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9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世,二叔沐伐强娶到了沉香,在新婚之夜才发现原来娶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明玥和尚也撞死在沐伐府院外头的汉白玉大狮子头的上面。

    为了稳定沉香不再感伤飘摇身世的凄楚,沐筱萝立马对沉香作出承诺,“沉香,你放心好了!有我筱萝在,我绝对不会让我二叔碰你一丝汗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倾我全力,和你并肩作战!”

    “还有我瑾秋!”

    “还有我香夏!”

    四个人的手紧紧守护在一起,二小姐沐筱萝的笑真切而又温婉,瑾秋的笑那么俊秀无瑕,香夏姐姐笑意更是温柔宽厚,不禁让沉香相信,从此她们的生死荣辱会紧紧地扣在一起,外人休想破开她们之间友情的堡垒。

    内园上房,筱萝把在地下黑牢发现的一切,包括大初梅的事在老太君的面前说了一遍,叫老太君怒火填膺,大骂东方飞燕好几声的贱妇,心想着一定要让儿子沐展鹏给东方飞燕一纸休书。

    “老太君歇歇气,让孙女儿给你花辰指压技法放松一下情绪,别太着急了。”

    沐筱萝走到老太君身后,两只手极为麻利得在老太君的肩膀上敲敲打打,顿时让老太君觉得诸身之烦扰都抛掷到九天云外去了。

    长安园老太君这边,沐筱萝和俩丫头香夏、瑾秋一字不落得说出地下黑牢的情形,当然更重要的是,围绕这件事的主人公是长房大夫人东方飞燕。

    引得老太君老太君愈发咬牙切齿得,要把东方飞燕这个,长媳妇绳之以法送上大祠堂公审不可。

    至于东方飞燕那边早已气得炸毛,亲生女儿沐若雪被老太君罚抄《孝经》直到现在还没有抄完一千遍,地下黑牢又有钟沐魁等护院前来禀报,说二小姐沐筱萝带着小五少爷丫鬟们闯了进去。

    “黄瑞家的,在哪里?”

    老太君坐在棉榻之上,怒意冲冲得对门外喊道,无须片刻,便进来一个老婆子,她是黄瑞家的,之前沐筱萝也见过的,她就一直守候在外面的大屋子听凭老太君的吩咐。

    “是,老奴在此。”宁上官二家给老太君福了一福身子,而后道,“老太君有事儿请您吩咐。”

    “去把东方飞燕找来。”老太君直接撂下这么一句话。

    这黄瑞家的,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心中却着实咕咚一阵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太君对长房大夫人的口风由一直以来的“臻珍媳妇”改成“东方飞燕”,直接呼唤其名,好像再也不承认东方飞燕是自己家的媳妇了。

    “是。”黄瑞家的连忙退了出去。

    瑾秋和香夏二人面面相觑一笑,保持肃静得站着。

    此间老太君的上房屋子里头,再也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唯独沐筱萝在老太君的肩头上施展花辰指压技法的声音。

    沐筱萝不得不感谢西方大花国的太子殿下花辰御能够发明这么一个令宫廷和民间都极为流行的指压技法,教老太君如此欢心,只要老太君开心了,那么哪怕面对着十个长房大夫人东方飞燕,沐筱萝也丝毫不会畏惧。

    不一会儿,大夫人顶着寒风雪匆匆赶至长安园,连大氅也忘记披上,她的螓首上布满了皑皑白雪,就好像披上了缟素那般,看上去极为不吉利!

    “媳妇儿给老太君请安。”

    东方飞燕一进门就瞅见了沐筱萝这个小妖精竟然给老太君指压按摩,心里恨得牙牙痒,,亲女儿若雪还要冒着数九寒天的冷天气提笔誊写一千遍《孝经》,砚台上的水墨都凝结成冰块了,若雪还要继续誊写,心疼了不行,如今却看到沐筱萝她这般得逍遥自在,恨不得她立刻死去。

    “哼!”老太君扭过头,无视东方飞燕的请安。

    沐筱萝却丝毫不把礼数降了,“女儿给母亲请安。”

    “免了!”东方飞燕她给老太君请安并没有得到回应,竟然先去回应沐筱萝对自己的请安。

    这般情形落在老太君老太君的眼底,老太君愈发讨厌东方飞燕这个自作主张的不孝媳妇儿。

    “东方飞燕,你还有脸接受我嬛孙女儿的请安吗?想想你自己愧为人母吗?想想你自己往日都没有过错了吗?”

