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卫涛回头一看,竟然是楚轻狂又折了回来,他气急败坏地叫道:“谁让你回来的,赶紧走啊!”

    楚轻狂无赖地一笑:“丢下兄弟自己逃生的行为我还没学会,等以后学会了再说吧!”

    卫涛哭笑不得,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剑狂吼道:“那就大家齐心,冲出去吧!”

    两人并肩,出手都同样的狠辣,可还是敌不住越来越多的侍卫,正当楚轻狂暗暗在心中狂叫天亡我时,宫墙上又出现了一大批黑衣人。

    楚轻狂刚想来者是敌是友,就见为首的黑衣人叫道:“别恋战,救了人就走!”

    是个女人,声音有些熟悉,楚轻狂正回忆,就见那黑衣人冲了过来,远远就叫道:“公子,我是向兰!我们来救你!”

    向兰带来的杀手数目很多,武功都是数一数二的,又岂是这些侍卫能抵挡的,不一会就被杀得七零八落,楚轻狂和卫涛不敢恋战,带了人就撤退了。

    向兰边搀着他,边叫道:“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马了,连夜就离开京城吧!”

    事到如今,楚轻狂也只能选择离开京城了,他暴露了身份,再回顾擎那只怕连顾擎也保不住,只好依了向兰,众人杀出了城门。

    出了城,向兰指挥着杀手兵分五路逃走,给追兵造成混乱的印象,她和楚轻狂他们站在路口,问道:“楚公子,我们去哪呢?”

    楚轻狂一想,反正京城也回不去了,顾擎他们不久就要启程去蜀地,干脆先去蜀地等他们吧!

    这样一想,就说:“向兰姑娘,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们,算我楚轻狂欠你一个情,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吧!只要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义不容辞!现在……我们就此别过吧!”

    他拱了拱手,打算就此作别了。向兰拦住他说:“楚公子,你们要去哪?就让我护送一程吧!你们都受了伤,我不放心!”

    “不用了,谢谢向兰姑娘!”楚轻狂招呼着自己的人都上马,挑了一条道就纵马狂奔。

    跑了一段路,卫涛追上他呵呵笑道:“公子,那个向兰还跟着我们呢!我看人家对你挺有意思的!你就别拒人千里之外了!”

    楚轻狂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娶了娘子了,等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卫涛不相信,笑道:“别骗我了,你什么时候娶娘子了我怎么不知道?我看这个向兰不错啊……你就别推诿了!给人家一个机会!”

    楚轻狂蹙眉,想起了沐筱萝,心下就有些不安起来,皇宫里闹成那样,她一定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担心呢!

    他出来的忙,也没顾上让人去送信,现在派人回去又恐遇上追兵,这些人虽然都是下属,却也是他的兄弟,他怎么忍心让他们落在官兵手中呢!

    想想,楚轻狂只好放弃了让人回去报信的打算,只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想法派人回去报信。

    众人一路狂奔,向兰都紧跟不舍,楚轻狂烦躁之余想到沐筱萝的话,他知道向兰喜欢自己,可是他对她就仅仅是看在沐筱萝的份上才出手帮她的,算起来,她这次帮他也算两不相欠。

    他不想她跟着自己,怕以后见到沐筱萝被她误会!可是让他撕破脸撵她,对一个才救过自己的人顷刻就翻脸不认人,他又做不出来……

    矛盾中楚轻狂只好由她了!

    轻率之举

    皇宫里闹得人仰马翻,京城里到处是抓贼人的官兵,沐筱萝立刻就知道楚轻狂失败了。她没急,反而笑了,官兵在到处抓人,证明楚轻狂没落到他们手中,这么说她让向兰去救人一事还是做对了。

    想起早些时候她让清波把向兰叫进来时清波的困惑,她微微一笑。六道欠她的情,她让向兰去救楚轻狂向兰一定是愿意的,一来可以还她人情,二来可以借机接近楚轻狂。

    果然,她才一说,向兰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看着她兴奋离开的背影,沐筱萝有些苦涩。

    这等于是给情敌机会了,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不能和楚轻狂一起留下来并肩作战,就只能尽量不拖他后腿了,她又不想他出事,只好做力所能及的事帮助他。

    至于以后的事,谁说得清呢!就算她不给向兰机会,以向兰的执着,也会寻找一切机会接近楚轻狂的!

