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9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你们还不让开,难道你们还想有第二个好榜样?”

    沐筱萝面目森冷得瞥了五丈之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年轻护院,再看看对峙的另外三个人,倒想看看这个为首的钟沐魁是不是真的不怕死的货色!

    这下,钟沐魁见了阿飞瘫在地上,不能动弹,死应该死不了,不过落个终身残疾,却是肯定的,他耷拉着脑袋走过去,抱起重伤之人,往东院去了,应该是寻求大夫人的帮助了。

    地下黑牢一落空,沐筱萝招呼着众人紧紧跟随自己而入。

    还没到地下黑牢之前,要先行穿过一个长长的甬道,那无比阴森潮湿的环境,跟人们传说中的冤魂地狱没有什么差别,瑾秋,香夏和小五少爷可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鬼地方,这可是关押相府犯事下人的地方,瑾秋和香夏没做什么错事,小五少爷是相府的子孙血脉更不可能到这个地方。

    倒是沐筱萝上一世有两次来到地下黑牢,一是自己被大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在地下黑牢,二是筱萝她来地下黑牢前来看望被大夫人陷害和衣锦绣***囚禁于此的母亲,不过很可惜,那时候的母亲早已服毒自杀,看到的,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母亲林秋芸好歹也是相府沐展鹏的二房,堂堂的二夫人,却被长房大夫人东方飞燕当做下人一般,囚禁在这里,沐筱萝想着,心中燃起了一股滔天的怒焰,就恨不得把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轰杀成渣!

    只是一切,有的是机会,沐筱萝要做的,便是收集东方飞燕的罪证公之于众,在沐家大祠堂好好开审这个贱妇!

    越是往甬道深处走去,沐筱萝等人就越闻到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这股可怖的气味正是之前在紫竹水榭那边闻到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若不是筱萝二小姐率领着瑾秋等人,一步步靠近地下黑牢最深处,恐怕瑾秋是万万不敢进去的,无形之间,瑾秋、香夏,哪怕是小五少爷沐宇轩他们都能够在筱萝身上找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瑾秋妹妹,你害怕吗?”香夏说实话,她心里头也在害怕,只不过为了让大家的心中愈发镇定,所以才这样问道。

    “香夏姐姐,我才不怕呢,二小姐都不怕,我怕什么,连小五少爷都不怕呢!”瑾秋两只手紧紧扣在一起,地下黑牢那一股压抑的感觉和呕心的血腥味道叫自己的头皮发麻,可不管怎么样,香夏姐姐她应该是在考验自己吧,筱萝二小姐她似乎也在等待自己的回答,更不敢去辜负小五少爷沐宇轩递过来那一抹无所畏惧的眼色。

    沐筱萝不禁嗤嗤一笑,满脸笑容道,“很好!连最胆小的瑾秋都不害怕了,大家难道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沐筱萝这话说的,很是鼓舞大家的士气,小五少爷拍手称赞,“太好了,大家好好加油,一定要找出江福海的尸首!”

    这嘴上功夫过一过瘾却是极好的,当瑾秋第一个看到泡在水牢的那个腐烂不成人形的尸体,她几乎吓晕了过去,“啊……救命啊……死人啦,死人啦!”

    这一下,也瞬间把香夏吓了个三魂不见了七魄,这好端端的一个人,要不是先前看到江福海管家穿得那一身圆领蓝衫,就凭他在水牢里浸泡个比死猪还要难看一千倍的“尊容”,恐怕还真没谁能够辨别得出来。

    “二姐,是那江福海,不错!上次,我路过相府大门的时候,就见过他,他当时也是这一件蓝衣,不过可惜啊,他的尸体被泡烂了,别人还能够认出来吗?”

