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戚护院,我和瑾秋奉着二小姐的命,前来把墨扬这个无耻之徒关押到地下黑牢,你们快开门吧,不然二小姐一不高兴,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听见没有?”

    瑾秋声音冷峻非常,自然有一股大气场,香夏心里很是开心,瑾秋妹妹素来胆儿小,这段时间跟着筱萝二小姐,倒变得有脾气有架势,就连护院头皓澈不怕了。

    “这……真是二小姐下的命令,容戚某问下,墨扬他犯了啥事了?”

    戚先诚问的时候,那态度俨然恭恭敬敬的,就没差喊香夏、瑾秋她们两个为姑奶奶了。

    “墨扬色胆包天,闯入本小姐的筱萝水榭,竟然偷听本小姐的闺中说话,难道还不足以治他的罪么?”

    沐筱萝其实是跟着香夏她们的,他一出现,戚先诚额顶上的豆大汗珠下来了,深深一揖,“属下见过二小姐,如此,墨扬他是大胆包天,来人呐,把这个无耻之徒扔进地下黑牢……”

    “但不知道二小姐要把墨扬关多久呢?”

    戚先诚的眼珠子几乎都不敢正眼看筱萝二小姐,以前,筱萝可在相府西苑的小柴房度日,如今一飞冲天,获得老太君宠溺,那身份何等荣耀,此一时非彼一时啊。

    冷哼一声,沐筱萝旋即冷眸一轩,“哼,戚护院难道不知道么?你好歹也是相府的老人了呢,非要本小姐去惊扰老太君,他才肯严厉执行相府法度么?”

    “是……是,属下知道怎么做,属下一直把墨扬关到二小姐您满意他出来为止。”

    ……

    不等戚先诚说完,沐筱萝旋即甩袖而去,香夏和瑾秋也感觉到备有面儿的尾随筱萝二小姐的步伐离去。

    戚先诚在后边,凝重得看了其他一眼,大声吼道,“二小姐的吩咐,你们没有听见么?把墨扬小子丢进去,一辈皓澈不准出来!”

    “是!”

    众护院们众口一词,然后执行任务。

    很显然易见的是,相府上上下下,几乎每个人都是看着主子的颜色办事儿的,还得看这个主子是否身拥实权,如果没有实权,而只是一个上位者的空衔,就好比,长姐沐若雪和长房东方飞燕,戚先诚他是早已知道墨扬是大夫人身边的得力助手,如今这么做,是因为看到大夫人失势,不得而为之。

    走在路上的沐筱萝听着香夏和瑾秋她们说,小姐刚才好威风,要是以前大夫人还在鎏飞院,并没有被关押在小柴房里头,恐怕戚先诚都不会不那么听话,马上乖乖得把墨扬弄进去。

    “不过小姐啊,香夏担心,如果大夫人一旦从小柴房出来,入住鎏飞院,到时候戚护院又会把墨扬放出来呢。”

    香夏对筱萝二小姐表现出来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俗话说要杀一儆百,如果每一个人都那么容易就放过了,岂不是要纵容以后更多的人来筱萝水榭“偷听”?

    沐筱萝可不会蠢到那个地步,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墨扬永远得入住地下黑牢,就算他出来,也是被人躺着出来的。

    不过筱萝知道,这样做的话,无疑是要玷污自己的双手,沐筱萝可不想对付一个区区的墨扬,就如此大动干戈。

    “好,这件事先打住吧。我们就当做啥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们懂么?”

    沐筱萝瞥了她们一眼,旋即筱萝说,“走,咱们去养心亭坐一会儿,时间还早着呢,我可不想那么早就去回了筱萝水榭。”

    原来小姐也怕闷呀。香夏和瑾秋相互对视一笑,然后掩着小嘴巴一路紧随筱萝小姐竞走。

    ……

    养心亭上。

    “二姐,你可来了,我等着你好久了哦。”

    五弟沐宇轩在亭心的石凳子上端着一碗东西吃。

    沐筱萝走近一看,“哎呀,不错嘛,莲子羹。”

    沐宇轩随即吩咐他身边的丫鬟,“昔人,你赶紧给我二姐盛一碗,叫我二姐尝一尝你的手艺呀。”

    “是。”昔人之前是对沐筱萝福过一福的,不过沐筱萝没有注意到。

    等她说话的时候,沐筱萝就注意到了,心道她也会做甜品,筱萝并没有说话,而是真真接过昔人给自己的莲子羹,轻轻尝了一小口,甘甜入口,爽滑即化,“嗯,这莲子羹不错。”

    “香夏,和你的红豆沙包有的一拼哦。”沐筱萝旋即转身对香夏说道。

    瑾秋扑哧一笑,“二小姐,那莲子羹和豆沙包可以比较的么,一个是糖水,一个是糕点……”

    “哦,是吗?二姐,你家丫头香夏会做红豆沙包吗?我也喜欢吃红豆沙馅的,好吃么?”

