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更重要的是,方儒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一把年纪了遇到沐筱萝这样的知音足够让他感慨了。两人闲聊时,他发现沐筱萝的胸襟和自己一样,都觉得赚钱不是目的,让自己身边的人都过好才是目标。

    而他以前只看到荆州周围的村民,沐筱萝让他看到了整个蜀地,甚至整个武氏繁荣昌盛的希望。她描述的前景让方儒向往,他毕竟是个有见识的人,觉得沐筱萝远非一般的人所能比,跟着她,只会越来越好。

    方儒就让自己膝下两个幼小的孩子都拜了沐筱萝为师,跟着她学文、学做人。方儒的长子方宝已经十五岁了、聪明伶俐,平日就跟着杰克学做琉璃。见两个弟弟拜了沐筱萝为师,也缠着父亲说要拜楚轻狂为师,跟着他学武。

    方儒被缠不过,厚着脸皮问楚轻狂的意思,楚轻狂一口答应,私下和沐筱萝说你都收了三个徒弟,我也不能输给你啊!

    弄得沐筱萝哭笑不得,白了他一眼,说:“你那么爱教,以后我们的孩子都归你教了!”

    楚轻狂想了想说:“没问题,武我教,文你教,再加上清波远山,你说我们的孩子以后会不会是天下第一啊?”

    沐筱萝随口回答:“天下第一有什么好?我只愿他是天下最快乐的人,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这就够了!”

    沐筱萝没野心,就希望这样一家人可以平平安安地在蜀地生活下去,闲暇时可以到处走走就够了。前世太忙,虽然去的地方很多,都是走马观花,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下身边的风景。这一世衣食无忧就够了,剩下的时间她要好好欣赏一下这没有污染,还没有被破坏的原生态环境。

    楚公子却没她那么逍遥,看着沐筱萝孕吐的痛苦,再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感就自然地担上了,只想着要多做一点事,努力让自己的妻儿都过好。

    许多事不去做以为自己不擅长不喜欢,等上手了,才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楚公子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做将军的材料,因为他散漫,可是真正率领了一支军队,他才发现,他做的不比任何人差。

    仗了一身武功的便宜,每次打仗他都冲在了前面,这样的勇猛就受到了士兵的尊敬。而平日的散漫不代表对违纪的军士就能宽容,他严厉起来连沐筱萝都吃惊……这是那个一开始认识的,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翩翩公子吗?

    而让手下人特别服这位俊美将军的主要原因还是得益楚公子的‘软心肠’,他是最见不得人受苦的,自己以前影子楼的下属家中有难处,楚公子都是出手大方。带了兵,手下的兵士也是一视同仁,有困难找他,他是决无二话的帮忙。

    仁义公子

    没多长时间,楚公子仁义的名声就在军中传开了。郑有心,想着楚轻狂作为皇子,现在又是非常时期,能为他树立起皇子的威信和声望只有好处。

    再加上楚轻狂已经定下要和沐筱萝成亲的事,郑就更卖力了,找人有意无意地在军中宣传沐筱萝的好,她以往的历史,出身,在狱中的表现等等。

    没多久,蜀地的军士都知道了他们的将军有个血性的未婚妻。军人都是血性男儿,他们崇尚勇敢,欣赏铁骨铮铮的人,沐筱萝在他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是他们的同类,沐家军让他们尊敬,他们也尊敬楚将军,现在又加上未来的将军夫人。

    对于沐筱萝嫁几嫁的事,反而没人关心了,都觉得楚将军才是沐三小姐的良人,只有他们的楚将军才能配得上沐三小姐,也只有沐三小姐这样的女人,才配和楚将军站在一起。

    有一次沐筱萝跟着楚轻狂去指点那些军士训练,一身白色男装,站在楚轻狂身边。这些将士们惊恐地发现他们的楚将军笑得邪魅,也笑得很温暖,那妖孽的样子让这些将士私下里叹息,他们的将军要是去做女人,管保君王****不早朝。

    不是讽刺楚公子的意思,而是妒忌啊!这楚公子长这么妖孽,还让其他男人活不活啊!

