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81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男人温柔得点点头,随着他头上玉簪子玉冠冕都在轻轻晃动,品性温柔的谦谦佳公子,确实是女子最爱,不过筱萝却不怎么想,她语气平淡如常,“你这是要给我?”

    “给。”夜胥华伸过手去,白如清玉的掌心陡然出现一方小小锦盒,他主动扯过筱萝的手腕,将锦盒静静放在女人的手上。

    “答应我,我可以许你一世荣华。”夜胥华接着说道。

    他那暖如晨曦的笑容,这一世竟然还是如此令人动容,沐筱萝掩饰她心中的悸动,“谢了,如果没事儿的话,就这样吧,以后我自有报答你的道理。”

    不等夜胥华多想,沐筱萝就往长安园行去,行之前把身上的披风还给他,沐筱萝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她竟然会如此冷淡得别过这一个前世因为自己而死的男人。

    其实,沐筱萝的心或许在夜胥华这边永远的捉摸不透,无法洞察的,可在沐筱萝这边,女人的心意始终很简单,筱萝她真的不想要连累夜胥华了,冷淡于他,或许对夜胥华来说,是好的。

    高墙之下的夜胥华掩盖着披风,趁着无人之际,气提丹田,一身轻功的他,身若灵燕,很快就跳出高墙之外,他今天帮助了筱萝,他很开心,他倒是真诚得希望筱萝能够常常找到他寻求帮助,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太过落寞了。

    ……

    长安园内卧。

    “老太君,您瞧瞧这是什么?”

    沐筱萝在老太君的寝屋里做着,老太君正要起床,人还在床头上,老人家靠着一张护腰垫子,筱萝陪伴在塌下,两只手呈上一方锦盒来。

    “哎呀,这难道就是……”

    迫不及待的老太君早在掀开那锦盒盖子,一股幽幽细细泌人心肺的香料味道儿就很令人心情舒畅。

    见老太君如此喜悦,一旁侍奉着老太君宽衣的沉香满脸笑容,“闻着味儿倒像是梅花妆的香料儿,不过看着颜色,幽碧一片,莫非是……”

    不等沉香说出来,老太君自个儿说了,“筱萝姐儿,别跟老太君说,这是碧落妆。”

    “老太君真真是府里头最最聪明的人儿,不错,正是碧落妆,是老太君一直期盼很久的碧落妆呀。”沐筱萝欣然一笑,看着老太君如此心满意足的模样,筱萝的心中着实受用得很。

    不过筱萝姐儿身为女儿不能进入大华宫廷,她是如何取得来这一份碧落妆呀。

    “二小姐,您这哪来的?”沉香好心新奇。

    筱萝卖了一个关子,“沉香,你且帮老太君先上好这个碧落妆,我再跟你说道说道。”

    “坏嬛姐儿,连老太君的胃口,你这丫头都敢吊起来,胆子真不小啊。”老太君一脸爱怜得模样,眼底竟是小小取笑一番的神色。

    谁都知道,谁都明了,老太君她是百般喜爱筱萝姐儿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真的会责怪筱萝二小姐。

    沉香还真的先给老太君上了碧落妆,这朴素之极的碧落妆往老太君的额心一点,老态不但不减了几分,更添了几分朝阳之气,就连身旁侍奉的二等小丫头婆子们眼睛都看傻了,老太君还特意唤那个黄瑞家的过来开开眼,谁料她也要,不过宁上官也想要,她可是什么身份,一个仆妇罢了,只能干渴着嗓子出去,眼巴巴瞧了老太君额头上的东西好几眼呢。

    “这碧落妆果然是中老人脸的救命服帖啊。”老太君对着铜镜之中的自己左看右看,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突然感觉自己年轻的时候竟然现在的筱萝有点像,虽然筱萝现在年仅12岁,还没有完全长开来,可着实已有当年自己的风楚,更是爱怜得拉起筱萝的手,笑着“质问”道,“小淘气,现在还不告诉老太君,这碧落你妆,到底是何人所给呀?”

