累了,去了内阁私设的澡池洗澡,沐若雪她当做啥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重伤在身的新妆吃力扶起被打了不成人形的新茗,新茗仍然处于昏迷之中,时不时得新茗睁开眸子,“新妆,我们此生无望了,原本以为我们两个忍辱负重,等大小姐回来,我们再也不用受苦了,我们错了,大错特错,大小姐她的心中压根儿没有我们的存在,我们是多余的,很久以前大小姐跟我们许偌一定要把我们嫁给大世家的,子做妾侍,将来有可能成为世家,母,新妆,看来今生今世是不可能实现的……”

    她们两个步履蹒跚得经过通往长安园的深渠,新茗勉强支起残破的肢体,“新妆,你要不要回北苑?”

    “不,我死都不回去,阿寿阿寿他们对我们又不好,又打呼噜又会放臭屁,这样的脏男人,我死了,也不想跟他们继续生活了。”

    新妆的眼中满是决绝。

    少顷,新茗拉着新妆的手,“准备好了话,我们就纵身跳下去吧,来世我们继续做姐妹,一定要当个小姐,我诅咒沐若雪不得好死,教她下一世当我们的丫头,你说怎么样呀?”

    “好哇,新茗。”

    ……

    话音刚落,深入达数丈的深渠突然起了一大团的水纹,随着两人的身体很快得湮没进去,只留下空中飘摇而下的雪花,轻轻得漂浮在上面,冷清清的,看上去极为骇人。

    沐筱萝此时恰好经过此地,撞见了如斯情景,那俩丫头的背景极为熟悉,不是新妆和新茗又是何人?

    真心没有想到她们竟然会选择自尽,不过也好,沐筱萝现在需要的是,敌人的数量一点点减少,她们根本就没有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待到沐若雪的身边一个亲近之人都没有的时候,那才叫一个惨烈呢。

    想起来,沐筱萝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冷冽的笑意。

    沐筱萝停驻脚下的步伐,丝毫不曾注意到,有一个束着龙纹金冠的俊逸男子站在她的后边,这个男人还想用手去碰触沐筱萝的香肩,还好手还没有伸过来,沐筱萝到底嗅到身后男人的气息,她的语气比空中飘散的雪花尤为寒冽数分,“请大殿下自重,我可是良家闺女,可不是外头随随便便的女子任你触摸,如果你再这样,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不到二小姐你尚且没有看到我,只是凭借我身上的味道就足以知道是我。”

    男人的声音穿透性极好,恐怕连那不远处的深渠似乎都因此起了阵阵涟漪。

    沐筱萝耸耸双肩,这个前世渣男,她无论怎么说,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知道沐筱萝没有理睬他,不过夜倾宴愈发显得极有兴致,他疾走了几步,越过筱萝的身侧,面对着她,“我说你喜欢本王身上的味道?哈哈哈。”

    “大殿下你向来都是这般不要脸的么?”沐筱萝愀然一笑,这话恐怕他已然不知道对几个良家闺秀说过了。

    他贵为一朝大皇子,鲜有人胆敢冒着被杀头的危险这么说自己,夜倾宴看起来心情很好,面对筱萝辱骂的质问,他一点气儿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猜是二皇弟,而是本王呢?很明显你偷偷记住了本王的味道,难道你敢否认么?”

    上一世,沐筱萝和他结为夫妇,同床共枕十几年,沐筱萝怎么可能会忘记他身上的味道,对于他,沐筱萝根本不用去看,只要闻一下来人的味道,足以辨别那个人是不是他,他的味道他的气息他的骨血,沐筱萝知道,就算将他挫骨扬灰,她都可以幻想出他的真实容貌,如鹰的鼻梁,深邃如星河的眸,挺秀的墨发,阴鹜的那双眼,沐筱萝此生此世永不会忘却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沉重伤害!

    “众所齐知,臭****味道最是引人作呕的,我只是害怕闻到那个味道罢了。”

    沐筱萝淡淡一笑,直接把大殿下夜倾宴说成了臭****,他出入豪华宫廷,几时听得如此粗鄙之言语,这话说的夜倾宴的眉毛只是微微皱了皱。

    见他脸皮仍然如此之厚,沐筱萝不免要加些猛料,“当然了,夜胥华二殿下可比香多了,大殿下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还是劳烦你多多洗几遍澡吧,都臭死了,你知道吗?”