    二岁的沐宇轩心中大为肯定,也说了出来,旋即目光一直凝视二姐沐筱萝的身上,就等着二姐作出下一步的判断了。

    在瑾秋和香夏的心里头可佩服这个年仅二岁的小五少爷了,她们两个怕得半死,可小五少爷看到尸体竟然和二小姐那般沉稳不惊,好像对于他们来说,泡在水牢底部,不是那四脚朝天高度腐烂的尸首,而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木头人儿。

    沐筱萝灵机一动,旋即对沐宇轩道,“五弟,现在这个时间,父亲大人应该会在他的书房里,你去书房一趟,把这件事告诉他,叫他来定夺。”

    五弟沐宇轩虽然是,子,可好歹是沐府的男丁,相父沐展鹏百年之后,也有资格分一分家产的,倒是沐筱萝,她是相府,女,别说分家产了,能够得到沐展鹏的一丝一毫的宠爱,也好比是那天方夜谭。,长姐沐若雪可不一样,等她出嫁了,沐展鹏可要为他心爱的,长姐亲手献上一份得天独厚的大嫁妆。

    换沐筱萝去了,相父沐展鹏根本不会搭理早已被他抛弃是,女,不过对于,子沐宇轩的话,沐展鹏应该会听进去几分。

    “可是二姐,你要去哪里?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去父亲哪里呢?”

    心地单纯善良的五弟根本无法想象得到,他的父亲,沐展鹏,贵为大华朝的丞相,尊荣至高,却冷落,女,甚至把沐筱萝视为眼中钉。

    沐筱萝不禁摇摇头,“不了,父亲那方便你来说道说道,你是沐家未来的小男子汉,该要承担起我们沐家的责任了,至于二姐我,我会去长安园找老太君,也把这件事说道说道,如果最后能够闹到大祠堂是最好不过了。”

    一旦闹到大祠堂,沐筱萝有重磅的把握,从此教沐家长房东方飞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叫她尝一尝千刀万剐的下场!

    “好!二姐,我答应你!那么这里的一切就拜托你了!”

    沐宇轩本想就这么离去,沐筱萝想要让香夏跟着他。

    可被沐宇轩拒绝了,“二姐,还是不要让香夏跟着我了,这样如果被大夫人看到的话,她一定会有所怀疑的,所以我还是一个人去父亲的书房比较好,大家都知道我是沐宇轩是相府的小五少爷,懂得撒娇,这个时间找父亲也无不可呢。”

    “好聪明的五弟啊。”沐筱萝之前还有点儿不放心他不信任他,如今却是因为五弟的一句话瞬间打消筱萝心中的顾虑。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却不说话。

    “香夏,瑾秋,咱们上长安园去。”

    沐筱萝她心中了然,大夫人东方飞燕这一次,铁定是要遭一场挫骨扬灰的了,这个女人要不狠狠惩治,她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

    众人打算离开,沐筱萝却听到水牢深处,一丝微弱得犹如蚊呐的凄厉呼叫之声,频频映入耳内,声音实在是太过虚弱了,如果不仔细听一听的话,根本听不出来,到底是谁在求救。

    “你们听到了没有,这无尽的水牢深处,似乎还有别的声音。”

    饶是沐筱萝极为正经得说辞,叫香夏和瑾秋也无法淡定了,“二小姐,你知道我们胆子很小,就别吓唬我们,好不好?”

    “是呀二姐,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声音不会是江福海的鬼魂在作祟吧。”

    五弟沐宇轩在某个瞬间也不了解沐筱萝为什么会这般说。

    “你看那里——”

    循着沐筱萝的手指的方向,大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满脸污垢,她泡在距离江福海尸首不远的区域,上半身貌似能动,可下半身似乎动不了,当那个女人头竭尽全力得一扬,她似乎看到了属于她生命中的那一抹极其微弱是曙光,可这抹时明时灭的微弱曙光是这个女人的全部希望。

    披头散发女人拼了命一撕扯寒哑的嗓子,一双黑布隆冬的眼球盯着沐筱萝,欣喜大望,“筱萝二小姐,救我,我是大初梅啊!”

    大初梅?!

    包括沐筱萝在内的四个人,都被这三个字给惊呆了!

    之前娘亲林秋芸可曾说过她的贴身近婢大初梅已死,这才换了大初梅的妹妹小初梅的。

    “大初梅你真的没死吗?”

