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0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姜曛想了想,明白了,武铭元如果想对付沐筱萝他们,他无疑是最好的内应,拿他的家人来要挟他,还怕他不反沐筱萝吗?

    一时就有些心惊,原来自己早在人家的算计中了,偏他还忠心耿耿地效忠武家,没想到人家并没有对他另眼相看。

    沐筱萝看他脸色,知道他想到了这一点,就叹道:“我们沐家对武家怎么样,曛将军你该清楚……前车之鉴啊!我不是鼓励你谋反,我只是帮助你看清一些事实,愚忠不可取,不忠不义也会被人鄙视……天地之间矛盾的事太多了,我们做事不可能尽如人意,只求无愧于心就行……”

    她的话完了,默默地收拾了玉玺,留下休书,就回后屋去了。姜曛如果选择了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沐筱萝俯身看楚轻狂,他还昏迷不醒,沐筱萝抚摸着他的脸,苦笑:你不愿意我也将你推了出来!我不是逼你选择,而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不能一次又一次地任人宰割……我不想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感情被无关的烦琐事弄得支离破碎,你怪我也好,怨我也好,我们都绑在了一起……

    外面吵吵闹闹,声音隐约可闻,内院却很安静,沐筱萝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人闯进来,她笑了,起身收拾楚轻狂换下来的血衣,打算休息了。

    衣服上全是血,就算洗也洗不出来,楚公子那么挑剔的人想来也不会穿了。她团了起来,扔到了角落,衣服在半空中散开,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叮……叮……”两声响,沐筱萝看到有东西掉在地上滚开了。

    她好奇地走过去,看见地上静静地躺着一枚戒指,她怔住了,脑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楚轻狂今天出去一整天找不到人就是去弄这个?

    还有一枚呢?地上不见,她就蹲在地上找,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还是不见。她过去端了烛台过来,才隐约看到在柜子下面,她爬在地上伸手去够,够了半天才摸出了戒指。

    沐筱萝举着戒指对着烛光傻笑着,也不管自己满脸灰尘了。戒指一大一小,黄金做的,在现代看很土,可是在她看来却很漂亮。

    简单的式样,背面刻着狂和容字,两枚花纹都是一样,看的沐筱萝不觉眼睛就湿了,她才随口说的话他就记在了心上……他对她的感情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只是……想到她的剑刺进他师兄腹中时他的样子……沐筱萝眼神又黯了黯,这是一根刺啊,他会怪她吗?

    想想,她将戒指重新放进他的怀中,如果他不悔他的选择,她要他亲自帮她戴上……

    这是同心结,她要的是他的无怨无悔,如果勉强……不要也罢!

    沐筱萝在他身边躺下,疲惫地闭上了眼,这一天……好漫长啊!

    互不相让

    水佩他们没请到顾擎来,事后沐筱萝才从姜曛口中得知顾擎吐血来不了,不管是真是假,那一晚以水佩他们悻悻然离开画了休止符。

    沐筱萝被“四皇子武铭钰”休了的事没引起巧莲他们任何人的恐慌,有沐筱萝前面打过招呼,众人觉得这样的结局还算好。

    只是一夜之间锦城似乎变了天,原来四皇子的兵马都变成了沐王妃的人,这让很多人都想不通。这些人包括五大家族的龚族长,严族长还有许多锦城的乡坤名流们。

    但是,这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城市,“四皇子”病怏怏的首先就失去了民心,再加上他根本就不管事,所以大家对他被架空也没有什么同情的。

    相反,大家的目光都投到了沐王妃身上……从她能控制了“四皇子”的三千兵马来看,他们都觉得轻视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龚族长好奇的是她的腿怎么好了,断腿的时候没觉得是种威胁,现在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威胁了,她能把四皇子都架空,额,不能不防啊!

