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3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怎么啦?有什么奇怪的事吗?”沐筱萝那种不祥的预感更浓了,盯着卫涛问道:“可是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不知道算不算奇怪,就是我觉得奇怪而已。按理她这么固执地喜欢轻狂,受了这一剑只会借着轻狂的内疚拉近和他的距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走了!”

    “走了?什么意思?”沐筱萝莫名其妙。

    “就是离开蜀地……”卫涛笑道:“她好像一夜之间大彻大悟了,把轻狂找去说她想开了,不会再缠着他。她这次倒很利索啊,当晚就收拾东西离开荆州了。”

    “什么时候的事?”沐筱萝也疑惑了,这根本不像向兰的做事风格,如果是她,那么喜欢楚轻狂,得不到怎么可能罢手,绑也要把楚轻狂绑走……

    “前晚的事,轻狂回来只说向兰走了就回房休息去了,连水佩吵着要见他,他也没去。”

    卫涛叹息说:“轻狂估计对向兰还是内疚的,这两天连军务也懒得理了,每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晚上回来喝得醉醺醺的,一大早又出去,人都找不到,弄得郑他们都怨声载道,一大堆公务要他处理也找不到人。”

    沐筱萝蹙眉,喝得醉醺醺的?这是楚轻狂吗?认识他这么长时间几乎就没见他喝醉过,为了向兰的走竟然那么受打击吗?这样看,向兰在他心里也不是没有地位的……

    这样一想,沐筱萝心头有些不舒服,冷了脸说:“让郑他们把公务送过来,我先看看吧!我倒要看看楚轻狂是怎么治理荆州的……”

    卫涛看她的脸色,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女人都是善妒的,他在人家面前说她相公为另一个女人失魂落魄,她会高兴才怪。

    讪讪陪笑,也不知道怎么补救,只好先去把郑他们叫来和沐筱萝谈公务,自己悄悄赶紧找影子楼的人来,让他们分头去找楚轻狂。

    郑见过沐筱萝,现在又算楚轻狂的心腹,知道沐筱萝在楚轻狂心中的地位,一见到她也不生分,赶紧把要紧的事禀报了,又拿了一堆要楚轻狂拿主意的事来烦沐筱萝。

    沐筱萝做事的风格一向利索,当下就和他们讨论起来,合理的当场拍板,不合理的就否决了。一堆事处理到用晚膳时间,基本了结。

    卫涛进来请他们去用晚膳,沐筱萝出来一看,楚轻狂还没回来,她的心情又差了。

    正吃着,一个影子楼的属下来找卫涛,卫涛出去了一会进来抱怨道:“楼主不在就算了,连彭伟都跟着不见,这么多事都推给我,还让不让人省心啊!”

    “彭伟怎么啦?”沐筱萝记得楚轻狂这个属下,办事能力比较强,很受楚轻狂赏识。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前晚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追向兰了……哦,忘记和你说,他喜欢向兰,轻狂还想撮合他们呢!那几天向兰受伤都是他忙前忙后地照顾,弄得轻狂都对他感到内疚,说要不是遇到自己,彭伟才是最适合向兰的人!”

    卫涛叹息:“你说这样平时做事很认真的小伙子,怎么遇到情就什么都不顾了啊,就算要跟向兰走,他也说一声啊,我们又不是不放他……”

    不知道卫涛的哪句话触动了沐筱萝,她夹菜的筷子就停在了空中,蹙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弄得一桌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沐筱萝突然放下筷,站起来:“向兰走前住在哪?带我去看看!”

    追兵到了

    楚轻狂一辈子还没这么窝囊过,竟然被两个女人折磨得毫无尊严。软软地躺在马车上,脸上覆了一层易容物,苗栗还得意地拿了个铜镜让他看看,说就算有追兵,估计也没人能认出他就是昔日的翩翩公子。

    楚轻狂一看,差点没被气死,铜镜中出现了一个苍老的脏老头,病恹恹不说,最让楚轻狂恶心的是还秃顶,他一头墨发不知道被苗栗怎么弄了,竟然都隐藏在秃顶下面。而昔日他很得意的明亮凤眼,被一双浑浊无光的眼睛所替代,不要说别人认不出他,就算他也无法认出自己。

    两个女人都癫狂似的,一心只想征服他。向兰这样楚轻狂还想得通,可是苗栗这样,就让楚轻狂无法想通了。一个三善道的护法,竟然跟着徒弟如此疯,传出去还怎么混啊!