    众人都吓趴过去,唯独沐筱萝的脸上毫无畏惧之感,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妖魔鬼怪的,只不过是人心鬼祟罢了,渐渐的,沐筱萝也走了过去。

    大初梅拿两只手拨开散发,露出一张无比精致的鹅蛋脸,她也才十八春华,美目灼灼灿烂若天上繁星,当她看到二小姐沐筱萝竟一点儿也不畏惧就靠近自己,大初梅心中万般高兴,“二小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想问你,大初梅你为何会出现此处才对呢。”沐筱萝眼睛巴巴得凝着她。

    微微一恸,大初梅满腹愁苦,“二小姐,你知道吗?一切都是大夫人的所作所为,你看我的脚……”

    在大初梅的指引下,沐筱萝看到浸泡在污水下的那一双脚,早已没了,连带着大腿根部都不见了的,“是大夫人把你的脚剁去的?”

    “不是她,还能有谁如此心狠手辣?!”大初梅拼命一咬唇舌,咬出一口血水,哈哈肆虐狂笑,“二夫人被变贬去菜园子挑水挑粪之后的几日里,大夫人天天向我这里软硬兼施,要我捏造诬陷二夫人和京都衣匠衣锦绣有染的虚伪证供,我不愿意!大夫人她就派容姑姑和爪牙二人砍掉我的双腿来惩戒我不听从大夫人的命令!如今我却听说这两个人早已死了,哈哈……报应啊报应……之后江福海这个狗贼也被大夫人毒死弃在这里,我天天对着江福海的尸体,我就恨不得把他的肉一口一口的吞下去!”

    大初梅的一腔令人义愤填膺的说辞,叫沐筱萝等人心中也颇为动容,别人都说大夫人的狠毒是深深内敛于暗处的,如今看看大初梅生不如死的处境,她可是活生生被大夫人戕害到这般境地的!

    “大初梅,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此地的。”

    沐筱萝真的不忍心看到大初梅惨遭此间非人的痛楚,大夫人砍掉她的双腿,把她浸泡在水中,意在让大初梅捏造伪供词,以此来迫害娘亲林秋芸提供更加可靠的伪供,幸好,大初梅她不甘为虎作伥,痴心为主!

    如果沐筱萝再迟了个两三天,那黑牢满池被江福海死亡的尸体尸臭污染的池水也会慢慢得污染大初梅的大腿伤口,到时候哪怕是华佗在世,同样也没有办法医治了。

    “来我们一起帮忙,把大初梅先抬到干净干燥的空地上。”

    沐筱萝一声令下,瑾秋、香夏和沐宇轩七手八脚得搬搬抬抬,还好大初梅也不重,她原本是个清瘦的十八岁少女,如今被砍掉了两只大腿,只剩下上半身,只是大腿根部被污水严重腐蚀,只怕稍后要作个截肢手术,方能够保住一条性命。

    现在看来,得改变计划才是,沐筱萝想,现在不急着让五弟去书房找父亲,得去想个办法让五弟去多找几个担架来,抬走大初梅并想办法医治她才是。

    “五弟,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可以先让大初梅转移阵地,这个地下黑牢太不安全了。”沐筱萝这才说罢。

    香夏紧接着道,“是呀,如果大夫人此刻发现了我们找到了大初梅和江福海两个活人和死尸,我们就都有危险了!”

    “就是啊,我们可要早点想到办法,不然等大夫人来了,可太危险了!可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狠毒无比的,连自己的亲表哥都敢杀。”

    眼睛都不敢去大初梅下身腐烂伤口的瑾秋也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

    “二姐,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其实我在外头认识不少的江湖朋友,不然让他们来帮助我们吧,这相府大院里面的小厮护院们,多半是大夫人的爪牙,他们是不会帮,也不可能真心实意帮我们的!”

    憋了好久,五弟沐宇轩看着二姐的眼睛,很是认真得说。

    这个五弟竟认识那些江湖上的朋友,传闻小小的五弟年仅二岁,可性情豪迈之处并不逊色于那些成年男子,哪怕比贯来心有城府的相父沐展鹏,也是远远超过了他的。

    上一世,沐筱萝也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知道,五弟曾经和江湖上的朋友一起来潜入皇宫来拯救被困在冷宫的自己,可惜后来好像东窗事发,五弟沐宇轩被夜倾宴陛下活活车裂而死!

    想到这里,沐筱萝的眼睛不禁潮红,竟情不自禁把五弟拥入自己的怀中,发疯得颤抖,“五弟,二姐答应你,决不让夜倾宴皇帝陛下伤害你,相信二姐,相信二姐!”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