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好你个老尚书出身的好女儿!东方飞燕!这件事儿,筱萝姐儿可是一句都没有预先告诉我知道的,却是你自己过来坦白的,你令自己做贼心虚怪的了谁,你竟然是无意的,怎么知道石头到底有没有砸伤筱萝呢?明明是你蓄意谋害筱萝在先,还想着贼喊捉贼,倒打一耙是不是?东方飞燕,我告诉你,我老太君还没有老到老眼昏发,耳朵听的不明朗的地步,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隐瞒,还想要砌词狡辩,你到良心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你倒是跟我说呀!”

    老太君在筱萝的搀扶之下,拄着青竹拐杖站起来,她老人家的话,犹如炮弹匣子似的,响响不断的连珠炮弹呢,每每说一句就令巧言令色的东方飞燕百口莫辩,万口莫争!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老太君的每一句话犹如烙印般深深得刻在东方飞燕的心口上,说得她心如刀绞,她心中极度失望,想着老太君这会子已经完全不相信自己了,如果是以前,哪怕自己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老太君却是深信不疑,如今,老太君却是深信那个贱人沐筱萝,是那个老贱人林秋芸一手调教出来的好女儿呀!

    东方飞燕瘫倒在地,“老太君,您不原谅我不要紧,你一定要救救夜儿呀,夜儿被老爷刺伤害了,手臂的伤口还没有好全,现在在法华寺内修养,您一定要劝老爷不要再这般对待他亲生儿子了呀。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看你教出什么样的儿子来!”老太君神色默然,却唤了外边的黄瑞家的,“黄瑞家的,你去尚书府走一趟,叫那个东方浩老匹夫来见我!”

    尚书府,东方浩老匹夫?

    东方飞燕一吓,这可是自己的娘家,东方浩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呀!

    怎么办,这下要令整个东方家蒙羞么?

    大夫人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来找老太君诉苦喊冤枉,原来却是一个极为愚蠢的做法!

    这无疑是直接把自己为自己挖好了坟墓天坑,然后跳下去,这一出,是大夫人自身一手造成的。

    有道是,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果然,老尚书那边来人了,却不见那东方浩老爷子真的来了,来人却是燕国夫人,东方飞燕的大姐,东方玉娆。

    东方玉娆却不是东方浩老爷子亲生的,早年因为某些原因被东方浩老爷子收为蚁龄义女。

    沐筱萝在上房,一见那清水丽人的霓虹美服划过一丝冷傲的风,裙裾穿入白玉屏风,金钗步摇堆砌美鬓,实际年龄应该是在四十出头,明明如此的年纪,却浑身上下潋滟出一丝媚态,大有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情愫。

    如仙山画阁出产的美服裙裾逶迤在地,身为老尚书的义女,按照如此一说,也是代表着东方家的长子,孙,说话自有一番道理。

    东方玉娆一进入上房子之间,曾暗暗用眉眼余光打量房中众人,义妹东方飞燕跪在堂下,脸上毫无血色,堂中站着脸上淡然如平波湖水的小女子,也不过十二岁尔尔,却眉宇之间流露出那股子煞气,很令玉娆无法接受。

    东方玉娆虽为东方家老爷子的义女,可实际上和东方飞燕情同姐妹。

    话虽然如此,按照东方飞燕自私到了无可救药的人性特征,东方飞燕绝不会对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义姐存在着超乎亲姐妹一般的情意,好在东方玉娆是个知道进退的人,从小到大,只要东方飞燕想要的,东方玉娆绝对是退避三舍,甚至于为东方飞燕铺了一生的路,坊间传闻,当年东方飞燕属意沐展鹏之时,东方飞燕曾私底下以鱼雁书笺和沐展鹏互诉心中情谊,沐展鹏处于对东方飞燕字里行间的优美文笔所打动了,所以决定娶她,而书写书笺的人,是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的义女东方玉娆代写的,当然这些仅仅是坊间传闻,不得为信。

    这些只是大家伙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却毫无真凭实据,沐筱萝两世两人,前世的很多事她记得很清楚。

    事实证明,丞相大人跟他的长房夫人大姨子,确实有一腿呢,对其他来说或许是坊间传闻,可入了筱萝的眼,就不再是传闻那般简单了。

    “玉娆给老太君请安,老太君万福。”东方玉娆走到老太君身侧,给她老人家福了一福,脸上喊着笑,那温柔的频频笑意,丝毫不像是来给老太君赔罪的,倒是来相府做客一般。

    瞅着堂下的东方飞燕,老太君就生气,不过她这位义姐看上去可比东方飞燕懂方寸不知道多少,娥眉却是一轩,“怎么,却是你来了,你父亲呢?”

