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9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二姐,你胡说什么啊?!”沐宇轩郁闷死了,二姐是怎么来了,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这么熊抱自己,香夏和瑾秋这两个丫头的目光很是怪异,倒让沐宇轩觉得相当不好意思了,好歹自己是一枚小男子汉了,怎么能够这样。

    不过没有道理啊,二小姐总不能大白天的做白日梦吧,梦游,更不可能吧,二小姐从来不会这样的,她是怎么了的?

    至少在香夏和瑾秋的眼底,二小姐的言行举止极为怪异,什么夜倾宴皇帝陛下,夜倾宴现在好像没有当上皇帝吧,只是皇太子而已,大华朝的帝位如今还是悬空的,近日能够当上皇帝的大热门人选可是二殿下夜胥华呀。

    很快,沐筱萝也觉得自己失态了,连连对五弟抱歉道,“不好意思五弟,是二姐失态了,原谅二姐吧,二姐是很疼你的哦!不过你既然认识那些江湖上的朋友,就让他们速速来帮忙吧!”

    说实话,沐筱萝十二岁,五弟沐宇轩二岁,也不过大了二岁罢了,更何况沐宇轩看起来豪气大度跟小男子汉一样,若不是沐筱萝见他隐藏那么深的话都说出来,如何不令沐筱萝想起上一世更多的关于五弟的事来。

    五弟沐宇轩和江湖上的高手都有来往,只不过交往甚密,外人很少得知,哪怕是父亲沐展鹏也完全不知情。

    “二姐,你让我叫江湖上的朋友来帮忙就是了,何必那么激动了,就一直抱着人家!就不怕你未来的五弟妹吃醋吗?真是的,一点儿也不知道检点!未来的二姐夫也要吃醋了呢!”

    沐宇轩红着脸,说的瑾秋,香夏都笑了,似乎都忘记了刚才沐筱萝二小姐失态之处。

    至于没了双腿的大初梅,此刻,她的眼底噙满了热泪,“二小姐,小五少爷,香夏妹妹,瑾秋妹妹,我大初梅谢谢你们了!不过我不想拖累你们,你们还是走吧,不要管我!”

    “你是因为保护我娘亲才会受的非人苦楚,我沐筱萝如何不管你,不管你了,我沐筱萝简直就是枉为人的主子了!”

    沐筱萝脸上一变。

    可对于大初梅来说,她心中的感激之情愈发深切了,“二小姐,不要这样,这是大初梅应该做的,二夫人心地那么好,若不是她之前收了我大初梅作了丫头,恐怕我和妹妹小初梅早就饿死街头了,对二夫人的恩情,是我一辈皓澈报答不完的,我只愿意替二夫人去死,这样大夫人就不会伤害二夫人。”

    说时迟,那时快,大初梅正欲咬紧牙关咬舌自尽,还好,沐筱萝不顾剧痛,用小半颗的拳头抵住大初梅的唇门,任凭沐筱萝拳头上的血液滴滴答答得落在水牢的水池里。

    香夏,瑾秋和沐宇轩看得触目惊心。

    香夏一边替二小姐包扎伤口,一边“教训”大初梅,“大初梅,你怎么这么傻,今天老天爷让你可以见到筱萝二小姐,是要你命不该绝!二小姐和小五少爷已经有对策答应了要救你,你要寻死做什么?!你死了也便罢,如今还害二小姐受伤,你心里头可过意的去?”

    “就是啊……可怜二小姐的手了,人家不是说了么?好死不如赖活着呢!你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天天喊着死做什么?!”瑾秋狠狠白了大初梅一道,她竟然是这般想不开的人儿。

    沐筱萝不顾手上的伤口,静谧如一汪春水的明目凝着大初梅的面容,“大初梅,你放心,我沐筱萝不会让你死的,你要答应我,从今以后,你大初梅的命是我的!只要我说不能死,你就不能死,听到没有!”

    “呜呜……”大初梅只顾着哭泣,浑然被筱萝二小姐的大义恩情感动得一塌糊涂,不想其他。

    当下,沐筱萝眼睛瞄向沐宇轩,“五弟,你能够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叫来你那几位江湖朋友前来帮忙吗?好歹叫他们先帮忙着把大初梅护送到我们栖静院去吧。”

    “哪能用得着一炷香,只需半婉茶水的功夫。”

    这话音刚落,这沐宇轩就消失得没了个人影,突然,几个黑衣蒙面人一身轻功翻墙走壁,在众人的眼底下拿黑布套着大初梅,然后又是一阵的翻墙走壁,就这么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沐宇轩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楚围,他拍拍小手掌,俏皮地望了沐筱萝一眼,“怎么样啊,二姐,我还不赖吧!”

