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等三人坐定,八人大轿子缓缓上升。

    还真别说,八人大轿子就是稳当!

    沐筱萝正想小眯一会儿,却被老太君抓住要听笑话和故事。

    沐筱萝之前听娘亲筱萝生母说过不少,“老太君,沉香,要不我跟你们讲成语猜谜,咋样,我说一个谜底,看你们能不能猜出谜底来。”

    “嗯,这个有趣儿,你就说吧。”老太君有点迫不及待了。

    沉香也一脸期待,“二小姐你快说吧,急死沉香了。”

    搞的沐筱萝满脑门黑线,这不还没出题呢,她们似乎很想知道答案是啥。

    “好,老太君,你可仔细听了,‘牛狗猪羊赛跑,跑到终点后,牛狗猪都喘得不得了,只有羊不喘气’,请猜一个成语?”

    沐筱萝直接出了这么一道必杀技来!

    “哟,这道题好生奇怪,猜一成语是吗?”

    老太君右手捏着下巴,细细沉吟一番,旋即眼睛去望沉香,“沉香,你可知道二小姐这个刁钻古怪的谜题?”

    “老太君不带你这样的,要自己猜出来才好玩哩。”沐筱萝的嘴角浮现一抹坏笑,惹得老太君嘻嘻哈哈不止。

    老太君她们满是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筱萝也不忍心再藏着掖着,“好了,看在你们这么虔诚的份上,我来公布谜底啦。”

    “不就是‘羊没吐气’嘛!”沐筱萝乐呵呵得笑着说。

    老太君一怔,“什么?羊没吐气,这是算得上哪门子成语呀。”

    “老太君不信的话,再把‘羊没吐气’读一遍?!”沐筱萝一脸认真得道。

    “羊没吐气…羊没吐气…羊没吐气…扬眉吐气…”

    手里拈着那串儿翠碧通透佛珠,老太君念叨着,发现自己正念叨出了一句成语来。

    “扬眉吐气……”沉香跟着老太君,平日里吃了点墨,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心里通透哩,这该让老太君猜出来,才有意思。

    “老太君您可是天底下第一聪明人,这下知道了吧。哈哈……”沐筱萝紧握住老太君的手。

    老太君极为宠爱得捏了一把筱萝的琼鼻,无比爱怜道,“你这个小鬼头,这般刁钻的谜底都给出了出来,还说我老人家聪明,我看最最精明的人是筱萝孙你呀。”

    “老太君是你精明,要不然我怎么会被你识破我精明了呢。”筱萝被老太君一夸,骤然间一时间尾巴翘到了天边上去,“等着,容孙女儿再出一道。拿筷子吃饭?”

    沉香的明眸宛如黑漆点墨,骤然是可爱,她眼里写满了期待,拿筷子吃饭,说是简单其实很难吧。

    “……这到底是什么?”老太君一脸无奈。

    “对呀,到底是啥?”沉香这回也给难住了。

    “筷至人口嘛老太君?!”筱萝憨笑连连,太逗了。

    老太君再回味一下,“筷至人口,脍炙人口,原来是脍炙人口啊,妙极妙极,筱萝孙女儿你老聪明了呢,老太君今儿个才发现呢。”

    “哈哈,谢谢老太君夸奖。”

    “还有啊,你们知道为什么一只没烤熟鸭子,就算给它插上翅膀,它怎么飞也飞不出来,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呢?”

    “莫非鸭子没烤熟?”

    “都说了没烤熟的鸭子啦?”

    “不就是插翅难飞嘛!因为我只给它插了一根翅膀,它怎么飞啊,哈哈哈……”

    “二小姐,你真厉害!”

    “乖孙女儿恁聪明了,我怎么一直没发现呀。”

    一路上说说笑笑,时间倒是过的极快。

    ……

    一直趴在侧门旁偷听的李妈妈两眼发出毒光,她心里暗忖道,这个二小姐是不知道尊卑的家伙,不但自己坐在老太君的轿子里头也倒罢了,还怂恿卑贱的婢女沉香也坐上去,我一定要把这些禀告给大夫人,不辜负大夫人这么信任我,看来大夫人早有自知之明,早就我出来监视她们呢。

    “气死我了,沐筱萝这个败坏人伦纲常的卑贱,女!看我不好好惩治与她!”

    大夫人一听到李妈妈回上房回禀这些事实,不由气得两排牙齿在抖索。

    “哎,想不到老太君那么偏心!”

