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5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唯望其声,就足以预见这是一个媚到了骨子里头的女人,也难怪相父沐展鹏如此垂迷于她的肚皮上了。

    筱萝忍耐着,并没有进去,她和香夏瑾秋就在白玉屏风白头候着,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嘴里想要说什么。

    “老太君,您怎么让臻珍妹妹和若雪好外甥女去了水月庵,那可是凄清之地,她们可怎么睡的好睡的香嘛,安乐茶饭都没有,更别说高床软枕的了,老太君这可……”

    东方玉娆妩媚的娥眉轻轻皱起,犹如仙烟神霞在她眉峰凝聚,而又渐渐散去,一颦一语恍如灵秀绝妃,莫说这么一个妩媚的尤物开口了,但她轻轻一皱眉毛,恐怕这世间男人也要因怜爱她什么都答应她了。

    这个无耻媚物,竟然在老身面前发起骚气来,阎红玉是个遵循法度的老人,她最最看不得妖媚邪物,见她好歹也是二品燕国夫人,夫君是逝去的赫连骠骑大将军,娘家更是老尚书家,而东方玉娆更是代表着尚书府家来的。

    老太君叶免不得要给她几分薄面,强忍住鄙视之色,语气冷然之极,“这事儿,你得问我儿子,是我儿子叫她们去水月庵的,与老身无关。”

    “不是,老太君,您可是沐家最德高望重的人物,只要您说一句话,臻珍妹妹和若雪她们就回来了呀。”

    娥眉紧锁的东方玉娆柔媚之极,她抽出****侧的手帕擦拭着无泪的眼,“老太君,您一定要想个法子叫她们母女俩回来呀,若雪他外公可着实焦急的紧呢。”

    若雪她外公,东方浩那个老小子,哼,老太君心中木然一笑,东方浩这个老小子要真有诚意的话,他早就自己过来了,何必派他的义女过来,东方玉娆说好听点是尚书家的大小姐,充其量也不过是捡来的,一个养女而已。

    一个养女,东方浩偏偏要把他装扮成一个犹如己出的亲生的女儿一般。

    要不说东方浩这个老匹夫的心机也深如大海的,他就是抚养东方玉娆长大,嫁给赫连大将军,无非是巩固尚书府在大华朝廷的权力。

    政治上的联姻,这一辈子,阎红玉见识多太多太多了,她都懒得去说了。

    “老太君,您一定……”东方玉娆眼泪又来了,她以为一定可以把老太君感动了。

    如果可以感动的话,早就感动了,东方玉娆她是没有弄清楚对象,这哭鼻子在男人面前或许有用,这要是使用在老女人身上,准没戏儿!

    沐筱萝在白玉屏风后边听着,心中觉得有些好笑,看来这位大姨妈虽然贵为二品的燕国夫人,不过也这般不要脸子的人,她难道事到如今还不知道相府里头把她和相爷之间的那点破事穿的沸沸扬扬了吗?

    莫非东方玉娆会没了脸面到如斯地步了,不像啊,除了在软榻之上她和相国父亲可以恣意忘我得耳鬓厮磨,也不见得她就是一个不知道羞耻的人,沐筱萝想了许久,得出一个结果,一定是老太君在下边行了一个“禁言令”,相府那些个下人们都想抱住这个相府下人的金饭碗,可鲜有人那么有胆子敢于逾越过雷池一步呢。

    “哟,大姨妈来了。”沐筱萝迈过白玉屏风,素幽身子轻轻对着老太君福了一福,旋即把眸眼珠子随意一瞥东方玉娆。

    好一个无礼的丫头,东方玉娆胸闷气的绝了,沐筱萝这个野丫头竟然没有给自己行礼,气死了,真是气死了!

    老太君见是筱萝来了,僵硬冰冷的脸上破冰一笑,“筱萝姐儿,你怎么知道你大姨妈在这里呀?”

