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7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莫不是沐若雪上来提醒,估计东方飞燕还沉浸在往日梦幻之中,容姑姑是她的近身侍婢,梳得一头好髻,各种京都最为流行的花样发髻她都懂的。

    只是刚才,东方飞燕在老太君老太君面前掩饰自己的悲伤而已。

    这回,大夫人东方飞燕算是清醒过来,“方儿去了,金井沉尸……这金井沉尸!”

    “你们还不快去叫人把金井里的两具尸体捞上来!”

    或许像东方飞燕这般狠毒妇人在某个瞬间,因容姑姑的死亡而颇为伤心,但是一想到为了巩固自己沐家,母的身份,赐死容姑姑和江福海两人早已是盘算在内板上钉钉的事儿。

    直到现在大夫人一滴泪儿都没有流下。

    “是、是!奴婢们这就去办妥。”李妈妈立即使递楚嬷嬷一个眼色,旋即退下。

    鎏飞院上房,又剩下东方飞燕和若雪母女俩人。

    “若雪,你可知道刚才做错了?”东方飞燕脸色变了起来,但难掩她对若雪女儿的担忧之色。

    沐若雪擦拭眼畔的泪珠儿,“母亲,我哪里做错了。”

    “你个蠢坯子,你不知道老太君向来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子们!如今老太君的心在那个低贱,女沐筱萝的身上你还看不出来么?!”

    “母亲,我何尝看不出来啊,若雪我就是看出来了,所以才会那样的!”

    “女儿啊,你蠢啊,老太君的心在沐筱萝身上是有原因的……”

    “哼,不就是那个贱蹄子陪着老太君在长安园听了一出我点的《醉打山门》的戏罢了。”

    沐若雪这才说罢,她的一双洁白如温玉的手腕儿被母亲东方氏抓住,“上次若雪我儿你的小仙辰,你亲手点了一场热闹戏……到最后却给筱萝那个贱婢之女作了嫁衣,而后你要吃下这教训,切不可再犯同样的错误,知道吗?”

    “莫非说我今日我跪地祈求老太君带我去青冥寺上香,也是错的。”沐若雪继续喃喃,她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如今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一切的一切,尽落入东方飞燕的眼底。

    叹息了一口气,东方飞燕蔚然感慨道,“若雪,老太君的脾性你还摸不准吗?刚才那么多丫头婆皓澈在,你一动不动就跪下来求着老太君带你去,你又没有犯错,这一跪不是承认自己有错?老太君怎么好意思再让你去,让你去了,岂不是代表着你做错了?所以……”

    “这么说,老太君的心里还是有若雪我的,对不对,母亲?”沐若雪面始然有喜色。

    “嗯,你明白就好了,你这丫头。”东方飞燕极为宠溺得拿手指头点了沐若雪的琼鼻一下。

    东方飞燕轻轻握住沐若雪的手掌安慰她,她心中沉浮万千,昨夜里派去的爪牙武功是那么高强人物,竟然被人扔进金井里如此不堪一击!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莫非是沐筱萝这个洗脚婢的,女?

    不可能,眼观沐筱萝那一股十二岁的小童身板,如何能够把二十五岁的壮汉打倒,更别说最后抬着尸体扔进金井里,如果不是沐筱萝干的,又是谁的,还有杀死容姑姑和杀死爪牙的,恐怕这个凶手是同一个人吧。

    至于江福海表哥被自己用涂抹砒霜的千层糕毒死弃在丞相府的地下黑牢,老太君老爷子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东西,东方飞燕通通考虑在内,目前他们三个人皆死,可谓真正的受益者是东方飞燕她自个儿。

    想到这里,东方飞燕倒是愿意这样冷血下去,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丞相府邸的当家,母的身份永远巩固下去。

    “母亲,老太君要求你三日后查出杀死容姑姑和爪牙两个人真凶,你有把握吗?”

    沐若雪突然想起老太君说过的话儿。

    “就算没有把握,我也一定要有把握!还不止两个人,关押在地下黑牢里早已死掉的江福海!”

    东方飞燕柳月娥眉皱都不皱一下,凄冷得说道,“就算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把林秋芸和沐筱萝这一对够母女送她们到地狱永不超生!”

