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1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躺在碎了的盅子残渣中,看着武铭元护着亦巧离开的背影,贺冬卉奇怪自己竟然没有恨,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觉得武铭元的一巴掌成就了自己。

    贺冬卉一瞬间顿悟了,原来愚蠢的是自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费尽心机,是让谁看了戏呢?

    他还没做皇上,就对自己如此情薄,他日要做了皇上,还有她的活路吗?

    贺冬卉没吵没闹,安安静静地搬到了后院,将主屋让给了亦巧,顶了一个太子妃的名义而长伴孤灯。

    贺家对她的冷遇表示不满,武铭元却解释说她失去了孩子有些抑郁,搬到后面只是让她修养,等亦巧生了孩子后还是她的,皇后也会是她。

    为了巩固贺家的地位,贺家又想把最小的女儿,今年刚十三岁的贺冬卉的妹妹嫁给武铭元做妾。贺冬卉听说后亲自回家了,她找到了父亲,关门和贺父谈了半天,最后没人知道为什么贺父放弃了这个念头,再也不提将小女儿给武铭元做妾的事。

    太子府难得的平静,一如皇宫中的平静,似乎自那些皇子各赴封地后,这武氏的朝中就进入了冬眠,静得让人觉得没有生机。远观走了的皇子,反而都各展风采,将封地治理得生机怏然……

    去了江南的楚玉,据说成熟了不少,虽然有名流乡坤不断提亲,楚玉却只娶了一个贺皇后指定的女子为妃,其他妾室什么的都坚决拒绝。每日处理了公务回来,就是跟着老师学文,闲暇时和几个文友漫山遍野地采青寻道,竟似越活越淡然。

    据有人看过他寄回给武二帝的家书,言词中似乎厌倦自己作为皇子的身份,让武二帝另选皇子去治理江南,交接之日,就是他远行流浪之日。

    这家书让贺皇后大发雷霆,扔给了武铭元,让他管管这个皇弟,好好的皇子不做,难道还想去做乞丐不成!

    而在淮南的武铭正,则一**的喜讯传到了朝中,这位在京城中温文不动声色的皇子,一到淮南就立了不少大功。平复了当地几股民乱,还收复了淮南附近被颛孙国夺去的不少土地。在淮南铺路搭桥,利用交通之便,和周边国家搞起了贸易,一时据说淮南百姓极富裕。听得朝中不少官员羡慕不已,纷纷私下和二皇子搞好关系,指望着告老还乡或者卸任后能到淮南定居。

    淮南富了,最坐不住的还是武铭元,他不止头痛武铭正,还头痛远在蜀地的沐筱萝。

    蜀地变天的事第一时间就传回了朝中,贺皇后咬牙切齿地冲武铭元骂:“斩草不出根终究是祸患啊!当初就不该让她去蜀地……早该想到那女人不是善类啊!”

    武铭元对此沉默不已,比起沐筱萝自立为蜀王,架空四皇子一事,他更感兴趣的是随后传来的消息,沐筱萝的腿好了,她能站起来了。

    这是一个刺激,在这场两个人的战斗中,她什么都没有失去,而他失去了自己的手指……她不能站起来还不怎么样,一听她竟然好了,和楚轻狂双栖双飞,武铭元的心就空落落地找不到边了……

    恨是咬牙切齿,刻骨铭心地……这恨意有一瞬间让他极想什么都不管,带人杀到蜀地,将那对奸夫***抓住,狠狠地鞭打,再当了楚轻狂的面,对沐筱萝极尽肆虐……

    失眠时脑中想的就是怎么折磨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心中那想到他们幸福就被啃噬得千疮百孔的心……

    那样的神仙眷侣应该是他和沐筱萝啊!贺冬卉填不满他越来越空虚的心,亦巧也不能,每个夜夜被他临幸的女子也没有这样的魅力……

    那被拔了指甲一声不吭的女人,那在天坛迎雪而站的女子,那危急中帮他拉住惊马的女孩渐渐变成了他的梦魅,他常常午夜梦醒,狂乱地摇醒身边的女人,冲着人家急叫:“叫我元哥哥,叫我一声元哥哥……”

    往往这些女子被这样的莫名其妙弄得惊慌失措的叫声换来的是一个狠狠的巴掌:“你不是筱萝……筱萝的元哥哥叫得比你好听!”

