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71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清儿……”武二帝小心翼翼地向前,那影子又缩了进去,颤抖的声音叫道:“你别过来……我害怕!”

    贺小玉已经爬了起来,听到这样的对话就狐疑地走过来,不怀好意地叫道:“是清儿姐姐吗?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她说着突然将手袖中藏的茶盅砸了过去,茶盅明明砸到了人,却没听到想象中的声音,那茶盅穿过人影落到了后面。

    “鬼……”贺小玉吃惊地捂住了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那声音低低地抽泣道:“我走了……你身边的煞气太重了,我怕元神寂灭,永不超生……”

    “清儿……你别走!”武二帝急了,一脚踢开贺小玉,骂道:“你再欺负她,朕杀了你……”

    那影子飘飘荡荡地飘开,行动中又灭了几只烛火,诡异的样子让芮妃手脚发软,全身都是冷汗了。

    贺小玉则是又怕又伤心,就为了一个连面都见不到的‘鬼’,武二帝竟然不念多年的夫妻情份,对她又打又骂,现在还威胁说要杀了她,她怎么不委屈啊!

    “清儿,到朕身边来,朕护着你!”武二帝又怜又急地看那影子飘来飘去,眼看就要荡到窗外了,急得声音都变了:“清儿,你就不想看看钰儿吗?你的钰儿……朕已经帮你带大了……他现在很好!”

    贺小玉听到这话,愕然地瞪大了眼,才恍然为什么武二帝对那个病秧子那么疼爱,敢情是清妃和他的孩子啊!一时,贺小玉有种被欺骗的感觉,狂叫道:“那个孩子是杂种,天地不会容他的!”

    “贺小玉,你找死!”武二帝怒了,恶狠狠地瞪着眼,向她冲了过来。

    贺小玉早就豁出去了,不管不顾地叫道:“陛下,你为了一个鬼,就不念夫妻情分吗?那孩子是不是你的还不知道呢,你为什么就这么护着她!”

    “哎……”那‘鬼’幽幽地叹口气:“贺小玉,你就没有什么新鲜的说辞吗?对邵妃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你以为陛下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吗?”

    贺小玉听她提到邵妃,心虚了,犹自挣扎着叫道:“我不管你是人是鬼,这里都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给我立刻走,否则……我让人灭了你!”

    她边说边躲着武二帝,胆战心惊地看着那鬼影飘了过来,窗子门窗一瞬间都关上了,又灭了几盏烛火,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贺小玉,你看看我是谁!”

    贺小玉抬头,看到又一个鬼影从黑幕中慢慢走了出来,白色的衣裙,墨黑的发,那狭长的双目赫然都是当年邵妃初进宫的样子……

    “你……你……”贺小玉膝盖一软,跌在了地上:“你还活着?不可能啊……他们明明说你已经死了!”

    “我的确死了!”邵妃一低头,再抬起头来又变了一个样子,眼眶里都是鲜血,印在她惨白的脸上显得更加恐怖,她阴森地笑,一口白牙上也全是血。

    “你为了做皇后,不惜陷害我……又杀了我俞大哥全家……那么多条命,都是血债啊!贺小玉……你逍遥了这么多年,该纳命来了……”

    似乎为了响应她的话,寝宫中突然从各个角落里传来了呜呜的惨叫声,一声声凄厉的纳命来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吓得贺小玉冷汗直流,强撑着叫道:“你找错人了,我根本没陷害你,是你自己和人私通……”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不承认你的罪责吗?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邵妃突然凌空一指,贺小玉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开始痒了起来,一会就窜到了骨头里,她开始还自持身份强撑着。可

    一会就撑不住了,滚倒在地上哭叫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啊……好难受……我要死了!”

    肚里肠子全扭在一起,那疼痛似从骨头里钻出来一样,让她疼得在地上翻来覆去打滚,滚到了武二帝身边,叫道:“陛下,救救我!”

    武二帝痴傻地看着邵妃,喃喃地叫道:“清儿呢……怎么变成了邵妃?”

    “陛下……”邵妃转向武二帝,那些血迹都不见了,又变成了清妃的样子,委委屈屈地说:“你要为我做主啊!我的孩子可是你的……我没有和人私通啊……”

    武二帝颤巍巍地伸手:“清儿……我相信你……我会砍了这贱人,为你平反昭雪的!”

