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6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淡淡的眉黛微扬,筱萝生母头若点栗,“不,不,不,他是你爹爹,娘亲不准你叫他薄情相爷,否则娘亲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是是是,女儿以后不说便是。”娘亲意气坚决,沐筱萝始终执拗不过她,也不便多说什么,娘亲是一位专情的人,认准了,一生一世,她只是独爱沐展鹏一人。

    沐筱萝心中默默得念叨着:沐展鹏啊沐展鹏,你何德何能,你纵然妻妾成群,可衷心对待你的确有几人?

    娘亲如此对你掏心掏肺哪怕被长房夫人迫害到如斯境地,也毫无半点怨言。

    为的是谁,还不是你沐展鹏?

    二人寻目望去,只见容姑姑挑着粪水,一担子接着一担子,甚是吃力。她是东方飞燕的陪嫁丫鬟,当初东方飞燕未出阁之时是老尚书东方浩的掌上明珠,容姑姑是小姐的贴身婢女,自然跟着小姐养尊处优,直到小姐出嫁。

    “不行,娘亲得帮帮她,要不然这菜园的活计没有完成,少不得东方飞燕又有机会抓我们的把柄了。”

    筱萝生母心中甚是担忧,却浑然不顾沐筱萝那灼热的明眸。

    容姑姑,这个贱人,叫她腿脚这么不利索的,看来是该要让她吃吃苦头了。

    沐筱萝不慌不忙得跑到那田埂之上,抡起粗麻袖子,冷冰冰得叱诧道,“容姑姑,你个小贱人,偷奸耍滑了不成,这个小小的菜园子我娘亲平日一人可以完成,你倒是完成不了,骨头痒了是不是?”

    “对不起二小姐,我现在马上做,我动作会麻利的,您放心好了。”容姑姑一想到在柴房里被沐筱萝二小姐一顿猛揍,顿时间胆皓澈冒了出来,两颗眼珠子绿幽幽的,活像骷髅眼一般。

    见女儿话音刚落,那容姑姑立马使劲了全身气力,挑水,一亩一亩得浇灌过去,说这小小菜园子,其实不小,足百亩之多,筱萝生母不明白的是,为何那个毒婢容姑姑如此对筱萝女儿言听计从。

    “女儿,这太不可思议了,莫非……容姑姑鬼上身了不成?”筱萝生母轻柔着双眸,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情真相。

    沐筱萝拽着母亲的手,好看的娥眉高高蹙起,“母亲,菜园子的事情有容姑姑那个贱人了,可能是她突然心善了呢,别想太多,娘亲,跟我来吧,我们去相府逛逛吧。”

    去相府逛逛?

    听女儿这么一说,筱萝生母差点没有晕过去,这偌大的相府是说逛逛就可以逛逛的地方么?

    相府之内等级森严,有些地方没有经传唤是去不得的,好比那老爷沐展鹏的别院,长房夫人东方飞燕住的长房,还有那相府禁地老太君的长安园,外人是进不得,下等家丁婢女是进不来的,至于那,系子孙姨娘们要想进来,得经传唤。

    沐筱萝并不管这么多,拉着母亲的手,二人在相府左顾右盼,母亲筱萝生母也是第一次在相府可以这么堂堂正正得逛一逛,女儿筱萝如今为何会变得这般开朗快乐,恐怕筱萝生母她这辈皓澈无法明白。

    重生之后的沐筱萝再也不是上一世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二小姐,她心中燃起了无穷的斗志,这一世,一定要让娘亲一世无忧,更重要的是,她一定要保护好娘亲的命,带母亲随便在相府逛逛,这又算得了什么?

    经过香荷苑、玉春堂、烟雨阁、听水榭,秋雨亭,落雪轩,许许多多在忙着打扫的家奴们纷纷冲不得宠的母女二人像疯子一样的魔怔得逛,虽然他们点头哈腰问候二姨娘好二小姐好,可是很明显,他们的眸心满是鄙夷之色。

    等他们母女走远了,几个家奴们在后头议论轰轰。

    “这,这二小姐今天怎么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该不会平时被容姑姑打傻了吧。”

    “也是哦,你看看二姨娘,也是一脸欢喜,好像长房夫人死了一样。”

    “你不想活了,被长房夫人听到了你小子别想活了。”

    “……你们看啊,二小姐她们竟然往长安园去了,她们如此不知死,难道不知道长房夫人和老太君正在长安里听大戏吗?今天可是老太君专门为了大小姐沐若雪的仙辰叫名动京城的‘梨花班’莅园献唱的。”

    ……

    “筱萝,你进去吧,娘亲还是不要进去了,听闻今日是大小姐的仙辰,若我们俩母子进去,岂不是打扰老太君他们的幽兴?”

