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8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一听觉得也是一条商机,她要发展酒业茶业就要有自己的酒楼茶楼才好推广,当下就让袁鸣去留意有没有位置好点的酒楼,有的话就盘下来,当然她让袁鸣只能在东城区选,她可不会把自己的银子投到别人的地盘上去。

    杨细毕竟多活了几年,多见过了些世面,就算对四皇子不满,他也不会表现在表面上。一听下人来禀报沐王妃来访,就忙着迎了出来。

    下楼一看,几个男女簇拥着一个杵拐杖的女人站在门前,那女人谈不上天姿国色,脸上的笑容却让杨细心中一动。相由心生,这女人看上去不像奸猾之辈,爽朗的粗犷倒有些合他的胃口。

    “哎呀,不知沐王妃驾到,老夫有失远迎啊,恕罪恕罪!”杨细笑着迎上前拱手谢罪。

    沐筱萝笑得无害:“杨老客气了,我们在说你这副对联呢,‘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来匆匆,去匆匆,饮酒几杯各东西’,好对联,和杨老一样的洒脱不羁啊!”

    杨细笑眯眯地:“哪里哪里,杨某俗人一个,哪里称得上洒脱啊,都是为了两顿奔波忙!听闻王妃和四殿下到了锦城也没顾上去探望,倒劳王妃亲自来探……真是羞愧啊!”

    沐筱萝笑道:“羞愧的该是我们才对!原本早该来给杨老请安,无奈一到贵地就忙着乱县衙的事,这才拖到今日……杨老别见怪才是!”

    “不会不会……大家都忙啊!”杨细虚伪地笑笑,没有急着请沐筱萝他们进去坐,就站在酒楼外说话,似乎想让来往路人都看看他并不买官府的帐。

    沐筱萝故作不知他的企图,自然地说:“杨老,今天从容来呢有两件事,一是给杨老请个安,顺便请杨老赏光做客。”

    姜曛双手递上了请柬,杨细只好接了,看了看笑道:“是在原来的县衙啊,那里还能住人吗?我不是听说倒了吗?”

    沐筱萝意味深长地说:“杨老很久没去看过了吧,能不能住人明日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我相信你去了一定不会失望的!”

    杨细打了个哈哈,避重就轻:“沐王妃不是说两件事吗?那第二件是什么呢?”

    沐筱萝就笑着看了看酒楼里,说:“这件事呢,能不能去里面说啊?我倒是没什么,可是我总觉得听故事呢还是坐下来比较有感觉,杨老说是吗?”

    “你要给我讲故事?”杨细眼睛一亮,随即撇了撇嘴说:“沐王妃,如果你冲那一百两银子来,我可以让人给你端来,故事就免了,免得伤你的自尊,你那些故事啊估计也没什么新意!”

    沐筱萝失笑,说:“杨老,今天我不是冲你的银子来,我今天给你讲的故事都是免费的,以后就说不定了……你要是怕以后听故事听穷了,就先给我说一声,我可以给你半价啊!”

    好大的口气,有围观的路人听到沐筱萝的话就在心里藐视了一下她,这锦城第二大富豪会听故事听穷了?怎么可能!别说他们家的银子多得可以压死她,就说他没听过的故事,这两年都找不出来了……她一个少女,难道肚里的故事比杨老头还多啊!

    杨细很不给面子地打了个哈欠,做作地掏掏耳朵,拉长了声音说:“免费啊……那就请沐王妃开始讲吧,让大家都跟着我沾沾光,听听沐王妃的故事!”

    沐筱萝有备而来,怎么可能被他的态度打击到,就故作烦恼地抓了抓头说:“我这里故事太多了,也不知道杨老喜欢什么类的?是要听英雄故事呢?还是神话鬼怪故事?”

    “就鬼怪故事吧!”杨细没精打采地说,他才不喜欢什么英雄呢,不就是那些将军打打杀杀之类的事吗,有什么新意啊!

    “鬼怪?”沐筱萝眼一转,笑道:“那我给你讲个孙大圣大闹天宫的故事吧!”

