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4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夜胥华没有想到沐筱萝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说她有心机,可又不是那么有心机,说她傻把什么都告诉自己了,可她并不是一个傻子呢。

    不过有一件事情,夜胥华听了心中挺好受的,自己和筱萝还是朋友,而夜倾宴跟筱萝却连朋友都不是。

    狭小的偏僻空间,夜胥华与沐筱萝对视良久,二殿下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时间呆久了,恐迟生变,沐筱萝没等二殿下喝完第二杯香茶,就打开门,赶紧把他弄出去。

    男未婚,女未嫁,共处一室,沐筱萝倒是不怕什么,可相府之内嚼舌根的丫鬟婆子丫头多了去,可不能就那么让他们胡咧咧。

    三人成虎,到时候谣言整个漫天飞,对于日后登上帝国皇位的二殿下夜胥华极为不利,再说筱萝暂时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干嘛要让人家误会呢。

    夜胥华上一世是为自己而死,沐筱萝今生今世不想连累他,很简单的事儿,没有其他复杂的成分在内。

    被筱萝遣送出去之后,夜胥华心中毫无半点芥蒂,也不会生气,因为他觉得和大皇兄夜倾宴比起来,自己在筱萝心目中的地位,那还是有着一席之地的。

    人原始的存在一种心理,就是会攀比,不管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

    等外边的香夏和瑾秋送走了二殿下,她们回到阁楼正厅,香夏倒是两只手掩盖着唇,不说话,倒是瑾秋开口了,“小姐,您快跟我说说,你刚才在房间里跟二殿下说了什么了,二殿下好像很高心的样子,然后就离开了?”

    这个瑾秋还挺多事的,她什么时候才能像香夏那般稳重一些呢。

    沐筱萝抿了一口香茶,缓缓起身,拿手指头轻轻在瑾秋的脑门指了一下,“你个该死的蹄子,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就天天挖主子的私密事,你不会像香夏姐姐一样安分一点,守规矩一点么?”

    “二小姐,其实,香夏也想知道,二殿下他为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香夏再也憋不住心中笑意,嘻嘻大笑,惹得瑾秋也笑得前俯后仰。

    沐筱萝详作大怒,“好啊,香夏,我还以为你守规矩了呢,没有想到始作俑者的人是你,怪不得你一进门就笑呢,也就说你把瑾秋带坏了,今儿个我可不得打死你。”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撸开袖子,露出粉嫩嫩拳头就要砸在香夏和瑾秋二人身上,主仆三人在筱萝水榭小阁楼胡乱窜着。

    这到底是相府最为偏僻之所,不管怎么闹腾,外界都无法知晓,除非有人暗暗潜入此处,要不然如何知道筱萝水榭个中的情况。

    大夫人和大小姐被囚禁在小柴房内,大公子又逃离在外,大房一派的人在相府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而墨扬这几日一直是在相府之内,不过一直躲着沐筱萝等人,只是悄悄听从大夫人的调遣。

    前几日,大夫人要墨扬在筱萝水榭附近观察二小姐的一举一动,然后回去禀告给大夫人。

    大夫人虽然身在小柴房内,可是外头有了墨扬,自然一切就洞悉于大夫人她的鼓掌之中,大夫人的眼皮底下恰如隔岸观火那般看沐筱萝的近况,看的一清二楚。

    墨扬在紫竹林深处好些天了,今天他看到大殿下和二殿下先后出现在筱萝水榭,不过二小姐似乎不满意大殿下,先是赶走大殿下,便是留下二殿下,至于他们在谈些什么,由于香夏和瑾秋在外头望风着,墨扬一时之间无法接近,只能在外头等候,不过等了很久,他也就回去了,通过纸条把消息传给小柴房内的大夫人和大小姐知道。

    大夫人一拿到纸条,就大快朵颐消化内中消息,沐若雪闻之不禁大骂,“母亲,你瞧瞧,沐筱萝那个小贱人,趁我这个,长姐囚禁于此,她却是逍遥自在和两位皇子殿下勾三搭四,纸条说沐筱萝赶走了大殿下,却把二殿下胥华留在房间里边,快半柱香的功夫,哎呀母亲,这半柱香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母亲,我该怎么办呀!”

