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7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楚云安损失的全部是店面资产,人员几乎没伤亡,但这足以让楚云安震怒了。好不容易才在京城打下的基础一夜之间全变成了武铭元的私有财产,这让他怎么甘心呢!

    除了楚轻狂,谁也没想到这次暴露是楚轻狂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借武铭元的手削弱楚云安的实力。给武家总比给对武家有野心的楚云安好,这是楚轻狂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则是对楚云安背后射自己的那一箭的报复了!他都绝情绝意,他也没必要顾念师徒之情了!

    相比宫外的纷乱,宫里却很快恢复了平静,众大臣来看武二帝,都能看到贺皇后忧心忡忡地守在病榻前。武二帝精神不济,说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大家就识趣地告辞离开。

    等众人走了,武二帝冷冷地看了贺皇后一眼,说道:“你可以收起你这套假惺惺的面孔了,不用随时提防着朕,朕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贺小玉笑了,在床榻边坐下,心不在焉地揪着被褥,拉家常似地说:“陛下,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臣妾哪有提防你啊!你要说你就说啊,看人家相信我还是相信你呢?”

    武二帝厌恶地闭上眼,幽幽地说道:“贺小玉,朕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就是不知道朕怎么会鬼迷心窍容忍你这么多年!”

    贺小玉挺无辜地说:“陛下,这你就错了,每个进宫的女人,谁没有野心啊!你看那个芮妃,那么巴结着你,不也想为自己娘家捞点好处吗?可惜啊……就这样被刺客杀死了,额,陛下,你要不要体恤下她的家人,赏个几百两办办丧事啊!”

    提起芮妃,武二帝心有些疼,无妄之灾啊!那****要是识趣离开,也不至于被杀人灭口,虽然贺小玉一直咬着是刺客杀的,可是他又怎么会再相信她呢!

    想到芮妃,又想起那个酷似邵妃和清妃的皇儿,武二帝有些恍惚,他竟然错过了这样一个俊美的皇儿啊!没有看到他的成长,没有听到他叫过一声父皇,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他没有给他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他庆幸自己临死前知道了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孩子……上天待他终是不薄啊!

    “陛下,你让臣妾不准动武铭钰,臣妾照做了……陛下也该表示点诚意,告诉臣妾玉玺在哪了吗?”

    贺小玉的话打断了武二帝的思绪,让他蹙眉睁眼,讽刺地说道:“贺小玉,你好健忘!朕不是说了,只要钰儿一天不到封地,朕都不会告诉你玉玺的下落,这是钰儿和朕活着的保证,你觉得朕会轻易告诉你吗?”

    “你……”贺小玉跳起来,咬牙道:“你就不怕惹恼了我,我杀了那杂种吗?”

    “那你就别想再得到玉玺!”武二帝重新闭下了眼:“跪安吧,朕累了,想休息了!”

    “跪你的鬼去!你还真当你现在还是皇上啊!”贺小玉狂叫着,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

    才出皇上寝宫门,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楚玉站在门口,一副踟蹰不前的样子。贺小玉收敛了怒气,放软了声音叫道:“昊儿,你不是今日就启程去江南的吗?怎么还在这?”

    楚玉低了头,嗫嚅道:“孩儿听见父皇被刺客刺伤了,很担忧,就推迟了行程,想来看看父皇。”

    “哦,真孝顺,去吧,开导一下你父皇,让他安心养病吧!母后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贺小玉拍了拍楚玉的肩,刚要走,想起什么就回头说:“回头我给你送几幅画卷过去,都是江南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你挑几个做妾室吧!有喜欢的要娶做王妃和母后说一声就行!这去了江南啊,没有人照顾你,母后还真不放心!就这样说定了……母后走了!”

    楚玉还没张开,贺皇后已经走远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失去了进去的打算。其实刚才他已经来了,贺皇后和武二帝的话全都听到了,后来害怕才悄悄走了出来,现在他根本不敢进去看武二帝,他怕武二帝将他看成和贺皇后一样的人,而他现在分不清自己该站在哪一边。

    在寝宫门口站了半天,楚玉终于悄悄走了,到街上看到楚记的铺子被官兵查抄,郭荥阳带队,他扯住他悄悄一问,才知道楚轻狂闯的祸。

    楚玉听完惊呆了,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一夜间朋友亲人都似变了个样,母后不但想杀四皇兄,连自己的朋友也不放过,这让他觉得母后一夜之间变得很陌生!更觉得京城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顾擎还是进宫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于情于理他不去看看‘父皇’都说不过去,只是轿子进宫受了一番严密的盘查,这让他有些惊异,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是只对他这个皇子呢,还是每个进宫的人都要经历这样严格的盘查呢?

