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5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出去……出去告诉客栈老板,今天所有客人吃饭本将军请了……啊啊啊,可惜顾擎他们不在啊,否则我一定要和他们好好喝几杯!”

    楚轻狂拉着下属的手高兴的只差蹦起来,话音还没落,就听见清波的讽刺声:“这个爹也真够笨了,竟然什么都不懂!”

    顾擎一贯温柔的声音:“这个就原谅他吧!他也是第一次做爹,不知道单和双的差别,下次就有经验了!”

    江浩哈哈笑:“难得啊,楚将军这么聪明的人也有笨的时候,我一定好好记住,以后给他儿子讲一讲!”

    “这胎是男孩,万灵就给我做徒弟了,要不要再赌一赌下一胎是男的还是女的,对了老规矩!”吴冠子的声音。

    万灵很淡定:“吴小弟你贪心了,说好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做徒弟的,你怎么连我的都想霸占!”

    楚轻狂转身看到一院子的人已经够惊奇了,再听到自己娘子肚子里的孩子都还没出来就被人分了,哭笑不得,他家孩子就那么受欢迎啊!

    这问题狂公子不好意思问,远山帮他问了,吴冠子自然地回答:“不是看中你,你那点武功我们还没看在眼中。而是筱萝生的孩子一定是很聪明的,学什么都好教。我和万灵立誓,要将他们培养成新的毒圣和医圣,好继承我们两的衣钵。”

    毒圣和医圣?狂公子翻白眼,他还想培养儿子做蜀王,自己好和沐筱萝卸下担子去游山玩水呢!被这两个老家伙抢去做徒弟,还有他的份吗?

    “啊啊……”沐筱萝的惨叫让门外的众人一惊,楚轻狂更是心痛不已:“这么难生啊,那以后咱们不生了!一个姓沐,一个姓楚,足够了!”

    只是这念头在产婆的又一次开门报告下有了点小小的动摇,产婆说:“恭喜老爷,生了个千金!”

    “女孩?”楚公子眨了眨眼睛,不应该是男的吗?

    清**了他一下,笑道:“恭喜楚将军啊,这下男女都有了,皆大欢喜啊!”

    楚公子茫然被推进屋,看着被包裹好睡在沐筱萝身边的儿女,那粉嘟嘟的脸可爱之极,他心头小小的遗憾顿时就没了。一男一女,男的像他,女的像容儿,都有了传承的衣钵,还不完美吗?皆大欢喜啊!

    这章是大结局了,希望各位亲们喜欢!番外会有的,就几章,不会很多。不保证每天都更,想休息一下想清楚有没有遗留的地方好在番外中补全。

    写这文四个多月,其中因为手术和工作原因停了几天更,各位亲们都很理解支持我,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

    写长了古文,又手痒现代了,近期可能开篇现代文,希望亲们继续支持我,等开文了都来看看,喜欢了俺们继续一起分享我心中的世界啊!因为有你们,才有我写作的动力,再次感谢大家支持!希望新文里面看到你们的身影!

    沐筱萝和楚轻狂的两个孩子,男孩照约定好的姓沐,给沐家继承烟火,起名沐楚,楚轻狂就喜欢叫他沐楚儿。

    女孩本来是姓楚,名笑笑。

    满月时被改了姓武,原因是新帝武铭正的旨意。武铭正说:“皇弟,你也要替我想想啊!现在蜀地你称王,虽然有些人知道你是皇子,可是你不肯改回武姓,就惹人议论了。现在生了两个孩子,沐楚就不说了,武家欠沐家的,是该给沐家留下香火。可是另一个姓楚就过分了,你是武家的人,你不肯改回来朕体谅你,这孩子就不能依你了,必须姓武。”

    楚轻狂最讨厌别人威胁他,命令他,脸上还没露出不悦,武铭正就赶紧说:“这姓武算是堵住群臣的口吧!朕也好对他们有个交待,蜀地给小郡主做封地,实则还是你在管。沐楚继承沐家侯爷的称号定远侯,这样皆大欢喜,皇弟你就不能再让朕为难了啊!”