    杨细眨了眨眼,这什么鬼怪啊,没听过,有了点兴趣:“你讲吧……”

    沐筱萝一看他的样子,就在心里笑翻了,没听过啊?,《西游记》八十一难,一难一个故事,免费送一个,还有八十个,一个一百两,八十个八千两……本小姐一天给你讲一个,比开家酒楼还赚钱啊!

    不会听故事听穷了,是吧?那《西游记》完了给你讲《射雕英雄》,再来《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等等等,本小姐就不信我肚子里的故事熬不过你们家的银子……

    结果,沐王妃才讲到孙悟空大闹阎王殿的时候,杨老头就态度大变了,借口沐筱萝站着不方便讲不但把她请了进去,还把自己舍不得喝的贡茶命人泡了来孝敬沐王妃。

    外面刚才看热闹的人也被故事吸引了,纷纷进来,一时酒楼一楼人满为患,有些站在窗子边听,杨老头也顾不上怪他们影响生意,一个劲地催着沐筱萝往下讲。

    等沐筱萝讲到孙悟空被如来骗,被镇压在五行山下时,杨老头哭得稀里哗啦的,边哭边骂道:“该死的如来,这不是骗人吗?打不过孙猴子,怎么来这一招呢?”

    其他听客也听得大骂不已,一时酒楼里都是骂声,如来真要在这,估计要被讨伐的口水淹死了。

    “后来呢?”杨老头抹了抹泪,又眼巴巴地看着沐筱萝。

    沐筱萝汗颜,这都已经讲了几个时辰了,还不知足啊?难道他们指望她讲完一本书啊?

    看天色已晚,沐筱萝苦笑道:“杨老,天晚了,从容该回去了,王爷还等着我用晚膳呢!杨老要喜欢这故事,明天到我府上,我再给杨老讲后面的。”

    杨细这才发现天色真的晚了,想继续往下听呢,又没有强留人家的理由。不听呢,又被勾起了兴趣,很想知道后面到底怎么样了,正为难,就听外面有人传:“沐王妃,王爷来接你了!”

    天堂到凡尘

    锦城的人都耳闻四皇子到锦城做蜀王,看到县衙也改造了,可是真正见过蜀王的人却很少,此时一听蜀王来接王妃,就下意识地闪开了一条路。只见酒楼门口站了一群人,为首的男子器宇轩昂,一头墨发束了个成色极好的玉冠,墨发下的脸一半在斗篷里,露出斗篷的脸肤如凝脂,衬上那一双狭长的美目,竟然是个如玉般的人物。

    他长身而立,温文尔雅地看向楼里,沐筱萝已经站了起来,迎上他的目光,脸上不自觉就露出了笑。两人隔着人群对视,那目光中传递的温暖让看到的人都心中一暖,这蜀王夫妻感情很好啊!

    “那就是钰王爷啊?”杨细忍不住也站了起来,好奇地打量着那看似纤弱的少年王爷,传闻他体弱多病,原来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杨细对他的戒备少了许多,倒有些怜悯起他来,这一路的艰辛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容儿,又不乖了!不是说送请柬吗?怎么送这么久都不回去,害我还担心你发生了什么事!”钰王爷对众人颔首,径直走进来就低头先对沐筱萝低声抱怨道,杨细离的近,自然也听到了。

    沐筱萝微笑道:“刚要走呢,你就过来了!我能发生什么事啊,这是在杨老这,又是在锦城,如果还出事,不是笑话吗?”

    楚轻狂这才微笑着冲杨细点头:“这位就是杨老吗?久仰久仰……我听说杨老的酒楼有很多好酒,今日天色已晚就不叨扰了,改日来品尝品尝,杨老欢迎吗?”

    杨细笑:“开店的不怕大肚汉,王爷肯赏光老夫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只怕日后是老夫叨扰王爷的时候多呢,王爷别嫌老夫烦才是……沐王妃,明天老夫什么时候方便过去听故事啊?”

    杨老头被孙猴子弄得心痒痒的,要是沐筱萝是男人,他早拉着秉烛夜谈了,可是人家是女人,而且人家的相公在旁边等着,他再喜欢听故事也不能不识趣啊!

    沐筱萝看到这条老鱼被自己钓上了,就开玩笑道:“杨老,说好了啊,今天是免费的,明天就要开始收银子了啊……不过呢,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就收你一半银子吧!”

