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700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她一夹马腹,冲到了茶楼。茶楼的灯笼还亮着,两人纠缠着一起滚下马,里面的人估计就是在等她,一听见声音就跑了出来,沐筱萝看见是袁鸣,就放心了,叫道:“快帮我把他扶进去。”

    袁鸣一眼就看到楚轻狂变色的眼眸,猜到是楚公子,就赶紧上来搭手,两人一起将楚轻狂扶了进去,才进小院楚轻狂就掀翻了袁鸣,低吼了声就扑倒了沐筱萝。

    袁鸣愕然,沐筱萝却镇定地说:“袁大哥,你先出去吧!吩咐下去,不管任何人都不准进这院子。对姜曛也是这样说,不管谁,敢闯茶楼,都给我杀……”

    她的衣襟腾地就被楚轻狂撕裂了,袁鸣看楚轻狂不正常,担心地叫道:“那你……”

    “我没事……你快出去吧!”沐筱萝感到耻辱,很想给楚轻狂一脚,发情就不能再等等吗?

    转头感觉脸上掉了一滴凉凉的液体,抬头愕然地看到楚轻狂鼻间涌出了血,眼角似乎也有血痕,怒火顿时熄灭了,捧着他的脸叫道:“狂,你没事吧?就给你……就给你……”

    她摸索着去解自己的裙子,颇恨这古代的穿着,极不方便啊……

    “啊……”她的裙子没等自己解开,就被楚轻狂撕裂了,什么前戏都没有,他狠狠地撞进来,撕裂般的疼痛让沐筱萝差点晕了过去,感觉自己肩上受的伤在和地亲密接触后又开始流血。她顾不上心痛自己,一手扣着楚轻狂的手帮他号脉,他的脉象紊乱,无数的气息在体内自由奔走,如果这时无法好好引导,他一身武功就废了……

    “狂……我们慢慢来……”她亲吻着他,柔声唤着他的名字,试图唤回他的理智。

    嘴唇碰到他的,却被霸道地夺去了控制权,他狠狠地啃咬她的唇瓣,似乎把它当做美味了,血腥味在彼此口中蔓延,已经分不清是谁的血。

    沐筱萝在心底叹息,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肌肤,试图通过这样的抚摸让他放松下来。

    一次又一次……她数不清他要了她几次,现在的她已经不像当初脆弱,可是也无法承受这无止境的蹂躏,背上的伤让她失血过多,如果不是担心楚轻狂,她估计自己已经晕过去了。

    好不容易撑到他疲倦了,身上的肌肤慢慢恢复了日常的温度,她才稍稍放下心。再摸他的脉息,还有些散乱,却不复刚才的狂涌了,她将双手紧握住他的掌,慢慢助他引导。等调理好,这人已经撑不住晕了过去。

    沐筱萝没有急着推开他,她刚才已经发现他受了很重的内伤,这是在县衙他大吼时伤到的吧,难怪他一直流血不止。这伤混合了毒发,楚轻狂能撑到回来已经不容易了!她此时只能庆幸姜曛他们赶得及时,否则楚轻狂这条命就完了……

    有些怜惜地看着头垂在她肩上的楚轻狂,她不知道他们进屋子那一会功夫发生了什么事,让楚轻狂受了这么重的内伤,她只知道她很生气,她的退让不是让他们来欺负她的,不管是谁,想伤害她的人,她都不会再忍了……

    想想沐家满门的下场,想想自己的遭遇,她捏紧了拳……从前她是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现在她能走能跑,谁也别妄想再将厄运强加到她头上。

    挣扎着将楚轻狂抱进屋放到床上,沐筱萝随便整理了一下自己,打来水帮楚轻狂清洗了血迹再换上干净的衣服,又给他喂了内伤药。看他沉沉地昏迷着,却无大碍了,她才洗干净自己随便包扎了一下背上的伤。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拖着几乎无力的腿走出院子,她本来是想看看清波他们回来了没有,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清波担心地坐在院门口。

    看见她,两人都愣了愣,沐筱萝愣住是不知道清波在这里坐了多久,她和楚轻狂从头到尾都在院子里,那么大的动静,清波都听到了?