    不管怎么样,蜀地的蜀王渐渐被楚轻狂替代了,原来的四皇子悄无声息,弄得沐筱萝都对顾擎起了内疚,男人谁不喜欢权力,他们这样架空了顾擎虽然一开始是顾擎的本意,可是现在已经远远脱离了顾擎的初衷,他会没想法吗?

    沐筱萝计划回去后和顾擎好好谈谈,不能放任他这样隐在后面,他们现在已经不惧怕楚云安的势力,可以公开的做朋友了。不管作为朋友还是为自己着想,他都该出来做事,否则他一身的才华就浪费了。

    这想法和楚轻狂一说,楚轻狂完全赞成,军队扩张太快,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心里也想着回去就要劝顾擎来帮他,连带施予,花君子他都决定找来帮自己。

    荆州理顺了就交给郑打理,众人启程回锦城,临走沐筱萝从琉璃坊带走了一大堆奇怪的玻璃瓶,小心地包好让昌东亲自驾车。

    楚轻狂好奇地问那是什么,沐筱萝随口回答,说是试管,蒸馏器,楚轻狂莫名其妙,沐筱萝也不解释,只笑着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楚轻狂问不出结果,只好按捺住好奇心,等着沐筱萝的惊喜了。他现在已经习惯沐筱萝的神秘,反正在没结果之前她是不会说的。

    水佩也和他们一起回锦城,对于俞晓宁没来看她的事,楚轻狂没告诉她,只说回去后如果她不想住县衙,可以和他们一起住在茶楼这边。反正茶楼后到酒楼那边都被沐筱萝买了来,有好几个宅院,也不怕多水佩一个。

    沐筱萝对这样的安排也没异议,还鼓励他多多开导水佩,有空推她多出去走走。

    水佩还是不会‘走’,可是自从沐筱萝和她谈过后,她安静了许多,不再哭哭啼啼寻死觅活。楚轻狂奉沐筱萝的命令常去看她,带她出来吃饭。

    他们每天吃饭都是一大群人,彼此天南地北地聊天,清波昌东都走过很多地方,大家在沐筱萝的故意引导下讲着各地的见闻。自然去过地方最多的人就是楚轻狂,他一开口别人就没有插嘴的余地,都静静地听着他讲。

    每当这时候,沐筱萝就注意到水佩一脸茫然地看着楚轻狂,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楚轻狂这一面,他的博学,他这样的世界都是她一无所知的。

    这样的楚轻狂让她觉得陌生,觉得自卑,她除了他告诉她的就一无所知了。

    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等待,习惯了和俞晓宁她们生活,每个人都让着她,宠着她,她除了撒娇什么都不会。她没耐心学绣花,衣服都是丫鬟她们在做。她下棋下不好,平日楚轻狂不在,她和几个师兄下棋,下不了一会就耍赖,她会什么呢?

    水佩觉得这样的她连自己都不喜欢,还怎么指望楚轻狂喜欢呢?

    一边绝望,一边又开始反思,这样的时候水佩才发现自己一个朋友都没有,唯一能理解她的人似乎只有沐筱萝,她不愿意听她说教,可是她又找不到人说话。

    矛盾的水佩就是怀着这样纠结的心态别扭地和沐筱萝相处着,她不再和她针锋相对,至少在楚轻狂面前她愿意装得乖顺的样子,不让狂哥哥讨厌是她行为的最高准则。

    沐筱萝不敢说完全了解她,至少她心里的这些小九九她觉得是了解的。在她现在看来,水佩根本不是对手,连做情敌都不够资格。只要她不给楚轻狂找麻烦,不烦得他焦头烂额,沐筱萝就满足了。

    自己相公心软念旧,沐筱萝觉得是优点,没想过要逼他。只要别人能容她,她也愿意相安无事。有时间出去,她愿意带上水佩一起去。

    清波嫌她麻烦,明明会走的人去哪还要轮椅。

    沐筱萝却很宽容,轮椅现在是水佩的心里拐杖,她觉得安全的屏障。除非她自己愿意站起来,沐筱萝不会勉强她,就让她在轮椅上一步步地偷窥着他们的世界吧!