    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受不了一个女人当着自己的面上,说其他男人的好处,不管男人抑或是女人,这绝对是禁区。

    当然了,对于沐筱萝来说,她对大殿下夜倾宴是如此的深恶痛绝,她丝毫不避忌闯过禁区,就是要把夜倾宴的脸皮狠狠踩在脚底下,要他多丢份子就有多丢份子。

    身边的太监小青子那里容忍得下去,这个彪悍的二小姐不向大殿下行礼也便罢了,还当众侮辱大殿下,这可是死罪呀,死罪呀,大殿下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么?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小青子忠心护主想要上前说什么,却被夜倾宴一个手势打了回去。

    “你就那么喜欢二皇弟吗?你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了吗?就觉得是香的?”

    无论怎么说,夜倾宴觉得有另外一个男人侵犯了他在筱萝心目中的地步,他不能不辩驳几句。

    “当然如此。”沐筱萝看着夜倾宴的眼睛,丝毫没有了未出阁少女该有的矜持和内敛,她愈发大胆了几分,“不但闻到,我还摸过呢。不过这对于尊贵的大殿下您,好像丝毫没有关系的吧。”

    “你。”夜倾宴的话被梗塞在喉咙口,她万万想不到沐筱萝竟是如此的女人,为了跟自己叫板,不惜说她自己摸了二殿下,还堂而皇之摆放在台面上说。

    这简直是该死!夜倾宴沉声道,“筱萝,你就这么喜欢他?还是说你根本已经是委身于他了呢?”

    “就算是米已成炊,又当如何?”沐筱萝的眸心深处泛起一丝冷冽的笑,真是好笑,心道,大殿下夜倾宴,拜托你想一想,我沐筱萝是你的谁,前一世我嫁给了你,是你的妃子,这一世还要我重蹈覆辙嫁给你这个衣冠禽兽么?哪怕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这个女人!夜倾宴他的位份何等尊贵的大皇子,说不定大华朝以后的皇位便是他的了,到时候他想要什么女人不愁得不到,她沐筱萝算是什么东西,为了拒绝自己,竟然说她与二皇弟夜胥华米已成炊,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的名声何等重要,沐筱萝为了气自己,竟然连自己的名声都顾不及了,这是为了什么,到底为了什么?

    “筱萝二小姐,为什么你对我会是这样?”夜倾宴忍不住问出他心中的困惑,问身边的小青子,小青子只懂得拍马屁照顾自己的起居饮食,肯定不知道答案,除了苍茫大地,也只好问她了。

    沐筱萝连讨厌你这三个字都懒得说,一张红润的俏脸满是倨傲之色,她此时此刻压根儿是看不上大殿下的,“请你让开,我要离开这里!”

    终于忍不住了的小青子大吼道,“沐筱萝!你太过分了!你不该这般对待我们的大殿下!我们大殿下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呢。”

    沐筱萝连堂堂大华朝的大殿下都不放在眼里了,还能容得下区区一个小太监,唇瓣微微抿了抿,堆满了讥讽,“对于你这种,做男人没下面,做女人没上面的极品!有资格跟我说话吗?还是等你下辈子回炉重造再与我说话吧,你这个蠢货!”

    她的话是那么风轻云淡,可着教小青子这个小太监气得脸上煞白,他的脸孔好像抽筋痉挛那般簌簌发抖,极为滑稽之模样,筱萝不想再看到他们主仆二人的恶心样,匆匆离开此地。

    越是得不到,越是心急火燎的,夜倾宴看着小青子道,“小青子,你等着瞧好了,总有一天,我会把她娶回去,当我王妃!”

    “大殿下,您真的要娶她吗?她如此无礼!说话如此粗俗!根本不像一个良家闺秀,万万不可呀。”小青子可不想大殿下身边出现这么一个泼皮王妃,到时候可就遭殃了。

    夜倾宴眸中满是信誓旦旦之意,“你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让她雌伏,告诉她如何尽心尽意得当好一个王妃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