    亲们,今天还有一更,俺还没写完,晚一点发上来,o(n_n)o

    危机转机

    贺小玉不顾自己身上疼痛,抓住武二帝的皇袍叫道:“陛下,我和你夫妻二十多年,你就忍心看着我死吗?……啊,我痛死了……救我啊!”

    贺小玉用力抓自己的脖颈,又痒又痛,让她头发都散乱了,在地上滚来滚去。

    翠儿不忍主子如此受伤,狂叫道:“来人啊,帮帮皇后娘娘……快来人啊……抓鬼啊!”

    清妃冷笑道:“贺小玉,要我救你不难,只要你把当年怎么陷害邵妃的事都招认出来……我可以免你受这活罪……”

    “我说……我说……你先别让我疼啊……”贺小玉嘶哑着声音叫道。

    清妃手一指,一股劲风击在贺小玉身上,她的疼痛顿止,浑身疲软地瘫在地上,嘶声叫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本宫今日要活下去……一定会让你永不超生……”

    “你还嘴硬……”清妃手又抬起,贺小玉一想到刚才痛苦的样子,就吓得急忙说:“我说……我招认还不行吗?”

    当下,把当年宫女如何发现邵妃长得像清妃的事,自己如何妒忌起了杀意陷害的事一一招认了出来,听得芮妃颤抖不止,这才发现自己和贺皇后比,差远了,就心狠手辣一条,她再换个心也不能比。

    芮妃心下凛然,今日可以说是知道了很多秘密,如果贺皇后活下来,一定不会允许自己活着……她暗暗祈祷这清妃不管是鬼还是人,最好把贺皇后杀了。

    “就这样……”听到贺小玉只说到那场大火就完了,清妃抹了一下脸,又变成邵妃的样子,阴阴冷笑道:“当年我怀着身孕逃出宫去,借住在我俞大哥家,直到产下了皇儿……我一直在等,等皇上还我一个清白,好让皇儿看到父皇……是你,派人杀了我和俞大哥一家……这事你敢说不是你做的?”

    贺小玉一事认了,破釜沉舟就全认了,咬牙切齿地叫道:“是我,我都承认!我唯一遗憾的是逃了你的小畜生……”

    她边说边爬了起来,用手拉好自己的锦袍,冷笑道:“你就是那个小畜生吧!有本事露出真面目来,装神弄鬼的像什么男人,要报仇光明正大的来就行,本宫等着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取我性命……”

    “哈哈哈……”一个清脆悦耳的男音响彻了寝宫,狂妄的笑声刺得众人暗暗心惊,贺小玉直直地站着,眼看着邵妃抬手,缓缓揭去了脸上的面具,一张酷似邵妃的脸就出现在众人眼前,外裳滑落,露出里面的白衣如雪,竟是一个翩翩公子。

    武二帝愕然,有些清醒了:“你……你是邵妃的皇儿?朕的皇儿?”

    楚轻狂冷漠地扫了他一眼,看向贺小玉,冷笑道:“看见我的真面目你又能怎么样?光明正大你也配谈吗?不如此,你又怎会承认你的罪行!”

    “嘿,只要你不是鬼,本宫让你来得去不得……”贺小玉一拍掌,她带来的宫女全部亮出了剑,当先的就是翠儿。

    “贺小玉,你反了,在朕的寝宫你竟然命人带武器来……咳……”武二帝气得咳嗽不止。

    贺小玉冷笑道:“陛下刚才见我受难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我却念陛下夫妻情深呢,你放心,我会给你举办一个不亚于天帝的葬礼……芮妃她们都会给你陪葬的!给我杀……”

    贺小玉一声令下,那些宫女就攻了过来,剑剑杀着,竟似早有准备似的。

    楚轻狂应了几招就暗暗心惊,这些人哪是宫女啊,分明都是杀手,否则哪有如此高的武功。这让他怀疑,贺小玉随身带了这些宫女,估计不是为了对付他,而是等着机会借刀杀了武二帝。

    也是,这武二帝虽然病恹恹的,大权却一直没放下,自己的儿子立了太子,一天做不了皇上一天就有威胁,这样送来的机会不做白不做啊!杀了武二帝,把这罪名推给他,就算天下人认他是皇子又怎么样,弑父的罪名背定了!

