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5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哟,大哥,你可是沐家的,长姐,位份高的很,筱萝我只是区区一个小小,女,怎么有资格受你这样五体投地大跪拜的礼仪呢,快起来吧,可被别人当做笑话看了,别人可要说我这个,妹不懂规矩呢,你要叩拜的话,应该找老太君,而不是我呀。”

    沐筱萝刚才在沐轩昌拿拳头打算刷自己的脸之前,只是略微侧了侧身子,并没有走开,而筱萝的脚丫子是刚刚好对准了沐轩昌那张花猫脸的。

    这话更要引得姨娘们,小丫鬟们,婆子们,家丁们笑得前俯后仰的。

    大公子向来是我行我素,在相府之内,位份至高,别说相府一个小丫头,也别说家丁们如何,就连一个老婆子,在相府干了几十年的老人们,如果碰上大公子不高兴的话,在胸口上挨几个脚踢也是在所难免,四个月前,沐轩昌可是在路经大小姐沐若雪的沁芳暖阁的途中,踢死一个老婆子,因为这个老婆子挡着大公子的道儿了。

    相府中人,特别是下人们,可是敢怒而不敢言,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公子,相府的下人们一个一个命如草芥,得到大公子一个脚踢,一个巴掌,一个怒骂,那可是上辈子积来的福分儿!

    “贱人,你这个贱人!”沐轩昌摔得太重,发现他两根小腿骨有严重得发麻,他只能拿手指头狠狠得指着沐筱萝。

    筱萝冷冷一笑,“我沐筱萝是贱人,那么按照你的意思,生我的相国父亲也是贱人咯,那大夫人岂不是成了贱人的夫人,而你岂不是成了贱人的儿子,沐若雪姐姐岂不也是贱人的女儿,那老太君岂不是……哎呀大哥你好大胆,你竟然辱骂老太君!”

    这些话,莫说筱萝,就连沐轩昌他从小到大可不敢说的,大家都知道沐筱萝二小姐是顺着大少爷的话说出来的。

    真是太高兴了,竟然可以顺着沐轩昌的话,把沐展鹏这个无良父亲,东方飞燕这个歹毒母亲,还有沐若雪着狠辣,长姐通通骂了一遍过去。

    “住口,你父亲如此不孝,你这个白眼狼!连我这个太君也不放在眼里,你的良心是不是真让狗给吃了?”

    老太君大怒,沐轩昌红口白牙得骂筱萝贱人贱人的,岂不是连带着责骂自己,她眼珠一翻,狠狠拿青竹拐杖打向沐轩昌,“你才是贱人!你这个不孝子孙,我要打死你,我非得打死你。”

    话说阎红玉在年轻时候仗剑江湖,是个女中豪杰,怎奈人终究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蚀,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了,还没去把沐轩昌打出个好歹来,她的双腿就开始发颤,眼看就要倒下去。

    “母亲!”沐展鹏不管怎么样,可是个孝子,见年迈的母亲被这个不孝子气晕了,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握住拳头在不孝子的腹部猛灌i类几个大拳头。

    沐轩昌咳出鲜血来,把姨娘们吓得都魂儿几乎都飞走了。

    不过大夫人筱萝生母却赶紧和筱萝帮忙得搀扶着老太君,“老太君,您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呀。”

    “二夫人,二小姐,我们快快把老太君扶回去休息吧,老太君她可是气的呀。”

    沉香本是不做声的,可看到老太君这样了,也不不敢不做声。

    四姨娘上官温柔连忙叫身侧的小丫头们,“你们一个一个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药房寻沐太医来,老太君要是真有个什么好歹来,你们这些个惹事的主儿都给陪葬去吧。”

    惹事的主儿,这分明是冲着大公子说的,长房,系子孙向来和,系的,永远成一个水火不相容之势,这个节骨眼上,还不紧着报仇雪恨呐,哪怕说几句狠话来好好泄恨也不为过。

    五姨娘郑飞燕倒是不说什么,不过没少拿白眼狠狠在心中咒骂了沐轩昌。

    更别提其他姨娘了。

    “母亲,母亲……”沐展鹏看见老母亲这样了,一心想要过去帮着搀扶。

    却被沐筱萝一记极为冷冽的目光逼回去,“父亲,您还是先别靠近老太君了,老太君在气头上,等她老人家的气儿缓过来再说吧,您可要好好管管大哥吧,哎,真是难为老太君了。”