    “是二殿下夜胥华。”沐筱萝压根儿不想瞒着老太君。

    “哦,是吗?”老太君奇怪得点点头,“想必他之前路过相府的时候,给你的吧。”

    沐筱萝点了一下头,好在老太君并没有深究夜胥华是如何交给自己的,只是万万不想不到太君会往下问。

    “筱萝,再过3年,就是你及荆之年,夜胥华二殿下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流连在外,为人最是仗义不错,他竟然能够不避嫌隙给你碧落妆,老太君知筱萝姐儿孝顺,其实是你自己不用,是替老太君求来的,不过却他能够给你,我想他应该对你有意思吧。”

    老太君的眼珠子一直盯着筱萝的脸上。

    “老太君,我……”筱萝别过脸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老太君一直盯着自己看,筱萝有种被掏空的感觉,就好像一把玉米埂子被剥得干干净净,看见里边的芯了。

    “老太君,筱萝还小,筱萝愿意永远永远留在老太君的身旁侍奉老太君。”

    沐筱萝把螓首蹭在老太君的腿上,极致甜腻之语,老太君也被筱萝磨了个不行。

    旋即,老太君猛然抓起筱萝的手,轻轻拍着,“乖孙儿,你胡乱说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此乃开天辟地以来,正正经经的一件事儿,日后寻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才是长远之道,莫非你想当个老姑婆不成?老姑婆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到了晚年,没有丈夫依靠,没有子孙环绕膝下,连坐享天伦之乐的机会都没有,很惨的。”

    老太君无疑在吓着沐筱萝。

    既然要吓着自己,筱萝索性就当做很在意很害怕,眼里竟然不由自主闪烁一丝无边落寞,倒引得老太君又安慰筱萝,“筱萝姐儿你放心,老太君怎么舍得让你做老姑婆呢,你自己舍得呀,我可舍不得哩。”

    “老太君就爱开玩笑。”沉香咯咯直笑。

    怎么还笑骂?很好笑?

    筱萝眼眸中带有微微挑衅的意味,“老太君,在我出嫁之前,先给沉香指一门亲事吧,沉香她这回呀,估计想男人想疯了。”

    “咿呀。”沉香这才刚刚给老太君上好了碧落妆,却被筱萝取笑,当下背过身子去,水嫩的小蛮腰扭捏着,一身的骨子里满满的青春洒脱欲说还休的青涩味道。

    老太君知道沉香这一点,这家丫头就是办事利落,懂得服侍主子,再就是脸皮儿薄了,她哪里经得起筱萝这般说道。

    老太君无比怜爱得扯过沉香的手,还有筱萝的手,笑容满面得说道,“你们呀,都是我的亲亲闺女,筱萝姐儿,沉香这丫头哇脸皮儿薄得跟宣纸似的,她要是害羞了跑了,不再服侍我这个老人家,可怎么办才好哇。”

    “老太君,原来你也笑人家。”沉香这才转过身子去,低着头,然后又抬起头,眼睛明亮澄澈得跟一汪水灵灵的静湖似的,温柔又从容的小摸样儿。

    筱萝轻轻地那手肘撞了沉香一下,“坏沉香,你是知道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二小姐你是开玩笑的呀?”沉香咧开嘴角一笑,又作那极为夸张的表情动作,一室之人都被她逗乐了,闹哄哄的极为喜庆。

    沐筱萝陪侍着老太君用了一点糕点,还有一盏茉莉清茶,点好了碧落妆,自然要去那“万紫苑”看花儿去了,这万紫苑的花儿皆是老太君年轻时代从遥远的阎部落带回中土大华,特能够在寒冬季节抵抗严寒。

    不比大梅花林,全色清一色飘飘零零洋洋自洒的梅花朵儿,透着一股寒冬季节的冷傲,可万紫苑这里不同,到处的花团锦簇,红得似火,绿得如蓝,白如银装,紫如硕果,各种各样的花色应有尽有,却是那西域濒临异种之花,浑然是中原所不见的,也是在冬日,像春天盛开的白方,秋天的素菊本不应该看到,可是在这里却可以看到。

    “哇,好漂亮的白菊花和红牡丹啊。”筱萝心中自是万千欣喜,这里一朵朵妖艳绚丽的奇葩,引得筱萝好一阵的赞叹。

    沉香搀扶着老太君,老太君满意得点点头,“它们之中一眼看上去像我们中原的白菊花红牡丹的,就比如这一朵,你说它像白菊花的实际上在西域,它叫做九寒菊,特能够抵挡冬季之寒,而映入尔等眼帘的红牡丹,实际上并不是红牡丹,而是西域的珍稀之花:红雪莲,它看似夏季的莲花却不是莲花,因为它没有莲蓬和莲叶。”