    这样一说,楚轻狂的火就熄了,想一想武铭正也的确是为他们好。

    姓楚的称蜀王在朝中的确名不正言不顺,他自己的是不在乎的,可是眼下是武铭正坐江山,他也要让群臣心服口服才好做事啊!笑笑是自己的女儿,她姓武也算替自己认祖归宗了。

    好吧!他默许了。

    于是沐家两个小不点,才满月一个就是有自己封地的郡主,另一个则是有名无实的小侯爷。

    沐筱萝对沐楚的封号不是很满意,总觉得楚轻狂不该替他接受沐家的称号。

    树大招风,当年的沐家就是太富盛名了才遭了无妄之灾,她只想自己的儿子平安过一生,并不想让他小小年纪就被人附加上沐家的压力。

    那些以洪坤为首的老将,一听沐筱萝生下儿子继承沐家的香火,就都表示会好好培养沐楚,绝对让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么多关心的好意沐筱萝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看着满月人家送给沐楚的礼物堆成山,沐筱萝就替自己的儿子感觉到迫人的压力,小家伙却在她怀中笑得无忧无虑,胖胖的小手指绕着她的长发,依依呀呀地哼着,等沐筱萝反应过来,已经一身的尿。

    沐筱萝大叫:“楚轻狂,来看你儿子……”

    楚轻狂还没过来,小家伙已经诡计得逞似地笑得咯咯咯的,弄得沐筱萝也跟着笑了,自嘲自己庸人自扰之。

    她的担心有什么用啊,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也许在她看来是压力,楚儿却觉得是挑战呢!

    好男儿志在四方,没准她家楚儿日后建功立业,成就还在沐老侯爷之上,那不就是真正的为沐家平反了吗?

    这想法和楚轻狂一说,楚轻狂笑道:“我帮他接这称号的时候就想过了,树大招风不怕,有这么强的爹娘给他做靠山,我就不信谁还敢动我们家沐楚。”

    沐筱萝白了他一眼,狂人啊!

    楚轻狂搂了她笑道:“妹妹都做郡主了,沐楚要是没个名头,我怕他长大了要说我们偏心!”

    “那蜀地还是笑笑的封地呢,你不偏心,你去哪再弄块封地给沐楚啊!”沐筱萝挤兑他。

    没想到楚轻狂满不在乎地一笑:“这个容易啊,以前我和人家出过海,听说有很多岛屿都是无主之地,就离蜀地很近的那个什么岛,居住的都是些没开化的人,要是楚儿想要,弄来给他做封地我相信不会比蜀地差。”

    沐筱萝微微一想,心就动了,离蜀地最近最大的岛屿是海南吧?在现代就是旅游胜地,岛上的瓜果一年四季不断,土地还肥沃,如果真是无主之地,弄来好好开发一下又是一个天下粮仓啊!

    想归想,那总是很遥远的事,一时半会他们手伸不到那么长。

    武铭正新皇登基,重振武氏,政权官员都大洗牌,虽然弄得人心惶惶,但是在新帝的铁权下,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武铭正很喜欢沐筱萝的‘学校’,专门派了大学士等一批官员前往蜀地参观学习经验,不止学习‘学校’的运作,还有开发区,新县衙的管理等等,说要在京城推广。

    沐筱萝没出面,就让袁鸣给他们讲解了,袁鸣一天天忙得要死,自己家的孩子都没空亲近,还好妞妞懂事,经常帮妈妈带弟弟,还亲自教弟弟说话。

    袁鸣对沐筱萝叫苦,说:“王妃哪,他们都快把我掏空了,这批才走那批又来,这没完没了啊!”

    沐筱萝笑道:“你带几个徒弟啊,下次再有人来让徒弟上就行了!”

    袁鸣一拍脑袋,得,反正那些东西现在都不是秘密,要推广就招徒弟吧!

    袁鸣大师就在学校里开了课程,挑聪明的孩子五、六个亲自带,弄得沐筱萝暗笑,这袁教授还带起研究生了啊!

    这些‘研究生’年龄最小的就是妞妞了,自己‘老爹’讲课,哪能不捧场呢,晃着小脑袋认真地听天书,回去用崇拜的语气对她娘说:“娘,我最喜欢袁鸣爹爹了,他好有本事啊,讲的书我都听不懂,他一定比我师父学问大多了!”

