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小二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准备决定要不要去把老板请出来,谁知道一个淡然的脚步声飘逸而来,一位身着蓝衣的男子,浑身素衣,面容极为俊俏,不过仍然比不上夜胥华。

    “客人们好,我便是天香楼的少东家楚阳,请问你们有什么问题吗?”蓝衣男子很有态度,面容神情对筱萝她们也极为恭敬。

    反正,筱萝看见他这个样子,心情是很好的。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了。”沐筱萝美如远山青黛的娥眉轻轻一挑,指着菜盘中心的一道菜肴,“这道菜叫什么?”

    蓝衣男子恭敬道,“这一道唤作香蜜烤乳鸽。”

    筱萝和夜胥华对望了一眼,旋即道,“这个乳鸽的肉色太坚硬,咬都咬不动了,想必味道是极差的。”

    “怎么会呢?”其中一个小二毫无示弱,“这位小姐,我们尊重你,可是您不能信口雌黄,我们刚才可是看到您一口都没有尝过呢,怎么叫肉色太坚硬,咬不动呢。”

    小二说的是道出了常情了,沐筱萝看着那道菜,一字一句得说,“你们把乳鸽烤到了焦黄,香蜜全部在表面,不用尝也知道了,还有根本就没有烤肉的香味,也可以说是一品居飘过来的香味把你们的掩盖过了,如果现在有一特制的香料,我想足够可以把一品居的客人们吸引过来。”

    话音刚落,天香大酒楼的少东家楚阳满是目不转睛得盯着沐筱萝,“莫非小姐有良策不成?”

    “这良策嘛,当然是有的。”沐筱萝淡淡道。

    “请小姐赐教,我等洗耳恭听。”

    少东家楚阳公子擅长为商之道,待人之礼数更是齐全,每句话都说到人的心坎处。

    筱萝听了心中便有几好感之意,“若你们想着要把生意做起来,第一件事关掉店铺的所有向东面的门窗吧。把一直紧闭的西面全都给敞开来。”

    这沐筱萝话音刚落,免不了几个伙计们在下面嘀咕,东面大街上来来往往多人流,西面的尽是小门小户,有的尽然是小胡同口子,开了东面窗户,成绩还是一蹶不振的样子,若是关上了,生意岂不是更差了么?

    楚阳不明白,径直上前,关掉了阁间的东面窗户,顿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声对小二们道,“你们速速按照小姐的办法去做~!”

    楚阳公子一声令下,小二们纷纷往楼上亦或者是楼下跑去,脚步声,关上窗轩的嘎吱声,诸之声音吵闹不绝,倒是人多好办事儿。

    看来这楚阳公子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沐筱萝满意的很,楚阳公子也算是孺子可教也,她知道楚阳公子极为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过筱萝还是要问一问,“看来公子是知道我的用意的。”

    “楚某惭愧的很,我如何不知道小姐的用意呢。对面的一品居与我所在的天香大酒楼隔着一道东街,而这窗轩是面向东面所设,一品居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们天香大酒楼立马就知道了。那熙熙攘攘的来自一品居的贵客自不必多说,那味道可是从一品居那里飘过来的,何况我们是敞开窗轩的,如何会闻不到一品居的味道呢,小姐的真知灼见,楚某真的是……”

    说完之际,楚阳一脸愧色,再看看沐筱萝的脸上未曾显露一分一毫的神,连一点点的倨傲之色都没有,筱萝可是极为淡定的很。

    此番情景,看得夜胥华二殿下心中尴尬了几分,这楚阳公子,贵为天香大酒楼的少东家,不管是在年龄上、还是阅历上,他都比屈居在相府一个小小,子来得多吧,却听一个女子的调遣呢,这如何不好笑?

