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8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眼看着老太君就要扬起九龙星杖往上官温柔的额头上一轰。

    这一轰可不得了啊。

    筱萝生母筱萝生母挺身而出,拦住老太君的拐杖,劝慰道,“老太君,幽儿她都昏迷不醒了,你这一棒下去,岂不是有多了一个昏迷的人么?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哦呢。”

    “是呀,妹妹说的有理,老太君还是等幽儿醒来再作定夺吧。”大夫人皮笑肉不笑得劝道。

    刚才老太君质问了一句,幽儿肚皮里的孬种是谁的时候,东方飞燕可一阵儿心惊肉跳,老娘家弟弟的孩子前四五个月极为频繁得出现在沐府,出现在锦绣院呢,这孩子是若雪女儿的表哥东方瑾,莫非是东方瑾?

    细细想想,大夫人心里已有**分底了。

    说起幽儿这丫头怀的还是东方家的种呢,如今却是没了,也颇为可惜,东方飞燕不禁想道。

    老太君本愈发作,却见胆敢拦住自己的九龙星杖却是二夫人,可是筱萝孙女儿的生母,所谓爱屋及乌,老太君语气温和了些,“秋芸,这事儿你别管,我自有打算。”

    秋芸?

    大夫人东方飞燕火烧娥眉得狂蹙,老太君何时对,系的妾侍和颜悦色过,对于憎恨的四姨娘上官温柔,可称呼着上官氏呢,这对洗脚婢筱萝生母却说出她的名字?

    老太君她是怎么了?

    老太君她也一向是称呼东方飞燕她为“臻珍”或者是“臻珍媳妇”,当然,这是,系的尊荣,,系的荣耀。

    唯有,系才能够引起老太君的足够重视。

    在场的几位姨娘们耳朵儿谁都不聋,都听得真真儿的,看来老太君是对林秋芸二夫人有些好感。

    莫非是沐筱萝这个卑贱,女对她老人家说了什么吗?

    许多姨娘们眼珠子转溜,似在交流。

    唯独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四姨娘上官温柔,屁都不敢放一个。

    被老太君破天荒直呼其名“秋芸”,林秋芸脸上不禁浮现感激之色,望了望了地上的上官氏道,“你看温柔妹妹哭泣得如此伤心,想必她也不知情的,天下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好呢。”

    “是呀老太君,我看四娘也不是有意的。”沐筱萝总算站出来,为上官温柔说一句话。

    话说上官温柔母女向来和大夫人,,长姐狼狈为奸,如今开口说话为她们求情的,却是她们平日里针对的那个人。

    是沐筱萝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么?

    不,相反,沐筱萝很清楚,沐筱萝这叫收买人心,笼络所有姨娘的心,让她们反过来一起对抗,母东方飞燕,从而达到彻底孤立东方飞燕和沐若雪这一对老天都希望早点收去的狗‘母女。

    沐筱萝她们母女两个人为自己说话,上官温柔怪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珠子,为何会一直听大夫人的摆布,此刻肠皓澈悔青了,大夫人往日里可是千般万般对自己好呢,可如今一到节骨眼儿上,大夫人却是关上门来各扫庭前雪。

    之前上官温柔母女没少为长房大夫人她们奔走卖命的,如今一旦发现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却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瑾,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说过你会娶我为正室,你说我成为未来的尚书夫人,瑾啊,你在哪里?”

    昏迷之中且发着高烧的沐锦绣张开干瘪脱水的嘴唇叫着。

    就那么几个时辰的功夫,沐锦绣却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沐锦绣刚刚开口说话,大夫人第一个就吓傻了,四小姐沐锦绣嘴里一直念叨的瑾啊瑾,不就是自己的好外甥东方瑾吗?

    这若是被老爷子知道,凭老爷子火爆的脾气,他还不打死外甥东方瑾的一条腿么?

    “老太君,您可为我们家的幽儿做主啊,只怕我们家幽儿肚子里的怀的是东方家的孽种啊。”

    四姨娘上官温柔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仰着头,望着老太君的,两只手也抓住老太君深紫大掛的裙子下摆。

    东方飞燕哪里会让上官温柔再说,“该死的贱妇,你自己女儿作了孽,还想赖我的好外甥东方瑾。”

    哼哼,真是的好外甥东方瑾么?

