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95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我想让你第一个看见……你高兴吗?”沐筱萝努力冲他微笑,有些自嘲:“走得还有点难看,腿的肌肉毕竟很久没运动,不是很适应,这有个恢复期……我相信再练一些日子,我能和正常人完全一样了!”

    你高兴吗?你高兴吗?

    楚轻狂被她一声声‘你高兴吗’?问得无言以对,他高兴吗?他的眼睛突然模糊了,鼻子酸酸的很想落泪,心里五味俱全……

    该高兴吗?为她的康复!

    该生气吗?为她的隐瞒!

    水佩来了

    沐筱萝看他的表情,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是有点内疚,只是不强烈,这算是对他一点小小的惩罚吧!她承认她是有点小气,还有点介怀他把药给了水佩的事……

    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在对他没有完全信任之前,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秘密毫无掩饰地展露给他呢!

    所以她站着,看楚轻狂选择生气还是高兴!

    “过来,容儿……到我这里来!”楚轻狂沉默了一会,对她张开了手,沐筱萝听他的声音颤抖,知道他情绪不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她还是走了过去。

    还没等她走到床边,他已经跃了起来,一把将她拥进了怀中,死死地抱住了:“我承认……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大的惊喜……我高兴……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如此高兴了!”

    他的脸贴在了沐筱萝脸上,她惊讶地感觉到了湿意,心里有些东西就倒塌了,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隐瞒过分了点!

    “能站起来的过程……一定很痛苦,容儿,我无法想象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曾经看到她用银针扎了满腿的冷汗流了满脸,他曾经看到她为了能用拐杖走路无数次跌倒又爬起来,她的汗水她的坚毅她的隐忍让他敬佩,也让他怜惜……

    这么好强的人,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她怎么会让别人跟着她一起在迷茫的道路上跌宕起伏呢?

    “再也不要这样了……我是你的夫君,就算没有希望,你也要让我知道,让我替你分担一些你痛苦……不要让我觉得我什么用处都没有!这种感觉很糟……如果你是用这种方法来告诉我你以前的感受,我想我懂了!”

    他痛苦地在她耳边呢喃,亲吻着她的脸颊,还有她同样的泪流满面……

    “我高兴……尽管我也很生气……可是我还是选择高兴……”

    楚公子有些语无伦次,沐筱萝却觉得他说的比任何时候都明白,她颤抖着伸手捧住他的脸,低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高兴的……那么你能等我吗?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陪你亲自去找解药……我想报以你琼瑶,为你做一点事!”

    楚轻狂失笑:“这就是你选择此时告诉我你能走的原因?你怕向兰陪我去吗?”

    沐筱萝闭眼轻咬下唇,自嘲地说:“我总是很自大,我觉得这世界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总是以一种超然的眼光来看你们……我以为某一天当我离开时,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今天的事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不是我不在乎,而是我很在乎……”

    她放开他,又抓紧他,苦笑:“就这样……我怕我对你们只是一个过客……我怕在乎了最后发现这只是我的一个梦……梦醒了,你们的世界没有我……我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游魂……”

    沐筱萝苦恼的样子让楚轻狂失笑:“你怎么是游魂呢!你不是好好地活着吗?我不会离开你,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你看,你都能走了,还有什么困难是我们不能克服的呢?”

    他拥抱她,有些惋惜地说:“我能等你陪我去找解药,可是顾擎的情况你也清楚,他等不了啊……所以,你就乖乖留在锦城等我回来吧!我一定速去速回!”

    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沐筱萝就无言了,虽然心里是不想给向兰这个机会的,却不能不放手了。

    楚轻狂低笑道:“你给我了一个惊喜,我还想你再给我个惊喜……一个孩子怎么样啊?”