    “知我者,公子你也。”沐筱萝朝他笑了笑。

    楚阳心中对沐筱萝的尊敬之意,自不必多说,他双手抱拳,极为郑重得说道,“敝人楚阳,但不知道小姐和这位公子的名讳。”

    “以后叫我姐姐吧。”沐筱萝吃吃一笑,就是不打算告诉楚阳公子真名了。

    这女子好生大胆,看她身上穿着如此朴素,对待他们家的公子竟如此无礼,一旁的家丁都看不下去了,好歹他们家的楚阳公子在大华皇城还是挺有名气的,虽然比不上京城第一大酒楼一品居来的名气强,不过也榜上有名的,只是一直以来因为东轩窗开敞的问题导致客流量减少。

    楚阳公子虽然是大华皇城中的风流才俊,他如何能够纡尊降贵去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为姐姐,看上去,楚阳公子至少要把筱萝大个七八岁左右,若他叫筱萝姐姐,岂不是太不幽观了?说出去被人诟病笑死,才是真的呢。

    “好,只要小姐你能继续说完你之前的‘良策’,‘姐姐’二字楚某自当不吝啬呢。”楚阳脸上铺垫的那股子神色意味愈发深沉了,至少夜胥华去端视的时候,他都没能够看出其中什么道道来呢。

    楚阳,我沐筱萝一定会让叫我一声姐姐的!

    沐筱萝心中的鬼主意如果夜胥华二殿下尚未明朗的话,真可以说是蠢人一人了。

    霎时间呆若木鸡的夜胥华二殿下眼睁睁得看着众小二们被楚阳公子请出去了,这个,当然是筱萝的意思。

    目前幽间里头就沐筱萝、夜胥华、楚阳三人。

    三人围着雕玉大红漆桌坐了下来,东面开敞的窗轩关上了,莫说那街道上的人影子看不到了,那一品居的饭菜香味都没有办法飘过来了。

    “我这里有秘制烤肉方子,只要用上我的方子,包准你们天香大酒楼的生意财源滚滚、客似云来!”

    沐筱萝并没有着急得把腰间的小锦囊拿出来,这一点的确是出乎夜胥华二殿下的意料之外,夜胥华原本以为沐筱萝会把锦囊内的天沟草提炼而出的香料尽数卖出去,卖个老大的一笔银子,也就完事儿了。

    可没有想到沐筱萝野心如此之大,大到了只给对方一个方子,然后每个月管要分红,这可是放长线钓大鱼的事儿。

    夜胥华惊讶于筱萝超乎凡人般的视角,虽然他肚子里跟明镜儿似的,可他此时此刻愿意当一个哑巴,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任凭筱萝说道起来。

    “方子?什么方子?”楚阳公子疑惑得问道,他表面上挺尊重沐筱萝着呢,可心里头仍然在打着堂鼓,这位小姐该不会是骗人的吧,现在方子还没有拿出来,就保证自己的天香大酒楼的生意红红火火下去,太不稳当了。

    楚阳公子的疑惑,筱萝是懂得,光说不练假把式嘛,“你们天香大酒楼的后厨房在哪里,本小姐就亲自炮制一只叫花鸡,准叫你们哑口无言。”

    沐筱萝向来的做事准则,便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每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落实这件事的时候,也是充满着干劲和目的性。

    天香大酒楼还算宽敞,无论是案板还是锅碗瓢盆生菜什么的,都很干净,可谓是一尘不染,沐筱萝留下夜胥华,直接把楚阳公子和他的小二厨子们扫地出门,然后又关上房门,以防有人偷看,沐筱萝还叫堂堂的夜胥华二殿下出当打手,把可以目睹房间内一切的缝隙都给堵住了,这样就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来此偷窥的。

    房间内就他们二人了,沐筱萝寻来一个刚刚拨好毛发的大肥鸡,内脏什么的都清除,太好了,就是需要这头大鸡,抓着大肥鸡那一根大铁叉穿过鸡肋骨,旋即放在炭火上烧烤,时不时在上面抹了一层香蜜糖,刚开始的这一层味道极为普遍,不单单房间里边的夜胥华闻到这股味道,就连厨房外边的楚阳等人也着实闻到了。

    其中一个眉清目秀小二说,“这也没有什么嘛,里边的叫花鸡的香甜味道是蜂蜜,仅此而已嘛,一点稀奇都没有呢。”

    “就是就是。公子啊,看来我们被里边的那个小姐给骗了。”站在楚阳公子身侧又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二说道。

    楚阳公子的面孔始终保持着一副若聚若离的冷峻之色,没有人能够猜透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直到——厨房内的沐筱萝对着烤制了差不多的叫花鸡涂抹了一层天沟草香料,顿时间整间厨房都飘逸着一股鲜嫩可口的脆香,这股子耐人寻味的香味又旋即漂浮在外头的空气里头,到了最后,整个天香大酒楼的都是这股子烧烤的绝佳风味。