    那边龚族长重新召集五大家族的人商量对策,这边沐筱萝却心烦意乱,一觉醒来,楚轻狂不但没醒,还发起了烧,热度惊人,让她都手足无措了。

    医书看了很多,却无对症的良药,急得她差点砸了所有的医书。他这是毒发引起的高热,还是伤口引起的?她弄不清原因,只好给他用最原始的物理降温,找了许多高度的酒来帮他擦身。

    为了避免水佩时不时的骚扰,她索性将楚轻狂带到了城外的军营中,姜曛给他们找了间单独的营房,安置下,沐筱萝就亲自给楚轻狂擦身。

    这时代的酒纯度还不够,也只能将就用了,好在以前吴冠子给的药还剩下几颗,沐筱萝就拿来给楚轻狂服用。

    他的牙咬得紧紧的,沐筱萝用力撬开才将药丸塞进他口中。喂水时他无法下咽,水随着唇角流了出来,看得沐筱萝心痛不已,那翩翩公子怎么可能想到他也有这样狼狈的时候啊!

    一时很怀念他无赖的样子,就算狡黠地笑着也比现在好啊!

    “师兄……”楚轻狂突然一把抓住沐筱萝的手腕,沙哑着声音叫道:“别逼我……我不想伤害你的……”

    “轻狂……”他抓住的正是沐筱萝受伤的手腕,疼得她倒抽冷气,蹙眉看,这人闭了眼睛根本没醒,说胡话呢!

    她的心就颤了颤,他梦见什么了?是她杀他师兄的那一幕吗?还是别的?

    她想说自己没做错,可是一想到那是他的师兄她又内疚不已……怀着矛盾的心情她任他将她的手握得淤青,一手取了银针慢慢扎进他的太阳穴中……

    楚轻狂静了下来,这次是睡着了,沐筱萝看他平静了,才默默取下针,呆呆地看了他半响,她起身走了出去。

    天又黑了,月光下只见姜曛在场上走来走去,沐筱萝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曛将军……想过两招吗?”

    沐筱萝站在场中,冲姜曛挑衅地扬起了眉。在军营里为了方便,她穿的是男装。心中被楚轻狂的话弄得有些压抑,她很想找人打一架。

    “王妃……”姜曛奇怪地看着她,迟疑不前。和一个女人打架?姜曛真的没想过!

    “不敢吗?”沐筱萝狡黠地笑:“你别把我看成女人,过来我教你两招,不用武功也能把你打爬下的招式……你别不信,要不我们打赌,如果我两招内将你打倒,你就绕场跑十圈?怎么样?”

    姜曛失笑:“两招?王妃你太自信了……”

    他姜曛好歹也自幼学武,虽然未必能胜得了她,可想在两招之内将他打爬下,这话也说得太大了。

    “如果我输了,就答应你做任何事……这条件可以了吧!”

    沐筱萝偏了头笑着勾勾手指:“来……”

    姜曛看着她的笑,觉得心跳漏了一拍,有些失神,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小心啊……”沐筱萝蹲了半个马步,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姿势有些奇怪,让姜曛收敛了漫不经心,认真地看着她的手。

    “嘿……”沐筱萝脚往前一踏,手就抓住了姜曛的手腕,姜曛一惊,刚想挣脱,只见沐筱萝另一只手就搭向了自己的肩膀,他伸脚去踢她的脚,突然天旋地转,整个人竟然被沐筱萝抓住翻了过来……

    等姜曛反应过来,已经背朝地摔在了地上,他愕然地看着沐筱萝,她的脸倒对着他,挑眉笑道:“曛将军……信了吧?”

    姜曛瞪着她,难以相信:“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可以确定她刚才真的没用武功,这种手法有点像蒙古人的摔跤,可是又不很像,是什么招数啊?

    “想学吗?再让我摔几次你就会了!”沐筱萝抱着手臂站着,一脸的不怀好意。

    姜曛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是因为视觉的关系,还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将他打爬下的女人,只觉得这样的沐筱萝给他的又是另一种感觉,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的同时,也激起了心中的热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一刹那怎么就伸出了手,豪爽地说:“那就来摔吧!”