    说好听点,筱萝称呼东方玉娆为大姨妈,只不过这是名义上的,暗地里,筱萝觉得她东方玉娆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臭窑姐儿,被自己撞见和父亲偷情的破烂货儿,还有什么值得大家尊重?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哦,其实筱萝并不知道大姨妈来的,我就是特地来看老太君的,谁知道大姨妈也在这里呀。”

    沐筱萝迎上去,坐在老太君的软榻下,把头轻轻放在老太君的膝前,极致天伦之态。

    这话无疑是说沐筱萝把东方玉娆堂堂一个燕国夫人完全不放在眼底,不过一想起那日在鎏飞院花厅偏厢之时,自己和相爷沐展鹏行其好事的时候,恰恰被沐筱萝撞见了,想到的这一刻,东方玉娆不免低下头去,满脸赫然羞红,就好像秋天里熟透的红苹果。

    “哟,大姨妈,这是怎么了呀?难道不舒服了么?脸色这么红润呢。”沐筱萝吃吃笑道,“也是啊,大姨妈身为燕国夫人,享受先皇恩德,吃穿用度,不愁晚年无所依。”

    晚年无所依?一听到这话,燕国夫人东方玉娆通红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东方玉娆是没有办法在生育的,要不然赫连大将军死之前,有那么多次机会生产,唯独却没有半点留下命脉,这沐筱萝在戳中东方玉娆她心中的痛处,她是注定要没儿子送终,没儿子送终,筱萝却说她不愁晚年无所依。

    好在东方玉娆平素里的保养很好,每一顿都是燕窝血燕紧着吃,赫连大将军不在,孀寡的她的枕边并不缺乏男人,沐展鹏只是妖媚无双的东方玉娆其中的一个男人罢了。

    有一个秘密,沐筱萝在前世的时候是知道的,燕国夫人为了帮助相爷沐展鹏巩固权位,不惜以出卖色相获得权力的结合,这事儿多了,也闹得满庭文武和孀寡的燕国夫人有暧昧的消息,只不过这样的消息坊间太多了,并没有事实证据。

    如果有一天沐筱萝拿到证据,东方玉娆她一个女人身败名裂又如何,关键是牵连的满朝文武,这可是一大利器啊,沐筱萝并不排除,日后为了帮助二殿下上位,可能会用到这些证据也说不定。

    这个,沐筱萝得感谢东方玉娆,如果她今天没有来,或许筱萝就该不会想着这一招妙计!

    燕国夫人被沐筱萝说着,脸色青红皂白的,沐筱萝又笑道,“大姨妈若是坚持要为,母和,姐求情的话,筱萝还是建议你把相父叫来,当着老太君的面前对峙,可好?”

    把沐展鹏叫过来,对峙,疯了,这个沐筱萝要做什么,燕国夫人快要吐血了,这个沐筱萝要告发自己的秘密了吗?天呀,这可怎么使得。

    正如沐筱萝预料的那样,燕国夫人吓得螓首上的鬓丝拨乱,极为狼狈就等仓皇离去呢。

    此情此情,老太君看在眼底,心中极是不耻东方玉娆的所作所为的,这个放荡贱人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和儿子之间的那点破事么,竟还有胆量来,阎红玉却不说。

    不过东方玉娆瞧沐筱萝说那话的时候,眉心和老太君视线略微凝聚旋即又移开了,不能不令东方玉娆生疑老太君是不是也知情了?

    东方玉娆为人处世这么久了,如果她没有看出一点点门道的话,那么她估计就枉为人了。

    霎时间变得胆小如鼠的东方玉娆匆忙得向老太君作了一揖,裙裾的下摆几乎逶迤到了地上,“不好意思老太君,我那个,我府中还有一点事儿,就不作叨唠了,至于臻珍妹妹的事儿还望您多多劝劝相国大人,我这……”

    可以说东方玉娆话儿还没有说齐整她就开溜了,香风动荡于整间上房之内,老太君嗤之以鼻,冷笑道,“不送。”

    “大姨妈多留一会呀。”沐筱萝此番挂着了一副笑脸,至少在东方玉娆看来可怕至极,那感觉就好像筱萝随时随地把自己给吞了下去。

    等东方玉娆走了好远,坐在上位的老太君老太君脸上阴沉的得很,“这个不要脸的妖冶妇人,整个儿就一狐媚劲儿足,闻闻她身上的妖艳熏香,恶心!真恶心!沉香——”

    阎红玉的脸色极为不悦,她马上唤了沉香。

    到底是她老人家贴心窝窝的人物,沉香也知道老太君想要说什么,可还没等老太君一说,她的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两块沉香,揭开兽炭炉的盖子,手法利落得把沉香丢下去,缓缓的,那沉香的净化作用的气息贯穿整间上房的空气里头。

