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6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星儿,你没事儿吧。”沐轩昌嘴边流露意思惨烈的笑容,“你不要告诉我,你就这么想要寻死了?”

    “不,只要一天没找找到我的姐姐的死亡之谜,我不会轻易死的。”如果可以选择的,星儿会马上立刻终结自己的生命,可惜胞姐大仇未报,她怎能轻言生死呢。

    沐轩昌嘿嘿一笑,“如果我告诉你姐姐的下落呢?”

    什么,大公子刚才在说,姐姐的下落?!

    星儿开心得差点没有跪下来,毕竟她还在炕上躺着,**遭受的重创令她一时半会下不了床,不过她咬着银牙还是很高兴的。

    “大公子,您……您是说,我姐姐弱水还活着吗,这,是不是真的?”

    哪怕伤口再疼,星儿仍然抗住剧痛,颤颤巍巍得从炕上爬了下来,两只失去力气的膝盖重重扣在冰冷的地面,两只手抓着沐轩昌的衣琚,“大公子,您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借着房间内幽暗的烛灯,沐轩昌惨然一笑,“那是自然,我会欺骗你么?不过如果你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儿而对我不满的话,你可以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说罢,沐轩昌转身就要离去,这一招欲擒故纵,不说别人,就单单对星儿极为受用。

    “大公子,上次你找人把我给……是星儿我自作自受,不该替二小姐传递纸条给大夫人和大小姐,我对大少爷的惩罚没有任何不满,真的,只要大公子能告诉我姐姐弱水的下落,哪怕我死了,我也会在地府里感觉您。”

    星儿咬着满口银牙,喊着血泪说出这一番话,她想如果弱水姐姐还在自己身边,她一定舍不得让自己受这么多苦头的,一定不会,反而会让那些伤害自己的人,死的干干净净!哪怕没有办法除掉这些人,也会千方百计带着自己一起离开相府这一座人间地狱。

    那一日,大少爷带来四五个的小厮对于星儿来说,就是一场人间炼狱,虽然她存活下来,可是她知道自己的伤势,永永远远再也没有办法像普通女子那般有生育能力了,就连嫁给一个最为低贱的小厮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就连最为下贱的挑粪小厮也看不上肮脏的自己了。

    想那会儿挑粪小厮阿禄阿寿俩兄弟一直追求着自己,听说他们现在都娶到了大小姐身边的大丫头新妆和新茗,实现了他们各自的人生最为崇高的理想。

    星儿的眼神儿呆滞,沐轩昌以为她在任命,最好,能够任命的丫鬟是最好的,沐轩昌拿手指头撬起她白嫩的下巴,“好,现在我给你一个翻身的机会,只要你按照我的方法叫林秋芸陨命,到时候我不单单赏赐给你一千两白银,更重要的是,我还会替你找一个好夫家,怎么样,你以后也用不着在相府里头受苦了,至于你之前的那件事情,我会叫人保密的,怎么样?”

    “大公子是要我陷害二夫人至死地?”星儿两眼非常之空洞,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如果不按照沐轩昌大公子去做,那样的生活更加生不如死,可是如果杀了二夫人,二小姐沐筱萝同样也不会放过自己。

    知道星儿在犹豫什么,沐轩昌抚摸星那张白皙无暇略带几分苍白的脸蛋,“你若不按照我的方法去做,我也只好把你扔到穷乡僻壤的破窑子之地卖你这细皮嫩肉,你要知道,那里的男人娶不起老婆天天进破窑子,你要知道你身上的细皮嫩肉可比一般的土娼好的多,随便在哪里一站,就是出名的窑姐大,当然了,你之前也服侍过我那个五个手下,再便宜给那些人,也算不得什么,你说是吧?”

    之前,之前是无疑是一场生不如死的人间炼狱的梦魇,太可怕了,星儿心想,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让历史重演。

    “大公子,我答应你,不管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求你别把我卖到那种地方,我会生不如死的,如果你一定要把我送到那个地方,我情愿我情愿现在就撞死!”