    得……沐筱萝听了她娘的转述,扶额,感情这讲的听不懂才是学问啊,那她要不要以后上课给妞妞讲什么微积分,天体运行的规律呢……

    想归想,沐筱萝对妞妞这个徒弟还是很满意的,她发现小丫头很有绘画的天赋,自己不是很懂,怕误人子弟,就托朱岷找了个绘画大师给妞妞做师傅。

    那大师开始是看在朱岷面子上勉为其难地去见妞妞,他是从来不收女徒弟的,没想到一见到妞妞的画,那大师就两眼发光,当场就收下了妞妞这个女徒弟,连拜师的仪式都免了。

    过了一段时间,还亲自摆酒席宴请朱岷和沐筱萝,感谢他们让自己年老时还能收到这样一个有天分的女徒,对沐筱萝的‘高风亮节’不以门派之狭隘的大度给予了高度的赞赏,感谢沐筱萝把徒弟让给了他……

    沐筱萝对他的夸奖哭笑不得,心情极好没和他怎么争辩学画不影响学其他的区别,任这位老画家得意了很长时间。最后虽然发现妞妞有几个师父,并不仅仅是自己的徒弟时,老人才没了得意的心情,但是对妞妞的教授画技并没因此受到影响,一如既往倒让沐筱萝很佩服他的胸襟。

    楚云安带了俞晓宁没有回江南老家,而是去了当初他和邵妃隐居的村子。江南的楚记他交给了几个徒弟,几个徒弟自然投奔了楚轻狂,连被沐筱萝误杀的章邯家人也跟着投奔了楚轻狂。

    沐筱萝闻听他们来了蜀地,备了一份厚礼去赔罪,章邯的妻子红了眼拉着她说不怪她,说要不是她派人接济他们,他们一家早饿死了。

    沐筱萝听她这样说就看了看楚轻狂,狂公子若无其事地一笑,沐筱萝就知道什么都是他做的,这人悄悄地背着她帮她弥补过错,是想让他的师兄们都接受她啊!

    楚云安将楚记全交给楚轻狂后,就销声匿迹了,楚元锋失去了家人的支持就离开了江南,去哪也没人知道。

    过了两年,诸葛翎给了楚轻狂一把充满了铜锈的钥匙,说是京城地宫的,楚云安临终前拖他转交给他的。

    楚云安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善终,走火入魔的病痛一直在折磨着他,让他的余生没有一天不是痛苦渡过的。而俞晓宁在他死后就搬回家,和自己的大儿子一家平平淡淡地过起了小日子。

    她没有再和水佩联系,也没有见施予刘掌柜他们,她彻底地淡出了他们视线,将他们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楚轻狂就让任何人都别去打扰她,等他们生活实在困难才让人悄悄接济一下。

    地宫……很遥远的回忆,似乎是另一个世界。

    楚轻狂捏了钥匙想了半天,最后没扔,找了个盒子放在了沐家沐老侯爷的灵牌下。他希望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动这个盒子,就让它一直沉睡在京城的地底下吧!

    可是谁知道呢?武铭正目前看来还算明君,对他们两人没有什么‘猜疑’之心,逢年过节还派人送礼物吃食过来给两个孩子。但是谁又能说得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楚轻狂不能不为自己的儿女留条后路,地宫就是埋伏在武铭正眼皮下的后路。武铭正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条路已经修到了离皇宫只差一点点的地方,安宁还是动乱,全在武铭正的一念之间……

    大的时事不是自己能左右,小的家事总能自己说了算吧!

    蜀王府,原来的楚宅被强加上了这个名字,却不影响他家的热闹。杨细谢卫弘现在都是楚家的常客,住得近,动不动就来蹭饭。

    狂夫人现在和杨细都是美食家,再加上远山和姜曛的老父,楚家就变成几人常常碰头的地方。

    这还不算,几人‘好吃’的名声都传了出去,来蜀地的客商只要带了好吃的,都会跑来孝敬这几位,好处肯定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想将吃的在蜀地推广,也会得到这几位‘吃’专家周到的建议。

    东城现在已经形成‘吃食’的规模了,什么好吃的都集中到这里,连顾擎都能在这里找到他喜欢的芝麻糖,当然卖芝麻糖的那家人,可是楚轻狂千方百计游说人家来蜀地发展的,还亲自帮人家联系商铺开业。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