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楚轻狂现在倒希望他最好是死了,否则水佩杀不死他,他会……

    他咬牙切齿,一个杯子在手中腾地就捏碎了,站起来绷了脸就去找向兰。他的脚步很沉重,恨死了自己,为什么就受不住诱惑,竟然吃了她给的解药,现在杀她还是不杀呢?

    为了方便联系,向兰租了县衙旁边的一处民居,算是三善道的联络点,卫涛有事都是到这里来找她。楚轻狂知道这地方,却从来没来过。

    他都走到了门口,却无法进去,欠三善道的黄金还没补偿够,他去杀她有赖账的嫌疑,这在江湖上传出去,他楚轻狂也不用混了!

    楚轻狂在门口徘徊了半天,转身走了。他才走,向兰刚好出来,看见他的背影有些奇怪,追上去却不见他了,弄得向兰有些莫名其妙。

    第二天,向兰刚要出门,就见卫涛找上门来,她以为有什么事,就将卫涛让了进去。卫涛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说:“向兰姑娘,这是价值四万两黄金的银票,楚将军让我拿来给你的,原来欠了你五万两,这些日子给你们介绍的生意远远超过了一万两……现在麻烦你收了银票,将楚将军写给你的欠条交给我吧!”

    “啊……这是什么意思?”向兰拿着银票惊讶地问道:“你们不是缺钱吗?一时筹这么多银票给我干嘛,不是说好了给三善道接生意慢慢还吗?”

    卫涛干巴巴地说:“楚将军现在手头宽裕了,他没习惯欠人钱,所以先还你们!你收了银票给我欠条吧!”

    向兰蹙眉,想了想说:“我不收你的银票……我去找楚将军说去。”

    她将银票塞还卫涛,急匆匆地要出门,卫涛在后面凉凉地说:“向姑娘,我劝你还是别去找他了,他现在一肚子火呢,不知道见到你会不会刀剑相见?”

    向兰站住了,有些恍然:“水佩他们来了?”

    卫涛讽刺地说:“你知道水佩?那你知道水佩对楚将军的意义吗?你觉得你做了这种事……他会原谅你吗?”

    “我有错吗?”向兰不服气地叫道:“是她要害我!楚公子都说了,换了是他也会这样做的!我根本就没错!”

    “你对她下药你还没错吗?”卫涛摇头:“向姑娘,就算你想害人你也不该做这种事啊……你害了她一生!”

    向兰叫道:“什么叫我对她下药,她说的吗?明明是她下的药,我只不过换了酒杯而已,谁知道她起的是这样的心?还算我聪明没中计,否则被害了一生的人不就是我吗?”

    她跳脚,气急败坏:“是不是水佩在楚公子面前乱诬陷我,不行……我要去找楚公子亲自解释……”

    她说着就气冲冲地往外走,卫涛阻止不了,只好跟着她回到县衙。

    楚轻狂没在大堂里,向兰就往里冲,那些人见她经常来,也没人想起来阻挡她,等她冲进了内院,就看到水佩呆呆地坐在屋檐下,而楚轻狂正让木匠做木活。

    “啊……”向兰还没来得及叫楚轻狂,就听见水佩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用手指着她狂叫道:“狂哥哥……狂哥哥,坏人来了,她要害我啊!”

    她叫着,就猛地往向兰扑了过来,向兰下意识地一闪,等站定才发现自己没有闪的必要,水佩才扑到一段距离就掉在了地上,摔得龇牙咧嘴。

    “水佩!”楚轻狂转头,目光阴冷地瞪了向兰一眼,向兰所有的话就被这一眼哽在了喉咙出不来了,只觉得浑身发冷,这样的楚轻狂竟然是从来没见过的冷酷。

    “水佩你别激动啊……大夫说让你静养,否则你的腿就无法恢复了,你怎么不听话啊!”楚轻狂将水佩抱起来,又放回了椅子上,柔声劝道。

    “就是她……就是她害我……狂哥哥你要为我报仇啊!”水佩拉住楚轻狂的手,哭着指着向兰。

    向兰强硬地叫道:“我没害你,要不是你想给我下药……怎么会弄成这样?我只不过换了杯子而已!要怪你就怪自己不安好心……害人终害己!楚公子,你别只听她一面之词,是她想害我……”

    “住口!”楚轻狂转头,瞪着向兰,害她后面的话都无疾而终,惊愕地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拿来……”楚轻狂冲卫涛一伸手,卫涛就把银票都递了过来。

    楚轻狂递给向兰,沉声道:“拿上银票,带着你的人离开蜀地,永远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别怪我无情!”