    筱萝生母脸上隐隐担忧之色,须知长房夫人在场,若是去了,可要遭不快的。

    “娘亲,怕什么,什么老太君,还不是我亲太君,我就不相信我进去了,她老人家能眼睁睁得看着自己母女二人被长房夫人生吞活剥了不成?”

    反之,沐筱萝丝毫不怯弱,抓住母亲的手,不禁紧了紧。

    “女儿呀……”筱萝生母痛心疾首道。

    ……

    “老太君呐,这一出醉打山门的戏,可是你,亲孙女若雪替您老选的哩。”

    一进入那长安园,沐筱萝和母亲二人就听到那银铃清脆,魅惑众生的好听女声传入耳膜,这声音筱萝化成了灰烬也认得,这就是狠毒,母东方飞燕的声音。

    东方飞燕是这样,她的亲生女儿沐若雪也是这般,她们天生就是演戏,天生就是不登台就可以唱戏的老戏骨。筱萝发誓,终有一天,一定要狠狠拆穿她们一个一个伪善,恶心的面孔!

    “若雪你说你呢。”东方飞燕一身锦绣华服,金玉裹身,熠熠生风华,那螓首上一只名贵朱钗叠嶂成碧,碧心凝脂若血,是前几日沐展鹏从皇上哪里赏赐而来的大风国之贡品,名唤“碧血楼方”!

    反观母亲头上,只有一根木簪子,隐隐见华发生,沐筱萝狠狠咬一口牙,旋即沐筱萝的目光稍移,落在东方飞燕身侧的一位美轮美奂的高贵女子的身上。

    美轮美奂的女子,是沐若雪无疑,今日是她的仙辰,一身大红云霞锦缎,袖子边上还特意用那金线点缀,凤纹是这件长袍的主色调,真不愧是京城第一衣匠衣锦绣巧夺天工的手艺!

    沐若雪本来就天生丽质,如今一穿上大红云霞锦缎,愈显得她气质出尘,犹如夏季香荷娉婷,款款幽香飘然而至,筱萝的目光触及到了若雪,若雪也看到了沐筱萝。

    不过,沐若雪假装没有看到筱萝一样,走过来,两只手玉藕般的皓腕轻轻地在老太君处抚了抚,“老太君,今儿个是若雪的仙辰,我想也是老太君您的生辰不是吗?老太君您呐越活越年轻,不信的话,您自个儿问问娘亲。”

    “是呀,是呀,老太君,这长安园年轻也就数你了。”东方飞燕连忙搭上了一句。

    惹得老太君老太君是憨笑连连,老太君白发白发,气色却红润得紧,明黄长安仙鹤蟠桃呈祥的长袍纤裁适中,她头上横斜着一根玉凤飞天璎珞,太师椅上旁卧着一方九龙星杖,显得她气态俨然!

    “哈哈哈,你们娘俩就懂得取悦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老太君拍着若雪和臻珍伸过来的手,不住得拍打着,也不顾上疼。

    “哟哟哟,老太君这些话千万不能再说了。”东方飞燕连连嗔止。

    沐若雪更是施展浑身解数,变了脸色,“老太君您再这样乱说胡话,孙女也不活了,陪您去……”

    “呸呸呸,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今儿个是若雪姐儿的生辰,不说这个,原谅老太君我吧,哈哈哈哈……”

    老太君老太君爱怜得摸了一下若雪儿的娇嫩无双的脸蛋,憨憨大笑。

    “老太君我们看戏罢,”

    这时,东方飞燕刚刚止住笑意,甩头便瞥见那辛者库洗脚婢筱萝生母和她生的的那个卑贱女儿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大怒,脸上却装着一副和善的模样,“哟,这不是妹妹嘛?妹妹什么时候时候过来的呢,还有姐儿也来了,来,来,来,桌上有些瓜果你们随便吃,今儿个算是姐姐的不是,姐姐倒是忘记了,要请妹妹和姐儿过来给若雪我儿庆生呢。”

    “姐姐,妹妹不敢。”

    “贱妾拜见老太君、姐姐、大小姐!”

