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向来的香夏是最懂得安慰人的呢,此刻也一言不发了。

    筱萝瞅了香夏,再瞅了瞅瑾秋,这俩丫头啥时候学得如此鬼灵精起来了,这下去可怎么得了呢,“好啊,你们竟然耍起脾气来了!香夏,你告诉我,新妆和新茗的贞洁布可在北苑大院子晒了吗?”

    “回二小姐的话,昨夜是新妆,新茗和夜香小厮阿禄阿寿的洞房花烛,两块贞洁布都晾在北苑大院了,这下子,新妆和新茗可没脸见人了。”

    办事谨柔的香夏以为二小姐这事儿忘却了,到底是一个奴婢的小事儿,二小姐就如此上心,难不成二小姐在试探她不成?

    也不知道怎么的,香夏极为紧张得跪了下去,“二小姐,您千万不要把我和瑾秋妹妹嫁给三等小厮,如果是那样的话儿,我们甘愿一死。”

    “香夏,我以为你挺懂事的呀,原来你和瑾秋也都如此猜忌我?”沐筱萝拿手一拍青竹藤椅上,声音有些凄厉,“你们二人跟着我,我是你们的主子,难不成我会吃了你们不成么?我说我不喜欢二殿下的事,并不是为了要试探你们,而是因为我是出于真心对二殿下毫无感觉,你们也别想太多!以后,你们要出嫁,当然得嫁大世家的,长子做妾,或者是小世家的次,子做平妻,或者嫁给家境殷实的百姓家做正妻,我可没不想被人外边的人说成没心肝虐待自己家的奴婢。”

    筱萝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极为淡然,可是瑾秋和香夏都哭了,哭得很大声,她们并不是伤心,而是高兴,太高兴了,大世家的,长子的妾侍,小世家的次,子平妻,平头百姓家的正妻,不论哪一个归宿,对于丫鬟出身的她们来讲,都是莫大的恩德。

    如果相府,长姐沐若雪没有被相父沐展鹏下放到水月庵,新妆和新茗没有深受连累的话,她们两个不至于被筱萝设计嫁给三等最为下贱的倒夜香的家丁。

    新妆和新茗,在沐若雪的筹谋之下,肯定会嫁给大世家的,长子做个妾侍,如果妾侍有幸生了儿子,加封世子,母凭子贵,来个咸鱼大翻身,无疑是拜托奴籍的一个极为强有力的手段儿!

    上一世,如果筱萝没有记错的话,新妆和新茗分别嫁给了京都俩大世家薛氏和董氏,这两大世家一个是世代为官,一个是时代贩卖皇家丝绸生意,而沐若雪最为疼爱的婢女新茗就是嫁给董氏大世家大公子董进修作五房,其实董进修除了大夫人尚在之外,其余四个妾侍,病的病,死的死,疯的疯,只有新茗是正常的,董进修也极为疼爱的她,只是因为新茗的才情与沐若雪极为相似,也是若雪最为疼爱的婢女,董进修是一直垂栝沐若雪的绝世美貌,自然对新娶进门的五姨娘新茗疼爱有加。

    董氏大世家的世代掌管皇家丝绸生意的,日子烈火烹油自然不说,凭借沐若雪的手段儿和贴心心腹的新茗来个里应外合,整垮了董进修的正妻,新茗命好,恰巧生了董世家,一个男孩儿,身份一举水涨船高,成为董氏大世家最有权力手腕的核心人物。

    有了新茗背后这么一个强大的世家最为后盾,沐若雪,长姐想要做什么会愁没有机会,董大世家不成,还有新妆的薛氏大世家,丫鬟也是一个极为强有力的手段儿,筱萝发誓一定要把香夏和瑾秋挤入这两大世家,直接取代新妆和新茗,不过就算不取代,新妆和新茗都已经献出贞洁布,早已是下贱夜香小厮的人,她们能有什么机会?

