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4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瑾秋……!”沐筱萝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吓得瑾秋突然之间失去魂魄那般,仓皇把手中的紫竹节坠落在地上,脸上表情极为惊恐无疑,“什…什么事儿啊……”

    沐筱萝也丟了紫竹节,和香夏走过去,筱萝冷不丁得凝着瑾秋,“瑾秋,你…你不要跟我说,你对刚才的事情毫不知情,你不会有什么事儿了吧。”

    “不知道啊。”瑾秋连忙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二小姐,我刚才和你搏斗之时,我的头脑很乱,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好像也经历过这样类似的局面!”

    瞬时间,筱萝水榭鸦雀无声,唯独听得见玉泉叩击石壁、石坳的声音,再这个,就是清风拂过紫竹林海宛如清脆涛声。

    就在这个时候,香夏心中大喜,“瑾秋妹妹,你真的记起来了吗?五岁到十岁这五年内的记忆了吗?”

    这一说,不单单是沐筱萝吓了一大跳,就连瑾秋也着实愣住了。

    沐筱萝看着香夏的眼睛,问,“香夏,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什么五岁到十岁这五年内的记忆……”

    “二小姐,你有所不知,这是相府的一个秘密,唯有老太君一人知道。多年前的一个傍晚,被刚刚卖身到相府不久的五岁女孩儿被黑衣人掳走了,就在相府南院的天井处,五年后的当天傍晚,已经长大成十岁的女孩儿突然再次出现在南院天井旁……这件事,唯独我,沉香姐姐知道,老太君命令我们不说出去的,可是今天我看到瑾秋这样,不由引得我设想。”

    很显然,香夏的话是极为可信的,故事虽然看上去很是荒诞,不过沐筱萝想,香夏的表情如此吃惊,还有老太君……这一切应该是真实的。

    香夏丫头说此事之时,作为当事人瑾秋她竟然也一点头绪都没有。

    相府南院……天井……

    沐筱萝想一想,这个地方就极为古怪,上一世就有不少的仆婢跳井自尽。

    说起来是极为不吉利的地方,沐筱萝两只手拿着瑾秋,“瑾秋,你刚才和我练剑之时,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过你当年五岁被掳走了,直到十岁的时候被放回相府南院天井,这件事情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香夏姐姐,我五岁之时真的被人掳走了么?”瑾秋不可置信得凝着香夏,“怪不得,怪不得呢……每当我拿起棍棒之时,我总会想起一些极为模糊的片段……黑衣人……金牌……密闭房间…一个戴着铁链的老者整天训斥我……让我拿起大刀和长矛……说什么为了匡复大齐王朝的天下……”

    瑾秋的话还没有说完。

    沐筱萝咿呀得一声,拼命得拿嘴盖住她的唇舌,“瑾秋,以后你不准说这件事,知道吗?不然会引来杀身之祸的,切记切记!”

    没有想到瑾秋只言片语,唤醒沐筱萝上一世她所经历的事件,大齐王朝,乃是上一个朝代被现在的大华王朝所灭掉的一个过气时代,大华王朝先皇太祖名唤月元祖当时是身为大齐朝末代皇帝呼延浩丰的家臣,一场政变逼宫,大齐王朝落下帷幕,大华王朝从而登上历史舞台,开创如今数百年的基业。

    传闻旧朝大齐的余孽为了匡复往日国之荣光,欲杀光大华王朝的皇室成员,遂在一夜之间,掳走天下时值五岁的小孩子,送到一间密室里,****夜夜叫他们苦练武功,因为每当满五年他们都会被遣送回来,形成一个******分布在整个天下。

    若有人对这样是遣送的小孩隐瞒不报,就以抄家作数!

    上一世,在沐筱萝嫁给夜倾宴之后,举国上下为了找到前朝余孽而感到无比荣光,夜倾宴更是为了巩固皇权,一夜之间杀死妇孺无数,就是为了铲除这样的余孽……

    一般来人,五岁之时天天被神秘人逼着练武功,到了十岁之时,遣送回来,又这么多年了,记忆应该不复存在了,可沐筱萝在前一世就知道前朝余孽对每个孩子杀手的大脑深处都种植了一颗叫做冰封记忆古寒蚕,这一只冰封记忆古寒蚕是上古的苗疆异种,比五毒蜘蛛还要狠辣之物,听闻到了必要行动之时,这些神秘人会突然来到被遣送孩子的身边在他们身上用某种解药唤醒五年来已被冰封的记忆,会暴露出他们嗜血如麻的真正本性。

    别看瑾秋如此活泼可爱,倘若一旦被唤醒了,绝对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杀手,这样的人潜伏在身边,就是一大危险!