    等沐筱萝等人渐行渐远,沐展鹏心里头有气儿只管对着沐轩昌撒去,可怜的大公子被沐展鹏抓起来,又叫人拿来粗大藤条在沐轩昌的背脊上狠狠鞭打,那声音有如杀猪似的

    整得整个相府的人都知道了,大家可是清清楚楚得看到平日里尊贵的大公子被狗得还不如一只可怜的小狗呢,大家都在背地里吃笑,心里想着这活该呀,谁叫他惹急了老太君了呢,老太君可是相府里头最为德高望重的人物,惹谁不行呢,不过二小姐沐筱萝也挺厉害的呢。

    二小姐沐筱萝的地位愈发在奴仆们的心目中高涨起来,所有丫鬟家丁婆子们,有一点点眼力见儿的人都知道,老太君是极喜欢筱萝二小姐的,又极讨厌大公子的。

    正所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丝毫可比之处都没有。

    长安园上房。

    沐筱萝还没等老太君躺好之前,她马上整了了一个大枕头,足足两个枕头,这样高点,帮助老太君气儿顺一点,心口也没有那么闷。

    “老太君,您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他们都会改的,不会再惹您生气的,筱萝会守在您身边的。”

    阎红玉闭着双眸,两只手尽管抓住筱萝的手腕,现在就筱萝跟自己醉亲昵,其他人都是成心都气自己的,老太君也着实看透了这么一个事实。

    还真别说,筱萝这么一说,阎红玉的脸上并没有像之前那般苍白了,气儿也顺了过来,直到沐鱼源沐老太医过来的时候,也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叫身后的小徒儿去抓一些凝神补气的药方子。

    筱萝叫几个姨娘们先走,切不可人多在这边,人一多空气就不流通了,对老太君是病情是没有任何益处的,几房都先回去了,二夫人筱萝生母呆了一会儿,也被筱萝劝慰着先走。

    然后沉香就在厨房里头帮忙熬着桂鱼清粥,是香夏和瑾秋一起帮忙,等老太君醒来,筱萝亲自服侍她老人家吃一点,这刚刚气一场,及时吃点东西很有必要。

    “老太君,吃点吧,如果要是因此气坏了身子,可多不值得呀。”沐筱萝搀扶着老太君起身。

    这粥到了嘴边,老太君还是没有心思下肚,“筱萝,我不吃,没有胃口,还是让我饿死吧,这样以后我就去了地府找你爷爷吧。”

    “要做也要做饱死鬼才好呢,你这样子别说地府阎罗老爷子不收了,到时候真见了爷爷了,爷爷说你这么瘦不漂亮了,还不想见你呢。”

    沐筱萝忍着不笑,身侧的沉香她们早已笑开了。

    老太君才喘过气来,这确实好笑,不由她咳嗽了一声,白了筱萝一眼,“就你,淘气筱萝姐儿,这个时候还寻老太君我开心,行,我老太婆吃还不行吗?”

    “嗯,这才乖嘛,吃了才好,身子养得好好的,我们老太君是要长命百姓的呢。”沐筱萝嗤嗤一笑。

    其实上辈子,老太君在去青冥寺的途中,乘坐的轿子本身被大夫人动了手脚,从此之后一蹶不振才那么早早离世,这一世,筱萝一定会保证老太君平平安安,安享晚年,两世为人,筱萝哪怕与恶势力争个你死我活,也一定要好好保护身边所爱之人,至于所恨之人,已经不关心了,他们或生或死,与她何干

    老太君在筱萝开导之下,胃口也好了些许,没一会儿,就吃了大半碗的桂鱼清粥了。

    沉香见老太君先前那般愁眉不展的,如今却有了胃口,也吃了不少,她的娥眉也轻轻展开。

    “二小姐,还是你有办法,要不然,我都不知该怎么样才让老太君吃下东西呢。”

    她是老太君的贴身丫鬟,按道理说,老太君的起居饮食,应该都由沉香负责的,如果沉香不能够服侍老太君吃下东西,也就说她失职,这偌大的罪名到时候扣在沉香的头上,很多人都会吃罪不起的。

    与沉香深交的筱萝何尝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筱萝依旧拿手帕轻轻擦拭老太君的嘴角,“孙女儿服侍太君,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沉香,你也别跟我客气了。”

