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清风书斋账册是沐筱萝故意带在身上,刚才又是一个弯腰,藏匿在袖中的账册直接滑落而出,要的就是让老太君发现这个。

    “老太君,这是我接管朝廷敕造清风书斋的账册,当日温伯给我的。”沐筱萝老老实实得说。

    在老太君面前,一切虚伪的迷雾终究会被拨得一清二楚,她人老,眼花,心可不瞎,她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了,这些年,要不是老太君老太君一直支撑着这个沐大家族,恐怕父亲沐展鹏也不会青云直东方运亨通,做到了位极人臣的一朝丞相。

    “这件事我有耳闻,不过我不明白,你父亲为何把清风书斋交给你打理,这向来是若雪在接手的。”老太君长满皱纹的眼一皱。

    看着老太君的瞳孔,沐筱萝一句一句得说,“老太君,这清风书斋账册向来是大姐在管理的,可是,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老太君是何等的明察秋毫,筱萝乖孙儿她如此吞吞吐吐,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的。

    酝酿了许久,该要下多大的决心,沐筱萝知道,自己一句话就足以昭示着什么?!

    “清风书斋的账本,我昨晚你看过了,也核对了一遍,错漏百出,虽然账本理顺之人颇多苦心,却难以弥补其中的亏空,或许旁人看不出来,可我沐筱萝就看得出来。”

    沐筱萝当机立断,立马当着老太君的面,在账册上比比划划。

    此时此刻,天边的第一抹晨曦映入镶嵌着珍贵象牙雕花的红色窗棂,屋子内一片亮堂堂的色调,而沐筱萝指出的有异常的账册数目,也赫然出现在老太君的面前。

    老太君她是何等人物,早年年轻时后,相府大大小小的事务账本都要经过她的手,只是因为这清风书斋账册内的数据错综复杂,要不是沐筱萝仔细一提点,恐怕老太君也要被蒙住了。

    老太君在沐筱萝指示的前前后后大概举例出来约莫二十个登记在册的异常数据,然后又仔细核对了一遍,沉吟了片刻,脸上极为沉重,“筱萝孙女儿,若是再过几天,你自己不事先不发现,而是被旁人指出你手下的掌管的清风书斋账册有问题,到时候罪可大了,先皇虽然升天了,可大华历法犹在,重刑断然不可少,这个被人发现了可要杀头的!我看了清风书斋账册,朝廷每个季度下拨的经费都有一点点的出路,所谓集腋成裘,就是这个道理……”

    “亏……亏空朝廷经费……等同于亏空朝廷公款……罪在不赦……!”

    十八岁的沉香年龄不算大,可大华朝的律典她太熟悉不过了,这要多归功于平日里沉香平时爱好熟读律典这样的东西。

    “此账册是你父亲给你的,他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出来——”

    老太君一说出来,她就后悔了,眼前一个是自己的孙女,一个是贴身婢女,难道要在她们两个孩子面前暴露出宰相儿子真正的意图么?

    不等沐筱萝开口说话,老太君就发话下去,叫外边的宁上官二家去寻丞相老爷来长安园一趟。

    谁知道丞相沐展鹏侍孝为命,还没过多久,沐展鹏就赶来了。

    老太君主卧之内,沐筱萝和沉香等左右一一被屏退了。

    “给母亲大人请安,但不知母亲大人这么早传唤儿子所为何事?”沐展鹏一进入内卧之内,便感觉老母亲脸色无比沉重,就好像要杀人一般。

    沐展鹏他从来没有看到母亲大人的脸色表情竟是如此。

    “大事关乎筱萝孙女!”老太君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痛心疾首道。

    什么?

    筱萝?

    沐展鹏英武的剑眉一扬,强行自我镇定,“事关筱萝何事?请母亲大人说明白点儿,征儿听不懂母亲的意思……”

    “好你个沐展鹏!你个孽障!我阎红玉万万想不到会生出你这样的孽障!”

    老太君大怒,手握着青竹拐杖狠狠击地,“倘若你父沐光在世,他是有多么痛心疾首哇!筱萝虽然是,出二女儿,却也是你的亲生血脉,你竟然能舍得就这么牺牲你的女儿?你疼爱若雪我不反对,可你这是要逼我的筱萝乖孙去死呀,你这个孽障!”

