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娶了娘子的男人更是经常和狂公子取经,问他怎么才能和自己的娘子相处得像他们两人一样,这样的问题狂公子都耐心解答,弄到最后他俨然成了军中男人的婚姻顾问。

    让沐筱萝知道后笑倒,狂公子,不错啊,这‘学问’是渐长了!

    随着离药谷越来越近,关于药谷的‘知识’,狂公子有义务向沐筱萝传播,于是他细细向沐筱萝讲了当日进药谷怎么救了吴冠子,怎么被蛇王咬到的事。

    当知道他的蓝眸竟然是来自蛇王的‘毒素’后,沐筱萝想到了一件事,他们家沐楚也遗传了楚轻狂的蓝眸,情绪激动时会随情绪的变化蓝色渐变。

    沐筱萝来自现代,她试图用基因突变或者染色体等遗传知识去解释这种现象,无奈自己前世的动物学不是学的很好,一直没找到恰当的原因。

    她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按里面的解释这样的‘突变’应该是有好处的,最少也应该百毒不侵,楚公子怎么除了眼睛变蓝,就没其他好处呢?

    沐筱萝想着进去如果能把蛇王杀了,一定怂恿万灵和吴冠子好好解剖一下蛇王,看能不能在它体内找到什么更有价值的宝贝。

    楚轻狂原意是不想让沐筱萝知道向兰进过药谷的,可是他心想着这次进去寻药,苗栗跟来的意图就是想找向兰,要是被沐筱萝知道他瞒了她把向兰引进药谷的事,又要多生事端,想了想只好坦白,支支吾吾地把向兰进了药谷的事告诉了沐筱萝。

    当然他把一切都推给了吴冠子,笑道:“向兰被苗师父废了武功,她进药谷一定是想学吴大哥,找到千年肉佛恢复功力,不知道她成功了没有!”

    沐筱萝才一听就猜到他在其中做了手脚,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她当然不会再为了向兰惹出两人的不愉快,就淡淡说道:“没有吧!要是成功了她早就回来找我们了……她的性格,睚眦必报的!”

    楚轻狂一听就冷笑道:“那我倒希望她成功了,这样她来报仇我也不必顾念苗师父他们……我们已经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不懂珍惜的!”

    沐筱萝有些惋惜地叹道:“你的怨念太重了……”

    她是觉得苗师父的方法不错,让向兰忘记前尘往事不是更好吗?就像她,淡忘了前世的恩恩怨怨,她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楚轻狂为什么就那么执着报仇呢!

    想归想,她也没想责备楚轻狂,各人有各人的处事方法,她不能用自己的规则去覆盖他的规则。

    就像她无法把六道管理好,楚轻狂却能做的游刃有余,其中的潜规则不是她这个异世界的人想当然就能做好的,她不用去评判他做的对不对,只要尊重他,相信他有尺度就行了!

    “容儿……”

    低头想着,没察觉楚轻狂靠了过来,伸手环住她说:“我觉得好幸运,幸亏遇到了你……否则,我会变得像武铭元他们一样,陷在皇位的争夺战中,越陷越深……”

    沐筱萝一怔,就了然他的有感而发。

    京城贺家谋反满门被斩的事一传来,楚轻狂一连几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沐筱萝当然知道他不是担心贺家,而是有些心悸武铭正的‘无情’!

    贺家怎么说也是武铭正的小皇后的‘娘家’,武铭正怎么翻脸翻得这么快呢?

    贺家国难当头哄抬粮价按律当然是死罪,可是这被‘逼’得满门抄斩是不是太过了呢?

    贺家一开始就屯粮,武铭正作为一个敏锐的国君,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一直纵容着贺家闹,越演越厉,直到无可收拾时才出手,就这份耐心就够让人佩服的。

    沐筱萝一直暗中注视着事态的发展,比楚轻狂更厉害的是她有一个精明的账房先生,袁鸣在她的教导下已经青出于蓝,两人暗中给武铭正算了一笔账。

    贺家的灭门给武铭正提供的不止是大把的银子,国库的充盈,还有贺家拼命揽来的‘产业’。这些产业不止包括贺家本身的,还有大皇子倒台时郭家的所有财产。

    郭家这笔财产也是武铭正纵容出来的,对贺家的敛财他完全闭上了眼睛,开始沐筱萝还以为他是宠爱小皇后,用这种方式来讨好小皇后,可是等贺家灭亡后,沐筱萝不这样想了。

    同楚轻狂一样,她也感到了心悸,武铭正没有用自己的权利去夺取郭家的财产,他只是利用贺家的贪婪去夺取,去疯狂的敛财,而等贺家终于激起了民愤,他才动用了自己的权利去‘名正言顺’地除掉了贺家。