    “嗯,老太君,现在闻起来,真是舒服。”沐筱萝笑着对老太君说,像东方玉娆此等妖娆妇人,床榻之畔不知道多少个男人等候她夜夜**,接触的男人多了,便有了一股腥臭味,哪怕她耗尽十斤香粉在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铺了几十层恐怕也难以掩盖此般味道。

    老太君老太君何尝不知道东方玉娆身上的妖媚味道,就跟青楼窑姐儿身上的味道一般无二,骚气个不行,如此森严庄重的长安园上房可不能被燕国夫人身上的狐媚气味熏臭了呢。

    “是呀,的确是舒服,讨厌之人终于走了,真希望她以后不用来了。”阎红玉叹息了一声道,旋即又把眸珠凝聚在筱萝的脸上,“乖孙女,我一个老人家震天憋在屋里头,闷的慌,你陪我去走走。”

    老太君她是好不容易才有了兴致,如果筱萝不在此地,恐怕阎红玉的心情会更加糟糕,筱萝她来了,既让老太君宽心,又叫东方玉娆像老鼠遇上猫那般闪避不及。

    东方玉娆她早点才好呢。

    众列丫鬟们在后头跟着,筱萝搀扶着老太君,老太君再空出一只手来握紧了青竹拐杖,这青竹拐杖挺好用的,老太君一直在筱萝的耳边吟喃得说的就是这事儿。

    筱萝吃吃一笑,“不就一把青竹拐杖嘛,老太君,这个容易呀,你要是喜欢,我就多做一把给你备用,指不定这根就坏了呢。”

    “会坏吗?我看不容易!筱萝孙女做的青竹拐杖就是稳稳当当的,我欢喜的很呢。”

    贵为相府最为年长最为德高望重的人儿,有时候老太君真感觉身处高位会有点寂寞,和筱萝乖孙儿走在一起,阎红玉就感觉自己生活一个极为温暖的国度,那个地方四季如春,也只有在和筱萝在一起时,老太君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容易么?沐筱萝可是看到老太君可没少拿这把青竹拐杖打骂父亲的呢,这再好的东西也禁不起天天打呢,这东西总有磨损的一天,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沐筱萝和老太君一路上说着话儿,一路上都是欢声笑语,筱萝时而讲着故事,时而说一些成语典故,不过好些东西本来是不搞笑的,却被筱萝另辟奇径一说,也挺有新意的,反正不管筱萝说什么,她都能够自圆其说。

    不单单是老太君笑的可欢了,就身后那几个丫头们,香夏,瑾秋,沉香等人无不笑得前胸贴紧后背。

    临罢,筱萝扶着老太君坐在相府中的一处小亭上,相府虽大,以老太君的位份尊贵,有时候是没有把整个府邸逛一遍过去了,看着此间小亭上的牌匾,老太君不禁莞尔眼泪有些滚烫,“这可不是潇潇暮雨亭么?”

    一般来说,亭子的命名多半是三个字的,至多也有四个字,至于五个字“潇潇暮雨亭”一定有隐含着筱萝不知道的所在,老太君的眼眶微微湿仿佛想起了什么,筱萝并不急着问老太君,她知道老太君愿意说的话,她老人家一定是会说的。

    停顿了半天儿,老太君才缓缓对筱萝道,“筱萝姐儿,你可知道潇潇暮雨亭是谁取的亭名吗?”

    这些,哪怕有了上一世的经历,筱萝也不知道,谁会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亭子在意呢。

    见筱萝脸上懵懂之神色,阎红玉有几分好笑的意味,“筱萝呐,你要是不知道,就听太君好好说说,五十年前,我和你和爷爷沐光就在一座这样的潇潇暮雨亭下遇见的,那一天雨下得极大,我一个女孩子家有没有带着伞,然后这个时候你爷爷出现了……”

    “老太君,不对,五十年前,您和太老爷在相府相遇么,据我所知,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的相府呢。”

    在一旁极为认真聆听的瑾秋插嘴道。

    筱萝身为她的二小姐还没有开始说什么,瑾秋却被站在她身边的香夏姐姐偷偷拿手指头狠狠掐了一下她的手腕,疼得瑾秋无辜得惨叫一声。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