    贵为相府的长房长媳,东方飞燕如何不知道自己这个亲生女儿心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如此大华朝廷议论争议最大的,是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他们之间,哪一个较为适合当皇帝,大殿下夜倾宴生母王氏篡谋帝位,袒护王氏外戚,虽然王氏和王氏外戚一干人等早已伏诛,余孽尽消,可满朝文武仍然不相信夜倾宴会当好这个皇帝,所以恨屋及乌,就是这个道理,相反二殿下这么多年流荡于江湖,身家可谓清白,是很多朝廷都想要拥护的对象,当然沐若雪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嫁给夜胥华。

    女儿选择夜胥华唯独的原因,就是沐若雪觉得夜胥华当上一国帝位的机会更大!如果顺利的话,沐若雪可谓是顺理成章成为新皇的帝后,母仪天下,享受一世无双至尊的荣华!

    “若雪,母亲懂你心中的想法。”大夫人揽着若雪的手,眸目之中满是慈爱之色,可惜这慈爱之色仅仅停留在若雪的身上,当他的目光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她目光瞬间狠辣了几分,“母亲答应你,一定要从沐筱萝手中抢走夜胥华,母亲答应你,你一定会成为我们大华国的皇后,受外人拥戴,受外世敬仰,相信母亲,你一定是有这么一天。”

    “母亲,是真的吗?沐筱萝那个贱人,我看这几日狐媚子手段多的是,要不然连父亲都被他蒙得团团转,她倒是在外边快活无比,我们却是在这里活受罪啊,母亲!”

    沐若雪恨恨得说道,她这几日一直祈求老天能够怜悯自己,杀掉沐筱萝这个贱人,让她喝开水呛死,走路被马车碾死,散步失足坠入山崖而死,每一个最为惨烈的死法,沐若雪都为沐筱萝编排好了。

    可是沐若雪她自己又不是人间的命运之神,她自己尚且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如何能替别人发恶毒的誓言。

    如果这样的誓言可以灵验的,自打沐筱萝重生过来,沐若雪和她的,母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因为筱萝每一次都想要把前世加诸她身上的一切灾难、苦厄全都报应在,母东方飞燕和,长姐沐若雪等人的身上!

    母女二人又在暗中盘算了一阵,旋即又叫墨扬继续追踪。

    ……

    筱萝水榭。

    距离晚膳的时间还很早,沐筱萝吃了一香夏今儿个亲自下厨的红豆沙包,豆包味道香浓,有一股子清甜的麦香,闻之就非常好吃了,沐筱萝就着茶水喝了两块,肚内的豆沙包就膨胀起来,撑得老饱,想到娘亲也喜欢吃甜腻之物,就准备带几个给老娘亲尝一尝。

    “小姐,香夏做的豆沙包真的那么好吃么?还要给二夫人吃呢,太好了,谢谢小姐赏识。”

    香夏早就笑得咧不开嘴了,小姐这样疼爱自己,喜欢吃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她高兴还来不及哩,这才拿锦盒包好,足足五个一小碟呢,想必夫人这会子吃的也不多,就纯属于下午茶垫垫底吧。

    看着香夏亲自给二小姐弄手艺,瑾秋心里就挺不舒坦的,撅着小嘴儿,“对不起,二小姐?”

    沐筱萝一愣,准备出门得时候回望了她一眼,“怎么了,瑾秋?”

    瑾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沐筱萝终究不是木讷一无所知的女人,“瑾秋,你也有优点的,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么?虽然你没有香夏那样的手艺儿,可你会雕刻小人儿,别以为我不知道哦。”

    什么?

    瑾秋足足吓了一跳,“二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只有香夏姐姐一个人知道的,怎么?”

    沐筱萝说罢,旋即从床头柜旁第二个抽屉取出一个小人儿,对,是栩栩如生的一个小人儿,模样简直跟筱萝有**分相似,长襦薄裙,|“你看,老精致着呢。”

    没有想到一直以来的秘密竟然被筱萝二小姐知道了,瑾秋心里挺不好意思得,不过现成里的,抓一个人过来说道,指着香夏道,“二小姐你知道么?香夏姐姐不单单厨艺一流,她还会熟读兵书,三国志,孙子兵法等等,这些都是男儿郎喜欢的东西,香夏姐姐也喜欢着呢。”

    “好啊,瑾秋,我也要说,瑾秋妹妹不单单会雕刻小人儿,就连练剑她也会呢,小姐您呀不是不知道,自从瑾秋那日看到您一场剑舞艳压群芳,瑾秋就羡慕个不行……”

    香夏扑哧一笑,笑得前俯后仰的。

    那一张几乎红成了苹果的瑾秋,再也不想说什么,深深得把头低下去,不敢去看任何一个人。

    沐筱萝心中奇怪,怎么瑾秋也会剑么,不信啊,她怎么?