    他再也忍不住了,将她抱到了床上,亲吻着她说:“我希望我从苗疆回来,你可以把这个惊喜给我……”

    “你不怕我让你失望……”

    沐筱萝被他亲得意乱神迷,用唯一清醒的意识抱怨道,从早上就看到这人都眼神不对,原来还没放弃这想法啊!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从来就没看走眼,这一次也一样……”楚公子掌风一催,红烛熄灭了,黑暗中只听到两人越来越浓重的喘息声。

    “我没感觉出你有多高兴……”沐筱萝呢喃道:“我怎么感觉我能不能走路对你根本不重要……”

    “这不好吗?”楚轻狂忙乱中答道:“我只是向你证明了一点,我对你的感情根本就不是同情怜悯内疚什么的,你能不能走路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如果我特别高兴了,倒显得我以前很虚假似的!”

    沐筱萝想了半天,才懂了楚轻狂的意思,原来在他眼中,她能不能走都不重要,他在乎的是她这个人,所以他眼中的她,根本就没有能走不能走的区别,对于他来说,她一直就和正常人一样……

    似乎一夜之间,县衙就换了天了,雾蒙蒙的雾气不再笼罩在县衙上空,每个人都看到了太阳的升起,奇迹的发生,他们一直坐在轮椅上的沐王妃竟然能走了……

    第一个看到是巧莲,给沐筱萝打了水来洗脸,才进院子就看到沐王妃一脸阳光地走了出来。

    她开始没发现异常,等放下水时看到桌旁的拐杖,才愕然地转头,沐筱萝冲她一笑,她就尖声叫了起来:“啊……啊……”

    半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慌忙跑进来,看到巧莲站那大呼小叫,就问道:“巧莲姐,你怎么啦?”

    沐筱萝看巧莲张了嘴说不出话,就笑道:“她被我吓到了!”

    “王妃怎么会把她吓到呢?”半芹疑惑地看看沐筱萝,也没发现不对。

    楚轻狂刚好走了进来,就无奈地说道:“你们王妃今天估计要吓到很多人,我看你们开始习惯吧!我已经习惯了!”

    “拐杖啊……拐杖……”巧莲总算能说话了,指着拐杖冲半芹说:“王妃能走了!”

    “啊……”这下轮到半芹大叫了……

    不到半个时辰,全县衙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喜讯,全都跑来给沐筱萝和楚轻狂贺喜,远山则笑道:“正好啊,昨天的酒宴还剩很多食材,我们今天索性再摆一次宴席,就当为王妃能走庆祝吧!”

    众人都同意了,各自去忙了起来,沐筱萝和楚轻狂去见顾擎,顾擎看见了也惊讶万分,祝贺沐筱萝。

    等沐筱萝和楚轻狂要走时,顾擎悄悄给她做了个手势,沐筱萝会意,借口要去给顾擎配药就和楚轻狂分头走开了。

    等楚轻狂一走,她就折了回来,顾擎看到她就苦笑,说:“轻狂是不是计划后天就去苗疆?”

    “是啊,今日十五,他的毒发后离下次毒发有一个月的时间,他想趁这个时间找到解药!”

    沐筱萝蹙眉:“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擎苦笑:“那你能想办法今日起就不让他回县衙吗?如果你不想让他见到水佩的话!”

    “水佩?她来了?”沐筱萝惊讶地问道。

    顾擎点了点头,说:“楚云安派人给我送来了消息,说水佩今天晚点会到,让我做好准备……他……让我娶水佩做妾!”

    顾擎苦笑:“亦巧来不了,他就派水佩来了,估计是不放心我!对了,我猜我们的师母也来了,她们对楚轻狂都很熟悉,轻狂扮我一定会被发现的,到时就不是我娶水佩了,师母一定会让轻狂娶的!”

    沐筱萝的好心情一时就没了,情敌千呼万唤终于出来了,她纵然对自己有信心,也无法预料到他们见面会发生什么事。

    想想顾擎也是为她好,楚轻狂要去苗疆找解药,要是被水佩来的事一搅和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干脆先瞒了他,等拿了解药回来再说吧!

