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6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一路上,大公子沐轩昌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新纳了一个小妾星姨娘,从长安园的外门狂奔到清乾苑。

    好在清乾苑大门没有关上,内中有一书房,是个小书房,比相国父亲那一座专门是书房楼阁小太多了。不过其中有人影幢幢,是有人在里头,这清

    沐轩昌领着星儿进入内苑书房,见父亲埋头看着图书,却浑然不知道他们进来一样。

    沐轩昌吩咐文棋去弄一杯茶水来,二人是准备给老爷子敬茶的。

    恰好沐轩昌和星儿二人把滚烫的热茶端上去,相国大人猛地一个抬眸,眸中满是可怖的戾气,相爷的手更是猛烈一挥,滚烫的茶水尽数泼在沐轩昌和星儿两人的脖子上。

    哎呀!

    霎时间,书房内热汽蒸腾,沐轩昌不可置信得看着相国父亲,“父亲,为什么,我听了您的话娶了星儿,为什么您要这样?”

    “该死的蠢钝儿,你可真是孝顺啊!哈哈哈……”沐展鹏恣意冷笑,犹如狂魔呼声那般,红红的眼睛仿佛要嗜血的魔头的双瞳。

    沐轩昌跪在地上,触着相国的靴脚,“父亲,您告诉孩儿,孩儿究竟有什么错?”

    “哼!你自己死不悔改,还有脸来问我?”暴怒之下的沐展鹏甩起脚尖狠狠命中沐轩昌的下巴。

    这个蠢钝不堪的狗奴才!

    贵为一国之相爷,那又如何,生了一个这么一个愚钝不堪的儿子足以令他蒙羞足以令他汗颜。

    相国沐展鹏心中哭喊,儿子他要娶妾侍没有问题,只要身家清白哪怕她身份地位下贱是一婢女,那也没有关系,可重要的是,这个婢女竟然被之前别的男人们,还不止一个****过,这相府上上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大公子沐轩昌是个超级绿帽王。

    绿帽王啊,别说连寻常百姓家的男皓澈无法忍受的,沐轩昌他竟然还有脸面带着他那所谓的新妾侍,在相府之内,招摇过市,来到自己所在的清乾院。还想着自己去喝他们的这一杯儿媳妇茶?

    笑话,此乃天真的笑话呀!

    狠狠凝了一眼被自己脚尖狂甩撞在千年难遇的宝贵红珊瑚屏风的儿子,沐展鹏深感痛心之时,简直是欲哭无泪,这简直是令自己蒙羞,令沐府邸的上上下下蒙羞,令沐先辈祖先们蒙羞。

    “快滚,我不想看到你们!给我滚!”沐展鹏叱诧道,那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儿子新纳的侍妾那张惨不忍睹的面孔,真的不想再多看一眼,多看一眼便会产生呕吐反应,恐怕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沐轩昌天真的以为,只要按照相国父亲去做了,那么他一切都可以得到原谅了,可惜,可惜啊,事与愿违!

    “好,父亲,既然你不喜欢这个儿媳妇,那么儿子索性铲除了她。”

    少顷,沐轩昌面无表情得一个森冷颤抖,他腰间的佩剑闪烁一寸寸银色剑芒,那星姨娘还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便命丧当场,星姨娘是喉头被沐轩昌割破而死。

    “你——”沐展鹏双眉紧蹙,中指食指加叠在一起,尽管他掩饰着内心的激荡,也无法掩饰指向沐轩昌颤抖的俩指,话犹如鲠在喉,想说却说不出来。

    可是沐展鹏知道,儿子沐轩昌的冷酷和无情,与年轻时候的自己无出其右,可以说,沐轩昌是他年轻的翻版儿。

    对待事物向来是以自己为中心,对于女人尤是如此。

    沐轩昌再次抓住父亲的衣裾,他不顾下巴的淤青,不顾鼻尖的鲜血狂流,不顾一切的一切,连连磕头,哪怕把头磕破了,“父亲,原谅孩儿吧,孩儿已经把这个贱人杀了,这样以后就没有人说闲话了,相府的声誉也会保住的!”

    “这样以后真没有人说闲话了,相府的声誉会保得住?”沐展鹏嘴角勾起一丝惨烈的笑容,呵呵,这是何其讽刺呀,外头的人都在疯传,相府名誉早就败坏了不堪难道不是吗?还说什么相府声誉会保住?笑话!真是笑话!