    清波则是看着她脸色苍白,唇都被咬破了,虽然已经清洗了,看上去还是憔悴不堪,她心痛啊!

    “外面怎么样了?”还是沐筱萝先镇定下来,已经发生的事掩饰也不没用,何不大大方方的,免得彼此都尴尬。

    “那个俞小姐追来了,被姜曛挡在了外面,她说……她说……”清波有些尴尬,欲言又止。

    “说什么?我倒要看看她用什么罪名来带轻狂!”沐筱萝冷笑道:“一个大姑娘,追男人追到这种地步,还真有脸啊!”

    清波苦笑:“她说你身为王妃,却与人私通,还杀了四皇子的人,她是代表四皇子来抓奸夫***的,说要将你们沉猪笼。”

    沐筱萝蹙起了眉,这罪名龌龊了点,这不是说她和楚轻狂偷情吗?

    想着就觉得这丫头歹毒了点,她这是想让她没脸在锦城生活下去吗?

    “姜曛他们是什么态度?”沐筱萝现在关心这个,他们如果站在她这边,她什么都不怕,问题他们是不是忠于皇上啊?

    “姜曛说除非四皇子亲自来,指认王妃私通,他才会放他们进来,否则谁说都不管用。”

    清波担心地说:“那丫头就派人去请四皇子了!”

    沐筱萝放下心,顾擎不会指认她私通的,他们已经事先做了防备,就是怕遇到这样的事。现在她要做的事就是说服姜曛站在自己这边。

    想了想,沐筱萝对清波说:“你去请曛将军进来,我想和他谈谈。”

    清波就出去了,一会姜曛踏着沉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看见沐筱萝的憔悴,他愣了愣,竟说不出话来。

    沐筱萝笑着一伸手:“曛将军,请坐。”

    姜曛被动地坐下,还是看着沐筱萝被咬破的唇,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很复杂。

    沐筱萝不动声色地将刚才回屋取出来的布包推到了他面前,说道:“曛将军,你看看这是什么!”

    姜曛似乎被她的语气蛊惑了,听话地慢慢打开,布包里包了一个小黄布包,他茫然地看看沐筱萝,沐筱萝鼓励地一笑:“继续打开!”

    姜曛又听话地打开了,里面是个玉玺,他愕然地看着,脑子里闪过了武二帝审奏折时的动作,宛然最后就是拿出玉玺盖了上去……那玉玺……这玉玺……

    他震惊地看着沐筱萝,不相信地翻开了玉玺后面,那八个字“受命于天,护国宝符”清晰可见,他顿时就呆住了,不知所措。

    沐筱萝镇定地说:“曛将军,这是什么东西,不用我告诉你吧?我知道你一定很疑惑,不懂这东西为什么会在我手上吧?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不是我的,是楚公子的……至于皇上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楚公子,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另眼相看

    姜曛呆呆地看着玉玺,茫然地对沐筱萝的话做出反应:“我……我不清楚……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沐筱萝叹息一声,将邵妃当年被冤枉,怀着楚轻狂逃走的事一一讲给了姜曛听,连事后楚轻狂进宫老皇上怎么把玉玺交给楚轻狂的事都告诉了姜曛,当然瞒下了顾擎是假的四皇子的事。

    沐筱萝讲完,就直言:“楚公子算起来也是皇子,三皇子他们追杀他就是这个原因,曛将军,我现在把我们的秘密都告诉了你,你可以选择是站在哪一方了!你可以把我们交给三皇子,也可以把我们给四皇子的……女人,当然我也欢迎你和我们一起治理蜀地……”

    姜曛被他们之间的关系弄得头脑一片混乱,蹙眉问道:“你和四皇子又是怎么回事?”