    “我不……”向兰委屈地叫道:“你不是说换了你也会这样做的吗?我没错,你凭什么这么对我?难道我就应该喝了那药酒,任她算计我吗?”

    “拿着……”楚轻狂一声怒吼,镇住了向兰,她委屈地看着楚轻狂,被他粗鲁地抓过手将银票塞到了手中。

    “三天之内,要是我再看到你逗留在荆州,我发誓你会知道我的厉害……”

    楚轻狂冷冷说完,转身朝水佩走去。水佩怔怔地看着他,突然大哭起来:“狂哥哥,你在哪?你在哪里啊?”

    楚轻狂急跑过去,蹲在她面前叫道:“水佩,你怎么啦?”

    “滚开……你不是我狂哥哥!”水佩突然一把推开他,又跃了起来,想去抓向兰,结果照例掉在了地上,撞在才爬起身的楚轻狂身上。

    “我要杀了你……你这坏女人……”水佩猛地抽出楚轻狂的佩剑,爬着往向兰刺来,中途不小心划伤了自己的手臂,血就染红了她的衣袖,在地上拖出了一条血迹……

    向兰愕然地看着,不懂为什么她要爬着,脑子里就想起了以前的沐筱萝,一时真的很莫名其妙。

    “水佩……你做什么?”楚轻狂一把夺过剑丢在一旁,伸手要抱她,水佩却不准他抱,又打又推地哭叫道:“你滚开了……你不是我狂哥哥……我狂哥哥从来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他不会让我受委屈……如果你是他,你一定会杀了这个坏女人为我报仇的!呜呜……狂哥哥,你在哪啊?你的水佩妹妹好想你!”

    楚轻狂有些无奈,轻轻拍拍她的背:“别哭了……狂哥哥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信……”水佩一把打掉他的手,嚷道:“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不帮我报仇,我自己报……我也不要你照顾我!你就会骗我……”

    水佩抬起头,冲着向兰叫道:“坏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等着!”

    她抬手抹了抹泪,手上的血混着泪和土抹得满脸污渍,看着触目又可怜,向兰莫名其妙地感到她这样子很滑稽,无法控制地笑道:“水佩,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楚公子喜欢你吗?我觉得你这种行为好幼稚啊……你……”

    楚轻狂猛地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门,只冲向兰咆哮出一句话:“在我改变主意之前……滚!”

    向兰这次是真的怔住了,不管什么时候,楚轻狂就算用冰冷的态度对她,都从来没用这样恶劣的态度说出这样恶劣的话,这让她不止下不了台,而且伤心失望委屈等等情绪都涌了上来。

    她颤巍巍地问道:“楚公子,你是真的不愿原谅我吗?”

    楚轻狂只是仰头负手而立,同时闭上了眼睛。

    向兰心凉了:“就算我真的做错了……我对你的一番心意,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都无法让你感动,原谅我一次吗?”

    楚轻狂动也不动,依然闭眼站着。卫涛看闹成这样,只好出手了,拉着向兰往外走,边小声劝道:“楚公子已经原谅你了,要按他以前的性格,早杀你了!”