    二岁的小男孩子,眼珠子调皮得眨呀眨,拉着筱萝的手,“二姐,改天让我尝尝,改天让我尝尝嘛。”

    筱萝听到这个,自是开心不已,“五少爷,您喜欢的话,明儿个香夏就做给您吃,咋样?”

    “是呀,五少爷,香夏姐姐做的可好吃了。”瑾秋嘻嘻笑道。

    几个人说着豆沙包子莲子羹的事儿,却忽然不知道远处来了一个丽人,淡绿色的萝袍,美丽精致的俏脸上布施了薄薄的一层粉黛,当真宛如扶风玉柳,潋滟风流的好人物,只是她脸上骤是不好看的样子。

    “娘亲。你怎么来了。”沐宇轩站了起来,拉着筱萝的手,“二姐,我娘亲来了,可不知道是作甚?”

    “是呀,五姨娘,到底怎么了?”

    沐筱萝压根儿不知道五姨娘为何如此行色匆匆得,就好像她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又好像五弟沐宇轩做错了事一样。

    回应给沐筱萝的,竟然是五姨娘郑飞燕握住沐宇轩的手腕,转身就要离去,丝毫不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给沐筱萝。

    这叫沐筱萝好生奇怪。

    “娘亲,你放开我,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呆在这里。”五弟沐宇轩不解得狂甩过娘亲的手,他看了筱萝二姐的脸,又再看看娘亲,他不明白娘亲为什么这么做。

    好美的娥眉冰冷一皱,郑飞燕无疑是非常紧张之至,“好孩儿,你一定要跟娘亲走,否则……”

    五姨娘在相府地位很低,如果说二夫人林秋芸在相府之中没有话语权,那么五姨娘更没有了,八年前李青萝是被老爷从青楼贱籍的地方带回相府,当时老太君和大夫人是极力反对的,要不是后来生了,子,偌大的相府根本就没有五姨娘李青萝的立足之地。

    早年的沐展鹏极喜欢逛窑子,说的好听点儿无非就是风花雪月,吟风弄月,少年风流,不管沐展鹏承认抑或是不承认,李青萝依然是一个青楼贱籍出身,幸好她卖艺不卖身,否则这辈子哪怕折断了脊梁骨也不可能进入相府,而老太君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让李青萝进门儿的,进门当天,李青萝穿上粉色衣裳,大家围在一起,齐齐整整得吃了饭,没有任何的仪式,就这样承认她是沐府邸的五姨娘。

    对于当时年轻貌美的李青萝来说,这是一场开始由春天华木渐渐燃成草木灰灰烬的无声盛宴,这就是她看起来黯淡无光、毫无寄望的一生,幸亏五年前她诞下五少爷沐宇轩,否则她连在相府生存下来的唯一指望都没有,正所谓以色事他人,能得几许久,李青萝不复当年风光,沐展鹏老爷子又转向其他青春靓丽的女人们。

    正是沐宇轩是李青萝唯一的指望,她后半生就全靠他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让沐宇轩卷入相府这一场吃人不吐骨头的苦厄争斗之中。

    结合着前世的经历,沐筱萝愀然一笑,心想,要不是通过五弟沐宇轩,沐筱萝恐怕这个深居内宅之中的五姨娘根本毫无话题,如果有,也只是不冷不淡的几句寒暄罢了。

    身侧的丫鬟们无不吐着舌头,她们在奇怪为什么筱萝二小姐会如此一说。

    五姨娘李青萝屏退了左右,就连沐宇轩也被她一并找了个借口遣回静穆院,是沐宇轩身旁的大丫头昔人带他离开的。

    见四下无人,沐筱萝看着并不显老态的女人,相反,她更有一股当年青楼贱籍的风流味道潋滟其中,只是迫于相府这般的高门大户的森严法度,煞是生生得收敛起来,举手投足之间,五姨娘李青萝丝毫不落于高门大户女人们该有的威仪仪态的楚畴。