    老太君突然正襟危坐,两道寒恻恻的眸光散射到东方飞燕身上的时候,叫东方飞燕说不出的冷凛森寒,要知道,上一次老太君对自己和若雪俩母女已经很不满了,如今再细细想想,恐舕uo弩懵苷獾刃〖丝峙掳训叵潞诶蔚氖虑楦咸盗艘槐椤

    之前东方飞燕却是派了几个人却地下黑牢巡视了一遍,发现被剁掉双腿的大初梅消失不见了,唯独大表哥江福海高度腐烂的尸首浸泡在黑牢水池中央,不动分毫。

    “老太君此话何意,媳妇不明白。”

    老太君一再逼问,东方飞燕浑然装作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因为东方飞燕相信自己只要矢口否认,那么老太君这个死老鬼一定对自己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这平日里残害了人,竟然如此无动于衷,气得老太君直接站起身子来,她抽搐着双手举起九龙星杖欲要往东方飞燕的脊梁上打去,“东方飞燕,你这个恶毒的,母竟如此不知悔改!今日,我要代表你老尚书家好好教训你这个无耻小贱妇!”

    “老太君,冤枉啊,母亲她做错了什么,您要打她!”

    大公子沐轩昌不经通报,直接越过屏风闯入老太君的上房,跪在地上,他两只手抓住老太君要下落的拐杖,脸上满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明就里的人们看到这张媲美潘安的绝世容颜,就一定会以为沐轩昌他是对的,甚至于他母亲东方飞燕真的是被老太君冤枉的。

    至于大哥沐轩昌为何突然闯进来,沐筱萝不清楚,当沐轩昌看着自己,他是带着万般的敌意的,沐轩昌以为凭什么,妹沐筱萝如此低贱的身份也有资格来到老太君的上房,还坐在老太君的棉榻上,那棉榻之上,可是要老太君最最疼爱的,亲孙子孙女才有机会坐的,沐筱萝她却坐在上首,想想之前,可是沐轩昌的,亲妹妹沐若雪才有资格坐的地方。

    如今却是易主了?!

    这是沐轩昌无论如何也容忍不下的!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定是你向老太君进谗言,挑拨老太君与母亲两人的关系,哼,看我这个作大哥的,今天不把你杀了!”

    沐轩昌觉得自己忍耐沐筱萝很久,如今怒火攻心,实在无法再度容忍下去,他执起腰间佩剑,哐当一声,剑身离鞘,箭步如飞般,剑尖如同鬼魅般得向沐筱萝这处飘移而来。

    站在两侧的香夏和瑾秋瞬时间吓傻了,她们二人完全没有功夫,饶是心中万般想要搭救沐筱萝二小姐却也无能为力,她们两个人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大公子沐轩昌的至高剑术迅猛锐利,来势汹汹,黄瑞家的早已吓得瘫倒在地。

    大夫人眼底堆满一层浓浓的墨色,她眼珠子瞪得大大,却不想去阻止,让相府,长子当着老太君的面刺死沐筱萝这个卑贱,女,又有何不可,只不过以后要落个弑妹的坏吗名声罢了。

    “谁敢杀我宝贝孙女!”老太君大吼一声,霍的站起来,手一抛,花圆木凳上安放的九龙星杖如影随形,非金非银非铁的龙头死死扣在沐轩昌的剑刃之上。

    众人震惊了!

    老太君为了保护沐筱萝二小姐的性命终于出手了!

    老太君她违背了一个誓言,一个终生不准动武,这是老太君答应沐光的,老太君出身鲜卑一族,身上具有鲜卑一族女性擅长格斗的血液,只不过在很多年前,被尘封起来,沐光,即沐筱萝的祖父,筱萝祖父叫老太君金盆洗手。

    本来可以目睹卑贱,女妹惨死在自己的利剑之下,沐轩昌却没有想到,老太君她竟然如此护着沐筱萝,竟不惜违背当初答应祖父亲沐光金盆洗手的誓言。

    老太君会骑马,会剑术,会轻功,好像是整个相府鲜为人知的秘密,除了相府里头上了年纪的老嬷嬷老妈妈,再就是相府最亲近,系的们,就连沐筱萝都不知道老太君竟然会功夫,见她老人家出手的速度,一点也不下于沐轩昌,可以说,沐轩昌他简直不是老太君的对手。

    沐筱萝和老太君在一起的,大哥沐轩昌竟然向自己动手,如果剑刃偏移一毫寸,岂不是要伤了老太君了么?