    出了门就不见了楚轻狂,一问,侯杰说他有事出去了,沐筱萝找不到人,就让清波找人去把茶楼后的院子收拾出来,去置办了一套新的铺盖用具,打算今晚就歇在这院子里。

    清波莫名其妙,不知道早上还好好的两人怎么一转眼就要分居,沐筱萝苦恼,这一说就长了,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让侯杰去城门口留意着,如果水佩她们来就及时通知她,自己拉了清波,把三人之间的纠葛全告诉了清波。

    听得清波目瞪口呆,才知道有两个四王爷,并弄清了沐筱萝嫁的是楚轻狂,一时她只觉得匪夷所思,半响才同情地看着沐筱萝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沐筱萝正头疼不知道怎么办呢?本来就复杂的关系,再加一个水佩,不是更乱吗?

    利器还是致命?

    沐筱萝在清波的建议下挑了几个下人带到茶楼去,巧莲和半芹还有远山,袁鸣都被她请进了后院,沐筱萝挑了重要的地方和大家说了她和楚轻狂的关系,最后苦笑道:“这事我原可以一直瞒着大家,只是我现在觉得我们是一家人,我不想你们把我看成随便不知廉耻的人,所以才和大家说明。我的夫君就只有一个,一直都是楚公子,大家把我当一家人,希望也能把他当一家人。”

    袁鸣他们这才知道,从到了蜀地后在众人面前出现的四皇子都是楚轻狂,众人反而对原来的四皇子顾擎没什么印象了。

    楚公子虽然是假扮的四皇子,和他们也相处了一些日子,他没有架子,为人又随和,巧莲和半芹不会侍候沐筱萝他还耐心地教过,从没大声骂过她们。

    所以,虽然听到他是假的,这些人都没有看不起沐筱萝和楚轻狂的表现,一致表示他们追随的是沐筱萝,只要她觉得好,他们都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

    沐筱萝见众人都很理解自己,那种朴实的感情让她感动,这才放下了一颗心,他们是真的把她当一家人啊!而想着以后楚轻狂出现在这院子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她心情就很好,迫不及待地想找他回来让他也高兴一下。

    可是派出去找楚轻狂的人还是没有消息,姜曛他们倒找来茶楼了,沐筱萝刚去给杨细他们讲故事,姜曛就耐心地带着侍卫帮清波收拾后院。

    隔了一夜,沐筱萝也想通了,杨细肯来听故事,并不代表他就接受了她。他每天都是听完故事就送上当天的银子,绝不拖欠或讲价。沐筱萝看出来这老头老奸巨猾,是想用这种方式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她也不说破,他不想和她亲近,难道她还会自取其辱吗?

    县衙宴席给她上了很好的一课,那就是锦城五大家族根深蒂固,她想靠官府的力量压制他们是不现实的,要想撬动这些根基,让他们听命于她,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她已经不急于一时了,万丈高楼平地起,她还是先把自己的根基扎稳,再和他们慢慢算账吧!

    罢席?嘿嘿,她记住了这耻辱,她会让他们后悔的,一步步拿回昨天失去的尊严……

    姜曛是听说沐筱萝能站起来赶过来贺喜的,看到沐筱萝讲完故事走进来后院,他迎了上去,认真地打量了沐筱萝一番,由衷地笑道:“沐王妃,恭喜啊!恭喜你能站起来……我觉得任何喜讯都没有比这个更好的!”

    “谢谢!”沐筱萝笑了,看着姜曛狡黠地笑:“曛将军,你先准备好啊,等我再恢复一段时间,我会去军营里和你讨教一番的……”

    姜曛苦笑:“讨教就免了,改成指教吧!末将等着王妃亲自赐教呢!”

    他那日虽然没有下场和沐筱萝打过,但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他自付自己决不是沐筱萝的对手,所以才心服口服地臣服在沐筱萝帐下。

    沐筱萝也不谦虚,问了他军营里最近的训练情况,姜曛一一汇报了。本来军事都是应该四皇子管的,可是姜曛也没觉得和她汇报有什么不妥,估计已经习惯四皇子不管事了,所以大事小事都找沐筱萝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