    沐筱萝不禁冷笑,“母亲,东方瑾是你的小外甥,您当然会护着他呢,想必母亲也忘记了,四妹锦绣可也管叫您做母亲的,您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外人贬低四妹,好歹四妹是爹爹的骨血,您这样说不是也在侮辱爹爹吗?”

    “你……这个……”

    东方飞燕正要发作,想骂沐筱萝你这个死丫头,可老太君在前,她断然够不能那样,若真是那样骂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在老太君面前伪装成一个温柔善良贤淑大方的好,母呢?

    东方飞燕怪只是怪沐筱萝何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

    见沐筱萝这个卑贱,妹张口说话,沐若雪这个,长姐自然不能落下,“筱萝妹妹,你是不知道呢,锦绣向来跟我最亲,她那野惯了性子我是知道的,指不定从外面勾搭了那个不成气候的小子,又或者就在我们相府里勾搭了哪个下贱的小厮也说不定呢。”

    “若雪大小姐!你不能这样侮辱你的四妹,平日里,锦绣这丫头虽然莽撞了些,可对你这个,长姐也颇为尊敬,向来对,长姐你是言听计从的,她与你一起,你还不知道她的品性,如今你作为,长姐却是这般泼污于自己的,妹,你的良心过的去?!”

    这番话,本是打死了四姨娘上官温柔也不敢说的话,如今自己的亲生女儿昏迷在床,却被女儿一直以来最最信任的,长姐如此污蔑,这一口气如何吞得下去,再说老太君在这里,一定会为自己主持公道的。

    “谁人不知道,长姐素来一张玲珑巧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如今四妹只是昏迷,,长姐已然开始袒护她那个表哥,把所有的过错推到四妹身上了。”

    沐筱萝冷笑道。

    “放肆!沐筱萝,你这个卑贱的,女,你信口雌黄什么?!”

    沐若雪再也忍不住道。

    “哼!你生母是个洗脚婢贱籍,没有想到你竟和你生母一样,尽学着卑贱手段弄进我们相府来!”

    性格乖张的沐若雪在盛怒之下,尽是把心中隐藏这么多年的话和盘托出。

    “是,我们,系的身份地位是低人一等,但总比得,系的某些人良心要干净些,,出的就很了不起么?当今的皇太后不也是渔家女出生的么?帮助打大华江山的开国先烈不尽然是那身份高的人吧,这开国先烈之中,我们太老爷就属其中一位,太老爷年轻时候可是贩卖草鞋出生的,后来才帮助大华先祖打下这一片江山的!”

    沐筱萝走到,长姐沐若雪的面前,一个字一个字,铿锵落地有声得说道。

    相反,沐若雪倒显得有些胆怯。

    “筱萝孙女儿,你说的不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老太君拄着九龙星杖狠狠瞪了沐若雪一眼,“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听到什么,出,,出的,同在相府,本都是一家人,何必分你我!若雪,你是,长女,本应该是子孙辈的典楚,这些话是你应当说的么?哼!筱萝是你的,妹没有错,可我告诉你,你一个,长姐被你的,妹给比下去了,你知道吗?”

    老太君的话不可不听,沐若雪知道自己说错了,连连认错,“老太君,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知道错了,那你去把孝经抄个一千遍吧,三天后的黄昏拿给我看。”老太君正色道。

    其他几位,系的姨娘们,无不心里感到痛快,像沐若雪这样目中无人的,系女儿,是该要好好惩戒一番,谁叫她沐若雪往日里对她们不敬也就罢了,如今老太君在这里,她也如此大胆。

    “老太君……”

    沐若雪她想通过撒娇来躲避这一切,三天之内要把孝经抄一千遍,那可是洋洋洒洒的数万字啊。

    东方飞燕连忙走过去,给若雪递眼色儿,厉声呵斥道,“还不快去。”

    “是,若雪听老太君的话。”

    沐若雪极不情愿得返回留若雪暖阁,走之前,给沐筱萝一个暴栗子的眼色,似乎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沐筱萝可不怕她,回报于她的,却是那淡淡一笑,以此证明,沐若雪向自己递来的颜色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你,沐筱萝才不会心起半点波澜。

    待沐若雪怀着愤懑离开,老太君脸色严峻得质问大夫人,“臻珍媳妇,若你今天不给我一个答复,你休想离开这里。”

    “老太君,我,这不****的事啊。”

    东方飞燕连连摆手,她倒是希望这件事可以早点过去,孰料,老太君可一直把上官氏的话听在耳里,记在心口。

    老太君冷哼一声,朝屋子里巡了一眼,“你们有谁是幽儿的贴身侍婢?”