    元哥哥……元哥哥……武铭元某一日站在沐府的门前掉下了泪,那已经换了人家的沐府已经不是他熟悉的沐府了,里面进进出出的人没有一个是他的筱萝!

    那女人远在千里之外,是一个让他很陌生的女子,他已经失去了她!

    他摸着已经斑剥的墙壁,仰头看着已经长得高出墙很多很多的树,似乎看到了一个女孩,站在树枝上冲着他叫:“元哥哥,你接住我啊……”

    那些曾经和她相处过的点点滴滴随着她离开越来越清晰,有些他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等想起来时才发现它们一直在记忆深处,已经变成了他的血液般自然,不思量,自难忘……

    他慢慢懂了自己的感情……原来不是不爱,只是太习惯了她在身边,习惯了她就像自己的手脚,不去注意她也不会失去,伤害了也有自愈的能力……

    直到自己亲手将它们斩下,他才发现它们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体上……他无法习惯这种失去,也无法接受这种失去……

    九五之尊的吸引是一种权力的吸引,是意味着他能重新找回她的权力,他不再满足等待,什么玉玺在他眼中根本不是阻止他登上皇位的障碍,贺皇后的顾全大局被他鄙视得一文不值……

    他已经听她的话扮演了乖乖皇子很多年了,也为此失去了沐筱萝,他不能再目睹武铭正的壮大而无所作为!

    妇人之仁,他唾骂贺皇后的迟疑,这皇位本来就是他的,就算双手沾满了鲜血坐上去,又有谁能说不呢!

    武铭元终于着手为自己的皇位准备逼宫了……

    一石二鸟

    事实证明,离开县衙,无政府统治,只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做大做强,乃至生存下去的!

    沐筱萝还没去找龚家麻烦,龚家自己就惹上了麻烦,眼见麻烦越来越大,已经到了自己无法解决的地步,龚老头终于发现了县衙的用处……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说锦城有五大家族各霸一方,占据了大部分的商业农业。可是这时代毕竟不是太平的,山贼流民还有边境是不是冲过来抢掠的士兵都够他们烦不胜烦的。

    以前朝廷在锦城县衙有一支队伍,虽然人数不多,遇到这样的事还有点用处,自从几大家族自觉势力壮大不再交税后,这支队伍就失去了供养慢慢支离破碎了,到沐筱萝他们来锦城,县衙就跑得剩下几个人。

    这几大家族每家都养了几百号人的自卫队用来保证生产和自己的家园,遇到有难,几家组织起来也有一两千号人可用,按他们的算法也够抵抗一时了。

    这两年就占着这样的合作抵挡了十多起不同程度的侵扰,可是这样自发的民间组织,它存在的弊病就很多。

    首先这样的卫队因为是自己组建的,遇到有难的时候,往往先顾的是自己的主家。养了这样一大群人,吃住都不是小事,再加上遇到有伤亡,抚恤等又是一笔开支。

    平日还好算,都是为了自己出力,伤亡自己出银子谁也怨不了。可是遇上联合抗敌的事,伤亡这笔银子就是事了,虽然五大家族都拿出了一定数量的银子做为这样的开支,可是就算这样,它也有问题。我的人伤了,给银子,给多少?谁定呢?

    类似的问题一多,人的劣根性就出来了,人都是自私的,都要为自己的利益打算。一次亏可以吃,两次以上就有怨言了。外人看外表,他们抱成团一致对外,可是五大家族之间的矛盾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龚家赚多了钱,产业又多,养的自卫队成员就越来越多,人一多矛盾也就多。龚族长是人不是神,他再能干,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这样的大集体,一个处理不当,运气好的话可能没事,运气不好的话就留下祸根了。

    龚族长家的祸事起源就是出自内部。锦城附近有几股流寇,这些人也不扰平民百姓,就挑着这几大家族的产业抢掠了。龚族长家有个井盐庄子在离城十多里的地方,附近还有几座山头也是他们家的,种植了许多桑树,还养了许多猪养。

