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坐在梨花香木椅子上,香夏摇曳着罗扇,瑾秋侍奉茶水。

    这两丫头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沐筱萝来到这世上的,只要沐筱萝想要什么,她们便会给沐筱萝带来什么。

    还真别说,适才一番剑舞早已使得沐筱萝的骨头酥麻快要散架了似的,喝了一杯茶水,沐筱萝站起来嘱咐她们二人,“吩咐下去,准备香汤沐浴。”

    “好的二小姐。”香夏继续摇曳着扇子,瑾秋是跑下去吩咐了。

    栖静院的三等婆子丫鬟们开始忙碌开来,打水的打水,烧水的烧水,忙的不亦乐乎!

    ……

    遭受过一场劫难的沐若雪瘫倒在沁芳暖阁的榻上,她泪水枯竭了那般,精致的脸庞满满的泪痕。

    新妆和新茗前来安慰,“大小姐,你就别伤心了,大殿下不是没有嫌弃您吗?”

    “是呀?大小姐!您可是沐家的,长女!以后这婚事照样是公子哥儿们排长龙来娶你的。”

    没听这话儿,沐若雪的心情好好一点点,一听到这话儿,沐若雪就极度怒火中烧!

    “什么大殿下他嫌弃我,我还不要他呢!”

    “什么排长龙,本大小姐会没人要吗?”

    “你们一个一个的贱蹄子,是不是巴不得我不好了呀!”

    沐若雪在舞台之上衣裳尽破,出丑人前,向来这一辈皓澈无法跳舞了,跳舞过程之中,沐若雪自己的衣裳尽露,也就是代表着自己跳了一场某种意义上的脱·衣艳舞,很多青楼的清琯人们就是以这种舞蹈为出彩的嘘头,她们可以编造各种理由说衣服不小心坏了,实际上是有意向这些看客们**肌肤。

    沐若雪知道,就算大殿下夜倾宴一直未曾嫌弃自己,那么随着年月的延长,倘若真的假给了夜倾宴,又或者他朝登上帝国皇位,试问,有哪一个天子愿意看着自己母仪天下的皇后的肌肤被千百个男人看过了,成为这些无聊的纨绔子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呢。

    她之前一直想要托付乔木的人选是当今二殿下夜胥华,因为他是大有成为新皇帝的热门,完美无瑕的沐若雪,夜胥华并不是有多么喜欢自己,如今再出了这么挡事来,沐若雪觉得夜胥华二殿下更不会喜欢自己了。

    一想到这里,沐若雪觉得往日旧梦想瞬时间化作烟尘,原本还该有一点点的希望,如今却是半点希望都没有,沐若雪在舞台上施展第10道连环舞步的时候,她看到二殿下夜胥华的眸光一直注视着沐筱萝的。

    当沐若雪施展第12道连环舞步,在舞衣未曾破开之时,宛若神仙妃子,哪怕破衣之,极为狼狈得摔在舞台中央,直到父亲上台来用幕帘盖在沐若雪身上之时,夜胥华的凤眸一直凝聚着一个女人!

    沐筱萝!一切都是沐筱萝!

    沐若雪知道自己的舞衣突破崩坏,一定是有人暗中使用手脚,记得上一届相父寿宴之时,沐筱萝记得自己也是在舞台上跳舞,并没有发生像今天这样的窘境,直到这一次沐若雪感觉沐筱萝以往日变了一个人似的,要不然沐若雪万万也无法怀疑到筱萝的身上。

    沐筱萝,姐姐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沐若雪打完了新妆和新茗,就着软榻躺了下来,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十二连环舞步在继承之前的辉煌,一扫颓风,谁知道名气没有了,反倒增添了“相府,长姐”不甘寂寞的丑闻,若是谁,谁都受不了。

    时间转瞬即逝。

    距丞相寿宴一连过去了好几天,父亲沐展鹏就没有来沁芳暖阁看望沐若雪了,母亲东方氏倒是想要看望若雪,可是自身难保囚禁佛堂思过,再后来,沐展鹏直接叫人传话,叫沐若雪去柴房面壁,并没有说时间长短,可能是一个月,可能是三个月,可能是半年,可能是……

    之前沐若雪囚禁柴房之期,老太君说了,原本是为期一个月的,如今限期加长了摆明是为了惩戒沐若雪。

    在沐展鹏看来,在这个曾经为自己带来不少荣耀和骄傲的大女儿沐若雪竟然给自己出丑,这是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很可惜,这是事实,就算沐展鹏再怎么偏心,他也难以找出一个借口继续疼爱若雪大女儿的缘由。