    武二帝也想通了贺皇后的计谋,长叹一声说:“贺小玉,你太贪得无厌了,你的皇儿朕已经立为了太子,你家人掌管了武氏半壁江山的财产,你却还想朕早死……你收手吧!朕念两个皇儿的面上,可以饶你不死!”

    贺小玉冷笑道:“武二,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晚了吗?开弓没有回头箭,谁饶谁还不一定呢!”

    楚轻狂一手难敌众人,就将手指放进口中,打了个呼啸,尖利的声音顿时就响彻了皇宫上空。

    武二帝却冷笑着击掌,一会就从后殿涌出了一群暗卫,武二帝一指,命令道:“把她们全给朕拿下!”

    那些暗卫就挥剑冲上去,将贺皇后等人全部围在中间。贺小玉这才慌乱起来,外面的守卫早已经全变成她的人,所以听到喊杀声也没人进来看看,她没想到的是这传说中的暗卫真的存在,看众人凌厉的攻势,自己的人顷刻就损失了两个。

    “来人啊……有人刺杀皇上!”贺小玉破釜沉舟地冲出寝宫门大喊,一会御林军就全涌了来,带队的是贺小玉的侄子贺军,贺小玉大喜,指挥着他们说:“快,快救皇上!”

    楚轻狂见势不妙,一把抓了武二帝就跃出了窗外,才掠上寝宫顶,就见到处火把都往寝宫方向来了。

    “别管朕,你快走,他们不敢把朕怎么样的!”武二帝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这皇上做的真失败,自己的女人都想杀你了!”

    楚轻狂不客气地嘲讽了一句,有些懊恼,多好的机会竟然被自己弄成了这样,以后再想报仇就更难了!他四下看了一下,也不知道卫涛他们出宫了没有,别连累了他们才是。

    “这个你拿着,日后有用!”武二帝突然塞了一件东西在他手中,低叫道:“如果朕还活着,会给你娘亲平反的,朕很高兴又多了你这个皇儿……你走吧!”

    武二帝突然推开了他,从寝宫顶上滚了下去,下面的士兵惊慌地叫道:“皇上被贼人推下来了,快接住皇上啊!”

    楚轻狂来不及抓住他,只见他已经跌下了屋檐,下面一阵慌乱的喧哗声,楚轻狂看到有士兵已经爬上了寝宫顶,一咬牙,看也没看手里是什么东西,就塞到坏中,飞身往皇宫围墙掠去。

    一路上不断有人狂叫:“抓刺客啊!”

    楚轻狂就感觉有人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掠来,听风辨声,都是些高手,他暗暗心惊,这次没有施予相救,还跑得掉吗?

    很快就有人追上了他,“小贼,拿命来!”那人狂吼着,一剑就往他的肩胛骨刺过来。

    楚轻狂一回身,剑锋从自己面颊上斜斜刺了过去,他反手一剑刺了回去。这一耽搁,有更多的侍卫就涌了上来,楚轻狂游走在众人之间,一时不察,腿上竟然被刺了一剑。

    他一个踉跄,差点栽到在地上,怒不可恕,他一剑回了过去,就卸了人家一条胳膊。

    这时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啊,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他是那个蓝眸妖孽……”

    一时众人的攻势滞了一下,楚轻狂趁机攻出几招凌厉的剑势,借机飞跑,跑出不远,就遇到卫涛等人。他们已经出宫了,担心他就一直等在外面,听到皇宫里喊杀声起,又从宫墙里翻了进来,正好遇到了楚轻狂。

    “你受伤了?”卫涛看到一地的血,眼就红了,将他交给手下,自己留下断后。

    楚轻狂被手下们抢着送出了宫墙,他回头看到卫涛和几个手下还在搏斗,就叫道:“涛子,赶紧撤!”

    卫涛他们被盯紧了,无法脱身,只好边打边叫道:“你快走,我们老地方见!”

    高手相博,岂容分神,卫涛手臂上被砍了一刀,剑就掉在地上,眼看那些侍卫的刀剑都往他身上招呼,斜刺里又伸出一支剑将那些剑支全挑开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