    沐筱萝不想破坏顾擎的名誉,就说道:“我和四皇子从头到尾都是清白的,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他娶我只是为了离开京城,因为贺皇后对他起了杀心……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与共,到蜀地是为了寻求容身之地!你看他的身体你也该知道他的情况,他其实是想帮我们……”

    “他知道楚公子是皇子的事?”姜曛慢慢理着脑子里的思路,想为自己和自己的士兵找到一条光明大道。这玉玺一现,牵扯太广,稍有不慎,他就会堕入皇家权力的争斗中。选对了,荣华富贵,选错了就变成乱臣贼党,连累家人。

    “知道,他和我是假成亲,目的是为了把我带出来,你知道三皇子一直不肯放过我……如果他不和我成亲,我是无法离开京城的!”

    沐筱萝真真假假的话自己说了都心虚,还好姜曛多少也知道他们的纠葛,她这样说也信了。沉吟了半天才问道:“那楚公子拿了玉玺,他是怎么想的?”

    沐筱萝这下慎重了,知道自己如果回答的不好,就可能将姜曛推走了,这年代教人谋反可是罪大恶极啊!弄不好就害人家满门抄斩,她可不想连累无辜。

    “楚公子……”沐筱萝沉吟着,冲姜曛苦笑道:“你没和他接触过,你对他可能不了解!其实轻狂他是个很好的人……玉玺在他手上,我敢保证他没有想做皇上的念头!他……不瞒你说,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三皇子,可是他都没下手……因为他说,他不愿意兄弟相残……”

    沐筱萝觉得诚实才是信赖的基础,对姜曛这样的人,功名是诱惑,也是毒药,而且他们经历了太多的风霜血雨,生和死看得淡然,那战友间的感情亲情却看得很重很重,实话和诚意才能打动他们坚硬的心。

    “我们到蜀地有两个想法,一是避难,只要武铭元能容我们,我们没想和他争天下。第二就是退路了,姜曛,人都是有血性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他紧紧相逼,就别怪我们夺了他的天下……”

    沐筱萝不软不硬地表达完自己的意思,就不再多话,也没有什么保证,就把时间留给姜曛自己去考虑了。

    她是什么人,这些日子的相处姜曛也该了解了,他想怎么选择她无法干涉,只能想他拒绝的后果……

    “你……为什么把这些秘密都告诉我?”姜曛矛盾地问道。

    沐筱萝也说了实话:“外面的人在逼我们,我需要知道你的立场……”

    姜曛避重就轻:“她说奉四皇子的命……说你们私通……如果这是实情,保你们……我很难和士兵交待!”

    沐筱萝听出他话中的意思,就笑道:“这个不用顾虑,我和轻狂是什么关系你不用和他们解释,这里有一纸,你看了就知道我们没有私通!”

    她拿出顾擎早就写好的休书,递给了姜曛,解释道:“我们本来想在蜀地站稳后才解除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现在情况有变化,所以只好提早解除了……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那女人说我和人私通的理由就站不住脚了……”

    “那我们……”姜曛蹙眉:“你想让我们怎么做?我的兵马毕竟是皇上赐给四皇子的!”

    “你们还要我养活呢!”

    沐筱萝失笑:“军队的粮食驻地都是我提供的,难道我自己养的人还要来打我?”

    姜曛脸红了,沐筱萝说的是实话,从到蜀地他的队伍都是沐筱萝在领导,琐碎到衣食住行都是她在安排,他怎么做得出负她的事。

    沐筱萝也不为难他,直说道:“四皇子他不会真的为难我们的,那些人的话你可以无视,阳奉阴违就行。如果他们来硬的,我不怕拿下县衙自己做蜀王,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姜曛呆住了,看着她半天才反应过来:“朝廷那边知道了怎么办?”

    沐筱萝冷笑道:“武铭元现在都还在头疼怎么拿回玉玺,他怎么敢对蜀地用兵……再说了,蜀地这些年都没人交税,朝廷也没能力管,把我们流放到蜀地就是想让我们和他们斗,我们还没斗出结果,他们怎么会插手呢?所以,你放心,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会静观其变的!”

    “我们的家人……三皇子不会对他们下手吧?”

    姜曛家里只有父亲还有一个弟弟,弟弟也在军中,可是父亲年迈留在了京城……

    沐筱萝笑道:“你不用担心你的家人,武铭元不会对付他们的……因为你是他的棋子,你还没发挥出作用,他怎么可能就断了你的后路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