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8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县衙的风水隐含了灵叉在内,有压发避邪之用,机缘巧合的话还能改变天命。只是几任总督都不是有机缘的人,不但不能激发龙脉,还让龚家的迁移改变了风水。眼看锦城飞腾无望,罗林海也没了斗志,觉得锦城的人空守了宝山,也许又要等千年才能再缝有缘之人了。

    看着看着,罗林海突然一惊,县衙里也不知道在烧什么,火光猛地从内院中窜起,一股烟雾伴随着火光冲天而上,那火势竟然宛若游龙腾天而上。

    谁放的火?罗林海激动地看着那火光在空中散开,带了火光的雾气慢慢从县衙上空荡开,越来越广。有更多的东西投入了火中,火越来越大,火势却有所控制地不被蔓延开。

    火光映红了县衙的半边天,惊得东城区的百姓很多都出来观看,有认识罗林海的人惊奇地发现这位一向不拘言笑,终年面无表情的风水大师竟然笑得跟傻子一样,嘴里还喃喃地念着什么烧得好……烧得妙的奇怪之词……

    又起风波

    楚轻狂来锦城一是因为沐筱萝,二是为了顾擎,相比自己的故乡江南,他不怎么喜欢锦城。就因为有自己喜欢的人在,而且看沐筱萝一副想把他们家园建好的样子,他才多用了点心在里面。

    县衙里的事虽然有钱双指点很快就上手了,可是他却心不在此,一来因为这县衙形同虚设,就没多少事要做,二来比起调配人手,他更喜欢去操练精兵。只是顶了四皇子的名义,他不知道自己这‘病怏怏’的身子去训练兵士会不会惹人怀疑。

    没事做,精力又旺盛,就把自己的人都调来锦城,准备和西城区那些家族抢生意了。他早年就经楚云安调教过,人又聪明,加上影子楼的人都是他亲自培养的,短短几天就摸清了西城区的生意路子。

    还没准备下手,就发现了异常,楚云安的人刘掌柜他们也进军锦城了。楚记在锦城没有分店,楚云安弄这一手无法让他不多想,这是要将势力浸入到他们地盘啊!还便于监视他们。

    楚轻狂有些恼怒,想着怎么排挤他们,让他们在锦城站不住脚跟。沐筱萝知道这事后详细问了刘掌柜他们的动向,得知这些人在西城区买地后就笑道:“你由他们去闹吧!我们的根基在东城,等我们把东城建设好,西城那些地就不值钱了,到时他们想到东城还要看你的脸色行事呢!”

    楚轻狂郁闷地说:“我不是因为这个生气,我是郁闷他们留在锦城,难道我就一辈子不能用本来面目正大光明地出现了吗?”

    沐筱萝想想也是,顶了一张别人的面孔总是怪怪的,虽然在房中就他们两人时他都是用本来面目出现的,可是对别人来说世上就只有武铭钰了,楚轻狂已经彻底不见了,楚大公子郁闷是情有可原的。

    “慢慢来吧,我会想一个方法让你正大光明地出现的!”沐筱萝只能这样安慰他。

    楚公子委屈地抱着她,耳鬓撕磨一番可怜兮兮地说:“我好委屈啊,你明明是我的娘子,我却要顶着别人的面孔和你恩爱……我多想用本来的面孔和你公开出现,让世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我懂的!”沐筱萝才是最委屈的人,现在和他扮的‘武铭钰’多一份亲热,他日‘改嫁’给楚轻狂就要多担一份负心人的罪名,一想到这种复杂的关系她就头疼,已经不知道是该生疏还是该恩爱了。

    无法解决就不去想,沐筱萝拉了楚轻狂去视察他们的田地。

    葛安办事能力很强,把东城城外附近的土地或买或租弄了上千亩过来,沐筱萝让姜曛从中挑了一块靠城的土地建造军营,中间平了一大块地做校场,不但能跑马,还能练兵。

    她画了很多原来做特警时练体能的简单器械让张清去做,还专门制定了一套适合这些士兵的训练方法让姜曛照着去做,姜曛开始很怀疑她的方法是否适用,等沐筱萝撒谎说这是沐老侯爷以前训练兵士的方法,姜曛才没有任何怀疑地坚决执行。