    “母亲……我没有……”沐展鹏感觉到大事不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肯定是母亲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了。

    老太君举起青竹拐杖就往沐展鹏的脊梁打去,“混账,还在狡辩!这是什么?!”

    老太君拿出清风书斋经费账册。

    还打算强词夺理的沐展鹏,顷刻间傻了。

    被母亲一眼看穿,沐展鹏的心中犹如被人用刀生生割裂了那般。

    沐展鹏从来没有过这般可怕的感觉,哪怕他辗转于大华庙堂,行走于大华社稷之间,他也没有像此刻如此彷徨、恐惧、无奈,只是因为盛怒重重之下的,却是沐筱萝的太君,亦是沐展鹏的,亲老母亲。

    母亲在堂,沐展鹏大可卸下任何防备和面具,犹如新生儿那般纯洁无邪。

    至少沐展鹏在阎红玉心中是一直是纯洁无邪,时过境迁,那也只能成为曾经了。

    要不是筱萝孙女儿的账册无意中掉出来,恐怕老太君这辈皓澈无法知道,她亲生儿子偏袒大孙女沐若雪竟然到了如斯地步,真叫人可恨可叹!

    “母亲,这个账册,你是从何而来?”沐展鹏作出一个令他非常后悔的动作。

    他竟然想要去抢老太君手中的清风书斋经费账册!

    老太君哪里会就此让他得逞,沐展鹏还没有靠近她老人家的身子,还好有筱萝为她用青竹制成的一把青竹拐杖,那拐杖凌空朝沐展鹏的脊梁打去,这是青竹拐杖第二次落在沐展鹏的脊梁上。

    打在儿身上,痛在娘心!

    这种切肤之痛比死还要难受!

    “孽障!你还不快点说出实情!难不成你要我老人家追随你仙逝的先父,你才肯把它说出来吗?你这个无耻的孽障!亏你还是大华的重臣!还位极人臣,我这张老脸都替你燥得慌!”

    老太君满口嘲讽,好像站在他面前压根儿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而是一个无耻之徒,狂妄之徒。

    老太君也不知道为何儿子会变成这样,记得沐展鹏七岁那年去后花园的土坯墙墙角搬小砖块玩儿,看见小蚂蚁在爬呀爬,都不敢心生害意,如今却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筱萝如此狠心!

    “虎毒尚且不食子啊!”老太君老泪纵横。

    老娘亲她如此伤心,沐展鹏放弃了去争夺账册之心,语气愈发软了下来,“母亲切勿伤心,伤了身子,我说了便是。”

    “好,你说!”老太君把账册狠狠甩在近旁的茶几之上,量他有胆儿肥也不敢上去再次争夺,青竹拐杖磕在地面,咯咯作响。

    沐展鹏只感觉后背脊梁隐隐作痛,老娘亲可谓是用尽全力打中自己,还好她老人家老当益壮,这是好事儿。

    “母亲,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不过我的初衷并不希望筱萝有事儿,说到底她是我的亲生血脉,我怎么可以可能那么做,我想出让筱萝暂时接手若雪的清风书斋,只是权宜之计。若雪犯错,反之筱萝近日极尽盛名,所以我就……”

    怎料,沐展鹏话音刚落,就立刻遭到老太君的反驳。

    老太君一言中的得冷冽笑道,“所以你就干脆让极尽盛名的筱萝背负亏空清风书斋经费的罪名,替若雪背黑锅,直接让筱萝的盛名跌落谷底,到时候再扶持若雪上位,再重新让她掌管清风书斋,是不是?”

    “是……”沐展鹏狠狠一咬,“可是母亲,我并没有希望筱萝死啊,到时候我还会救她的,我并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心肝的人呐,母亲,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救若雪!”

    闻此言,阎红玉嗤之以鼻,“哼,终究还是被我说中了,你偏爱若雪竟然到了如此之地步!就筱萝刚才跟我指点的那些有问题的账目,在若雪经手之时已经亏空了二十万多俩银子,虽然先皇驾崩,皇位悬空,但是朝廷按照每个季度都会给清风书斋下拨经费用银用于修葺清风阁楚围的苑落,为了的就是希望天下才子能够有一个好的环境,一展所长,我万万没有想到,沐若雪她屡次不不知道悔改到了如此地步,之前我还以为若雪作为沐家的,长姐,该有的,长姐楚儿她一点儿都不会旁落于人,该有的,长姐敦厚稳重善良的处事之道堪为府内众位姐妹兄弟们的典楚,谁知道却是一巴掌烂泥怎么扶都扶不起来!”