    沐筱萝压根儿想不到五弟沐宇轩竟有这么一招。

    别小看这二岁小小孩童,可比成年人牛气多了。

    沐筱萝却是好奇啊,“五弟,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能告诉二姐么?”

    “是呀,小五少爷,你好威猛啊!告诉我们吗?”

    瑾秋两眼冒金光,就好像看见一尊神灵那般,满是虔诚的模样,不过瑾秋也不是那种极度信佛的人,哪怕真正的佛主现出法相于瑾秋的面前,她也不至于像此刻这般躁动不安。

    小五少爷沐宇轩喃喃道,“都说了是江湖上的朋友嘛!你们猜那么多做什么,至于二姐啊,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保密!嘿嘿,不过嘛,请你们放心,此时此刻,大初梅已被我的一众江湖朋友安安全全送到栖静院了,想必二夫人现在应该在照顾大初梅了。”

    沐筱萝满脸狐疑,可五弟说话的神情一副俨然深刻的模样,一点儿也不像造假的样子,当然了,五弟沐宇轩是永远永远不会骗自己的,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沐筱萝都毋庸置疑,沐筱萝明白,自己和五弟之间的姐弟情深如海,早已超乎了生死!

    若不是因为沐筱萝,上一世的沐宇轩也不会无缘无故遭到大暴君夜倾宴的车裂之刑。

    既然大初梅已被转移到了安全的栖静院,那么当下最重要的,是五弟和自己当须兵分两路,一个人往沐展鹏的书房,一个人往长安园。

    用不着沐筱萝多说,沐宇轩立即给她一个眼神,旋即动身离去。

    紧接着,沐筱萝在香夏、瑾秋俩丫头的陪同下,前往长安园。

    沐筱萝一行人这才前脚踏入长安园的圆形大拱门,这沉香后脚便来了。

    两个人打了一个照面。

    沉香给沐筱萝请安道,“二小姐万福。”

    “沉香,你要打哪儿去?”沐筱萝瞅着要出长安园呢,却不知道去做什么。

    沉香依旧是浅浅梨花衣,走起路来,承托她纤软扶风摆柳的腰肢,映衬着此番冬日的赫连条时节,更显得她静幽脱俗,她浅笑梨涡道,“可巧了,是老太君唤我去栖静院寻二小姐您来着。”

    “老太君寻我?”沐筱萝好看的眉目微微一蹙,静谧的俏脸恍如古井无波。

    “可不是吗?上一次我教给二小姐的花辰指压技法,二小姐人灵手巧竟学了去,老太君都说你按得比我好,比我舒服,所以老太君这一次还想叫你帮忙按摩呢。”

    沉香连连点头,如今老太君可把筱萝二小姐捧在手心里头,连日来一直叫沉香打听筱萝姐儿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有吃什么,一刻也离不得沐筱萝的,这样的情况以前不曾有过,只打沐筱萝二小姐误闯入长安园的那一刻开始,局势早已改变了,这点沉香心里很是清楚,再说,筱萝二小姐没有,长大小姐沐若雪的清高傲慢,相反的,筱萝二小姐很是平易近人。

    单单凭这一点,筱萝二小姐早就甩沐若雪,长姐好几十条街了。

    “是吗?老太君当真这么说吗?好沉香姐姐,你可不要哄我哦!”

    沉香媚今年十五岁及荆之年,年长沐筱萝足足三岁,沐筱萝唤她一声姐姐也是应当,沉香可不比寻常院子的一二等丫头,她可是老太君身侧的活宝贝,各大房的夫人姨娘们都紧巴巴得想要贴人家的**蛋儿还来不及呢。

    怎奈相府主仆制度森严,沉香心里甜腻一阵,也开始紧张起来,跺跺脚,拉着沐筱萝手的同时,紧紧打着眼色,“二小姐以后可别再喊我作姐姐,否则,就算奴婢有十条命也不够偿还的,姑奶奶若是怜我惜我,就听从老太君的吩咐,随我走一趟吧。”

    “沉香啊,哎,真是的。”

    沐筱萝点头嬉笑,稍微笃定了些许,“可巧了,我找老太君也有点事儿。”

    “是吗?那太好了!走吧!别杵在长安园外头说话,要不然被老太君撞见了,老太君准以为我们说了她人家不是了呢,到时候老太君定不会惩罚二小姐,沉香我呀,肯定要挨几个板子的。”

    沐筱萝倒没有说话。

    香夏和瑾秋不约而同笑道,“老太君才不会打沉香姐姐呢!心疼还来不及了呢!”