    沐若雪的心可谓是凉了半截,没有想到平日里百般讨好老太君竟换来老太君的偏心。

    “母亲,你快想办法啊!”沐若雪面露凶光,恨不得夺走老太君宠爱的沐筱萝就此死去。

    鎏飞院上房之内,没有谁不恨得牙牙痒,会不想着要把沐筱萝挫骨扬灰!

    “哼!叫沐筱萝能有命出去,没命回来……”

    江南织造生产的上等织绢生生得被大夫人绞扯在手心里,一抹毒计又浮现她的心头。

    “李妈妈在哪里?”大夫人目光如电光一蹙,映射在李妈妈那张慌慌张张的老脸上,李妈妈被大夫人吓得绿色胆汁儿都快要流出来了。

    匍匐上前,李妈妈始终不敢正眼迎接大夫人辛辣的凶目,“大夫人请吩咐……”

    “你去把小厮们叫来,就说是替他们的爪牙老大报仇——”

    东方飞燕和女儿沐若雪面面相觑,随之一笑。

    她们二人心知肚明,东方飞燕私底下养了一批武力值尚可的武士充作小厮团,这些是小厮团本原就是爪牙管理的,如今爪牙死了,这些嗜血小厮可是希望能够早日手刃仇人!

    如果大夫人告诉这些个杀人不眨眼的小厮们,说爪牙是沐筱萝杀的,恐怕他们会把报仇矛头指向沐筱萝吧,至于爪牙到底是不是沐筱萝杀的,大夫人无从所知,但是结果都一样,她一定要派这些个小厮团前去谋害沐筱萝才是真的。

    若在相府之内,的确不好动手,会引起太大的动静,出了丞相府邸就方便多了,到时候沐筱萝一时,对外公开说,沐筱萝是遭到江湖上的武林人士所暗杀,也未尝不可。

    旋即,李妈妈就带上一小队小厮们进了上房,带头的是一身着墨衣的小厮,看他浑身装扮,并没有下等小厮的奴颜卑膝,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颇有身份的人物。

    “你且附耳过来,”大夫人指使墨衣小厮头子上来。

    墨衣小厮果真听话,立马上前,只是听得大夫人道,“沐筱萝众人前往青冥寺,等她们的轿辇停靠在寺庙外边,趁没人的时候,尔等就用锋利的匕首把轿子底部捅破,这样等她们落轿子的时候,非得摔死她们……”

    “可是大夫人,如果轿子摔在地上,老太君岂不是也给连累了?”

    墨衣少年名唤墨扬,一直在爪牙头领身边做小跟班,兼职副队长,墨扬的说辞极有道理。

    要是把老太君摔坏了,可怎么着?

    反正那个老太婆偏爱沐筱萝那个卑贱的,女!

    若是顺道儿除掉了老太君那个老妖妇,从此以后,这丞相府邸沐家的当家主母,可不就是堂堂正正的是我东方飞燕了吗?

    从此再也不受老太君的制肘,简直是翻身奴隶把歌唱呀!

    罢!罢!罢!

    东方飞燕心一狠,就着墨扬耳边小声道,“若是老太君不小心摔薨了,那也天命所指,怪不得我们了。此事办成,赏赐你们每人黄金一千两,凭我老父是当朝老尚书老娘家的,况且这么多年,我当家做主,可也省下不少银子,等着好了,只要你们办好了,不愁黄金!”

    “好好好,就此拜别大夫人,奴才们这就去出发履行任务。”

    墨扬一脸喜色,他原以为爪牙老大死去之后,再也不能跟着爪牙吃香的喝辣的,想不到没过几天,这大大的“生意”就上门,只要按照大夫人的去做,在大轿子的底座上弄一个手脚,叫那些个车夫们抬着轿辇抬到半路上,一一叫老太君魂归阴曹,这样不必自己动手,可落个清闲了。

    墨扬极为知趣得退下,大夫人嘴角咧开一丝森冷的笑意。

    如此寒森森然的笑意噙满母亲的嘴上,沐若雪不免得有一丝胆怯之意,这母亲怎么看上去比平日里还要可怖了几分。

    母亲她到底想要干嘛?

    “母亲,你能告诉我,你刚才跟墨扬偷偷说什么了,他怎么就走了,难道这件事情就算了吗?我们不打算好好教训一蟣uo弩懵苈穑俊

    沐若雪是不明就里,她哪里会知道东方飞燕使那个天杀的毒计!

    李妈妈在一旁自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情须要保密,若是事情败露,这等同于刺杀老太君,再者,老太君身上可是有当今皇上加封的一品诰命夫人,也算得上朝廷命官,刺杀朝廷命官,那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就连女儿若雪,东方飞燕也没有打算跟她说,少一个人知道,就代表着事情将会越顺利!