    “父亲近日自夏朝之后一直闭关书房,尚不得空,不过玉娆却是请示过父亲了,父亲让我给老太君您问安,至于臻珍妹妹的事儿,当凭老太君吩咐,这是父亲大人的原话。”

    东方玉娆始终躬着身子,礼仪给的十足,语气有极度的温和,令老太君找不出生气的理由,本来老太君是应该要生气的,凭什么你一个义女就可以代替你父亲前来呀,你是燕国夫人,我阎红玉还是一品诰命呢。

    沐筱萝知道东方玉娆按照情理本不管此事的,不过东方玉娆嫁给大将军赫连马跃没多久,先夫大将军在先皇在世的那一场荆门之战阵亡,先皇体恤,这才给了东方玉娆三品诰命,册封燕国夫人。

    不过老太君心想,自己好歹是当朝一品诰命,对着皇帝都不用行礼,皇子殿下后宫妃位看见自己也要行注目礼,凭什么他区区一个老尚书就如此悖逆自己的要求,要东方浩这个老匹夫亲自来相府一趟,怎么着了,还委屈他了不成?

    见老太君毫无任何表示,东方玉娆又上前多说了几句,“老太君莫气,父亲跟我说了,找个时间,他会过来好好管教一下他的女儿。”

    这话儿,听着老太君着实的舒坦。

    不过东方飞燕见到姐姐来了,父亲却没有来,多半心中是快慰的,如果父亲真的过府,那罪过可就严重了。

    “好,我记住东方老亲家的话了。”老太君看似没有追究,只是因为她知道,东方浩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竟然承诺了要来,那必定是要来的,只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见妹妹跪倒在地上,额头上泌出汗珠来,东方玉娆心中焦急,脸上却一副满是诚恳的模样,“老太君,我看臻珍妹妹快不支,能不能让我先把姐姐扶去休息,这样子也不是办法呀,等事情还没有理顺了,妹妹就倒了,到时候玉娆我也难以回府跟父亲大人交代呀。”

    这话,却是叫老太君心中很是不快,什么叫过府跟父亲大人难以交代,这不是红果果的威胁我老人家么?

    本来老太君老太君想着把东方浩那个老家伙“请”过来,就是要当面教训他的女儿来着,谁料,东方浩那个老小子竟然派他的义女来了。

    不过众所齐知,东方浩对东方玉娆视如己出,到底派了一个人过来,不至于老太君的脸面没有不好看,老太君只得把这件事儿押后,不过却不会就这么算了。

    等东方玉娆扶大夫人迈向上房大门之时,东方玉娆的眼神忍不住盯住沐筱萝一下,灼灼的,那一抹目光转瞬即逝,沐筱萝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不过沐筱萝打心眼里知道,东方玉娆和东方飞燕这两姐妹,实际上就是一丘之貉,没什么两样,不过她们之间也有不愉快的疙瘩,沐筱萝觉得要是自己想要对付她们,大可以从疙瘩上入手,关键之处,还是在相国父亲沐展鹏的身上。

    见乖孙女筱萝怔住的小摸样,老太君以为筱萝在生闷气呢,她杵着拐杖徐徐走过来,含笑得把一只手放在筱萝的肩膀上,“筱萝啊,又不开心了?”