    “老太君,是奴婢。”

    一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素净的湛青襦子,粉绿色的套裙,衣服裤子是下等的料子,再加上腰间系着一条嫩黄的腰带,看得出她是个三等粗使丫头。

    在偌大的相府里头,,出的小姐们是没有资格配用二等丫鬟的,至于沐筱萝她被大夫人剥削,却是一个挂名的丫头都没有,她可着实被当做了一个下等丫头,终日在破柴房内砍柴,挑水,砍柴,挑水……

    “你叫什么?”沐筱萝紧接着问出老太君想要问的。

    “奴婢名唤二女,我家中排行老二。”二女说。

    沐筱萝无奈得摇摇头,敢情儿这个丫头一个名字都没有,他们家里没给她取名字,就给卖到相府里头当一辈子丫头。

    老太君旋即正色道,“二女,你可知道幽儿四小姐她嘴里的‘瑾’,到底这个男人是谁,你可知道?”

    “奴婢……”二女微微抬起头来,本想看老太君,却无意之间受怔于来自大夫人那边的目光。

    只见大夫人两只手指头互相拧着,冥冥之中警告二女,若她胆敢说乱说,定要让她挫骨扬灰!

    沐筱萝可是什么都看见了,偏偏当着大夫人的面上说,“二女你尽管说吧,就算大夫人不为你做主啊,还有老太君呢,再说端庄贤淑的大夫人怎么可能不为你们这些下人做主呢,你说呢母亲……”

    最后的话,沐筱萝可是当着老太君的面,说给东方飞燕听的。

    东方飞燕哪里敢反对,沐筱萝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恰如其分,又死死得给自己扣了一顶高帽子,她又如何辩驳,却只能垂首道,“二女,你说吧,筱萝姐儿说的不错,我会为你们做主的。”

    二女也才十多岁的小女孩儿,她懂什么,就好比当初**抖疾欢你弩懵埽槐鹑讼莺α艘膊恢馈

    二女扬起螓首,对老太君道,“回老太君的话,七月中旬,老尚书家的表少爷东方瑾天天来找四小姐玩耍,两个人才常常躲在假山后面玩捉迷藏呢,有一天奴婢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他们,直到锦绣四小姐急匆匆从假山后面出来,衣裳凌乱,连腰带也松,当时我问四小姐发生什么事情,四小姐叫我不要说出来,还叫我先回锦绣院……”

    众人一听这话,经历了人事的人,早就猜出锦绣四小姐和东方瑾为何会在假山后面躲了半天才出来的缘故。

    “后来呢?”沐筱萝追问道。

    老太君也惊呆了,眼珠子一直凝着二女不放。

    “本来我想走的,可我一想,我怎么可以先走呢,我一定要等四小姐,怎奈,我发现四小姐帮东方瑾表少爷扣上玉腰带,那个,表少爷下身竟然是一片光秃秃的,不着寸缕……”

    二女再也忍不住了,“刚才我也就听老太医说起四小姐怀有身孕,要不然我也想不到原来四小姐和表少爷在假山后面……只是那一天我就觉得奇怪……”

    “老太医说幽儿她怀有身孕已有四月,当时是七月,如今是十二月,这样推算过来,岂不是也有四五月的时间了。这个时间推算上倒是吻合。”

    老太君狠狠用九龙星杖狠戳了一下东方飞燕的跟前雕花小矮凳子,“臻珍,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那个好外甥东方瑾,还有什么抵赖的吗?”

    “老太君,定是那二女胡诌,瑾他是不可能作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来呀,”大夫人弓着身子,转头去骂二女,“好你个小蹄子,平日里吃我的,用我的,却说这番话来污蔑本夫人娘家的人,我非撕你的嘴不可。”

    说罢,眼看大夫人就要动手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