    “若雪,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大夫人打了一个哑谜。

    沐若雪舌燥道,“哼,自家母女整的跟外人似的,好,女儿先行告退了,女儿回我的沁芳暖阁去。”

    沐若雪是丞相府邸沐家的,长姐,衣食住行自不必说比沐筱萝这个,出的二小姐好太多,就单单拿住处来说,沐若雪可是住在沁芳暖阁,听那名字就知道是一块风水宝地,至于那沐筱萝住的却是破败的柴房……

    因为这一切,唯独沐家的当家,母东方飞燕说了算。

    “你去吧,这些天安生呆在沁芳暖阁,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别乱跑。如果二殿下夜胥华突击来我们丞相府邸的话,若被这位未来的新皇帝陛下撞见了失礼之处,若雪我儿,你还想不想当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东方飞燕带有几分威胁的口吻。

    “母亲说的是,”沐若雪连连点头,母亲的话说的对了,旋即就望东边的沁芳暖阁行去。

    沐若雪现在一心一意要嫁的人,是夜胥华,将来的新皇陛下!

    其实夜倾宴的生母王氏没有参与逼宫暴乱的话,估计他也是一个好皇帝的人选,毕竟沐若雪见过夜倾宴几次,他长得剑眉星目,宽肩窄腰,武功又是极好的,待人也极为温和,特别是一看到自己,夜倾宴就魂不守舍,这也难怪,沐若雪她乃是京都出了名的,尚未出阁的第一大美人了呢。

    沁芳暖阁位于整座相府的东方地带,占尽了冬暖夏凉的天然优势,东面临着深潭,西面却是一簇簇拔地而起,看起来峰峦叠嶂,万朵花卉绽放的大小假山群落。

    说白了,如此仙境似的住处,是极为宠爱若雪的沐展鹏给女儿的幸福爱巢,沐若雪从小就是沐展鹏的心尖上的呱呱儿肉,他要是不给心疼的好女儿沐若雪,那么还会给谁呢?

    还没等沐若雪步至沁芳暖阁,沐若雪就看到两位丫鬟引领着一位身着五彩蟒袍,腰间细细的系着貂裘玉带,紫金冠束发,唇若涂朱,眉似流春,当男人的眼神和沐若雪的目光犹如火花般的触及!

    沐若雪讶异一怔,偏过早已泛红的极美脸蛋儿,生生不敢看那头戴紫金冠束发的英俊风流倜傥的美少男!

    他正是大华朝的大殿下夜倾宴,是,妹沐筱萝上一世的夫婿,就是他,夜倾宴,联合自己二人把沐筱萝砍成人彘,丢弃冷宫,其实,他们早已情根深种,所以才能够如此同心协力对抗沐筱萝。

    沐筱萝太蠢了,被蒙蔽在鼓里很久了,到死的那一刻才完完全全知道真相,原来夜倾宴至始至终爱的人,都是貌若天仙,倾城倾国的谪仙女神——沐若雪!

    “大小姐,大殿下来了……”

    围着夜倾宴的两个丫头们,腰间系着红腰带,摆明了是二等丫头,是沐若雪房里头的,她们分明叫新茗和新妆。

    沐若雪只听见新茗道,“大小姐,大殿下在沁芳暖阁等您好久了呢。他都不愿意让我们去禀报,怕是打扰大小姐您啊。”

    “是啊,大殿下对您多好啊,大小姐。”新妆接着说道。

    夜倾宴良久没有开口,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沐若雪看着,她那倾城倾国的美貌,好比一杯美酒下肚,千杯了仍然不感觉醉。

    ……

    京都郊外青冥寺。

    “老太君,你悠着点儿,筱萝扶您下来,要慢慢下来啊,别着急。”

    沐筱萝极为关心老太君的安危,她之前一直担忧这个八人抬的大轿子有没有可能突然会坠落在地,距离地上足足半尺多高呢,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倒是不要紧的,可老太君身体老迈,吃不消那样子的。

    上一世的老太君就是不明真相得因为轿子突然坠地,然后大病一场,就此薨逝的。

    衷心的婢女沉香也来搭把手。

    老太君一边缓缓下来,一边摇头晃脑,“不要紧的,我这把老骨头都坐了那么多年轿子,放心啦筱萝孙女儿,安全的很呐,再说这青冥寺我来了少说也有数百次了,还怕啥。”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