    倘若,长姐沐若雪知道了这事儿,恐怕会吐不少的血吧。

    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筱萝是不是具有神通之能,她这边只不过是胡乱猜测一番,远在京都城外水月庵的,长女沐若雪一听到自己贴身侍女新妆和新茗通通下嫁给相府最为卑贱的挑粪小厮,这还不止,沐若雪心仪的二殿下夜胥华当众求老太君要筱萝嫁给他。

    这些,是大公子沐轩昌骑上快马一路飞奔而来,告诉沐若雪此等消息的。

    沐若雪是昔日何等尊贵的人物,素来都是她把别人踩在脚底下,哪里曾有别人把她踩在脚底下的,她身侧的新妆和新茗两丫头的身份在相府一线的大丫头之中,是最最有身份的一类人,仗着,长姐的威名,几乎可以在相府之中对下贱这群仆役横着走都行了。

    “贱人,贱人!欺人太甚!”沐若雪不仅仅是因为沐筱萝把她贴身心爱的俩丫头送给小厮,这件事她还可以容忍,也不过是两丫头罢了,关键的是,夜胥华二殿下当众追求筱萝,无疑是给沐若雪一个沉重的巴掌,这是在打沐若雪的嘴脸,沐若雪绝对无法容忍!

    女儿如此伤心,东方氏见了,愈发恨得咬牙切齿,“若雪啊,别太生气了!不值当!不就是一个男人嘛。等以后有了机会,母亲给你比夜胥华好一千倍一万倍的好男人,你说好不好?”

    “是呀妹妹,天涯何处无荒草哇,干嘛非得在一棵树下吊死呢,再说这棵树的眼里从来都没有你的存在,若雪妹妹还是算了,赶明儿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个,大殿下夜倾宴也是不错的,日后很可能登上大宝,到时候你成了皇后娘娘,我就是国舅爷,母亲大人到时候也会加封一品诰命的,逾越老太君了去。这,不是很好嘛。”

    沐轩昌不知道为什么妹妹非得把心放在夜胥华身上呢,他又不像大殿下,以往流连江湖的夜胥华终究是要几分江湖习气,改都改不掉,比不上大殿下夜倾宴天生大野心家,是个当皇帝的好材料。

    得不到的,始终是最好的,对于如花美玉般的京都第一美人儿沐若雪也是一样,她也是花一般的年纪,也有着一般寻常女子的瞎想意中人,直到现在沐若雪仍然不明白为何二殿下会对自己的美貌视如无睹。

    有时候太美也是一种错误,太美太妖冶了有点不真实,这就是为什么二殿下夜胥华一直喜欢淡幽朴实的筱萝二小姐,对再美再漂亮的若雪小姐视如无睹。

    “不,我不信,我不信二殿下会对我如此无情,一定是沐筱萝这个贱人在从中挑唆的,这个贱人,不得好死,哥哥你帮我,除掉这个贱人!若有一天我为皇后,我一定给你数不尽的金银,美女和权力,哥哥,你是若雪的亲哥哥,你一定要帮我!”

    说到激动之处,沐若雪泪痕纵横于脸,紧紧地抓住大公子沐轩昌的手,时不时那力道加重了好几分,就差没有把沐轩昌抓疼了。

    妹妹有些神经质的情态令沐轩昌有些无语了,他耍开被若雪紧握有些疼痛的手,虽然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不过沐轩昌嘴上还是答应着,“妹妹,你放心好了!沐筱萝这个贱人,就算你不说,哥哥我也会想办法把她给除掉的!”

    “眼下我们是暂时的失势。”大夫人东方飞燕的嘴唇有点点发颤,“若雪,夜儿,我们总有一天一定会卷土重来的!不能离开相府太久,若是久了,老爷会忘了我们,老太君也会忘了我们,整个相府就会忘却我们,系的存在,若雪以后是要成为母仪天下之人,一定不能够让外面的人忘记了相府还有一个,长姐。时间拖得太久,我怕会被沐筱萝她们母女二人蚕食鲸吞的,筱萝生母林秋芸这个老贱货也不是省油的灯,想着一定要除之而后快,只要林秋芸死了,就等于拔掉沐筱萝这个小老虎的牙齿,没了牙齿的小母老虎,我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咬我们!哈哈哈……”

    话罢,大夫人面目狰狞得笑起来,那阴森可怖的嘴脸,简直打破了本来庄严肃穆的水月庵的安恬和宁静。

    母亲如此肆无忌惮得发笑,沐轩昌连忙在她身边劝道,“母亲,小点声,这水月庵虽说是佛家之境,也以免有人鱼目混珠得混进来一些沐筱萝这个贱人派来的奸细呢。”

    “也是啊,倒是我得意忘形了。”东方飞燕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忙打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沐若雪听母亲刚才的一番,若有所悟得点点头,“母亲,你刚才说到要派人去杀了筱萝生母吗?可是谈何容易?哥哥不是三番两次要杀死筱萝贱人,也不是没有杀成吗?”