    钱财自然归国库,还获得了良好的声誉,这样一石二鸟的计策需要的不止深谋远虑,还有过人的耐心。

    沐筱萝佩服他,冲这一点,楚轻狂不如他,因为他永远都做不到用百姓,甚至是自己最亲的人的血肉之躯铺成他的帝王之路。

    而贺家笼络来的郭家的这些财产才是真正的大头,可是在贺家灭亡的查抄中,国库的账簿中根本没有显示出这笔财产的去向,武铭正私自留下了这笔财富想做什么呢?

    混乱中百官百姓都只看到武铭正大义灭亲的凌然大义,有谁会追究这笔钱财的去向呢?

    沐筱萝会,她一直不相信武铭正,不仅仅因为前世男友徐正的关系,还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都太理智了!

    往好的地方想,沐筱萝愿意相信他是想建设好武氏,把周边谷梁几国全统一起来,私下留了这笔钱好扩充军队。

    而往坏的地方想,沐筱萝就要怀疑他的动机了,一味地对楚轻狂叫穷,想方设法地让楚轻狂和蜀地掏银子救灾,掏空蜀地他想做什么呢?

    司马昭之心……不能不防!

    沐筱萝更是不准清波提那笔宝藏的事了,武铭正留后手,他们如果不留岂不是任人宰割……

    她不愿破坏楚轻狂和武铭正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兄弟之情,对这笔财产就佯装不知,没想到忽略了狂公子的智商。

    这位人精,从贺家的灭门就敏感地嗅出了里面的危机,独自郁闷了几天,自己想通了。有些事反正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该来就有它该来的原因,勉强不得,就只有接受了。

    身在帝王家的孩子,可怜啊!沐筱萝从众多的历史上总结出来,他们比别人容易受权利的诱\/惑,是因为他们离权力太近了!

    如果在权力的边缘,看着权力遥不可及还能保持心静,可是太靠近权力的话,谁会看着权力近在咫尺而不动心啊!

    而在争夺权力的过程中,恩恩怨怨自是难免的。

    贺皇后能为了自己家族的权力漠视武铭正母妃的生存权,武铭正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帝王之路牺牲贺家呢?

    谁错了?

    谁也没错!

    楚轻狂庆幸自己在通往仇恨的道路上,在权力与爱的交叉口遇到她,他觉得是幸,她何尝不觉得是幸呢?

    相遇是缘,他们只是这个历史的大齿轮上的两个小齿轮,刚好在错开的时候胶着在一起,彼此相谐,才能一起前进……

    沐筱萝和楚轻狂两人边玩边走,赶在大部队前面先到了闽南。

    住的仍然是上次楚轻狂住的楚记客栈,只是现在已经改了名字,叫葛记客栈。店老板仍是以前的葛掌柜,这是楚云安走后,楚轻狂把楚记的人招回来后改头换面的店铺。

    以前的楚记太张扬,遍布了武氏,楚轻狂在京城一暴露就被武铭元围剿,还好刘掌柜他们及时转移了,才没有蒙受巨大的损失。

    鉴于前车之鉴,楚轻狂收回来后就改了店名,每个店铺都由负责人自己起名,他负责管理。只是楚轻狂忙于军务,就把这一块交给沐筱萝了,沐筱萝则转交给袁鸣,自己帮忙打理一下,更多的也不干涉袁鸣怎么管。

    以前楚云安留下的人,刘掌柜等人都是经商的好料,在沐筱萝和袁鸣的调教之下,更是厉害多了,半年多就不动声色地把原来楚记的铺面全部重新开张。

    这次他们的生意就不仅限于武氏的土地,还做到了呼延国,濮阳等周边国家。就拿这次天灾来说,他们的生意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武氏受灾,周边的呼延,濮阳旱情没那么明显,他们的米粮充足,幸灾乐祸地看着武氏受灾。

    楚轻狂的影子楼把这些消息反馈给楚轻狂,楚轻狂再上报给武铭正,武铭正就动了打战抢粮的念头。

    沐筱萝闻讯笑道:“为什么要打战?你们男人除了打打杀杀就没有其他的良策吗?抱了抢粮的念头去打战只会遭到人家顽强的抵抗,我敢说你们除了劳民伤财不会有什么收获。我有一计,可以解武氏缺粮的忧患,就看你们愿不愿意相信我!”