    就当是对他们感情的考验吧!如果楚轻狂这么容易就喜欢上向兰,他也不值得她珍惜。

    顾擎一听到外面乱起来,就敲开了沐筱萝的房门,忧心地问道:“你说轻狂会有事吗?”

    沐筱萝安慰他:“不会的,我已经让六道的人去救他了,官兵来抓人,就证明他们逃了出去。我现在不担心楚轻狂,而是担心朝中的局势,你赶紧找人去打听一下,宫里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只怕江山换了主人……你我蜀地之行就落了空!”

    顾擎也是一脸的焦虑,对沐筱萝坦白道:“我也是担心这一点!轻狂行事轻率了,他报仇心切,忘了顾及大全,我们现在没有自己的根基,怎么和贺皇后武铭元抗衡呢!这样被满世界的追杀,他倒不怎么样,到处可以去,也没想想你……”

    他说到这,感觉有些失言,尴尬地看了看沐筱萝,沐筱萝却一笑,说:“我没什么啊!世人都知道我嫁的是四皇子武铭钰,只有武铭钰出事了才会连累我!我担心的是他连累了你……他代你这一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你!”

    顾擎笑道:“这个你就放心了,他扮我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有分寸的!不过,你提醒了我,小心使得万年船,现在局势这样,我们还是趁早离开京城吧!到蜀地不管怎么样,做的好的话也能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到时武铭元就算做了皇上,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当晚宫中顾擎的亲信就将信息传了出来,顾擎一听大吃一惊,就跑来和沐筱萝商量。原来武二帝从寝宫屋顶上面滚了下来,没有摔死,却摔断了双腿,他对发生的事绝口不提。

    倒是贺皇后,代武二帝传口谕,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抓到蓝眸妖人。不但把京城的各个城门封了起来,连城外各个路口都派人把守,四王府门口都派了许多精兵,这亲信是千辛万苦才把信送了进来。

    沐筱萝和顾擎面面相窥,不知道贺皇后到底是针对谁。是怀疑武铭钰私通楚轻狂呢,还是怀疑楚轻狂和沐筱萝有联系,反正两人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两人一商量,一边派人继续打听消息,一边悄悄令下人精简行李,打算势头一不对,就闯出京城去。反正已经拿了武二帝的三千精兵的令牌,再加上洪坤留下的一队兵马,只要武铭元没有丧心病狂想惹天下人唾骂,量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追杀他们,这些兵马足够抵挡一时了。

    定下计划,顾擎才有些释然,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沐筱萝,微笑道:“三小姐,你让我刮目相看啊!”

    “为什么这样说?”沐筱萝其实还是猜到了些,但还想从顾擎口中听听别人对她是什么看法。

    顾擎笑道:“从前的三小姐,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刁蛮任性的丫头,以前看到你追着武铭元身后的那份痴情,觉得你又可怜又倔强,没想到三小姐现在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有勇有谋,还深明大义!”

    沐筱萝笑了,说:“人是会长大的,经过这么多事,我再不长大就丢沐家人的脸了!”

    顾擎点头:“磨难的确会使人成长,但我还是有些替你惋惜,本是花样年华、无忧无虑的时候,却被逼着长大……和你相比,水佩真的太幸运了!她虽然受了一些磨难,可是大家都宠她,轻狂更是,因为对她内疚,只要她想要的东西都会尽量满足她!哎……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大家对她的宠爱是爱她还是害了她呢!”

    顾擎摇头,心里有些替水佩担心,要是她知道一直深爱着的楚轻狂娶了沐筱萝,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傻事……

    第二日,武铭元带兵闯到了四王府,要见沐筱萝,顾擎借口沐筱萝不舒服不见客。武铭元却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卧室里,一脚踢开了门。

    沐筱萝坐在窗边看书,听到门响抬起了头,看到武铭元按着剑柄阴沉着脸闯了进来,她蹙起了眉静静地看着他走了过来。

    “楚轻狂去了哪里?”武铭元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冷冷问道。

    “不知道!”沐筱萝扭开了头,冷冷地看着他说:“太子殿下,请注意你的举止,我是你皇弟的王妃,别动手动脚的惹人笑话!”

    “哼……王妃?……”武铭元偏头看看站在一边的武铭钰,冷笑道:“他知道你失踪的几个月都是和楚轻狂在一起的吗?你这贱人,竟然敢伙同他欺瞒朝廷,你知道你该担何罪吗?”