    来到皇上的寝宫,他被一群侍卫阻止住不准进去,顾擎拿出了皇子的气势,怒道:“这是谁定的规矩,本王探视父皇都不行了?”

    贺军冷冷道:“这是皇后娘娘的旨意,不准任何人打扰皇上静养,你有意见去找皇后娘娘去,别在这里大呼小叫!”

    争执间,刘公公出来了,抱了一把宝剑板了脸说:“皇上口谕,传四殿下觐见,任何人敢阻拦,杀无赦!”

    贺军脸有些讪讪的,一边无奈地看着他手中的尚方宝剑,一边使眼色让人去通知贺皇后。

    顾擎就趁机走了进去,他有些敏锐地发现侍奉的太监换了好多,那些宫女都是生面孔。难道武二帝被贺皇后软禁了?顾擎暗暗猜疑,边装作不知,一直走到了武二帝床榻前。

    武二帝恹恹地躺在床上,一见他走过去就叹道:“钰儿,你是来辞行的吗?是不是明日就要离开京城呢?”

    顾擎愣了愣,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借着咳嗽悄悄看武二帝,只见武二帝的手悄悄地自锦被中探了出来,在床榻上写了两个字。因为视角的关系,字是倒着的,顾擎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两个字是:速走。

    他愕然。武二帝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叹道:“钰儿,别怪父皇……父皇对不起你啊!父皇原只希望你们兄弟几个和睦相处……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太子只有一个,朕知道你们不甘心,所以都不想离开京城去封地,可是你也要体谅父皇啊,为了你皇兄,只好委屈你们了!”

    顾擎识趣地说:“钰儿明白,不会让父皇为难的,钰儿明日就启程去封地,今日就算来和父皇辞别的……父皇保重!”

    他退后,跪下给武二帝磕了几个头,心下有些戚然,虽然自己是假皇子,武二帝却对他比楚云安还好,这几个头磕得是心甘情愿的!

    武二帝挥了挥手,说:“父皇给你准备了些药材,你来了正好自己带回去吧,以后父皇不能照顾你了,自己多小心啊!”

    顾擎捧了刘公公给的一盒药材出来,在寝宫门前,遇到了好整以暇的贺皇后,她的眼睛盯着他的脸,脸上的笑容让顾擎有种不祥的预感……

    “参见皇后娘娘!”武铭钰恭恭敬敬地给贺皇后施了一礼,就低头站在一旁,等着让她先过去。

    贺皇后却走过来,站在他面前,伸手抬起了他的下颚。

    武铭钰睁大了眼,被贺皇后这一举动惊呆了,有些无措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才恰当。

    “果然……很像!”贺皇后有些咬牙切齿:“本宫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她的手一挥,猛地掀翻了武铭钰手中的盒子,药材掉了一地。贺皇后用脚尖踢了踢,没在其中发现想找的东西,就冷冷地对贺军说:“给本宫搜他的身上!”

    贺军奉命,一把将武铭钰抓过一旁,就要搜查他。武铭钰的侍卫一起拥了上来,都被贺军的御林军用刀剑架住了。

    武铭钰气得发抖,叫道:“皇后娘娘,钰犯了什么罪,你要这样对我?”

    贺皇后冷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等搜出了本宫自会告诉你!……搜!”

    贺军就仔细地搜索武铭钰的全身,连内裤里都搜到了,气得武铭钰一向白皙的脸都憋红了,从没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正闹着,刘公公出来了,面无表情地对贺皇后说:“皇后娘娘,皇上让洒家出来捎句话,皇上说钰殿下,他就是一个病秧子,能活几天都不知道,皇上就赏了他点药材而已,用不了国库几个银子,让皇后娘娘不要太介意,放他走吧!”