    要不是沐筱萝今天不小心听到瑾秋所说的,否则她这一辈子只怕还没有等到那一天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沐筱萝知道这些,可香夏不知道,而瑾秋她是更不知道了,要不然瑾秋连自己会武功也没有发觉到。

    不过冰封记忆苦寒蚕未尝就没有解药可解除,听闻有一种解药叫“半步春秋”,这一颗只要吃了,五年之内的内力全部会被激发出来,至于凶残的狠辣性子则尽数被瓦解得干干净净。

    不管如何,沐筱萝当下又再三嘱咐她们,“今日之事,万万不可对人说起,知道吗?”

    “是的,二小姐。”香夏和瑾秋吓得两只手指都在颤抖。

    特别是瑾秋,瑾秋说就算自己懂得武功,今生今世,她再也不会碰刀剑了。

    “走吧,现在去栖静院吧,娘亲可是想吃着红豆沙包呢。”沐筱萝叫香夏和瑾秋收拾一下,准备去了。

    沐筱萝走到筱萝水榭的外口,突然看到紫竹林深处有一个成年男子的脚印,这绝对是成年男人的脚印,女人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

    是谁,到底是谁呢?

    沐筱萝想,刚才肯定是没有人的,因为自己就在这里附近,想要偷听的人,恐怕早就被自己揪出来的,怎么可能呢,那么到底是谁呢,沐筱萝想着,一定是自己和香夏、瑾秋他们在小屋子内之时,那个偷听的歹人不敢靠近,只能蹲在这里头。

    沐筱萝想,这么想要听本小姐的秘密,好啊!

    就连香夏和瑾秋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沐筱萝在筱萝水榭其他地方,寻来一个老鼠夹,然后就在刚才有脚印的地方挖了一个小坑,旋即又软绵绵铺上一层,这样那个歹人再来的时候,岂不是?

    呵呵……沐筱萝笑了笑,旋即离开筱萝水榭,往栖静院去,而香夏和瑾秋早已出来了,手里拿着装红豆沙包的小锦盒。

    ……

    栖静院。

    沐筱萝在娘亲林秋芸所在的上房坐着,许是红豆沙美味可口,见娘亲多吃了两个,脸上也有了笑容,“筱萝啊,这就是香夏做的么,真真看不错这孩子心灵手巧的。”

    说罢,林秋芸往香夏这丫头身上瞥去,见这丫头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再次点点头,“的确是好吃着呢。”

    “谢谢二夫人夸奖。”香夏红霞菲菲,却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嘴角噙着笑意。

    待娘亲吃过糕点之后,饮了一些茶水,拉着筱萝的手道,“听说大夫人在责骂你之时,老太君曾在场是么?”

    沐筱萝点点头,“是的,娘亲,这一次看大夫人她们母女能否再次得到老太君的原谅。”

    不管怎么样,可人家好歹是正房,林秋芸心中极有隐忧,“筱萝啊,你这样做,大夫人日后恐怕会更加记恨你,到时候——”

    “娘亲怕什么?又不是我们的错,是大夫人自己犯的错误,娘亲你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哼,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自古名言,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不算,他说了不算,老天爷说了才算。老天爷要报应谁,就要报应谁!”

    沐筱萝话音刚落,香夏和瑾秋纷纷点头,虽然香夏和瑾秋目前半句话却不敢说,可她们的心底深处是怎么一个想法,恐怕没有人会比筱萝更加了解她手下的俩丫头。

    小初梅在一旁听得入神,大夫人当着老太君的面,泼妇骂街,整个相府都在传,要不是老太君一直拿权力施压下去,恐怕早已传到相府外头去了,这样以后大夫人名义受损也就罢了,还会威胁到相府的利益。

    当然每个人休想威胁到相府的利益,这对于老太君来说,更是如此,哪怕是老太君自个儿,她自己也不能够损害到相府利益,相府是沐家的,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