    说时迟,那时快,星儿还真的有寻死的心了,她的头眼看就要撞向高高的烛台,那烛台下是铜物,坚硬非常,用力一撞,肯定会殒命的。

    沐轩昌哪里舍得她马上去死呢,她还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呢,沐轩昌飞快得转动腰身,宽厚的手掌挡住星儿的额头,就这样,星儿的额头没有来的及跟铜块一个亲密的接触,她的命是保住了。

    “你都答应我了,何必寻死呢。放心吧,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本公子是不会让你死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沐轩昌就抱起星儿往炕上去,感觉她的伤势的蛮严重的,沐轩昌就有点后悔了,上一次就是因为要解气,所以就带了几个壮汉收拾星儿一顿儿,没有想到就给星儿遗留如此大的后遗症,这可是影响母亲大人嘱咐的计划了。

    母亲大人的意思,是要沐轩昌利用星儿去谋害二夫人,毕竟在这相府之中,已没有其他可信之人,眼下,唯有星儿还是,系一派的人。

    大夫人这么做,无非是黔驴技穷,故技重施,此时此刻,沐筱萝就在北苑,更是在星儿丫鬟的房间外头。

    沐筱萝早就在大夫人所在的水月庵安插了眼线,只要她们有一举一动,就会有一个小尼姑来跟自己飞鸽传书,想不到筱萝在这边来了个守株待兔,就把沐轩昌等来了。

    他三更半夜来一个卑贱的丫鬟房间里,能有什么好事儿,沐轩昌和丫鬟星儿之间的对话,沐筱萝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了,想要谋害娘亲筱萝生母,哼,等着瞧吧,看谁先谋害得过谁。

    沐云连早就心生一计了,一个堂堂大少爷出现在丫鬟房间里头,肯定是偷情。

    “快来人呐,有刺客混入混进来了!”筱萝的手中早已备好了火把,她这一叫,直接把北苑几百号的下人给惊醒了,北苑很大,当然你大声叫的话,很多仆婢,家丁,护院们齐刷刷得穿戴好睡衣仓皇跑出来。

    此机会甚好,不得错过,筱萝拿着火把照亮了沐沐续续从房间内跑出的仆人们,“星儿的房间里遭刺客了,大家要跟着我,进入房间里边,大家听到了吗?”

    一切就好比电光火石之间,星儿的狭小房间内围满了人。

    大家的眼睛都看见大少爷把星儿抱上炕上,两个人的姿势很是暧昧,就好像要开始干那种事儿。

    “天呀,怎么会是大公子呢。”

    “大公子他三更半夜溜进星儿的房间在……”

    “这事儿要不要赶紧报告给相爷呢。”

    ……

    所有家丁,丫鬟,婆子,护院们都傻了。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你好狠,这是要本公子身败名裂吗?!

    一时之间,沐轩昌感觉心肺被堆积了什么似的,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珠子犹如死鱼般狠狠瞪着沐筱萝,火光照耀在沐筱萝的脸上,她是那么得意,那么得意。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来了?

    这些话,沐轩昌想要说出口,他想要以沐家,长子的身份质问这个卑贱下等的,妹,可饶是那些话儿在喉头蹦跶着,却着实没法子说出来。

    倒是沐筱萝嘴角含笑先说出来,“大哥,怎么会是你呀,我一直以为是哪个刺客来着,哎呀大哥,你进星儿丫鬟的房间做什么,不,你们好像是准备要做那苟且之事!”

    在场的那些个仆人们可不敢多嘴的,特别是那些依仗自己在相府里头呆好些人的老妈子老嬷嬷这等老人,也不敢张口,只能满脸讶异得看着这一场闹剧。

    黑灯瞎火的,一个堂堂风流佳公子却陡然出现在北苑一个下贱丫头的房内,这星儿丫头前些日子大夫人还想提拔她呢,可就算被大夫人提拔成了一等大丫头,像容姑姑那般的地位,你区区一个奴婢位份再大,也要讲求个主尊奴卑,这大华的尊卑礼仪可是一点都不得含糊的,这可是令大华上下为之颤栗的相府呢!