    一次被一股流寇盯上了,这些流寇来抢夺时,就遭到了看守井盐的自卫队的抵抗。争夺中,这个井盐自卫队队长鲁中的弟弟被流寇头目砍断了腿,鲁中为了救弟弟也受了重伤。这鲁中也算一条汉子,虽然受了重伤,还是带人拼命抵抗,一直到救兵赶到,保住了龚家的财产没有大的损失。

    按理鲁中兄弟两算立了大功,龚家怎么说都该给丰厚的奖励才是,可是龚正海的弟弟……管这事的龚正林却没有处理好这事,他象征性地给了鲁家兄弟两一笔银子,就将两人打发了。

    这鲁家兄弟是家乡发大水才流浪到蜀地的灾民,两人仗了一身蛮力给龚家做护卫,一向尽心尽责,没想到拼死拼活的做事换来了不是主家的感激,反而是几两银子就被打发了。

    鲁中看着手中连给弟弟治腿都不够的银子,有些难以相信,据理力争,想多要点银子给弟弟治腿,没想到龚正林不但不给,还说他仗着功劳漫天要价,让人将兄弟两赶走了。

    鲁中还算淳朴,这样都没为难龚家,是在银子用完后弟弟的腿都不见好转,反而化脓发烧……眼见弟弟性命危急,鲁中又回来找龚家借钱,正碰上龚正林。龚正林不但不借,还让人把鲁中打了一顿,说鲁中再来闹事,这锦城就没他兄弟两人的容身之处了。

    鲁中走投无路时遇到了一群山贼,人家老大看他彪悍,就动了爱才之心,一挥手就给了他五十两银子,结果鲁中一狠心就入了伙……

    弟弟是救活了,腿也废了,两人和龚家的仇也结上了,鲁中带人专抢龚家的产业,这过程中仇就越结越大。这次竟然上升到鲁中抢了龚正海儿子的新娘,说要给自己的弟弟做娘子……

    龚家自然不肯罢休,这都被人欺上头了怎么行!龚正海的儿子龚凌强非常喜欢新娘,发了毒誓要将新娘抢回来。他们组织了自己的卫队去搜山,可是鲁中很狡猾,搜了几次没搜到,反而让自己的人中了埋伏,几天时间就伤了几十人。

    眼看这样下去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让新娘在贼窝里越陷越深,龚正海也急了,匆匆找了其他家族的族长,让杨细他们借人给他搜山。

    第一个不借的就是憨直的严君郎,鲁中的事他多少听说了,心里是极同情鲁中的,认为龚家为富不仁,活该有此一难。再说他的人也不能借,最近山里挖出了一种矿,前所未见,他还找人去开采呢,哪有闲人借给龚家。

    杨细想借借不出来,他家是做酒的,春耕家里那么多田地都需要人手,最近流民增多,村里都不太平,他自顾不暇,那能借人给龚家呢!

    谢卫弘和罗林海的苦恼也和杨细大同小异,以前农忙时还能雇些灾民做做短工,今年沐筱萝来了后这些灾民似乎长了眼睛一样,都去帮沐筱萝了。

    谢卫弘是知道缘由的,以前跟沐筱萝来蜀地的灾民安家落户后就将这样的好事广而告之了,灾民之间互相传遍,都知道锦城的王妃是好人,来蜀地自然都涌去找沐筱萝了。

    赵东兄弟两现在俨然成了沐筱萝的代言人,专管灾民这一块,来的人他负责安排工作,住地,用沐筱萝的话来说,到蜀地的人,只要不懒,她都愿意收留。蜀地那么多的田地,还怕养不活勤劳的人啊!

    龚正海借不到人,就发了狠,给自己家的卫队提高了赏金,并放出话来,人能不能救是另一回事,只要有人能把鲁中杀了,就重重有赏。他是想杀鸡给猴看,一次就把鲁中拿下,免得日后再遭人讹诈。

    这一来刺激了那些护卫拼命,可是也刺激了鲁中。

    鲁中觉得龚家薄情,要钱不要人,龚正海不管新娘的死活,一心只想要自己的命。鲁中一恼,索性带人绑了龚凌强,让龚正海拿银子赎人。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