    贺皇后脸色就有些僵了,抬眼看贺军,贺军轻轻摇头,她就冷笑一声,冲武铭钰说:“你要安分守己最好,要是敢做怪,别怪本宫让你提早去见你……娘那贱人!”

    最后几字几乎是贴在武铭钰耳朵前咬牙切齿说出的,说完贺皇后就不再理他,径直走了进去。

    刘公公蹲下身帮他收拾药材,收好后递给他说:“四殿下,洒家送你出去吧!”

    武铭钰感觉他给自己盒子时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他心有所悟,上了轿子就悄悄打开了盒子,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张小字条,上面只写了一个地址,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武铭钰思付了一会,把地址记熟,就将字条放进口中嚼烂了咽了进去。轿子出宫时又被检查了一遍,当然没放过他身上的每一个地方,连药盒都没有幸免。

    武铭钰对此已经淡然了,和刘公公对视了一眼,上轿前有些伤感地说:“公公,以后父皇就劳你多费心照顾了!”

    “洒家醒得,钰殿下此去多多保重!”刘公公挥了挥手,转过身去,步履有些老态地越走越远。

    武铭钰没有急于去那地址,先回到了四王府,就径直来找沐筱萝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习惯和沐筱萝商量事情,感觉有了她的支持,似乎就多了信心一样。

    到了四王府,正碰上新来的王大人给他带来了袁鸣,这是沐筱萝托他保的人,他也觉得罪不当死就保下他了。王大人也算是托他的福弄进京的,正愁找不到机会报答他,一听是自己管辖内的事就一口答应下来,这不,就一天的时间就帮他办妥了。

    武铭钰谢了王大人,客气了几句,等王大人走后,他让袁鸣稍等一下,自己先去见过沐筱萝再说,袁鸣就安分地等在了外院。

    武铭钰对袁鸣印象还好,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很精明的人,难得的是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就是不知道沐筱萝能不能收服这样的人。如果能收服就是一个利器,如果不能收服反之就是祸害,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他暗暗心想以后要记得提醒沐筱萝。

    和沐筱萝商量的结果,两人都是出奇的一致认为:不管这地址藏了什么,都值得冒险去看看,反正都要走了,不看或者会后悔一生啊!

    打定主意,两人定下了不惹眼的行动,于是,外面看守四王府的武铭元侍卫,快晚膳时见到四王府的侍卫侯杰匆匆忙忙走了出来,说四殿下病又发了,要请大夫来看看。

    这些侍卫没一会就见侯杰请了大夫来,大夫背了个大药箱,带了个小徒儿,进去王府半天才出来。那大夫对侯杰说抓了药再让小徒儿送过来,侯杰执意不肯,说王爷等着吃药,还是自己亲自去取吧!

    于是那些侍卫就看着侯杰跟着大夫走了,当然走了两条街,侯杰和大夫就换了方向,不但如此,侯杰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也换了行头,俨然一副小徒儿的打扮,两人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地址。

    这是一家有些僻静的四合院,远远就看到院中伸出的枝头绿树成荫,一路都打扫得很干净。

    顾擎有些好奇,武二帝让他来这里做什么呢?

    站在门前,看到紧闭的房门虽然漆都掉落了,却打扫得干干净净,门上的扣环也擦得闪闪发亮,似乎在等着访客随时叩响。

    顾擎不知道里面等着自己的是什么,迟疑了一会才伸手叩响了门。

    响声在寂静的空间传出很远,许久没有动静,顾擎正犹豫着该不该再叩一次时,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个老人站在门里,用昏暗无光的眼看着顾擎。

    “你……我……”顾擎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老人苍老得不知道能不能听见自己说话,很快他又为自己这个想法觉得可笑,老人都能听到门响,怎么可能听不到他说话呢!

    “有人给了我这个地址,让我到这里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他只能含糊地表达这意思。

    老人却点了点头,沙哑着声音说:“进来吧!”

    他转身带头往里走,顾擎有些愕然,这声音如果没听错的话,是宫里的太监吧!

    他和侯杰对视了一眼,跟了进去,侯杰留下来关门顺便查看动静。

    老人一直走到了里面才停下,顾擎的愕然也一直持续到里面的内厅才停下,这一路过来的看到的东西足够让他惊讶了。如果楚轻狂的园中园是迷局,这四合院也隐隐含了这样的迷局在里面,它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