    八年前,李青萝辗转于多少多金风流公子之间,逢场作戏便是她的拿手好戏,大门大户的女人们该有的矜持,威严,就好像一道面具长年累月得戴在李青萝的脸上,这时间久了,面具戴着戴着就成了现存的脸面,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自己。

    “五姨娘这么做,无非是怕我会连累五弟?”沐筱萝对上李青萝的眼。

    十二岁女孩儿眸色何等锐利,李青萝总算看清了沐筱萝眼眸深处那股子的冷意,也不知道为何,这股子冷意带动李青萝的身体百骸,令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寒颤。

    李青萝嬛了嬛翠色长袖,她的眸极是闪烁不定,“二小姐是聪明人都猜到了,我也不便多说,就请以后不要经常来找宇轩了,宇轩是我唯一的指望,没有了她,我会生不如死。”

    “五姨娘到底只有宇轩弟弟这个唯一儿子,你这么想,也是应当,不过五姨娘,你也太过杞人忧天了,有我在,五弟他不会有事的。”

    从李青萝的话里,沐筱萝知道五姨娘极为担心宇轩弟弟,沐筱萝想要证明给她,自己是有能力保护好宇轩弟弟的。

    听沐筱萝此言,李青萝无奈得摇摇头,“不,筱萝二小姐,我看你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了!如何能保得住我的宇轩。虽然大夫人和大小姐被老爷关押在小柴房里头,并不代表着她们要关一辈子啊,她们出来是早晚的事儿,等他们出来,便是讨伐的时候,而筱萝小姐你就是大夫人她们第一个想要铲除的对象,而宇轩是我唯一的命根子,他如果和你走得太近,我儿能有好果子吃吗?”

    “这……”沐筱萝哑口无言,五姨娘担忧的未曾没有半点依据,李青萝在相府之中可有可无的卑贱位份,她根本不具备保护五弟宇轩的条件,如果五弟有危险,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可以救他,当然筱萝也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全天候守护在五弟身旁。

    李青萝的眼眶有点微红,“我在相府毫无地位,我没有能力保护我儿,大夫人终究是相府长房,她老娘家又是尚书府邸,好歹有娘家撑着,她不至于会这样下去,哪里像我身世浮萍,在相府之中孤立无援,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只要让我的宇轩远离这些事情,一生一世无忧无仇,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哈哈……”沐筱萝走了几步,看着远处掩映在高墙之下的深渠,这无波深渠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无疑,殊不知内中凶波暗涌,何其危险,稍微一柔踏空,就从此湮没了卿卿性命。

    眼前的女孩笑得很可怖,至少对于李青萝是这么想的,“你……你笑什么?”

    “我笑你愚蠢!”沐筱萝根本不给她任何颜面,直接劈头盖脸得冷嘲道。

    好在齐边并没有啥人,那些人已经早早被屏退下去。

    李青萝破天荒得竟然没有生气,可到底她装出一副极为生气的样儿,玉指指向筱萝的鼻子,“你……”

    “可不是么?你以为你带着五弟不卷入这场没有烽烟没有战火的斗争之中,就会全身而退么?五姨娘这上天可没有那么仁慈,至少大夫人是不会那么仁慈放过你的,你试着想一想,大夫人她可有放过你,你在相府的八年来,她可有放过你?”

    沐筱萝淡然地冷笑道。

    这看似步步紧逼的言论,着实叫五姨娘李青萝吃了不少惊吓,太可怕了,这个女孩儿,她一句一句戳中自己的心情,就好像自己所发生过的事情,完全在沐筱萝的眼中过滤一遍似的。

    她哪里知道,筱萝这是两世为人的呢?

    沐筱萝为了减缓她的惊吓,继续道,“五姨娘,我天生就会观察人,哪怕是我没有见过的事情,我都会观察得一清二楚!”

    “好啊,筱萝二小姐,你如此能说会道,能不能告诉我,大夫人何时害过我,你若说的对,我嘛以后就愿意让宇轩继续跟着你,你若说的不对,那么以后你休想再见到宇轩一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