    “笑你们个蹄!”沉香嬛着二小姐筱萝的手,扭腰回头轻轻啐了香夏和瑾秋二人。

    那姿态婀娜万千,极致动人!

    沐伐身着圆领罗衫,外面罩着一层红狐裘大氅,红狐狸本属世间罕见,这红狐狸的皮毛更是价值万金,他是相国沐展鹏的亲生胞弟,沐筱萝的二叔,因为生性放荡,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未曾在大华朝庙堂之上谋得一官半职,他爱玩奇珍异鸟,嗜酒如命,当然也爱女人,这老太君身侧的大丫头沉香可是沐伐近日一直朝思暮想的女人,他想要的女人,就会想尽办法弄到手里,等玩腻了,像玩具一样丢掉,这就是沐伐的本性!

    棘手的问题是,沉香她不是长房夫人姨娘们房里头的丫头,也不是府中各位公子小姐房里头的人,偏偏是老娘亲老太君房里头的头号侍奉丫头,沐伐他纵然有天大的胆色,也不敢在老娘亲的虎口里探物,要知道生母老太君不满自己的所作所为很久了,所以沐伐只能忍着,等待着以后的机会,现在只能看见沉香这朵烫手的山芋**一扭一扭得和二侄女走进长安园。

    “这个小***老子总有一天要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沐伐狠狠得咬牙奸笑,便往大哥沐展鹏的书房走去,他身后的小厮跟着他。

    进了长安园的小花径,距离老太君的内院上房子还有好一段的距离,瑾秋突然开口反问道,“你们猜一猜,刚才我看到什么了?”

    “瑾秋妹妹,你刚才看到什么了?”香夏倒是没有瞧见什么不对劲的,听瑾秋这么一说有点好奇。

    沐筱萝和沉香扭过头去,望着瑾秋,希望从她的嘴里吐出一些稀奇有趣的事情来。

    可没有想到,瑾秋说出的话,竟令沉香愁苦万分。

    “我刚才看到二老爷了,他的眼神儿都在沉香姐姐身上呢,我都瞧见了,刚才你们一直往前面看没注意呀,我可是回头望了望,没有想到却被我看个正着,二老爷的眼神儿一直盯着沉香姐姐的**,看了好几眼呢!”

    瑾秋直接把刚才的情景一字不漏得说出来,说得沉香脸上美艳潮红,沉香竟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言语来反击,也许是被逼急了吧,沉香扬起小拳头就往瑾秋处打去。

    吓得瑾秋,连忙躲在筱萝二小姐的背后,连连求饶,“救命啊,救命啊,沉香姐姐,不是我瑾秋信口胡诌,是真真切切的,二老爷就是那么个眼神儿。”

    “哼哼,死瑾秋,该打!”香夏也想出手,帮忙着沉香姐姐好生教训瑾秋这个口无遮拦的蹄。

    见筱萝二小姐不动声色的模样,沉香停了下来,叹息了一口气道,“沐伐那个畜生,有时候把我拦在假山石的后面,对我软硬兼施,哼,我才不吃他那套呢,要我嫁给他,哼,除非我死了!”

    沉香这么一说,她望见筱萝二小姐的时候,便十分后悔,好歹沐伐是筱萝二小姐的二叔,是她的长辈,对沐伐再怎么不满,也不能够在二小姐的面前表露出来,毕竟……

    “没事的沉香,我明白你的。至于我二叔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他是吃喝嫖赌一个浪荡子,我们相府的蛀虫,大华社会的渣滓,黎民百姓的耻辱,你不用刻意隐瞒自己的情绪,你要明白,我沐筱萝是帮理不帮亲的。”

    拉着沉香莹白如卵灵脂美玉般的皓腕,沐筱萝终于明白,像沉香这般品貌在众位丫头之中极为鹤立鸡群的尤物,试问,整个丞相府邸的家丁护院们有哪个不心生神往?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