    弄得沐筱萝很无语,这现代的训练方法一定要冠在老侯爷的名下才能让人信任吗?她发誓等自己会走了,一定亲自去教姜曛的士兵擒拿方法,冠上沐筱萝首创,看姜曛他们服不服气。

    县衙四个后院在沐筱萝的设计下改动了一下,她和楚轻狂占了最里面的院子。清波顾嫂巧莲她们一个院子,顾擎自己一个院子,侍奉他的都是几个心腹,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他和楚轻狂的互换。

    姜曛他们驻扎在军营里面,离城也不算太远,沐筱萝挑了这块地也是基于这个考虑,五大家族都漠视他们的到来,他们却不能不防,选了这里出事也来得及照应,最大的好处是附近的田地都是他们的,军队在这里也好照顾田地。

    以农养兵,这是沐筱萝先提出来的,为此她先召了以姜曛为首的十个将领来开会。

    首先她将锦城县衙的现状全部给他们讲了一遍,又让袁鸣将自己和‘武铭钰’的全部财产给大家做了汇报,最后袁鸣又算出三千精兵和四皇子带来的人每天的银两开支。

    这一算惊得众将领包括姜曛都睁大了眼,就算四皇子把全部财产拿出来,这些银子仅仅够他们所有人生活三个月,三个月后众人怎么办,喝西北风吗?

    沐筱萝看到众人开始伤脑筋了,就把自己以农养兵的计划说了出来。有几个将领表示理解,毕竟来蜀地就是要靠自己,指望朝廷拨银子是不现实的。

    有几个将领则不以为然,他们算是四皇子的亲兵,任务就是保护四皇子,不是来耕田种地的,如果四皇子连他们都养不起,那还不如趁早散伙,各奔东西。

    他们散伙这话自然不是明明白白说出来的,沐筱萝从他们隐晦的话中揣摩出这层意思,这在她的预料之中,所以也不奇怪。当即让楚轻狂表态,愿意留的欢迎留下,不愿意留的上到将领下到士兵都可以到袁鸣处领遣散费或推荐书,推荐他们去投奔其他军营。

    这事闹了两天就解决了,走了陶立为首的四百多人,他们是看县衙破败,感觉跟着四皇子没前途就打了退堂鼓。

    其他大部分人都留下了,这有大部分功劳要归功姜曛,他指着周围数千亩土地对士兵说:“这些土地都是我们的,我们有手有脚,难道还怕饿死吗?沐王妃和四殿下把自己的家底都拿了出来,难道我们还看不到他们的诚意吗?跟着这样愿意和我们同甘共苦的主子,谁敢说我们没有前途呢?”

    这些士兵很多都是实在人,都是家里吃不饱才来当兵的,看这数千亩肥沃的土地就人心鼓舞,庄稼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只要勤劳何愁吃不饱呢!

    前途是当官将领的奋斗目标,不是他们这些小兵的,小兵们要求不高,吃饱再能有点俸禄留给家人就都满足了。

    沐筱萝被这些士兵朴实的愿望感动了,又让姜曛推出了一个政策,这些士兵的家人,不管是谁愿意来锦城安家的,每户都送盘缠送田地。

    锦城土地荒芜太多,要有所建树就要人丁旺盛,沐筱萝这是鼓励大家在锦城安家扎根,根都在这里了,何愁士兵们不把锦城当做自己的家园好好建设啊!

    这一政策极受士兵们欢迎,就有人立刻寄信给自己的家人,说沐王妃怎么怎么好,劝家人来锦城安家。这里的土地大家有目共睹,能分到田地一家人辛苦几年就能过上好日子,何乐而不为呢!