    “母亲,谁告诉你这本账册亏空了二十多俩银子,朝廷敕造清风书斋历程两年,朝廷总共下拨一共八个季度,每个季度下拨五万俩,总计是四十万俩……”

    后面的话,沐展鹏没有说,一直宠爱的,长女沐若雪总共亏空了一半的经费,这属于国库下拨的银子,私自盗用等同于欺君!

    老太君没有正面回答沐展鹏的问题,反问道,“你这么好的筱萝女儿却不知道好好珍惜,还妄图陷害她,你配做人家父亲吗?账册亏空的具体数目,筱萝并没有告诉我,她只是给我指出那些亏空账目的问题所在!”

    这不由得沐展鹏反思,看来自己还真是太小看她了,从小到大,沐展鹏一直致力培养沐若雪的琴棋书画,数、礼、乐、艺、医、卜、星、相等方面也稍微有所涉略。

    这些,都是沐展鹏从小请来京城名师教导沐若雪的成果。

    而账本稽查是属于是“数”这一门学科,学者必须要过人之能力,方能够在这本繁杂冗多的账册之中找出问题之所在,这清风书斋经费账册的假账可谓制造的天衣无缝,哪怕请来整个京都最为盛名的账本先生,恐怕也无法在一时片刻之中找出问题所在。

    沐展鹏还是有点不相信,几乎用哀求的语气道,“老母亲,您能指给我看看,就是筱萝之前指给您看的有问题的地方。”

    见他的眼珠子盯着账册探测着,老太君仔细思量一番,到底沐展鹏是筱萝的亲生父亲,此事已经被自己知晓了,就一定不会草率了了。、

    “你得答应我对筱萝作出一个交代!”老太君气态无比威严得说道。

    须臾,沐展鹏极为诚恳得点点头,“我知道了,母亲。儿子怎么会欺骗您。别人不怕天打雷劈,我还不怕吗?我还要多活几年。”

    招呼沐展鹏过来,老太君与他指点上面账册数目有所出路之处。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真真没有想到筱萝她竟然能够一针见血得指出问题所在,沐展鹏不禁反思,若是筱萝是男子,出入宫廷当个清水官调查大华朝各个州县衙的账册,恐怕到时候贪官污吏就跟捡松果一样,一抓一大把。

    “筱萝这孩子太可怕了!我从来没有教她算术之道,她怎么会如此精通账本,上一次儿子的寿宴,她的剑舞艳压群芳,赢得满堂彩,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武功的,太不可思议了!”

    沐展鹏连连咂舌,她不喜欢筱萝二女儿,可着实被筱萝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吓坏了!

    这真的是自己亲生的女儿筱萝吗?沐筱萝?沐展鹏整个人愣住了,放下了账本,旋即又拿起账册,左右翻阅了一遍,简直无法相信母亲大人所说的,可事实摆在眼前,又不能不相信。

    “哼!你可当筱萝是你的亲生么?这么多年来,你可关心过她,可注意到她?”阎红玉唇舌相讥,“你就天天紧着你的宝贝大女儿沐若雪,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喝的,若雪一个人占了去,筱萝这些人得了什么好,你就任凭你的发妻和大女儿胡乱欺负筱萝。”

    少顷,沐展鹏的脸色又惊讶变为鄙夷,“母亲,这些话儿,是筱萝向你打报告来着的吧。”

    “你错了!筱萝从来都不会在我面前讲这些,从来没有,一句都没有,可我知道!”老太君老眼眶的边缘终于聚集了热泪,“她这孩子就是把什么苦头藏在心底不肯说出来,你瞧瞧我打你的这把青竹拐杖,也是筱萝熬伤了十根手指与我做的,相比之下,你那个宝贝女儿沐若雪对我做什么了?”

    沐展鹏还想要争辩什么,可是目光聚敛在老母亲身侧的青竹拐杖,却嘎然无言,他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言语,他知道老太君的心和自己截然相反。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