    “我听下人们说,父亲早已在暗暗追查了那些事……”

    沐若雪她是知道了,却不说出来,她怕说出来母亲会生气。

    金花滚边长袖遂清风飘摇,大夫人脸上一股脑颇有阴谋的神情凝着沐若雪,“若雪,你要是不说的话,到时候你嫁给夜倾宴,母亲可就不管你了。”

    “不要啊母亲,若是嫁给了夜倾宴,我沐若雪可是当不了一朝皇后!更不用什么一展母仪天下的伟大抱负了……母亲我说了就是。”

    沐若雪可不愿意嫁给夜倾宴,夜倾宴大殿下她的生母王氏外戚造反,引得朝堂之上十分之**的肱骨大臣们的非议,很难登上大华朝的皇帝之位,相反这些年游离在外的二殿下夜胥华才是良婿,因为夜胥华恐怕不日就会成为大华朝的新皇陛下。

    “说——”东方飞燕心中好笑,她这是吓若雪而已。

    “近日,我用五两银子收买父亲身边的随从文棋,文棋告诉我,父亲曾经偷偷去京都外的成衣店暗访衣匠衣锦绣,就是要查一查他是否和筱萝生母那个贱妇有染……”沐若雪道。

    “真的吗?后来查到什么没有?”大夫人显得极为焦急。

    “至于父亲跟了衣锦绣在一个房间里说了什么,文棋跟我说,他当时因为父亲不让他旁边呆着,所以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沐若雪瞅着母亲眉宇之间微有闪烁,“莫非那沐筱萝那个贱人说娘亲您和表少爷江福海是……真的……不成?”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纵然是亲生女儿在旁询问,口是心非的东方飞燕不免恼羞成怒。

    见母亲的神色,沐若雪乃是相貌在京都堪称第一的大美人,男女之事勘破不少,沐若雪愈发有些怀疑。

    虽然东方飞燕每次和江福海行其好事,都生生关紧了门窗,可这个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多半也是被府邸的丫鬟家丁或是婆子妈妈瞧见了,碍于大夫人的yin威,只敢私底下说说,也不敢在青天白日里乱嚼舌根。

    至于沐若雪那不同,她是东方飞燕的亲生骨血,就说一句也就罢了,东方飞燕当做啥事儿都没有发现,若是下人说半句,恐怕早已拧掉她的脖子。

    再想起一人,沐筱萝,在长安园里如此“诽谤”自己,东方飞燕一直记着呢,须臾之间,东方飞燕扯出腰间的龙凤汗巾,这上面的“点睛绣法”可是出自林秋芸这个贱婢的亲手手笔,恐怕她怎么赖也赖不掉吧。

    这方龙凤汗巾,可是当时大夫人和江福海偷情打得火热的时候,大夫人手拙,实在绣不好,倒找了机会让林秋芸绣着,却没有想到却将要成为林秋芸的致命把柄。

    “沉香,贡品香烛,金银财帛可准备妥当了?”

    老太君由沐筱萝扶,一边缓步走,一边问身侧的沉香。

    “回老太君的话,一切都准备妥当,这次还是八人大轿子呢,八个轿夫在大狮子门外杵等着呢,老太君瞧。”

    说实话沉香还挺讨得老太君欢心的,她那拿出一根手指头指着某处,在沉香一声的吆喝声中,抬来的真是那八人大轿子。

    凝了一眼身边的筱萝孙女儿,老太君连连摇头,“沉香不中啊,平日里我一直乘坐八人大轿,今日就我们三个人,又不是初一十五的,随心随性去祈福,不必讲那排场。”

    “老太君,这可使不得,您可是当朝一品诰命加身,怎么可以不乘坐八人大轿呢。”

    沉香有些急了,若是被老爷子知道了,少不得一顿好打,恐怕到时候要怪沉香自己没有照顾好老太君。

    “是呀,老太君,您平日里是八人大轿,今天怎么想着要改呢?”

    拉着老太君的手,沐筱萝有些不明白了,毕竟上一世,她还真的没有和老太君一同外出过。

    老太君几乎有些命令的语气对沉香道,“沉香,你去备一备绿盖珠缨八宝香车,就是上次若雪陪我去那会儿她坐的那一辆就好了。”

    沉香愣住了,老太君今天下午唱的是哪一出呢,别说沐若雪大小姐乘坐的那一辆绿盖珠缨八宝香车,就连大夫人东方飞燕乘坐的四人大轿,老太君要是坐上去,那在外人看来是足以令身份掉价的一件事情,还颇为严重的呢。

    沐筱萝脑袋灵光子一闪,微微笑道,“老太君,我知道为什么了,你怕一个人呆在八人大轿大轿里边太闷了是不是?”