    眼见相国父亲的眸子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沐展鹏的嘴角微微颤抖着,一字一句得说着,“沐轩昌,从今而后,本相与你断绝父子关系了,你走吧,不论你走多远,或生或死,再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什么?!父亲又再一次把自己驱逐出相府?

    不,不可能,我沐轩昌天生就不是平凡的男人,我不会走的,沦为弃子,就意味从此要沦为,民,荣华富贵就再也跟他毫无半点关系了,他还想继承沐展鹏的相国之位,一走,一切就化为乌有了。

    沐轩昌不走,相国命令书童文棋强行把沐轩昌拉出去。

    “相国!”沐轩昌嘴唇含一口血水,夹杂一丝冷冽的笑,“人头落地,也不过是碗口大的疤,你沐展鹏要我离开相府,从此永绝荣华富贵,哼!我做不到,我想相国也做不到吧!”

    这个臭小子造反了,竟然当面喊出自己的名讳,沐展鹏大怒,“逆子,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哈哈,真是可笑,为什么不敢?子所不欲勿施于人!”沐轩昌仍然没有停止他想要说的话,他使蛮力扯开了走过来要拉他出去的文棋,狠狠得瞪着沐展鹏,“沐展鹏,你不是说你我之间毫无父子关系了吗?怎么?我难得还不能说了?你要我抛弃荣华富贵,好啊,你扪心自问,你可以做到抛弃荣华富贵嘛?老家伙!”

    沐轩昌的性子跟,长姐沐若雪的性子极为相似,都是那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当然他们的手段也比一般寻常人更为残忍残暴一点,这从筱萝经历的上一世就足以知晓。

    “你这个孽障,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好啊,我要与你堂前三击掌,从今而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来呀,臭小子!你敢骂我老家伙!你这个无耻孽障!我今天是铁了心要驱逐你,永生永世不的踏进相府一步!”

    声音寒恻恻的几乎冰冻了,沐展鹏此番义愤填膺,他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一旁的文棋看不下了,打算好言好语来相劝,可他知道相爷的脾气,只要相爷决定了的事儿,哪怕天王老子也不可能更改的。

    如果相国沐展鹏的语气堪称冷冻了一塘之水,那么沐轩昌的声音简直可以说的冻结了整条河流,他一个字一个字得说,“老家伙!你别把我沐轩昌当做是傻子,我只不过是娶了一个妾侍罢了,而你呢,哈哈,那日可是光天化日之下在母亲所在的鎏飞院花厅偏厢和大姨妈沐玉娆行房吧,听闻老家伙你的床榻雄风不减当年呐,哈哈哈哈……”

    沐展鹏原来以为关于他和东方玉娆之间的那点破事的谣言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没有想到,这个混账小子又拿出来说道说道,就好像在说一件光明正大的事儿,可偏偏这床榻之事是极其私密的,断然不能在台面上说的,可沐轩昌倒是说的绘声绘色,令人想起当日矮榻上的迤逦风光!

    “臭小子,你……你信口雌黄,听谁瞎说的?你别诬赖我,我没有做过。”沐展鹏差点气得晕眩过去,不过沐展鹏他那股来源于骨髓里头的傲气仍然保持着大华相国的威严,说什么他都不会承认的。

    可是,不承认有用吗?不承认就代表着这件事就完全没有发生过吗?

    沐轩昌满脸肆虐和不顾一切得咆哮,“沐展鹏,你最好别逼我把你的丑事一件一件的说出来,你赶我,可以!我当然会向外边的人,甚至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那个驱逐我出府的相国父亲是如何的不堪,当然了,你和东方大姨妈的床底之事,我通通知道,要多详细有多详细,到时候我一定会让相爷您誉满京都的,哈哈哈哈……”

    这是威胁,这是**luo的威胁!

    这事儿不是只有二女儿沐筱萝知道吗?之后老太君也招自己去谈话,紧接着她老人家在相府之内向北苑下人们下发了一个“禁言令”不准谈及那件事儿。

    沐展鹏想不明白,到底是不是沐筱萝高发老太君还有眼前这个逆子的?

    可沐展鹏明明记得那天,老太君亲口跟自己说,这件事不是筱萝高发的,是另有其人,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文棋?不可能,他对自己忠心耿耿,上一次也狠狠得惩罚于他,难道说还有第五者在场?难道这个第五者便是这个逆子?