    “老太君,没有,筱萝没有。”沐筱萝低着头,美鬓影动,说不出的动人温柔,却是更惹人怜爱。

    不管筱萝乖孙儿心里怎么想,老太君一定要把心里话对她说,“筱萝,老太君我呀今天也想好好惩治一下臻珍媳妇,让她在法华寺的时候那么对你付出应有的代价,可是老尚书不在这里,只有尚书家的大姨子在,这惩罚你,母的方法千千万万个,却没法子付诸行动。无论打得轻了,还是打得重了,老尚书不在当场,到时候风声听了去,有损我们相府威名。筱萝孙儿……就是……委屈你了。”

    果然不出筱萝所料,老太君说的极有道理,东方飞燕是何等人物,轻轻打她一下,她没准儿说把她打瘸了,说老太君虐待她,也没准儿,说老太君偏私,早就看东方飞燕不顺眼了,然后寻个理由就……

    “筱萝啊,你明白老太君的心意,老太君很欣慰,今晚你留下来,和老太君一起用晚膳,我刚才特地吩咐沉香去准备乌鸡炖茶树菇,你得好好补补,不枉你在外头受了那些苦头。”

    老太君极其爱怜得拿手抚摸筱萝的脸蛋儿,又再三嘱咐道,“这件事暂时别跟你娘亲说,老太君会替你做主的,老太君答应你,只要我阎红玉在的一天,绝不会让我的好孙女白受苦头的!”

    “谢谢太君。”沐筱萝头埋入老太君的怀中,享受着无尽的溺爱,这就是她前世一直渴望的怀抱,这就是她前世一直渴望的亲情,这下子可要大快朵颐得享受,暂时就不想其他了。

    沉香、香夏和瑾秋等人早就下去准备了乌鸡炖茶树菇,这东西三等丫头婆子们捣腾,沉香很不放心,所以借了筱萝的俩丫头亲自动手去,这样老太君和筱萝二小姐也就吃的开心一点。

    ……

    鎏飞院。

    东方飞燕把事情始末一五一十得告诉给义姐东方玉娆知道。

    说到底东方玉娆是大夫人的娘家人,沐轩昌又是东方玉娆打小就很喜爱的亲外甥,有什么事儿不能对东方玉娆说?

    听罢,东方玉娆吃了一惊,“臻珍妹妹,你以前不是可都把相府姨娘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这,出二女儿沐筱萝,我上一次来过这里,她不是被你按在鎏飞院的后院子打么?”

    “你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可是三个月前。”东方飞燕狠狠白了她一眼。

    不过东方玉娆知道妹妹心里不痛快,不与她计较,“可奇了怪了,一个小小,女变化这么大,该不会的千年老冤魂附体吧。”

    “去,别胡说!”东方飞燕被姐姐她这么一说,差点胆汁儿都没冒出来,不过每次瞅着小丫头片沐筱萝的瞳孔,就觉得她和别的同龄人不一样,以前还把她当做软柿子一样,想捏就捏,现在她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碰谁倒霉!

    东方玉娆又跟妹妹说了一些和,女筱萝斡旋的话,安慰了几句,然后也便离开这里。

    作为妹妹的东方飞燕,他当然不希望义姐呆在这里太久,原来是因为生怕她和相爷相见。

    东方玉娆才走出花厅,由于她不仔细看着路,迎头就撞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男人的怀里依然有着她昔日无比熟悉的味道。

    “玉娆,你……你怎么来了?”

    怀中女人才把凤眸微抬,她感觉自己马上被男人的眼神和温暖的话语给慑住了。

    东方飞燕没有想到是妹夫沐展鹏,她的心灵深处,宛如少女时代,那般轻轻一跳,仓皇失措得问好,“哦,原来是妹夫啊,妹夫时间不早了,我改日再来。”

    “玉娆……你为何急着走。”沐展鹏见花厅左右无人,并把她拉到了偏厢,火热的唇瓣印上燕国夫人白皙晶莹的玉脖,“玉娆,我好想你,你不要走,不要走,我很不开心。”

    感受到沐展鹏在自己身上使用的力道又粗暴又放肆,东方玉娆却又是普通女人,她先夫赫连大将军早已战死沙场,迫于将军府太过寂寞凄清,所以东方玉娆选择搬到老娘家尚书府邸居住。

    “玉娆,你可记得当年我和臻珍成亲之前,那个和我一直用书笺胡通书信的女人,是你,是你啊,东方飞燕她哪里有你这样的才华,我以为那个人是你,所以我娶了臻珍。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是你,是你啊,玉娆,我想死你了……”

    沐展鹏凭借心中热力,他双手疯狂地剥下东方玉娆罩在外边的套衫裙,一大片美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愈发激起沐展鹏心中妄图征服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