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50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看着还没戴上的凤冠,有些感慨,这么重,她不戴能行吗?很想念现代的婚纱啊,多么轻巧,要是清波肯听她的主意就好了,当初她是设计了婚纱让清波做,可是清波一听是白色的就否决了,说大喜的日子穿白色不吉利,任她怎么解释也说不通。

    不但如此,楚轻狂一听也不支持,说上次的婚礼他迷迷糊糊都没做全,这次一定不允许出什么意外,他要把这次婚礼小到一个细节都牢牢记住,以后老了好给自己的孩子讲。

    拗不过大家的意思,沐筱萝只好穿上了传统的凤冠霞帔,再次体验做新娘的感觉。

    连以前的沐从蓉,她算嫁了三次的女人,这一次,她终于修成了正果,不再彷徨,不再茫然,她知道幸福就在前面……他们的新家等着她,她爱的人会牵着她的手,一步步地走进幸福的圣殿中……

    栾宅外,鞭炮声响起,狂公子该来了……

    狂公子的婚礼

    狂公子的婚礼,尽管有顾擎和龚凌强另外两对新人一起举行,还是无人能抢了他的风头。

    那两对已经拜了堂,他才启程前往栾宅迎亲。从开发区到栾宅,不过几里路,一路上,挂满了红绸彩带,红灯笼一路都是,喜庆的气氛一路铺到了栾宅。

    街道两侧站满了围观的人群,临近午膳时辰,都等着这最后一场婚礼举行完就可以入席。街边已经摆了很多桌子,狂公子高兴,流水席要摆三天,说让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快乐。

    这三天,所有锦城的酒楼都停业,厨师和小二都被请来帮忙了,龚老头因此也出了一把风头,弥补了自己没有在开发区占到位置好的商铺的损失。

    锣鼓唢呐吹响了,狂公子一身红色的喜袍跨上了骏马,身后是华丽的八抬大轿,卫涛等兄弟都换上了新装,跟着他去娶亲。

    缓缓跟着十多辆迎亲的马车,每辆车都装饰得很华丽,车后是姜曛的卫队,骑尉们都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鲜亮的衣裳,手持仪仗,排着整齐的队列,簇拥在车队的周围。每个人昂首挺胸,精神奕奕,为自己可以成为迎亲的一员而自豪。

    这样庞大的迎亲队伍,在锦城只怕没有第二家能做得到。虽是花钱如流水,楚轻狂却毫不心疼,正如他所说,婚礼只有一次,银子以后还可以再赚,他要把最好的婚礼给沐筱萝,才算对得起自己的承诺。

    出来前楚轻狂已经见到了武铭正,看着他以武家长辈的身份给自己送上贺礼,楚轻狂无法说自己不感动。尽管武铭正的来意没那么简单,这一刻他只宁愿单纯地把他想成祝福。

    身上的红绸是武铭正亲自帮他系上的,昔日的朋友,今日的兄长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祝你们夫妇相亲相爱……从此后白头偕老……”

    一切都很完美了,俊美的狂公子一脸的喜悦挡也挡不住地四溢,让围观的少女们芳心都碎了一地,这么完美的男子,怎么那女人就能让他甘心只娶她一人呢?

    一个嫁了三嫁的女人,还能有如此的本事,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呢?

    这些未嫁的少女,现在已经视沐筱萝为偶像了,从她开始,再到瞎了一只眼的栾惠都能让龚家少爷承诺只娶她一人,这让锦城的少女们开了眼界了。

    谁希望自己的相公左拥右抱,谁不想只拥有一份独一无二的爱啊,不用和别人争,不用担心年华老去失宠,彼此相携相扶,终老一生,这样的婚姻才是女人最终的安全归属啊!