    楚轻狂没想到正是自己长得很像年轻时的楚云安惹了这场无妄之灾,苗栗看着他,想到的却是年轻时的楚云安。征服他似乎就是征服年轻时的楚云安,而看他一腔怒气有苦无法说的样子,让她因为丧父的压抑心情得到了一定的分散。

    楚轻狂越不示弱,苗栗就越执着这种游戏,失去理智般赌了一口气就是要楚轻狂答应娶向兰。

    向兰怕楚轻狂和苗栗乱说,一直坚持不肯解他的哑穴,她对苗栗的解释是:“他现在生我的气说出的话虽然我不会计较,但我不愿留下这样的回忆,我只想记住我们在一起的美好……”

    对此苗栗竟然也很能理解,这让楚轻狂在心里连沐筱萝都埋怨上了,当初就不该管她们的事,任她们自生自灭不是多好。这样每天被下了软骨散就只能恹恹地躺在马车上,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什么味,一阵阵传出来的味道让他郁闷,而耳边两个女人的唠叨体己话更让他听得想死。

    心里一百遍一千遍地赌咒,只要自己能获得自由,他才不管什么道德,歹不歹毒,定要将向兰卖进青楼,让她也尝一尝被人勉强的滋味。

    一天两天,离开荆州越来越远,楚轻狂的心就一点点地沉下去,他的容儿……他的家园……他还有再见到的一天吗?

    从没有任何时候这样思念她,他一遍遍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回忆着她的一言一语,心头的痛越来越大,他还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啊,难道就再也没机会了吗?

    绝望就伴随着车轱辘的转动越来越大,而仇恨在心头越堆越多,他无法再容忍自己被带离了,就算死也要死在这片土地上,因为这里有他的爱,而未来行尸走肉的生活实在不是他想要的。

    楚轻狂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反抗,很无力也很脆弱他绝食!

    不能说不能动,他总可以控制自己的唇舌吧!向兰喂的饭菜都被阻在牙齿外面,就算被她戳得唇牙血迹淋淋,他也固执地不张嘴,看得苗栗都有些心惊,平日对他的冷言冷语在几次这样的僵持后也没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指望沐筱萝来救你吗?”

    苗栗被向兰支走,向兰总算解开了楚轻狂的哑穴,气急败坏地嚷道:“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她在锦城,就算她得到消息再追来也追不上我们……就算她以后找到你,我就不信你还会跟她走!”

    “你想要尸体就带走吧!”楚轻狂只说了这一句话就闭上眼不再理她,气得向兰快失去理智了,咆哮着叫道:“沐筱萝到底有什么好?你为什么就那么固执?难道喜欢我一点就那么难吗?”

    楚轻狂扔出一句反问:“我又有什么好?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各人有各人的缘,你不是我那杯茶而已!”

    “我不信缘,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就要得到……”向兰固执地说:“她只不过是先认识了你,这一次,你先认识我,你也会对我同样执着的!”

    楚轻狂的固执换来了回报,几顿不吃他终于生病了。楚公子好多年没生过病了,这一病也不知道是因为没吃饭,还是躺多了,又或者是软骨散的原因,一病就是大病。

    走在半路就发起了烧,苗栗喂了他两次药也不见效,眼看热度越来越高,他烧得都说起了胡话,向兰就担心起来。和苗栗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在前面的镇上找个地方住下来,给楚轻狂找个大夫。

    还没进镇上天色就变了,风很大,顷刻天就黑了下来,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了,两人慌忙驾车冲进镇上,刚找了家客栈大雨就倾盆而下。两人要了两间房,安置好楚轻狂苗栗就冒雨出去找大夫,留下向兰一人守着楚轻狂。

    楚轻狂烧得糊里糊涂,一双眼睛不用易容都充满了血丝,看得向兰又心疼又内疚,看他昏昏沉沉,就出来找小二给他熬点粥。

    等向兰交待好,回房却发现楚轻狂不见了,她大惊,慌忙跑下来,正好看到楚轻狂摇摇晃晃地下楼,她被惊到了,也不知道楚轻狂发烧是不是装的,几步冲下去去拉住了他。

    “放开……”楚轻狂的声音嘶哑苍老,被高热烧得粗糙不堪,仅剩的清醒支持着他抓住这逃脱的机会,努力挣扎着。

    向兰抱住他,点了他的穴道,有些气恼地叫道:“老头子,生病了就回去好好躺着,乱跑摔倒了怎么办?”