    “沐王妃小看我了,我说了一百两就是一百两,明天开始我就付银子!只是沐王妃,你要在哪里给我讲故事呢?县衙我一个百姓不方便天天去,让你跑这么远过来又于心不忍……你看在哪找个适合的地方?”

    杨细被她吊上胃口了,想着这故事肯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的,及时给自己找了个退路。

    沐筱萝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突然有了主意,就笑道:“杨老说的对,那我们就折中点,在东城区那家紫华苑茶楼讲,行不?”

    “行,就紫华苑吧!”只要不是在县衙,日后其他家族就算知道他和沐王妃走的近他也有借口解释,杨细就一口答应下来,约好明日喝早茶时在紫华苑听故事。

    沐筱萝临走对其他围观的人微笑说:“各位乡亲们,如果喜欢从容的故事,明日也可以来紫华苑旁听,从容只收杨老的银子,其他的都免费听啊!”

    杨细也是喜欢热闹的人,觉得很多人一起听故事比自己一个人听要畅快,就豪爽地说:“对,对,想去的大家一起去,大不了老夫请喝早茶。”

    紫华苑杨细知道,就是东城区头一家很大的茶楼。原来的楼主姓柳,名方。自己家有几个茶山就开起了茶楼,一开始生意还不错,龚家转移到西城区后他固执地不转,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柳方原是读书人,脑筋死也不懂得怎么盘活,眼看连小二的工钱都发不出,索性关了门回家就守着茶山过日子了。

    杨细听到沐筱萝约在紫华苑,还以为柳方又重新出来经营,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告辞了杨细,一行人出来,沐筱萝看楚轻狂没坐轿子过来,而是骑了一匹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宝马,那匹马是黑红色的,毛皮颜色很纯正。

    她就站住了,看了看楚轻狂,楚轻狂就解释说:“这马是我今天和一个波斯商人买来的,叫青骓,脚力很好,据说能日行千里……你想试试吗?”

    沐筱萝心一动,楚轻狂不是炫耀的人,特意带马来难道就是想让她试试?

    “嗯,好!”她大大方方地答应了。就见楚轻狂眼中闪过了一抹狂喜,微笑着上前,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清波赶紧收了她的拐杖,看着楚轻狂将她小心地放在马鞍上识趣地没有阻止。

    “坐好了!”楚轻狂跃上马,将她圈在怀中,对侯杰他们说:“你们先回去,我带王妃转转就回来!”

    “是……”一行人就只见楚轻狂用力一夹马腹,青骓就奔跑起来,瞬间就将众人远远抛在后面。

    沐筱萝失笑,看楚轻狂指挥着马像城外跑去,速度竟是越来越快。这算不算另类的兜风啊!只不过前世有钱的公子是开宝马敞篷车,他们的是最原始的‘宝马’,哈哈!

    “害怕吗?”楚轻狂在她耳边关心地问道。

    “不怕……不是有你吗?”一句话就道出了信任,不但暖了楚轻狂的心,也暖了自己。

    原来她也有人可以信任啊!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他,什么危险什么困难他都会去承担着,放心地将自己偎进他温暖的怀中,这一去就算天涯海角,也会跟着他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很想带着你就这样走下去,什么都不管……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楚轻狂看马跑累了,就放开缰绳,任马自由地慢慢溜达着,他抱住沐筱萝沐浴在月光下。

    “我也想……”沐筱萝靠在他肩膀上,侧眼看到他早恢复成本来面目,就淡淡笑道:“纵马万水千山,看人间沧桑,谁与轻狂?……你……其实后悔还来得及的!”

    楚轻狂听出她话中淡淡的失落感,就拥紧了她,低低叹息道:“信步小桥庭院,看炊烟袅袅,谁共从容?……江山于我不是幸福,能和你这样从容信步就比什么都好了……”

    “傻……”沐筱萝无语地顺从他,和他十指相扣,温馨地看着月亮越来越圆。

    “容儿……如果我取回解药,把顾擎治好,让他管理着蜀地,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好不好?我想带你去看海,去天竺……就我们两,好好过几天就我们两的日子……你愿意吗?”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