    满满不可思议神情的楚阳公子,赞不绝口道,“这叫花鸡味道如此之香,可谓是震撼人心,不禁叫人食欲大动,太好了!太好了!都香味如此充足,想必也是非常好吃的。”

    等楚阳公子话音刚落,厨房的门开了,沐筱萝含笑双手端上一盘烤制得热气腾腾的叫花鸡,鸡肉嫩滑,更奇怪的是上面附着了一种极为特别的麻辣异香。

    “不行,我等不了了,我要好好尝一口。”楚阳公子不容分说拿手拔了一个大鸡腿儿,就往嘴里塞去,嫩滑的鸡肉块到了嗓子底的时候浑然变成了细嫩的鸡丝儿,咀嚼了几下,吞了下去,真是好吃,太好了,那无以名状的好吃味道,堪称天下第一品啊。

    几个小伙计们真的不敢苟同,却看到自己家的楚阳公子吃的不亦乐乎,又有公子一旁授意,他们也开始勉为其难得吃了一口。

    谁知道,一口咬下去了,就直接意味着这只烤熟的叫花鸡的命运,鸡肉,鸡**,鸡胸肉,鸡翅膀……全都给吃了个干干净净,就剩下一个鸡骨架了。

    刚才还抱着一股子强烈怀疑态度的小二们,陪上了一张几乎把下巴笑得都裂开的笑脸儿,“太好了,我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可口的叫花鸡呢。太好吃。”

    “太好了!就是现在让我死了,此生也无遗憾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二抱着鼓起的肚子,一脸油腻得作了一个满足状。

    而楚阳公子,这家天香大酒楼唯一的一个具有发言权的人物,却始终还没有评判得说一句。

    沐筱萝和夜胥华面面相觑,心中好笑道,这个楚阳公子该不会好吃的,好吃得整个人都傻掉了吧。

    “姐姐,能否把你们刚才的方子卖给我,不管多少钱,卖给我吧。”

    楚阳公子就差点没跪下来,这么个好东西,虽然不敢说打败对面的一品居,但一定能够嬛回生意的!只要有嬛回一点点就好。楚阳公子本来是想,如果就这么下去,天香大酒楼迟早关门大吉。

    等了半天,楚阳公子啊楚阳公子,本小姐就等着你这一句话了。

    沐筱萝虽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可是她的眼里,就是这么一副表情,她说道,“卖,当然是卖了,如果要看看是怎么卖了?”

    “我们是想……”夜胥华二殿下打算说什么,却被沐筱萝的一个眼风给阻止住了往下说了。

    如此好的方子,不管哪个商家都是想要购买的,恐怕这要是到了一品居,价格肯定会更高的,楚阳公子神色极为坚定,英俊的长眉蹙了蹙,已然在做一个极为不容改变的决定,“请问姐姐要多少才能够把这方子卖给我呢。”

    沐筱萝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却不说什么。

    楚阳公子有些喜出望外,“是一百两嘛,这倒是也值得。”

    这个楚阳公子恐怕真的是异想天开了吧,沐筱萝不禁好笑了几分,旋即凝了夜胥华一眼,摇摇头。

    “一千俩么?”尽管楚阳公子很是肉痛,不过按照道理方子是该值得这么多钱的,要不然也所谓称之为方子了。

    原来以为这位小姐一定会应允的,可楚阳公子万万没有想到,小姐她仍然是摇着头。

    不可能,要一万两么?

    楚阳公子有点心惊胆战,“小姐,这一万俩,我们买不起,你还是卖给别的商家吧。”

    “你误会了,本小姐的意思是说,分文不取。”沐筱萝话音刚落,直接把楚阳公子吓了一大跳。

    这个筱萝果然会做生意,是生意的材料呢,夜胥华一直猜想筱萝一定是想着和楚阳公子分成,这才是做生意的长远之道呢。

    分文不取,不会吧,这送上门来的?几个小二们开始溜到一旁窃窃私语,他们都说,这个小姐该不会是看上他们家的公子,要不然一个这么好的方子会分文不取得送给他们家的公子么。

    楚阳公子心中极为抱歉道,“小姐,这……”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