    “筱萝就是我的,亲孙女儿。”老太君听这话,万千欢喜,极为宠溺得双手摸着筱萝细白的脸蛋儿,想来这相府之中,也唯有她对自己才是真心的好。

    老太君和筱萝二小姐祖孙俩的和和睦睦,大家都看在眼底,霎时间长安园主卧上房一片乱哄哄,并不是因为放上兽炭炉,而是人情温暖足以抵挡严寒。

    见老太君吃完了清粥,筱萝就搀老太君睡下了,刚才她生气过度,可好好睡一觉,好补充之前耗费的气力。

    两丫头香夏和瑾秋打算随着二小姐先回了筱萝水榭,可在半路上听见某个家丁说,大夫人和大小姐已经被相国大人派往水月庵了,没个一两个月根本没有办法回到相府之中。

    这对于沐筱萝算得上暂时的好消息,之前,母和,姐还在相府之中,眼看被父亲在短时间之内扫地出门,恐怕她们就是再想回来,也要耗费一番齐折,筱萝听到此间消息神色极为平静,倒是香夏和瑾秋很是兴奋的样子。

    趁着齐齐没什么人,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得讨论着。

    “太好了,大夫人和大小姐终于被老爷派往水月庵了,那里可是尼姑光头女住的地方,终日青灯黄卷的,可够她们受用的呢。”

    “可不是,水月庵一天到晚都要做早课晚课,规矩苛刻得不知道比鎏飞院内的小佛堂厉害多少倍了呢。”

    好在当下没什么人,筱萝也任凭她们说了,压抑了这么久,也该让手底下的她们喘口新鲜空气了。

    说起来,那水月庵的环境刻苦啊,一日两餐,长年清汤寡水的,就连豆腐也不见半点花生油,更别提其他鱼肉腥子,这要是吃了,就是犯了水月庵的庵规,挨几个小木板子,几个小藤条吃乃是家常便饭,这通常的水月庵的师太调教那些个不懂事儿的小尼姑用的手段而已。

    沐筱萝并不知道的是,相国沐展鹏已经知会了水月庵那边,那边的净一师太,将会对相府的娘俩与其他小尼姑一视同仁,哪怕是相国夫人,相爷,出小姐,也丝毫不讲前面,这是沐展鹏以书函一封交代水月庵的静一师太的。

    “香夏,瑾秋,有什么话回水榭再说,此处真不是可以说话的地方,知道吗?”

    深深盯住了一句,筱萝并不是不让她们说,而是说的时候该寻一个秘密的毫无外人可以抵达的僻静之所,这说话办事儿,还是得回筱萝水榭才更加妥当。

    “是,二小姐。”香夏和瑾秋相互对视了一眼,舌头勾了勾,表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筱萝倒也没有什么可怪她们的,直到现在,在筱萝的心中,并没有把她们真的当做奴隶来使唤,这一点比别的主子们实在强太多了,这一点一滴,香夏和瑾秋也紧记挂在心头。

    ……

    水月庵。

    沐若雪和她的母亲当天就被相爷强制性得用马车送来城外的水月庵,刚才进入水月庵的时候,静一师太可没少甩脸子给她们母女二人瞧着,还要求她们每天要做完的事情:早课,午课,晚课,到了大晚上要下山走二十丈之地的溪边挑水,带的并不是平底木桶,而是尖底木桶,人要是一偷懒把桶放在地面上,那管叫把水洒出来,更可怜的是要重新打水,然后再挑水,要命的是,要装满她们所居住那个院内三口大大的水缸。

    别说沐若雪了,就连大夫人东方飞燕她当时待字闺中的时候,已经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身为尚书千金,位份清贵无双,府中的粗活哪里会轮到她来干,那前扑后拥数不清的丫鬟婆子们等着她去使唤呢,嫁进了相府,更是沐家的当家主母,更是十个指头不曾沾湿阳春水,为了不让娇生惯养的女儿受累,东方飞燕毅然承担起要挑满三口大缸水的重任。

    “不啊,母亲,我死也不住在这里,住在这里,我们岂不是成了老尼姑和小尼姑了么?母亲,若雪我还年轻,我不想在这里耽误我的美好韶华啊!”

    哭着喊着的沐若雪完全失掉了方寸,跟以前在那些个名门贵族子弟眼前表现得那一副端庄淑女的大家闺秀的形象根本没法子同日而语,这要是叫那些个贪慕虚荣的子弟看见了,还不马上逃走?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如果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活跟一个泼妇骂街似的,这倘若要娶回去,还不是连累夫家门庭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