    “筱萝孙女儿,看起来你比若雪还要识大体呢,也很聪明,一点就透,也是啊,八人大轿排场是很大,可我半身骨头都快埋了土里,还讲那些大排场做什么,我倒不如陪着心疼的筱萝孙女儿同坐绿盖珠缨八宝香车,一起说说话儿,岂不甚好。”

    老太君话音刚落。

    这边沉香脸上满是愁苦的神色,“老太君,您可是当朝一品诰命加身呢……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可……”

    “娘亲做事,害怕儿子责怪呀。征儿那小子还听我的话哩。”老太君详作没好气得说道,惹得筱萝嗤嗤直笑。

    八十余一高龄的老太君依然带有几分童颜的天真,叫人忍俊不禁。

    不过老太君说的也极对,父亲沐展鹏的确是对她老人家是至爱至孝,半点不敢违背老太君的意思,这点沐筱萝还是很清楚的。

    “老太君,孙女儿想到一个办法,不知道中不中呢。”沐筱萝多的是主意,随便哪一样拿出来,老太君也是极为高兴的。

    谁叫老太君早把孙女儿当做一个拥有着共同嗜好的“忘年交”,若不是沐筱萝那天误打误撞闯入长安园,不但没有误搅了老太君听戏幽兴,反倒因为有了筱萝的加入,老太君觉得以后一个人听戏不再感觉寂寞。

    虽说,长孙女沐若雪亲自点的戏码,可到底若雪她不喜欢看,她是强装作喜欢的样子,这一点,飘零了一世的老太君怎么会不知道?与之相反,沐筱萝二孙女儿她可是真心真意喜欢听戏。

    真心与不真心,并不需要用眼睛去瞧,心领神会就可以知晓。

    “筱萝孙女儿,你有好办法,快,快讲给老太君听。”

    老太君眼珠子瞪得犹如一对大铜铃似的。

    “我说老太君依然坐那顶八人大轿,”沐筱萝这话说的老太君一点兴趣全无,谁知道筱萝还有下文,“老太君若觉得轿子太大,太闷,我与老太君同一轿子,这样既不拂了老太君尊贵的身份,我也可以在轿子里讲些笑话与老太君听,岂不是一举两得?”

    串着两对通灵碧玉佛珠的手不禁轻轻拍合,老太君整张脸笑成了一团花儿,见眼前也才才十二岁的小女娃子如此聪明剔透,不禁心生安慰。

    “筱萝孙女儿,你这个办法好。”老太君连连点头,立马对沉香说道,“二小姐说了,你还不快快准备?!”

    “是,是,沉香这就去。”

    豆蔻妙龄的沉香大丫头眼波灵转,樱桃小嘴儿轻轻往上翘,红艳欲滴的胭脂满噙笑意,她手脚真是麻利极了,不会儿,应该同去的家丁丫鬟护院们齐刷刷准备好了,最重要是那八人大轿子安安稳稳停靠在上前。

    “老太君,一起上轿吧。”

    沐筱萝小心翼翼揣着老太君上轿。

    沉香自然在轿子外服侍着。

    等老太君坐定,筱萝始然道,“老太君,这一去青冥寺得好几里路,要不唤沉香也上来吧,还好这轿子里头宽敞,足足可以坐二个人哩。”

    老太君老太君平时坐的这一顶轿子可是八个轿夫一起抬的,哪怕的沐,长房夫人出入也才四人大轿子的规格,不过,长房大夫人也不是没坐过八台大轿子,也仅仅是她从尚书府邸嫁过来的时候的新婚红轿子,也是八人数目的。

    不巧在轿子窗外边上的沉香听到了,她不免万分的胆战心惊,连大夫人都没有资格坐,更别说就算沉香这样的一等大丫头,一等大丫头又如何,还是下人!

    “请二小姐别折煞奴婢了,让奴婢上轿子,是往往不能。”

    从来没有一个主子能够像二小姐筱萝这般的好心肠,感情儿是挂心自己累着,所以才这么说的。

    “沉香,无妨,上来吧,我就把你当做,亲闺女一样,上来吧,这是老太君命令你。”老太君老太君和蔼的语气带有一丝的装严肃,一时间叫沉香无从应对。

    沉香欣然点头道,“既是老太君有命,沉香不敢不尊从。”

    沉香小心螓首探进去,骤然望见一脸其乐融融的祖孙俩笑盈盈得望着沉香她自个儿。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