    于是,从今日开始,一些有能力的少女就开始效穕uo弩懵芎丸锘荩妥约旱奈椿榉蛐鼋蔡跫鹩Σ荒涉趴霞蓿皇迸媒醭堑哪凶釉股氐馈

    不过也有支持的,老学究朱岷为首的长辈就支持自己的儿子只娶一个。朱岷是一夫多妻的受害者,年轻时身体差,他母亲怕他早死,给他娶了七个妻妾传宗接代。七个妻妾连同生的孩子一大家人,天天争吃打闹,弄得朱岷烦不胜烦,每天借着做学问躲在外面,连回家都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朱岷总结了自己一生的不幸,又看到沐筱萝和楚轻狂彼此关心彼此理解,深觉一夫一妻好处很多,才如此支持儿子的。

    为此,朱岷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以自己为榜样,论述了一夫多妻的危害,探讨了一夫多妻的益处。

    这篇文章被楚轻狂在蜀地广为宣扬,弄得朱岷一时声名大噪,竟然比他做地质学问的名气还大。还有人专门跑来找他探讨怎么处理妻妾间的关系,以为他在这方面有独特的心得,弄得朱岷哭笑不得,不过也开始关心这个问题,闲暇时专门研究起这个受众面很大的社会问题。没几年,朱岷继地质学家的称号后又多了一个称号‘夫妻心理学家’……

    迎亲的队伍终于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栾宅,栾惠的弟弟栾平才送走了姐姐,又迎来了蜀地最有权势的‘大姐夫’,栾平才不惧怕他,照规矩要了丰厚的赏钱,才放楚轻狂进去。

    栾家其他人就没栾平的胆子,没人敢过多的为难楚轻狂,让他一路畅通无阻,牵到了沐筱萝的红绸。依稀想起上次,是自己将沐筱萝抱上花轿的,狂公子看蒙了红绸,顶着凤冠霞帔出来的沐筱萝,心就暖暖的,附耳过去,贴着红绸轻声道:“容儿,让我再抱你出去,好吗?”

    那一次,他是忍着箭伤的迸裂,忍着疼痛的侵袭努力清醒着,他说:“我要你知道是我……是我在娶你!”

    这一次,他不用顶着任何人的名头,可以公开的抱她,向所有人宣告沐筱萝是我的!

    “嗯……好!”沐筱萝的声音透过喜帕传出来,那纵容的语气让楚轻狂更是狂喜,他的娘子就是与众不同,不在乎形式礼俗,和他一样洒脱不羁啊!

    俯身就将她抱了起来,沐筱萝身上淡淡的幽香就钻进了鼻尖,让他饥渴地嗅了又嗅,这是‘苏醒’香水的味道。杰克本来想用revive做这种香水的名字,沐筱萝坚持要用中文,她对楚轻狂说要让异国人都知道这个牌子,以后当这种香水传到世界各地的时候,让世界各国的人知道是中国人制造出来的名牌,几十年或者百年后,还能经典传承的品牌……

    狂公子对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用词虽然不是很懂,却禀着娘子说的话就是对的这一至高无上的原则支持沐筱萝的任何决定。

    这‘苏醒’香水,小小的一瓶就卖二百两银子,狂公子开始见到龚凌强眉都不皱就买下送给栾惠时还在心里骂龚凌强败家子。

    可是当沐筱萝问他,是不是自己产的不用他掏银子买他就可以说风凉话?狂公子深刻反省,结论是只要沐筱萝喜欢,别说二百两,就是两千两他也买……自动将自己也划为‘败家子’的行列中,还美其名曰:千金难买一笑,娘子喜欢,我就高兴……

    此时嗅到这‘苏醒’的香味,狂公子有点后悔了,这香水不应该推广啊,应该只给沐筱萝用,一想到别的女人身上也有这种香味,他心里就满不是滋味。

    后来对狂公子对‘香水’的无知,沐筱萝专门给他上了一课,告诉他同样的香水因为每个人的体温和皮肤反应不同,散发出来的香味也尽不相同。

    楚公子被扫盲后还是不服,说不管怎样,他还是不喜欢别人和沐筱萝用同样的香水。

    楚轻狂固执之下,专门抽时间缠着杰克弄清了香水制造程序,硬让他鼓捣出一种独特的香水,专供沐筱萝使用,这种香水,狂公子很时尚地起了个名字,“狂”,说等他和沐筱萝百年后,才允许他们的后代公布配方,纪念他和沐筱萝的这段感情。

    沐筱萝收到这礼物感慨了很久,从此就只用‘狂’香水了。狂公子以后一高兴,隔些日子又鼓捣一下升级版,‘狂’香水被他弄出了很多系列,这又是另一种收获了……

    将沐筱萝抱进轿子,楚轻狂牵着红绸刚要上马,就见妞妞提着花篮拦在了马前,嘟了小嘴叫道:“师公,妞妞要给师父撒花!”