    “贱人,你给我闭嘴,你一个小小的,女,也来管我的事儿?”沐轩昌灰暗着脸孔,他打算拿出,长兄的威严来,好好吓一吓这个,妹,或许经过他一下,就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件事如果被父亲知道了,或者是闹到老太君方面,这堂堂一个大公子夜探婢子房间,总说不过去吧。

    任凭他辱骂,沐筱萝的心间仿佛不起任何的波澜,语气依然平稳如静湖,“大哥,你不能因为被妹妹我撞破你和星儿的奸情就如此辱骂妹妹我呀,妹妹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嘛。你如果喜欢女人,大可叫父亲明日儿给你挑选个好日子,迎娶某某大世家,女为正妻,你犯不着三更半夜溜进北苑与星儿丫头私通呀。”

    此刻的筱萝脸上,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至少令这些围满了一室的仆人们看来,就好像沐筱萝二小姐是一个被大公子肆意辱骂的可怜,妹,当然,这错在于大公子了。

    大公子他太过分了,没有想到平素里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竟是如此恶心之人,上一次大公子不是派几个壮汉强要了星儿了,怎么那件事情之后,大公子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做过一样就三更半夜宠幸星儿,天,大公子的口味也太独特了吧。

    很多丫鬟家丁们都是看在眼底,是着实的敢怒而不敢言论,他们不说话不代表他们是瞎子,如今再经过二小姐沐筱萝一点拨,大家就全都明白了,原来就是男女之间那么一点事。

    “沐筱萝,你这个下贱,女!给我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沐轩昌大骂,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她知道沐筱萝这个卑贱的女人要败坏他的清誉。

    不过在沐筱萝看来,这个“好”大哥有什么清誉可言,他的所谓清誉在他派四五大壮汉好好教训孱弱不堪的星儿早就没有了,不复存在了!

    可怜的星儿没脸见人了,只能躲在被窝里哭泣,如此啜泣之下,很难令人不会想到星儿之前肯定遭受到男人的欺负了,而这个男人是大公子无疑,大家亲眼所见的,就是大公子一个大男人出现在星儿的房间。

    这时值半夜,除了大公子,可就没有别的男人了。

    沐轩昌的疯狂叫骂,作为妹子的筱萝浑然充耳不闻,她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大哥,你真是让妹妹太失望了,你做事的事情还不知道悔改,竟然辱骂我这个,妹,是呀,妹妹我是,出是,位份低贱,不比大哥,大哥和母亲,位份不知道何其高贵着呢,却也不是作出了如此污秽不堪的事情了吗?”

    要骂,就把,系全都给骂一遍过去,那个,母算什么,沐筱萝骂过又不止一遍。

    “贱人,连你的,母你都敢辱骂!”沐轩昌疯了一般上前,扬起手掌准备往筱萝白净的脸蛋上一掴,今夜要不把沐筱萝打出个好歹来,他就觉得对不起母亲和若雪亲妹了。

    沐筱萝早就闪开了,她猛地抓起粗布被面儿,力气非常之大,那被面里头是包裹着丫头星儿,沐轩昌“啪”的一声,掌声凄厉震破夜空,这一掌是直接星儿代筱萝承受了。

    扑哧,星儿重重得吐出一口血水,前排的牙齿落了足足四五颗掉在地上,右脸的脸颊骨深深凹陷进去,已经是毁了容貌了,如同黑夜之中的鬼魅一般。

    胆子小点儿的仆婢们早就吓得跳开一边了,她们之中的很多人双手捂着口牙,就好像被打断牙齿和颧骨的人是她们一样。

    当然了,这是个人都有个生理反应,这亲眼看见有人受到伤害,就好像意味着自己受伤一般。

    见如斯情景,沐筱萝最开心了,不过她再开心也不会写在脸蛋上,“哎呀,大哥,你心也太狠了吧,怎么这样对待你的女人,不,应该是大嫂才对,她虽然出身奴籍,可有道是一夜夫妻白日恩,你怎么这般狠心呀,把人都给打得毁容了,大哥,你可要好好养活星儿的下半身啊,要不然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可怎么得了啊。大哥!”

    左一口大哥,右一口大哥,在外人听来,无疑是可怜的妹妹希望自己的大哥能够浪子回头金不换那般。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