    一股子话儿憋在心里头,沐展鹏倒是想问啊,可他着实问不出口,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血脉的儿子,是自己的晚辈,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着有一天会把自己床底私事给晚辈知道吧,这关系以后面临他们的威严。

    当然了,此时此刻的沐展鹏的威严荡然无存,他也顾不上这个了,得赶紧拉拢沐轩昌,如果这个孽子真的到外边乱说,丞相之位可是保不住了呀。

    “只要你还认我这个儿子,我自然也认你这个爹爹,倘若你不认我,那么休怪我无情了。”

    沐轩昌缓缓起身,稍移脚步,踏过惨死的星儿尸体,他神色冷峻得盯着他,“是天堂还是地狱,你自己选吧,一切在于你!”

    “你……”沐展鹏的嘴唇接近苍白,他还能说什么呢,眼看也只能妥协了。

    正当沐展鹏和沐轩昌僵持之际,内苑书房的大门微微张开,一道飘然的身影随着一抹光束映射进来。

    可把沐展鹏父子吓了一个大跳,却是孤身一人的筱萝来此。

    “你来做什么?”沐展鹏和大哥异口同声说道。

    沐筱萝的有几分好笑的样子,“却不是我要寻爹爹和大哥的,是老太君要你们俩个一同去她老人家的长安园用晚膳。”

    其实沐筱萝早就看在地上流着一大滩的血迹,星儿的尸体横陈在地上,看上去极为惊艳和可怖,筱萝假意害怕得说道,“哎呀,星姨娘怎么就死了呢。”

    “别那么多废话!离开这里去长安园吧。”沐展鹏冲沐轩昌看了一眼,算是重新认他这个儿子了,不过在沐展鹏的心里,他是确实对儿子死了心,暂时从了这个孽子的意,也仅仅是缓兵之计罢了。

    出了清乾苑之前,相父沐展鹏对贴身书童文棋附耳说一阵。

    沐筱萝眼看着文棋往北苑去了,应该是多去叫几个人手把尸体清除干净了,这样不洁的尸体应该是抬往附近鬼夜山窟顶端的乱葬岗。

    像相府这般的高门大户,每年不知道因为过错处死了多少奴仆,他们死了之后连一块棺木加身都没有,直接丢到乱葬岗去,而星姨娘,说好听点儿是大公子的侍妾,说难听一点的就是一堆垃圾,扔了也就算了,再说相互的姨娘本来就不值钱,何况是一个被相爷不宠的,长姐的侍妾。

    星儿的死亡,是沐筱萝意料之中的事情,在沐轩昌和星姨娘赶往长安园向老太君敬茶,可是筱萝建议老太君不给他们两个开门的,又不是正经的,系长房,区区一个下贱婢女提升为姨娘就献茶,要献茶本就应该是,系长房先敬的茶。

    也难怪星姨娘下场会那么悲惨,筱萝叹息道:你蠢并不是你的错,而是你这么蠢你还想着为死去的胞姐弱水报仇,哼,弱水之前加害于筱萝,她的妹妹星儿更不可能留在世上的。筱萝也同时猜到,在清乾苑,大哥沐轩昌一定会在父亲面前杀死那个贱人以明志!

    这一招借刀杀人,完全可以说是筱萝一手策划的,而老太君这一次请相父和大哥去长安园用晚膳,亦是筱萝提的建议。

    相府水太深,身处高位的当家老太君老太君也不知道该信任谁活着不该信任谁,又恰恰筱萝跟自己最为贴心,事情大小巨细都会找她老人家商量,她若不听筱萝的介意又该听谁的呢?

    进长安园的拱门之前,沐展鹏和沐轩昌脸上的表情各异,一个像是死了儿子无人送终白头人送黑头人,另外一个着实像极了死了老爸子欲养而亲不待,沐筱萝不禁感慨,真不明白像这一对父亲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缘今生今世方有了父子缘分,当然了,等父亲和大哥步入上房,他们脸上的表情仿佛如沐春风似的。

    “来,来,快点用膳,饭菜都凉了。”老太君杵着青竹拐杖,神色复杂,当然,她老人家尚且不知道星姨娘已被孽障孙子沐轩昌斩死的消息。

    “是,母亲。”相国沐展鹏说。

    “是,老太君。”沐轩昌、沐筱萝道。

    乾苑平时没人敢进去的,除了相父沐展鹏。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