    “妹妹,你干嘛泼我冷水啊。”沐轩昌狠狠瞪了沐若雪一眼,真是的,这件事对于沐轩昌来说,一直是疮疤般的存在,谁也不曾想,他的好妹妹一直揭开这块伤疤,叫沐轩昌好生难受

    犯错似的马上低下头去,沐若雪喃喃道,“哥哥,对不起。”

    “好了,你们二人别起什么内讧了,还是合力先把林秋芸这个老贱货除掉吧!沐筱萝这个小贱人的脾性,我还是知道的,她是个重情义的人,如果她的生母死了,她就成了没有依靠之人。”

    想到这里,大夫人不禁得意得笑了笑。

    沐若雪和沐轩昌同时想到,就算,女筱萝的生母死了,还有老太君这尊大佛摆在那里,他们要是想要动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大夫人就知道他们兄妹二人考虑的是什么了。

    “至于老太君方面,哼,这个老不死的,也就是一个有奶就是娘的老货,这不是最近筱萝对她好了些嘛。我们若有机会回了相府了,想尽一切办法阻扰沐筱萝去见老太君,若雪我儿你去在老太君跟前侍奉着,不出十天半个月的,老不死的还不对我们言听计从了?”

    一切的人情都是薄如纸的。

    至少在大夫人东方飞燕心里是这么想的。

    骂老太君是老不死的,东方飞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最起码沐若雪她的耳朵都起了好几片茧子了。

    倒是沐轩昌有点接受不来,“母亲,老太君到底是我和若雪的太君,你不要那么说,如果被人听到了,岂不是成了以下犯上了吗,我们还要不要回到相府呢。”

    “是呀,母亲,我们什么时候回到相府,也没个准信儿,怎么办呀,相府如今都回不去了,该怎么和沐筱萝斗呢,母亲你放言要杀死筱萝生母,更是没影子的天方夜谭了。”

    沐若雪心中感觉到极为浓重的挫败感,这挫败感不是因为被相国父亲下放到了水月庵,而是因为二殿下竟然当众向沐筱萝表白,这一点,她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想开的,凭什么,她的紫色比起沐筱萝不知道美丽多少倍,为什么二殿下夜胥华不爱自己,偏偏爱那个卑贱,女筱萝!

    “哼,进屋说去。”大夫人率性入了禅房,不等一会儿,沐轩昌安慰得搀着沐若雪进去。

    母子三人在一间小禅房议论了一阵子,旋即沐轩昌趁着夜色离开,至始至终,沐轩昌是偷偷翻墙而入水月庵的,这里是尼姑的聚集居所,青天白日里是都不可能放男施主进去的,到了晚上,更加不允许男人进入了,这可是破坏水月庵清规的,所以沐轩昌只能是偷偷摸摸来给母妹二人传递相府的消息的。

    沐轩昌骑着快马,披星戴月,耳中听了大夫人对付筱萝生母的计谋,一到相府,有等他一夜的小厮替他把马牵回马厩之中,他去下人的居住之所相府北苑找星儿,上一次被几个壮汉蹂躏的星儿一直卧病在床,她下身受了极大的创伤,不能动弹得好好休养一段日子,星儿也想过寻死,不过杀她坚定一定要找出杀死她姐姐元凶,哪怕就此赔上性命她也不在乎,现在的星儿是在忍辱负重,她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凶手的,替姐姐报仇的。

    夜深人静,星儿八爪鱼似的躺在床上休息,却没有想到如此晚了,还有男人闯入她所在的房间。

    “大公子……”这三个字对于星儿来说的噩梦般的代号,就是这个禽兽不如的大公子带了四五个强壮的伪家丁把自己给……不过星儿还是自我冷静下来,颤抖地说出那三个字。

    星儿觉得现在的自己完全为死去的姐姐弱水而活,如果有一天她找出姐姐的仇人并且一定手刃这个仇人,只要立刻要了星儿性命,她也无怨无悔。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