    看到他的手,沐筱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以前在训练场上和战友们训练谁分男女啊!都是一样的摔打、一样的互不相让……

    看到姜曛的手,她只是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就将他拉了起来。

    “再来……”

    她摆出刚才的姿势,姜曛悄悄握紧了手,刚才一碰之间,她手柔软的触感就像烙铁一样烙在了他手中,让他莫名地心跳加快,血液也在体内加速流转了……

    “看好啊……这样……”沐筱萝虽然说要摔他,可是还是放慢了速度,让他看清了自己的招式。令姜曛惊愕的是,他虽然看清了,还是无法避开,结果又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眼冒金星地看着得意洋洋的沐筱萝。

    “怎么样?这叫擒拿格斗术,和一般的武功招数不同,这个讲究实用……你觉得教给你的士兵可行吗?”

    沐筱萝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估计看他狼狈的样子,不忍心摔他了,又给他比了几遍,确认他记住了,才说:“明天你找几个士兵练习一下吧!熟了就练速度,擒拿讲究快,你出手快就算对方武功比你高也防不胜防的!”

    姜曛点头,虚心地说:“我一定好好练习!”

    “嗯……等你先学完擒拿,我再教你们反擒拿……”

    沐筱萝突然意气风发地笑道:“姜曛,我们再打个赌……你信不信……只要你们听我的话,一年之内,我会将你们培养成一支虎狼之师,胜利之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姜曛这次不敢随便笑了,他看着沐筱萝美丽的眼睛亮光闪闪,那种自信澎湃的样子是他在任何人脸上都未曾看见过的,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姜曛突然觉得她就像那高高在上的月亮,丢掉拐杖后就像扯掉了蒙住自己的乌云,开始散发出她的光华,那光芒亮的让人无法漠视……

    他有种错觉,似乎错过了这光芒他会遗憾终生,所以,即使这光芒的后面是悬崖,只要能沐浴光芒的照耀,就算是悬崖,他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我相信……姜曛看着那背影离开,喃喃地念道,从前老侯爷带的兵叫沐家军……今天,沐王妃你又建起了一支沐家军……为了这份荣耀,我愿意做你的车前马卒……

    沐筱萝回到房间,才推门就感觉到异样,她慢慢地推开门,军营里的房间小,一目了然,床上的楚轻狂不见了。

    她怔住了,呆呆地看着床上散乱的被褥,慢慢转眼,门窗皆好,没有搏斗的痕迹,没有外人进入的迹象……

    那么……就是他自己离开了?

    沐筱萝跑出来,营房的后面是矮墙,不用费力就可以翻出去。她和姜曛练擒拿离这里虽然不远,可是如果有心隐瞒,他们根本不可能听到。

    楚轻狂这样悄悄地离开算什么?

    沐筱萝的脸色在月光下惨白了,木然地站着,半天惨笑:还以为苦尽甘来,他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啊!她还是敌不过他的“亲人”,水佩是“亲人”,师兄是“亲人”,就她随时可以抛在一边?

    泪不知不觉就滑了出来……

    我不会拦你

    县衙里气氛很压抑,偏院的堂中放了章邯的棺木,顾擎披了袭狐裘坐在堂下给章邯烧纸钱,不时咳两声。

    他的脸色苍白,在红光的映照下不见红润,反而更白。

    在他对面,水佩一张张地将纸钱放进火里,不时抽泣几声,她哭得眼睛都肿了,顾擎安慰无效就任由她了。

    俞晓宁走了进来,看见两人已经烧了一大堆纸钱,就说道:“好了,别烧了,都去吃点东西吧!厨房给你们留了饭菜呢!”

    “我不想吃……师兄死的好冤枉,狂哥哥不帮他报仇,还帮着那女人……我一想起来就好难过!……”

    水佩抽抽搭搭地哭道:“姑姑……师兄怎么办啊?那女人这么坏,狂哥哥落在她手上,一定不会有好日子的,你们想想办法啊,救救狂哥哥!”

    顾擎头也不抬,又烧了几张纸钱,然后将准备好的酒洒在了纸灰上,默默地念道:“章师兄……你走好……别怪三小姐,她也是为了救轻狂,要怪就怪我们不该拜在楚云安门下,大家都是牺牲品啊……”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