    楚轻狂一笑,上前将她抱上马,坐在自己前面,一路撒着花瓣转回楚宅。

    高头大马上,随妞妞的小手纷纷扬扬飘落的花瓣又引来了很多艳羡的目光,妞妞得意地扭头对楚轻狂说:“师公,等我将来出嫁时,我要比师父更大的花轿,找好多好多的人给我撒花……”

    楚轻狂失笑,一手搂着她,一边逗她:“比你师父大的花轿那是十六抬,那是皇后才坐的花轿,你要做皇后吗?”

    妞妞偏头问道:“做皇后好玩吗?”

    楚轻狂唇角就扬起了淡淡的讽刺:“不好玩,皇后没你师父逍遥,争宠一生……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死……”

    红颜不是多薄命,而是她坐的那个位置就决定了她不能善终,看看历史上,有多少皇后可以做到老的?

    楚轻狂摇摇头,不去怜悯那在冷宫中的贺皇后,咎由自取,她现在的遭遇还不叫结局,她欠下的帐该她一一付出,一点也不能少!

    妞妞扬着似懂非懂的脸想了半天,说:“那我不做皇后了,我就给师父和师公做徒儿,跟着你们才好玩!”

    楚轻狂认真地点头:“对啊,等你师父生下小师弟,我们就出海去,师公带你们到处玩去,比做皇后有趣多了!”

    今夜星光灿烂

    妞妞笑了,说:“师公,我能不能带上我妹妹啊?我娘说她也要给我生个小妹妹呢!到时师父生了小弟弟,我娘生个小妹妹,我们家就很大很热闹了!”

    “当然可以……我们的家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热闹的!”

    楚轻狂远远看见楚宅的门前都铺上了红地毯,鞭炮声四起,熙熙攘攘的人群都等着观礼。他的心就被喜悦完全填满了,拉紧了红绸无言地对天呐喊:“娘亲……你看到了吗?你的儿子终于有家了……”

    下马,踢轿门,再把沐筱萝牵出来,那柔软的手握在掌中,狂公子都有种梦一样的感觉。想想一路走来的艰辛,想想从认识到今天修成正果的波折,狂公子眼眶都有些湿了。

    小心翼翼地拉着沐筱萝跨过火盆,穿过院子,进到主屋。已经换了一身正式王袍的武铭正端坐在长辈席上,身边是蜀地有头有脸的乡绅族长,朋友下属都带着祝福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狂公子觉得有这一刻,以往的种种委屈都被抚平了。

    “容儿……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狂公子拉着沐筱萝走过去,拜天地,拜长辈,夫妻对拜……

    一道道程序做得认真无比,看得卫涛还有花君子,刘掌柜都泪眼涟涟。这都是一路看着他们走过来的人啊!

    特别是花君子,更是知道他们经过了什么样的艰难才走到了一起。看着这两人终于变成了一家人,花君子感到欣慰,一直为楚轻狂不平的心也得到了安抚。不管沐筱萝嫁了几嫁,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楚轻狂喜欢,谁还能说什么呢?

    而事实证明,沐筱萝也值得他们的狂公子付出。一个懂得进退有度的女人,她的聪明才智都拿来全心全意地爱了狂公子,他怎么可能还不相信狂公子会因此而幸福呢!

    还没等将新人送入洞房,门口一阵喧哗,又来了一群宾客,风尘仆仆的闯了进来,竟然是千里迢迢赶来参加婚礼的戚泽和洪坤,还有洪坤的两个儿子。

    沐筱萝一听义父来了,也顾不上礼仪,让楚轻狂掀了喜帕就迎了上去。

    洪坤还穿着戎装,满脸的灰尘,看到沐筱萝就嚷道:“容儿,别怪义父来迟啊!路上碰到发洪水,耽误了行程,赶了半天总算赶上了!”

    戚泽擦着汗笑道:“将军都快把马打残了,还好赶上了,不然这些马白受伤了!”

    “义父,大哥……”沐筱萝的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为这样的一片情感动不已。原以为他们会因为她三嫁看不起她,没想到谁也不在乎,千里迢迢还赶来参加婚礼,这算是承认她和楚轻狂的关系了吧!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