    沐筱萝不知道楚轻狂怎么败露了真实身份,听武铭元的话已经知道她失踪的几个月都是和楚轻狂在一起,也无从狡辩,只好冷笑道:“我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请殿下明示!”

    “他……”武铭元顿时口拙,扫了一眼众侍卫,挥手让荣光将他们带了下去,一会侍卫都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下他们三人。

    武铭元才冷笑道:“筱萝,你太狠心了!竟然伙同楚轻狂谋害我……你就这么恨我吗?”

    沐筱萝太阳穴跳了跳,眼角看到顾擎面无表情,就面红耳赤地叫道:“太子殿下,请你说话注意点!我以前是你的侧妃没错,是你自己休了我不要的,现在在我夫君面前说这些话有意思吗?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了,我恨你干嘛!”

    “你装什么圣洁,你敢说你和楚轻狂没什么吗?”武铭元眼睛都被怒气冲红了,指着武铭钰说:“我四弟年幼,才受你欺骗,娶了个残花败柳……谁知道你和楚轻狂怎么勾结了,是不是想取他性命?”

    沐筱萝失笑:“太子殿下,你的想象也太丰富了!我嫁的是四殿下,他可是皇子啊!我要取了他的性命,难道我要做寡妇吗?至于楚轻狂,我和四殿下来往时就断了和他的来往,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你怎么能把罪名安在我头上呢!”

    武铭元看着武铭钰冷笑:“你知道她和楚轻狂的关系吗?”

    武铭钰淡淡地说:“知道一些!筱萝说的对,从和我认识,她就没见过楚轻狂,皇兄不该找她问人!”

    武铭元难以相信:“你不介意她和楚轻狂有过关系?要知道他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

    武铭钰垂了眼,说:“我相信筱萝……她还嫁给皇兄半年多呢,不也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武铭元的脸就变了色,盯着武铭钰的头顶问道:“你知道楚轻狂做了什么事吗?”

    武铭钰茫然地摇头:“和外面官兵要抓的人有关系吗?”

    武铭元冷笑道:“他昨晚进宫刺杀父皇,现在满京城的士兵都在抓他和他的爪牙,你说你的王妃该不该配合一下告诉我他的下落呢?”

    沐筱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武铭元既然知道了楚轻狂的真实身份,那想必也知道了醉香楼后面那个园子,那楚记那些伙计呢,还有刘掌柜他们,有没有被牵连到?

    沐筱萝的担忧顾擎也想到了,一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楚家在各地那么多的店铺,要是武铭元一怒之下全抄了,楚云安的损失就太大了,楚轻狂这一举动不知道要牵连多少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担忧。

    武铭元看到两人眉来眼去,就怒道:“你是要在这里说还是要进天牢说?别怪本王不给你机会啊?”

    全变得陌生了

    面对武铭元的威胁,沐筱萝淡然一笑,问道:“你凭什么抓我?这天下认识楚轻狂的人多了去,你凭什么就认为我知道他的下落呢?要说认识,太子殿下,五殿下,还有其他朝中大臣都和他很有交情,我算什么呢?不就是一个断腿的女人,人家要喜欢我啊……也不会让我嫁人啊!”

    武铭元迟疑了,沐筱萝说的也有理,楚轻狂那种人,一贯就是洒脱不羁的,他怎么可能喜欢沐筱萝呢!救她估计也是一时的兴趣而已,玩厌了就随时扔在一边,谁还真为了一个断腿的女人束缚自己呢!

    心下有些气愤,自己都还没得手的女人竟然便宜了楚轻狂,转身狠狠瞪了武铭钰一眼,这病秧子怎么还不死啊!他如果死了,蜀地也不用去了,他就可以趁乱将沐筱萝弄到手……

    心里想着,武铭元也有些无奈,贺皇后不准她动四王府的人,虽然搞不懂母后为什么要限制他,他却不能不听母后的话,上门也只是震慑一蟣uo弩懵芏选

    武铭元悻悻然离开了四王府,带兵真的围剿了楚氏的店铺,查抄了楚记在京城所有的店铺。

    顾擎事后才知道,刘掌柜他们当晚皇宫出事时就撤走了,带走了店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躲进了地宫里。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