    毕竟,沐筱萝真的很丢自己的脸,就算满朝文武现在不诟病,未来某些时日这些个好事的臣子们一定会拿出来说的,一想到着,沐展鹏铁定铁了心,一定要好好惩戒沐筱萝一番。

    十几日的后,阳光明媚,这是冬日难得的暖阳,沐筱萝在栖静院四五十步的清风小筑上悠闲小憩,石桌子上的八宝锦盒盛着各种开口且做工精细的糕点。

    除了香夏瑾秋照例在身旁侍奉,还有就是五弟弟沐宇轩了。

    姐弟二人说着玩笑话儿,引得香夏瑾秋也嬉笑不已,这偌大相府内的悠闲生活快乐非常。

    沐筱萝想,倘若日后嫁给某一位偏偏佳公子,亦或者对方是列土封疆的小王,做个悠闲小王妃,最好能够远离京城,远离牵涉各种皇权搏杀,倒是不错的生活法子。

    当然,沐筱萝是表面悠闲,内里的全盘计划,他一直以为父亲沐展鹏会有所行动,他既是一国丞相,又是父亲,寿宴当天所发生的事儿,可谓是历历在目,沐筱萝始终相信会等到父亲的传唤,只是……时间的长久而已。

    沐筱萝才跟五弟沐宇轩说出她那关于剑舞的招式,沐宇轩正在旁听的津津有味儿,谁曾想一个高级小厮模样打扮的男子前来清风亭。

    “咿呀,是老爷身边的随从。”瑾秋第一眼就看出那个人是谁。

    香夏也陡然去凝了一眼,而后作出判断,“瑾秋说的不错,正是他。”

    “何事呀?”沐筱萝坐在石凳子上,手中轻轻捧着茶水,轻轻押了一口,抿了一下唇舌,目光依然盯着桌子可口的糕点,却浑然当做没有看到他一样,却只是质问他。

    高级小厮模样的男子实际上是书童,书童鞠躬道,“回二小姐的话儿,老爷传唤你过去书房一叙,有事儿相商。”

    哦,原来是父亲大人,他终究是找自己来了,沐筱萝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什么事儿?”沐筱萝站起来,居高临下得看着小厮,犹如一位霸气冲天的女皇陛下,那种气态雍容,那种傲决的气魄,哪怕是这世间上的男子叶鲜有人比得上她。

    书童被沐筱萝的威力所慑服,他向来跟在丞相老爷的**后面,什么样的大人物没有看过,哪怕是国公等人,书童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急促不安。

    沐筱萝并没有给书童一个下马威,只是书童自我感觉而已。

    “回二小姐的话,奴才不知道。”书童小心翼翼得说。

    “好,你先回,我这就准备一下。”沐筱萝道。

    旋即那书童便走了。

    父亲沐展鹏叫筱萝过去一叙,叙话多年来的父女之情?

    可笑,根本没有任何的父女之情,就算在丞相寿宴当天有,也是沐展鹏故意作个满堂宾客看的。

    沐筱萝哪有什么父女之情和沐展鹏多说,如果可以的谈的,那么只能是**luo的交易了!

    不知道父亲这次要跟自己交易什么呢?

    沐筱萝冷冷一笑,也便动身去书房。

    ……

    相府大书房。

    “不知父亲找女儿所谓何事?”

    沐筱萝一进入书房,看到负手而立的父亲,直接干脆得问父亲,并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这一点,沐展鹏觉得这一点,二女儿筱萝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仅仅是相像一点点罢了,沐展鹏心中疼爱的女儿仍然是,长姐沐若雪。

    或许因为沐若雪她乃京都第一美人,颇负盛名,是大华朝每一个到了适龄青年趋之若鹜的绝代佳人,说白了,沐若雪是沐展鹏权力之道路上的筹码,谁更漂亮一点,意味着谁能够引得沐展鹏的注意。

    物竞天择,沐展鹏可谓是吃透了这个法则至理,而沐筱萝也早早猜到了。

    缓缓的,沐展鹏转过身子来,目光如炬般盯着沐筱萝,用一种极为温和的慈祥口吻说道,“为父知道这些年冷落了你,可你到底比不上你,长姐沐若雪,无论上品性,修养,还是技艺。要不然为父也不会把你下放到如此地步。你可知道为父的苦心啊。”