    “老太君,大哥要致我沐筱萝死定没有关系,我沐筱萝是相府无可轻重的卑贱,女,理当不应该活在世上,教大夫人大哥看着碍眼,大哥想要杀掉我,没有关系,可大哥你知道吗?你刚才可是差点伤到老太君了。”

    当下,沐筱萝轻嬛老太君的袖腕,声泪俱下,陌生人听了都觉得无比动容,更何况是老太君呢。

    老太君安抚了沐筱萝一会儿,指着沐轩昌大骂道,“沐轩昌,你愧为沐家,长子,如此对待自己的,妹!我老太君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需要你们!倘若有人再次胆敢伤害我乖孙女,有如此杖!”

    老太君上前,捡起先前坠落在地的九龙星杖,两手各执一尾一头,弯膝向上,砰的一声脆响,老粗的拐杖瞬时间裂成两段。

    从这个就可以看出老太君有多么袒护沐筱萝的决心,她老人家若不是这样做,令大家以为,女二小姐筱萝无足轻重,再次出现像沐轩昌这般张狂的人儿伤害宝贝孙女筱萝,可怎么得了。

    “你们可听清楚了?可不要以为我老了就是吃素的!我好歹也是加封一品大夫人的,就是过去皇帝老子见了我,也要对我礼敬三分!不知道人伦道德的畜生!”

    老太君白了沐轩昌一眼,旋即又狠戾道,“沐轩昌,你还不快点滚!”

    老太君从来不会这样对待自己,沐轩昌妄图为自己辩解,“老太君,原谅孙儿刚才的冲动,只不过,您不要听信沐筱萝这个贱人的话!孙儿刚才绝对没有伤害你之心,只是为了要尽快铲除沐筱萝这个……”

    “你竟然骂你的亲,妹是贱人,那你岂不是贱人的哥哥,你母亲东方飞燕也是老贱人才生了你这个小贱人吗?快滚出去!长安园不欢迎你们母子!对了,还有沐若雪,就算她抄完了一千遍的《孝经》也不用来了,看来你们母子是一丘之貉,怕是改不了过的。”

    老太君突然感觉头一炫,在筱萝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东方飞燕知道此刻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便随着儿子沐轩昌离开长安园。

    恍如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的沐筱萝继续替老太君的肩膀上施展花辰指压技法,不过老太君嘴里虽不说,沐筱萝的心里头比任何人都还要通透十二分,敢情大夫人东方飞燕和大哥沐轩昌昔日在老太君的印象中一落千丈,当然沐若雪也是。

    瑾秋,香夏脸上吓得惨白,沉香后面才到的,她去隔壁的厢房整理东西去了,却不曾想到竟错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危机场面,若不是瑾秋和香夏两人偷偷在她耳畔附耳,恐怕沉香也无从得知。

    沉香幸好看见老太君和筱萝二小姐两人平安如常,便也放了心,不过还是时时刻刻担心沐轩昌找沐筱萝算账。

    沉吟了良久,老太君老太君微闭的双眸勉强撑开,她手引上去,拉

    住沐筱萝的手,紧紧地扣着握住,“筱萝孙女儿,如果你害怕的话,就在老太君的长安园住下来罢!”

    “不!老太君,孙女儿不害怕。”沐筱萝摇摇头,莫说自己不是一头缩头乌龟,就算沐轩昌真的再次拿起他手中的佩剑,意欲让自己血溅当场,沐筱萝也不会选择坐以待毙,那个人这么希望自己死,一点儿都不顾兄妹之义兄妹之情,那么自己又何必顾及?

    只是唯一的一点,沐筱萝担忧自己令老太君左右为难罢,他,沐轩昌,丞相府的,长子,很可能是大华朝的下一任丞相,在上一世,沐轩昌真的取代沐展鹏成为沐家连任的第三任丞相大人,他联合他的,亲妹子沐若雪,可没少向沐筱萝这边动手脚。

    老太君叹息了一口气,“筱萝啊,这次委屈你了,你是不是怪老太君不替你出一口气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