    回到锦城,又是意外的惊喜。吴冠子和万灵竟然在姜曛的撮合下成了朋友,顾擎不用再受罪了,万灵给了吴冠子解药,彻底根除了顾擎的毒素。

    顾擎多年来看了许多医书,和一个药王一个毒王混在一起竟然乐不思蜀了,县衙也很少回去,三人泡在温泉一起研究起药酒来。

    万灵喜欢酒,他不是什么酒贩,之所以带了那么多酒罐是因为他身体需要。毒王昔年研究毒,一身毒功是无人能比,可是凡事都有两面,出名的后面他也落下了一身的病根,全靠酒来压制着体内的毒素。

    这种治疗形同吴冠子给顾擎的温泉疗法,所不同的是万灵需要的不是热水,而是酒精蒸发的热量。听到姜曛说沐筱萝他们的酒庄有浓度高的酒,万灵不用姜曛怎么挽留就留在了锦城。

    可怜沐筱萝他们本来是要留在商贸会上供应的酒,被万灵全部高价买了,要不是这酒庄是沐筱萝的,估计万灵连酒庄都买了。

    这么多的酒全部运到了温泉,当许家父子知道万灵是想把酒倒进温泉时,都搓手顿足,嚷着暴殄天物啊!

    万灵才不管,性命最重要。他一身被毒物侵袭的溃烂只剩这条路可以走了,别说一抛千金,就算一抛万金,他也不在乎。

    温泉旁边新挖了个坑,万灵引出了一股热水,在坑中倒满了酒,还加了许多药材进去。看得有药王之称的吴冠子都咂舌,毒王就是毒王,就这些名贵的药材都是自己不能比的。他何止暴殄天物啊,简直就是财大气粗,将人参当萝卜!

    万灵被他这样的形容逗笑了,冲吴冠子说:“小哥,药是干嘛的,还不是治病的,等小弟这一身毒素清除了,这样的药要多少有多少,你要不怕欠我的情,以后要什么只管找我!”

    吴冠子私下感叹地对沐筱萝说:“不知道是什么变故改变了万灵,昔日凌厉、我行我素的毒王竟然变得如此温和,要不是见到那一车的名贵药材,我不相信他是万灵。”

    沐筱萝却是相信的,而且相信这改变和沈天斌的老婆平姑有关,昔日他们一定有一番恩怨,沐筱萝宁愿相信那又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也不愿把两人想象成毫无瓜葛的人。

    平姑信守了诺言,没再来找沐筱萝,沐筱萝却知道她还在蜀地。种种迹象表明,沈天斌也在蜀地,还有楚云安,沐筱萝忧虑的是埋了这三颗定时炸弹在蜀地,他们要是爆炸了,是不是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呢?

    万灵留下多少让她有些放心,有这个毒王牵制平姑,沈天斌也会有所顾忌。顾擎身体好了,施予他们再站在他们这边,楚云安也不难对付。

    一切都向好的势头发展,回到锦城,他们在开发区的宅院也快完工了,楚轻狂让卫涛开始筹备婚礼,专程找罗林海算了一个吉日。

    结果罗林海算来算去,选中的吉日和开发区的风水塔落成典礼在同一天。

    楚轻狂本来不想同一天举办婚礼,怕被塔的落成典礼抢了他们成亲的风头,担心到时众人都去看塔了,没人来参加婚礼。

    对此,沐筱萝一笑,说:“早上塔落成典礼我们作为城主都要去参加的,婚礼定在典礼后吧,是朋友的都会来的,你别担心,我有这个自信,县衙那天罢席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楚轻狂眼一眯,自信霸道地说:“绝对不会再发生……因为我不允许它再发生……”

    比我幸福

    顾擎是在温泉听沐筱萝说了水佩的事,才知道水佩的遭遇,震惊之下,他随沐筱萝回城看她。

    路上,顾擎心事重重,一副很担心水佩的样子让沐筱萝有些内疚,犹豫了半天问道:“顾大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小气?如果我允许轻狂娶她……或者水佩就会快乐起来了!”

    顾擎垂眼,叹了口气:“这样……你会快乐吗?”

    沐筱萝抿了抿唇,自嘲地一笑:“至少我比她强,没有轻狂我也能好好活着!”

    顾擎抬眼怔怔地看着她,半天才问:“三小姐……你喜欢轻狂吗?”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