    “是呀。”沉香点点头,“二小姐,你瞧瞧,真的是没有呢。”

    沐筱萝一瞧,果然是如此。

    “说它是牡丹,可它的花形实在和牡丹有七八分相似呢,最是抵抗严寒。”老太君接着说道。

    老太君一族远在西域塞外,和中原大华距离千里万里之遥,若不是太祖皇帝主张对外和亲,老太君也不能够顺理成章得与当年宰相沐光结尾夫妇,阎大华永结秦晋之好。

    想当初,老太君年轻时候一心想要到大华闯荡,谁知道与沐光一见钟情,才有了此佳话。

    老太君垂首,静思不语。

    “老太君可是想起以前的事儿?”沐筱萝自认为没有人比她更为深入老太君的内心了,也许是血脉相连,祖孙二人同样的血脉之中传导着一种亲情感应吧。

    老太君长叹一声,“是呀,筱萝,我想起你爷爷了。”

    说到这里,老太君不禁脸泛泪光,沐光是她一生挚爱,哪舕uo骞庠缭缭独胨牛咸つ晁寄畈灰选

    老太君如此长情,自打前任宰相沐光去世之时,沐筱萝还没有出生,更别说见到爷爷一面了,不过沐筱萝知道,能够引得老太君如此思念,沐筱萝不禁道,“老太君,您告诉我,爷爷是不是好男人?”

    再怎样,也比那个禽兽父亲强太多吧。

    沐展鹏只负责生育自己的生命,却从来没有一天尽过父亲的责任,他并不能给娘亲带来快乐,带来的反而是更多的悲伤。

    “是呀,你爷爷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男人。我还记得五十年前,我部落里的父亲并不看好你爷爷这个未来女婿,百般阻扰我与你爷爷的亲事,后来你爷爷做了一件事感动了我父亲,我父亲身为部落族长他也身不由己,因为他害怕我会被你爷爷骗了,父亲跟我说,男人都是一样的,没有得到你之前,千百般说你怎么好怎么好,结婚了以后一定会罔顾你的幸福去爱别的女人,当时我不信,我对你爷爷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心。当年,你爷爷亲自去老太君族找我,冒着被半夜野狼偷袭的危险,在部落栅栏外面求了我父亲三天三夜,真到了半夜,部落外的野狼嗷叫不已,我一夜担心受怕,想要出去看看沐光,谁曾想,我父亲不让我去……”

    老太君说道一半的时候,眼泪湿透了汗巾。

    “老太君,后面呢……”沐筱萝抓住老太君的手。

    沉香眸底深处也有隐隐的泪光。

    “后来你祖父拔出随身携带的苍莽剑,与二十多条的野狼厮杀直到天明,等到第二天早上,部落的人全部出去瞧了,而我仍然被父亲囚在木屋之中,我知道没有动静,没有你祖父的动静,我就想着他一定遭受不测了,正当我万念俱灰之时,我父亲领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男子来见我。他就是你爷爷!”

    老太君越说越激动,仿佛往日的往事重现一般,“我父亲对我意味深长得说了一番,他说红玉啊,你未来夫君英勇善战,做过昨夜一考量,为父觉得他会是你一生难得的伴侣,因为他有能力保护他的女人,他也愿意为了心爱的女人甘冒生命危险,这样的人才,在我们老太君一族很是少见,为父胆敢断言,这齐边绵延数千里的部落氏族,恐怕真找不出像沐光这样不畏惧生死的铁血勇士,换了别人,哪怕他有这颗心,恐怕没有能力保护你,自己也葬身狼腹了,沐光,他不一样,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好浪漫好感动呀~!”沉香眼珠皓澈几乎就要坠落在地上。

    “老太君,您太幸福了,原来您和祖父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哀怨缠绵动人肝肠的爱情故事啊。”

    沐筱萝有些惭愧,自己以后真的能够遇到为自己牺牲掉生命都在所不惜的男人吗?

    “他不是好男人,我能跟着他嘛。”老太君欢欣不已。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