    “孙女拜见老太君,母亲,姐姐。”

    筱萝生母拉着沐筱萝赶紧跪在地上,“是妹妹不好,妹妹不该不听传唤来到长安园打扰老太君们的幽兴!”

    哼,你们这些个小贱蹄子,有胆子来,没胆儿承认你们做错了?

    东方飞燕心里这般想,皮笑肉不笑道,“无妨无妨,妹妹严重了。”

    “老太君,真真没有想到刚才我还挂念着姐儿等会是不是也应该来的,谁知道妹妹就来了,姐姐我真高兴呀,妹妹过来一起品尝贡品哈密瓜吧。”

    沐若雪笑盈盈得走过来。

    沐筱萝微微一福,扫了老太君身侧玉桌上的精致瓜果,那哈密瓜乃是大华朝的贡品,听说都是八阎的快马加急送到这里来的,当今皇上有感于相国的治国恩德,特意赏赐下来的,如今正值严冬,哈密瓜可是夏季才有的稀罕物。

    最重要是,那贡品哈密瓜向来是老太君老太君最喜之物,沐若雪脸上洋溢着和美的笑容,若是之前单纯善良的沐筱萝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可是知道了,这只不过是伪善,姐施展一个令老太君愈发厌恶自己的手段罢了。

    每一个计划,沐若雪和她,亲母亲都盘算有致!

    “哈密瓜是好吃,可是老太君喜欢吃的东西,孙女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欲呢,如今姐姐仙辰,妹妹不曾送姐姐什么,姐姐莫怪才是。”

    再次的,沐筱萝大度得微微一福。

    平平淡淡的话语,就好像唠嗑家常那般,丝毫看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沐若雪甚是奇怪,这个卑贱的,妹是怎么了,今儿个变得如此识大体了?

    筱萝生母依然是嘴角一讶,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女儿说的太好了。

    长房夫人东方飞燕不怒而威的气焰,倒是不说什么,她只是静观其变。

    “起来吧你们母女俩过来也不容易,就坐坐吧。”老太君突然开口说话,眸皮微闭,一心听着曲儿。

    东方飞燕的心里很是气愤,老太君嘴里没说什么,看似没起什么波澜,但是单单这一句让筱萝生母母女起来的话,就说明老太君肯定因为听了筱萝,女识大体的话心中有几分高兴,才让她们起来的,否则就让她们跪半天,也是合情合理的。”

    老太君是相府的一片天,这是毋庸置疑的。

    老太君既然发话了,实掌相府大权的长房夫人臻珍也断然不敢在老太君跟前殁了面子,旋即上前,热情得扶筱萝生母的双手,“妹妹请上座吧,和姐姐我坐在一起。”

    等筱萝生母就坐,东方飞燕转身的时候,背着老太君看不见的时候,做了一个极其厌恶的表情,忘记了这个贱婢筱萝生母被自己罚去菜园挑粪,她的双手还不沾满了粪水,想想就恶心了,可惜她那一双白脂美玉的皓腕,旋即命她身后的丫鬟去弄了一个洗手的小金盆香汤上来洗手。

    沐筱萝也坐下来观大戏,醉打山门是一场热闹戏码,众人皆知沐若雪天生不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戏码,可她不喜欢偏要点这出戏,无疑是想要讨得喜爱热闹戏的老太君老太君。

    老太君老太君是鲜卑的名门望族,很多年前,她是和亲过来的,下嫁给了前任宰相沐光,也就沐芸的祖父。

    “好!好!好!这一出醉打山门煞是好看呢。”沐筱萝连连拍手称赞,无奈,她天生就是喜欢热闹戏,越热闹越好,承于老太君老太君的优良基因。

    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得看大戏,唯独沐筱萝一人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长房东方氏怒声叱诧道,“姐儿,不好好看戏,大作喧哗做什么,可别叨唠了老太君的幽兴,筱萝生母,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疯丫头?”

    “……我,对不起姐姐,对不起……”筱萝生母只管点头,东方飞燕她说对就是对,她说错就是错,没有什么可辨别的。

    沐若雪嬉笑连连,心里却盘算着,沐筱萝,你以为姐姐我这么好心好意让你看戏吗?叫你得罪老太君才是真的。

    谁知道老太君连忙阻止了东方飞燕再往下面说下去,眉开眼笑道,“看不出姐儿跟太君一样喜欢听大戏,哈哈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