    她叫过一个小二帮忙扶着楚轻狂上楼,三人才上楼,客栈又进来了一队人马,正是追赶来的沐筱萝一等人。

    他们也是被雨逼进客栈的,没有向兰她们幸运,沐筱萝身上都被淋得湿透了,清波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一进来就赶紧要了个房间,让小二烧热水上来给她沐浴换衣服。

    几个房间刚好和向兰她们的挨着,清波和沐筱萝上楼,向兰就听到了清波的抱怨声:“追到那女人,看我不剥了她的皮,都是她,累得我们被大雨淋,要是害你有什么闪失,她死一万次也不够……”

    向兰才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就听到一个差点让她魂飞魄散的声音“这次我也想杀她……真的,清波,我觉得是我们的善良姑息她胆子越来越大了……”

    沐筱萝!向兰呆住了……无法想象她们是怎么追来的,她的布置就那么不堪一击吗?竟然让这些人很快就识破了!

    “容儿……”楚轻狂朦胧的意识中似乎听到了沐筱萝的声音,才叫出一声就被向兰如梦初醒般冲上去捂住了嘴,又手忙脚乱地点了他的哑穴,足穴,弄得楚轻狂像僵尸一样僵硬地躺着。

    向兰则紧张地听着旁边的动静,听见那屋子关了门就没了声音,一会又是小二的窍门声:“小姐,热水来了!”

    她要沐浴?向兰心一松,赶紧收拾东西,想趁沐筱萝沐浴之际带着楚轻狂逃走。她收拾好,就打开门想下楼查看,才出去就看到清波站在楼道间和一个男人说话,她又缩了回来,慌张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她自己,肯定能离开不被他们发现,可是带上楚轻狂,尽管易了容,她还是担心会被他们发现。焦虑地倾听着外面的动静,感觉清波一直站在楼道间,她恨得要死,又怕苗栗请了大夫来撞上,狠了狠心,就走到楼下去等苗栗。

    还好出门都易了容,她扮成一个老太太,苗栗的易容很经得住考验,只要声音上注意点,清波根本不会想到她就在眼皮下走过。

    向兰看见她丝毫没起疑,就放心了,下楼看到昌东还有几个士兵坐在下面吃饭,她心又慌起来,这下更难走脱了啊。她站在门口等着苗栗,边看着昌东几人,心下突然就起了杀意,反正一个是杀,几个也是杀,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怕什么!

    苗栗总算请了大夫来了,两人都被大雨淋得半湿,进门还没站稳脚步,就被向兰拉住了手,附在耳边轻声说道:“官府的人追来了,小心点!”

    苗栗眼一扫,看见坐着的几个壮汉,点了点头,小心地带着大夫上楼。三人正上楼,楼道口出现了沐筱萝,她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正打算下去吃饭。

    楼梯上有人,她下意识地站在一边让他们上楼,向兰抬头看见,差点吓得摔倒。苗栗则很高兴,毕竟沐筱萝救过她,而向兰刻意隐瞒了沐筱萝和楚轻狂的关系,她一无所知,乍然见到沐筱萝觉得打声招呼是应该的……

    “沐……”苗栗才叫出一声,向兰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下意识地往前一推,就将苗栗推得摔倒在楼梯上,而自己也摔倒了,连大夫也没幸免地跟着摔下了楼梯……

    楚公子获救

    三个老人在眼皮下摔倒,沐筱萝无法见死不救,和清波赶紧下楼,一人搀扶起一个,就忙着帮他们检查有没有摔到。老大夫垫底,摔得脚蹩到了,坐在地上哼哼唧唧的,靴袜一脱,脚踝都肿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