    谁知道这话就刺激了向兰,看着地上咬牙要她死的水佩,就冲动地跑上前,捡起地上的剑,就跑上去塞到了楚轻狂的手中,将剑尖对准了自己的小腹,叫道:“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想为她报仇,那你就来吧!杀了我……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

    楚轻狂一怔,睁开了眼,冲着向兰骂道:“胡闹……我……”

    楚轻狂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到背后猛地被人推了一下,感觉手中的剑就往前刺了过去,他一惊,下意识地想偏开,那力道太大,撞在他的手肘上,让他惊愕地看到手中的剑刺进了向兰腹中……

    不想忘记她

    楚轻狂惊愕地看到手中的剑刺进了向兰腹中……

    向兰大睁了眼,也难以相信地看着自己腹上的剑,再看看那又倒在地上的水佩,实在不甘心地倒在了地上。感觉血流出了自己身体,她杀人无数,却从来没想到剑刺进自己身体是这样的感觉。

    楚轻狂慌忙俯身,惊慌地看着她,叫道:“对不起……我没想杀你……”

    向兰冲他一笑,强忍着痛说道:“这一剑可以抵消你对我的恨了吧?别赶我走……”

    “向兰……”楚轻狂无法再说什么,脑中就想起她的责问:“爱一个人有错吗?”

    她有错吗?她给他送解药来,她为了他执迷不悟,放下尊严地站岗受人白眼,她为的是什么呢?同样是喜欢,为什么他就能容沐筱萝喜欢武铭元,就无法容她喜欢自己呢!

    楚轻狂意识有些散乱,呆呆地看着卫涛给向兰急救,彭伟跑出跑进去请大夫,而水佩安静了,蜷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害怕的样子……

    这样的她楚轻狂又怎么舍得责备呢?看她手臂上还流着血,他叹了口气,将她抱进了屋,找了丫鬟为她包扎换衣服清洗。

    等弄好出来,卫涛他们都不见了,楚轻狂疲倦地回到前厅坐下,一个人静静地呆坐着。中午卫涛派人来说向兰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楚轻狂恍惚听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后那一偏救了向兰,反正听到她没死就觉得庆幸……

    他也说不上是怕她死在自己手上内疚一辈子,还是觉得她罪不该死,反正就觉得以后还是少惹这样的情债,水佩和向兰两个就够他受了,再有第三个,他估计自己也不用活了,早死早超生。

    唯一的庆幸是,还好沐筱萝不像她们两个,否则他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任何女人……

    楚轻狂还以为这事这样解决算是结尾了,水佩都安静了,估计想着那一剑刺死了向兰,不再提报仇的事,乖乖地养伤,有时一个人闷闷发呆。丫鬟悄悄报告说她自言自语:“活着有什么意思!”

    这话让楚轻狂吓到了,又不敢当面劝她,只好找人陪着她,一边派人去锦城请俞晓宁,水佩和俞晓宁关系好,他想请俞晓宁开解一下水佩。一边他又让影子楼的人去寻找楚元锋,无论怎么样,也要有个交待啊,这样躲起来算什么啊!

    这边荆州的事又多,再加上这些琐事,楚轻狂忙得不可开交,心想要是沐筱萝在身边,该多好啊!可是想想她在锦城也忙,只好强打精神努力做事,想理顺了交给卫涛管着,自己要抽身回去看沐筱萝了……

    可是向兰的事还没完,这日,楚轻狂才出门就遇到了向兰的属下,说有事请他去向兰的住处。楚轻狂以为向兰的伤恶化,又想着从出事还没去看过她,就跟着那下属来到向兰的住处。

    才进门,他愕然地看到屋里不止有向兰,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中一个男子有些面熟,再一想记起是在羌州酒楼上见过的人,沐筱萝提过一下,好像叫宋闽。

    向兰倚在床头,见他进来就叫道:“楚大哥,过来见见我苗师父和宋师父,还有这位昆师父!林师父!”

    楚轻狂今天出来穿了戎装,只是没戴头盔,一张俊脸这些日子忙碌奔波已经往日白皙,多了些风霜的铜色让他显得更成熟。他一抱拳,沉声说:“轻狂见过各位师父……”

    昆町放肆地打量着楚轻狂,听到他自报名字,就讽刺地笑道:“你就是影子楼的楼主?也不怎么样啊?怎么就让我们兰儿寻死觅活非你不嫁呢?”

    向兰脸红了,娇羞地看了楚轻狂一眼,将脸藏在了帐子后面。

    楚轻狂一听有种不妙的感觉,看看众人,硬着头皮说:“向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请说吧,我军营里还有急事,不能久留!”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