    楚轻狂自然是愿意相信沐筱萝的,武铭正就没那么容易相信,问道:“楚王妃有什么良策,何不说来听听!”

    沐筱萝睿智地一笑,说:“哄抬粮价。”

    “哄抬粮价?”楚轻狂和武铭正互看一眼,都露出惊讶之色。

    楚轻狂失笑:“容儿是不是昏了头,现在粮价已经够高了,百姓都买不起米,你再哄抬粮价,真想逼民造反啊!”

    武铭正也摇头说:“这方法没用啊,怎么能解武氏没米的忧患呢?”

    沐筱萝失笑说:“我就说你们不相信我,那我就辛苦一下,给你们讲讲其中的道理,愿不愿意冒险就看你们的意思了!”

    她转向楚轻狂,正色问道:“轻狂从商多年,你说商人最重的是什么?”

    楚轻狂毫不犹豫地回答:“利!商人最看重的是利!”

    “对,商人谋利,这是千古不变的缘由。没有利,商不成商,也无法促使商人走南闯北,东贩西卖。所以商人最重的是利!”

    沐筱萝微笑着看向武铭正,说:“世人都只道哄抬粮价是弊,的确,发国难财这样的行为令人发指,可是从商人的角度来说,他们没有错。奇货可居,他们有粮,为什么不乘机卖高一点呢?”

    武铭正怔怔地看着沐筱萝,反应不过来,和每朝每代的皇帝一样,他当然要以皇帝的思想来想问题,哄抬米价造成国民经济不稳,他没道理要支持这种‘商人行为’啊!

    狂公子则若有所思,他是最了解沐筱萝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娘子把百姓看得很重,她说这番话决不会无缘无故的。

    “京城米价多少?”沐筱萝问武铭正。

    “3500文一石。”武铭正老老实实地说。

    沐筱萝微笑:“京城的土地生产的粮食够京城的百姓吃吗?”

    武铭正摇头,苦恼地说:“京城附近千里之地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本地生产的粮食根本不够吃,全靠外地的商贩运去才保证不断粮。”

    沐筱萝一笑说:“京城的米价算高了,其他地区据我所知米价都不高,最高的没超过2000文,可是这么低的米价却买不到米,米铺连囤积的货都没有,皇上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武铭正猜测:“难道还有比京城附近更受灾严重的地方?”

    沐筱萝摇头说:“京城就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皇上,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却没有断粮,而受灾不严重的地方却断粮了,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武铭正脸上一片茫然,怔怔地看着沐筱萝。

    沐筱萝却转向楚轻狂,笑道:“狂公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楚轻狂一笑,反应过来了,说道:“因为京城粮价高!”

    跳出了常规的思维,楚轻狂反应过来沐筱萝的计策,对武铭正说:“皇兄,你没经商过,还是小弟给你讲讲其中的道理吧!”

    他拉了沐筱萝的手握住,有些得意地看到沐筱萝赞许的目光,两人心意相通,都知道对方了解自己的思想了,沐筱萝就放心地让他去做解说员。

    楚轻狂说:“京城粮价高,商人谋利,自然不会错过这赚银子的好时机,一打听到粮价高就拼命把粮食运到了京城,所以京城虽然受灾最严重,可是却不会缺粮。其他地方粮价低,商人无利可图,谁会把粮运过去呢!所以虽然受灾不严重,可是会缺粮,因为商人把粮食都运到了能赚银子的地方!”

    武铭正被他一点,恍然:“你们说粮食是操纵在商人手中啊!”

    “这是自然规律。”沐筱萝笑道:“你发动军队去抢粮,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命根,他们怎么可能让你把粮食白白抢走,肯定要顽强抵抗。可是你要是用软政策,那就不同了。提高粮价,让商人自己把粮食运过来,这不是很好吗?谁会抗拒赚银子的诱\/惑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