    正常人听这话,一定会感激肺腑的,到底一个卑贱,女早年被位高权重的亲生父亲抛弃,如今这个父亲却想要弥补他之前的过错,如果这位亲生父亲真的出自真心的想要弥补过错,那也无可厚非,关键的是,沐展鹏他不是,他表面上与沐筱萝说道父女情,实际上沐展鹏是另有目的,他想要将沐筱萝培养成第二个沐若雪,至少趁着沐筱萝如此盛名,当要打铁要趁热,只要可以利用的,亲情二字,对于沐展鹏来说,那就是可以赚她亲生女儿几行热泪的绝佳武器,然后亲手把女儿当做一枚棋子推入布局之中。

    “筱萝何曾不明白父亲的苦心。”沐筱萝冷笑一笑,她的笑很冷,犹如置身于冰川之顶的苦寒,“父亲不是说过了吗?筱萝不论在品性,修养,还是技艺之上是通通比不上若雪姐姐的,所以请父亲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此中是何意思,没有人比沐展鹏还要清楚还要明白,他这个二女儿在质问自己,若雪姐姐不是很有本事吗?你倒是找她去呀,怎么就找筱萝她了呢。

    筱萝的说的中规中矩,并没有半点不敬。

    这就是沐展鹏认为他自己这个二女儿沐筱萝绝非池中之物的一大关键点,就好比半月前的寿宴一时,在各大同僚的面前,沐筱萝也是说着一番中规中矩的话,让人无法挑出各种毛病,可沐展鹏却着实气得不轻。

    凡事没有例外,这一次,沐展鹏也是一样,不过他冷静思考后想到,一直偏爱且呵护备至都来不及的沐若雪的的确确是在宴会上羞于人前,沐若雪必须要淡出大家的视野,现在沐展鹏想着先利用沐筱萝,假意扶持沐筱萝,等时机成熟,一脚踢开沐筱萝,再把沐若雪扶正,岂不是一箭双雕?

    沐展鹏踱步想着是这么个事儿,沉吟了半响,突然开口对筱萝道,“筱萝啊,你切不可忘记菲薄,自从你一舞剑舞动倾城,引得无数人的赞叹和掌声,为父也知道是为父的错,为父答应你从此以后一定会好好重视着,为父希望你不在对我心生怨怼,可以吗?”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换了常人早已扑过去,抱住爹爹,痛苦一番,把压抑十几年的委屈全部给哭了出来。

    可惜,沐筱萝经历了两世为人,她的心比谁都要澄澈了个跟明镜似的!

    “我想知道父亲到底想要我做什么?”沐筱萝心里清楚了个跟明镜儿似的,不过这话还是得由沐展鹏他向自己开口求出来。

    沐展鹏极有深意得凝了一眼筱萝,“你姐姐犯错,近日里无法主持清风诗斋了,清风诗斋是我们相府联络京都其他贵族阀门们公子小姐们文化交流的不二法门,你若雪姐姐本为清风诗斋的斋主,我想你去代任一下。”

    “可是父亲,我并不太懂得诗词歌赋。”沐筱萝马上做出拒绝,什么清风诗斋,说白了还不是沐展鹏开起大门子的情报根据地,这些事情,沐筱萝经历了前世才知道,当然现在的沐筱萝假装不知道。

    筱萝的拒绝,沐展鹏很是理解,沐展鹏勉强装作慈父来安慰道,“筱萝啊,爹爹知道你替你姐姐收拾清风诗斋的残局委屈你了,不过为父可以奖励于你一件东西,你说自己想要什么?!”

    说好了是交易嘛,既然父亲说了要送给筱萝一件东西作为补偿,那么沐筱萝也不客气了,“我想要府中那一幽静的水榭,改成为我的别院,我名字都取好了,就叫做筱萝水榭,这几天你找我帮我整修整修,我好搬进去。”

    “你……”沐展鹏脸色极为难看,这沐筱萝二女儿简直把别院的名字都想好了。

    相府之中,除了,长姐沐若雪有自己的别院沁芳暖阁,她不与大夫人东方飞燕一同住在鎏飞院里头,而大公子沐轩昌也有自己的一处私人别院横溪院,可这是,系儿女才该有的荣耀,其他的,系姐妹都和她们亲生姨娘住在一起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