    难道是高人不露相么?

    “瑾秋,香夏,你们与我出来,用竹节代替利剑试一试。”沐筱萝扯了一根竹节,递给瑾秋。

    瑾秋也不客气,接过小竹节,倩影翩翩得舞起。

    她一身飘逸的白衣在竹海间摇曳,很美,剑法犹如万般变化那般,沐筱萝不禁一痴,也拔起身侧的一根小竹节加入她的行列。

    “哎呀,瑾秋,好羡慕你和小姐一同剑舞,可惜是香夏不会啊。”

    香夏在竹林外看得有些焦急。

    沐筱萝回眸对香夏笑道,“傻丫头,加入我们吧,还在干愣着做什么呀?”

    身法凌厉的沐筱萝把自己手中的紫竹节扔给香夏,香夏也接住了,而自己又重新拔了一根。

    她们三人剑舞得如痴如醉,仿佛真真是世外高手来着,不过这样也好,每天这样练习几个时辰,也是极有帮助身段的玲珑,体态的纤美。

    不过对于沐筱萝来说,一个香夏丫头她擅长糕点烹饪之术,还喜爱读男儿的兵书,如若她不是女儿身,恐怕这会子早已奔赴边疆奋勇杀敌,夺取了不知道多少的军功,至于瑾秋她擅长雕刻小人儿,每一个小人儿都雕刻得栩栩如生,很是引人注意,不过瑾秋的剑舞的确舞得很好,比香夏好多了!

    当然若不是筱萝体内的狐岐道加持之下,恐怕筱萝的剑舞也比不上瑾秋那般的剑法凌厉,看得出来,瑾秋是下过苦功的。

    思量了一番,沐筱萝突然停下手中的紫竹节,饶有兴趣得问道,“瑾秋,你剑舞如此之快,如此之好,一定是懂得武功的,对不对?你可不要瞒我哦!”

    瑾秋连连摇头,“二小姐,瑾秋哪里会懂什么武功呀?”

    “可你不懂武功,却有什么舞得比别人快呢?”沐筱萝仔仔细细得凝着她,“不对,瑾秋,你继续舞着,香夏你我停下来,一起看看瑾秋的剑舞步伐……”

    果然,瑾秋手拿着紫竹节,身法锐利犹如雷厉风行,轻盈之时她犹如脚踏云端,沉稳之时,她又好像伫立于泰山之巅,恐怕千夫也无法抵挡。

    不对呀,要不是沐筱萝仔细观察,她终于发现不到瑾秋的武功底子非常之好,那是肉眼还是非常容易辨别出来的。

    被筱萝二小极为突兀得盯着,瑾秋感觉四肢百骸在发毛,“二小姐,您在看什么呀?您这样看着瑾秋,瑾秋会害怕啊!”

    “别说废话!瑾秋,本小姐要与你接招,你给我狠狠交锋就是了。”

    沐筱萝的神色突然严厉了几分,她手中的紫竹节顺瞬间威力无匹,筱萝体内中的狐岐道在她丹田深处涌动,抵达四肢百骸,乃至手指节末端,旋即传到紫竹节根部。

    顿时间,沐筱萝一挥舞手中的紫竹节,一股冷冽的气息犹从筱萝的手心出发。

    哗啦啦——

    不枯不败的紫竹节猛然间莎莎作响,很明显,是筱萝二小姐手中挥舞紫竹节产生的剑气所致,香夏在一旁惊呆了。

    沐筱萝二小姐她剑气凌厉,犹自狂奔不已,紫竹节尖锐一段刺向瑾秋。

    哪里肯就楚的瑾秋纵身一跃,她的眸底深处涌过一丝从来未有的过的浓郁墨色,当然在沐筱萝和香夏认识瑾秋之前,她是不是有过这般异样的神色,那就不得而为之了。

    咔嗒!

    沐筱萝手中的紫竹节末端竟然和瑾秋手中的交持形成了一个交锋,紫竹节末端正好互相击在一起。

    哎呀!

    香夏倒吸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若是说筱萝二小姐会如此,那也不奇怪,二小姐她从小挑水砍柴,臂力练得不错,可瑾秋她看上去很是柔弱的体质,只是万万想不到她竟然会……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