    筱萝女儿说的话是在理儿,林秋芸自然是挑不出啥困惑的地方,又絮絮叨叨得嘱咐了几句,便催着筱萝赶紧去长安园一趟,老太君该想她了。

    表面上虽然是下着逐客令,可娘亲的心里别提多喜欢筱萝能在栖静院多留一些时辰。

    细细想来,娘亲说的也对,老太君这回肯定想自己了。

    沐筱萝就往长安园去了,香夏和瑾秋自然在后头跟着。

    府中的丫鬟家丁们看到沐筱萝二小姐,行礼作揖愈发恭谦许多,想必他们以为如今大夫人和大小姐暂时被扣押在小柴房,这相府的里里外外,就沐筱萝得老太君的宠,他们是不敢怠慢二小姐的。

    沐筱萝虽然不说什么,可香夏和瑾秋在后头早轻轻交头接耳起来。

    “香夏姐姐,瞧我们一路走过来,那些个趋炎附势的家伙们,脸上的表情可好看了呢。之前可没有见过他们那样呢。”

    瑾秋吐了吐舌头,眼珠子紧巴巴得盯着香夏瞧着。

    并不是香夏无动于衷,香夏本就是沉稳无匹的女孩子,不比瑾秋把什么事儿都揣在脸上,“瑾秋妹妹,以后少理他们,这些人就是属于墙头草,两边倒,以后不用太理睬他们就是了。”

    “嗯,瑾秋,你香夏姐姐说的对,就按照你香夏姐姐所说的那样做,知道吗?”

    沐筱萝脸上仍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随意瞥了瑾秋几眼,眼看三人成行,倒是走的极快,就到长安园的大拱门处。

    映入筱萝眼帘的,竟是老太君光着脚丫子踩着鹅卵石子路呢,老太君她竟然不需要沉香搀扶着,倒是可把沉香吓坏了,连声在老太君耳畔说着小心,担心之类的,可老太君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

    “老太君,好个闲情幽致呀。”沐筱萝脸上微微一笑,四肢极为麻利得奔到老太君跟前,嗔道,“老太君,这样子太危险了,您多少要沉香她帮你帮衬一点,可别摔着了,这光秃秃的小石子就易滑倒的,这**落地可紧着疼呢,老太君您知道吗?”

    一见筱萝来了,老太君连忙叫沉香伺候着穿好鞋袜,极为和蔼得笑着对沐筱萝说道,“乖孙儿,这么乖巧,又来看老太君了?”

    说罢,老太君这几日来的紧凑眉黛也稍微松了几分,可是眉心深处隐隐有几分的忧虑,大叫筱萝困惑,她在想,老太君势必还在担忧大夫人她们呢,也是,还有大公子沐轩昌,他可是相府的长子,孙,听说还在法华寺静养着呢,不过大夫人和,长姐做的事实在令人侧目,哪怕老太君心中是很想要把她们这三个母子,放得放,请回的请回来,可是却不能够那么做,相府沐家是高门大族,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呢。

    “是呀,筱萝特意来看老太君的,就是希望老太君别想太多,还有筱萝孙女儿陪着您老人家呢,您老人家若是觉得闷呢,就让筱萝乖孙女儿陪你吧。”

    沐筱萝继续说道,“我就是一直担心老太君睡得到底好不好,如果不好,今晚筱萝就陪老太君一起睡吧。”

    沐筱萝如是想,可是不知道老爷他们是否答应,相父沐展鹏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每一次沐筱萝出现在长安园,相国父亲就很难受的样子,看来父亲这真的不希望筱萝她随时随地到老太君那边。

    说白了,沐展鹏他是心虚,他就生怕筱萝在老太君身旁说着不该说的话儿,至于是什么话儿,恐怕只有相国大人自己心里清楚。

    “你这丫头,该不是你和香夏、瑾秋她们陪着你在筱萝水榭睡,筱萝你怕黑怕夜中风吹竹叶的声音,才会想到跟老太君一起睡,是不是?”

    阎红玉宠溺一笑,拿小手指头捏了一下筱萝的琼鼻,“你这个乖乖孙女儿,怕是这个鬼主意,我这把老骨头说的对么?”

    哎呀,老太君说的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吧,什么怕黑,怕有声音?沐筱萝心中不禁好笑道,我本以为是老太君心情不好呢,没有想到她还能够想出这么一个辙子来哄自己开心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