    路上跟着他们来的灾民也分到了田地,还领到了沐筱萝给的安家费,在袁鸣那里登记了就高高兴兴去准备春耕了。

    加上士兵种植的田地,还有袁鸣陆续买进的田地山地,已近二千亩,沐筱萝翻看账簿感到很欣慰。

    这些投资虽然花了他们一大半银子,却是值得的。来年如果遇到旱灾水灾,这些土地都是他们活命的根基啊!未雨先绸缪,吃饱了才能谈其他的理想。

    楚轻狂喜欢商多于农,虽然对农兴趣不大,沐筱萝去哪他还是尽心地陪伴着,他说喜欢看沐筱萝认真做事的样子,那感觉让他觉得很温馨,很想很想一直这样看下去……

    沐筱萝听了却觉得有点心酸,离十五就只有几天了,楚云安不送解药来他就只能继续受罪。楚轻狂讲了她才知道,上次毒发后他有两天时间全身都没了内力,骨头一碰到都痛得满头大汗,那种罪简直不是人受的!

    不想受罪就只有拿玉玺去换解药,可是楚轻狂肯顾擎却不同意,冲他说:“这玉玺现在就是我们三人的保护符了,一天拿不到玉玺,楚云安一天就忌惮我们,如果他拿到玉玺,我们三人对他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不会让我们活着的!”

    这一条路走不通,就只能去苗疆找解药了,沐筱萝暗暗派人寻找苗栗,想请她帮这个忙。苗栗没找到,向兰却阴魂不散地又出现了,还公然地找到了县衙,弄得楚轻狂郁闷不堪,都让卫涛把她引走了,怎么她又回来了!

    卫涛很委屈,人家是人啊,还是对他们有救命之恩的人,换了别人,何必引,惹烦了杀了就行……

    沐筱萝却不这么看,向兰为什么这么执着呢?不是楚轻狂许了她什么吗?要不然,她怎么那么准就找到了县衙?

    免费的故事

    沐筱萝他们计划搬进县衙的当天就请客,为此,几人特意理了一个请客名单。除了五大家族之首,还请了锦城有名的学士,其他一些代表性的人物。

    大部分的请柬都是楚轻狂去发的,沐筱萝只留了几张自己去发,其中有一张就是杨细的。来这里他们专门请了几个当地的老妈子做饭,借了做饭的名义其实是为了打听消息。

    在几个老妈子的八卦中,沐筱萝对这位杨族长兴趣最大,没想到这位六十多的老人还有一颗童心啊,竟然悬赏求故事。

    沐筱萝初听时就觉得好笑,这时代的故事他听腻了,她如果把现代的故事都搬来讲一遍,每个故事收一百两,杨家能支持一年不破产吗?

    沐筱萝喜欢杨细这个缺点,只要有缺点,就不怕五大家族无法攻克,第一个她就想把杨细拉过来。抱了这个想法,沐筱萝就和清波准备去西城区。

    楚轻狂本来是想去的,沐筱萝说他去目标太大,让他留在府中指挥士兵摆放家具,自己带上清波远山姜曛就出发了。

    清波是第一个发现向兰的,才出门就见到向兰傲然地站在县衙对面的街道上。她穿了一袭水红的衣裙,打扮的水灵灵的样子,看上去根本不像杀手,更像邻家的小姑娘。

    清波愣了愣,盯了她一眼才追上了沐筱萝的轿子,走远了回头,看见向兰还站在原地。她蹙眉,这向兰想做什么啊?

    远山没注意姐姐的不对,跟着姜曛边走边说:“姜大哥,回头我也去你们军营练练可以吗?我听张大哥说他给你们做了许多健身用的器械,可好用了,是真的吗?”

    姜曛呵呵笑道:“还没做好呢!张清说做好也不能先用,要等王妃给我们讲解了才能用,等王妃来你可以跟来看看!”

    远山就跑到轿子边,低声叫道:“容姐姐,我可以跟你去吗?”

    沐筱萝坐在轿子里无奈地摇头,这人真是好奇宝宝啊,什么东西都想学,再这样,她肚子里的东西都要被他掏空了。不过她还是很喜欢远山这种求知精神的,知道她喜欢吃川菜,这个干弟弟竟然乔装打扮,把西城区有名点的川菜馆都吃了过来。他是做菜高手,不管什么菜端上来尝尝就知道放了些什么作料,回来一弄,像模像样,有些比人家做的还好吃。

    连楚轻狂这样对吃很挑剔的人吃了也说好,嚷着要给远山开一家比醉香楼更大的酒楼,把西城区酒楼的生意都抢过来。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