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69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困惑的是,她身上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武铭正啊!天下女人多得是,她何德何能让他将绣球抛给她……

    侯杰差人抬了轿子来,沐筱萝上轿前都没见到楚轻狂,有些失望,闷闷地坐上轿子随侯杰他们出了宫。一路上,她反省自己干涉楚轻狂报仇到底对不对?

    想了半天,没有答案!

    从心底她知道她没错,楚轻狂也没错,只是理智上有些不能接受楚轻狂这样的一意孤行。两个人在一起,不是有事都应该商量的吗?他事先没告诉她,现在又不听劝,这根本就是没把她放在眼中,没有给她应该的尊重……太大男子主意了!

    沐筱萝有些生气,让她担忧很好玩吗?她要不是和他拜了堂,他死活和她有什么关系!

    想着这样的关系就有些心烦,如果一遇到事情就无法沟通,他们怎么过一辈子呢!

    沐筱萝想了半天,越想越烦,索性丢开不去想,折回头想葛安和她说的蜀地现状。

    蜀地现在还是半开化的地方,有许多民族就有许多民族首领,说难听点就是土著。巴蜀盆地居多,民族部落也多,各民族都已形成了各自的民族特征,据葛安说,当地的土著首领已经形成了气候,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

    其中有五个家族甚为壮大,分别掌管着当地的工商农业,他们势力之大,连官府都要忌惮三分。武铭钰的封地虽然是皇上亲封的,那也是做做样子而已,给他个去处。真要管理,那还要人家给面子才行。

    这几年蜀地以天灾为由,据不缴纳国税,武二帝派人征讨多次都没有什么成绩,蜀地已经俨然是自治区,是五大家族的天下。朝中众臣对此也是颇有微词,奈何蜀地道路难行,攻打不易,武二帝想了几次,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他们撕破脸,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任他们逍遥了。

    此次把蜀地给武铭钰做封地还有个好处,五大家族要是容他在蜀地称王,证明他们眼中还有朝廷。如果阳奉阴违,那也没关系,武铭钰也没有多少日子了,他要一死,武二帝正好师出有名,打着为他报仇的旗号刚好来收复蜀地。

    这些蔿uo弩懵艿笔币裁豢炊蟠Р獬隼床培叭怀ぬ荆龌实鄣木褪亲龌实鄣模栏咭怀甙。∧馨衙恳徊蕉妓阄抟挪撸龅揭皇窕蛉瘢娌蝗菀装。

    蜀地土地肥沃,地大物博,就是人丁稀少。一来因为道路难行,二来土著实行的奴隶制局限了人丁的发展。导致虽有良田千顷,却大都荒废无人耕种的现象。

    葛安叹息地说:“也不知道那些流浪的乡民是怎么想的,长途跋涉过去,就算租点田地种植一下也不至于饿死啊!”

    对这个问题,沐筱萝却没有他这样简单的想法,古人没有电视报纸,信息闭塞不说,被奴役惯了就习惯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谁想背井离乡啊!

    干旱水灾之类的天灾**,首要的问题就是解决食物问题,沐筱萝雇了吕大爷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先把农业发展上去,解决了衣食住行的问题才能谈精神需要,吃不饱,谁听她的话啊!

    沐筱萝觉得自己并没有野心,她只是想周围的人生活好一点,自己就跟着享点福,要是周围的人都过不好,她也不能独善其身啊!

    杂乱想着就到了四王府,进去看见满地打包的杂物,沐筱萝感到了离开的迫切。站在庭院中,看周围人来人往地忙碌,她只觉得前途漫漫,什么信心都没有……

    不是她不关心楚轻狂……她也想留下来和他并肩作战……只是,她不能……她不愿成为他的累赘!

    除了劝说,她什么都做不了!谁能懂她的沮丧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没将她纳进了他的计划中,一次又一次,她不知道自己能忍受几次这样的漠视,也不知道他何时会厌倦这样的相处方式……

    两个人之间,没有共同的目标,仅仅靠爱,又能走多远呢?沐筱萝觉得自己的情路也和前途一样充满了迷雾……

    身世之谜

    从小,楚轻狂就知道自己长得俊美,这种俊美随着长大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的俊逸。凭借这俊美的外貌,不但楚云安另眼相看,连众位师兄姐都对他宠爱有加,所以狂公子是有点傲气的资本的!

    他一向我行我素惯了,连楚云安都不能限制他做事,何况沐筱萝呢!

    不是他不喜欢沐筱萝,而是自我的个性就摆在那,他为了报仇已经计划了半天,人马都混进宫了,怎么可能因为沐筱萝一句话就放弃呢!

    所以虽然看到沐筱萝失望的离开让他很心疼,却也无可奈何,只在心里暗暗计划着回去一定弥补她,大不了以后都听她的话,别惹她生气就好了!

    男人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想当然,以为女人哄哄就不会生气了,却不知道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自以为是伤了感情,让两人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大,心也离得越来越远。这时出来一个‘红颜或蓝颜知己’,这段感情就岌岌可危了!

    楚轻狂没意识到自己的独裁已经让沐筱萝寒心,带着卫涛就来到了藏。

    这藏不但收罗了各种孤本藏书,还有历届皇帝收集的字画古董,说是藏,却是一个三层的殿堂。若大的空间就是一个大型的藏宝室,不但有重兵看守,每个进出藏的人还有得到皇上的允许,拿到特许令牌才准入内。

    里面的藏书可以看可以抄,就是不能将原本带走,这一条规矩不是仅仅对大臣而言,对诸位皇子也一样。

    顾擎经常来藏看书,那些守卫已经习惯了,循例检查了一下他身上,就放他进去了,卫涛他们只能守在外面。

    楚轻狂没来过藏,一路好奇地看过去,上到二楼就是藏书的地方。他根本没精神替楚云安找什么秘籍,随便扫了一眼就直接上到了三楼。

    三楼是古董字画,还有什么珍珑棋局,这个楚轻狂就有兴趣多了,随便翻弄翻弄,只等天黑透了才好实施自己的计划。

    一排排的字画都是卷轴,没有分类地堆在一起,楚轻狂随手抽了一卷出来,打开一看,上面是个女人,眉目间有些熟悉,楚轻狂细想了一下,怔住了,这女人竟然好像自己。

    他借了光亮认真地看了看画像,没有题字,连落款都没有。这画看成色已经很久远了,楚轻狂算算,也不像是自己的娘亲,就将画卷好放了回去。

    随手又抽出一卷,这次画上好多人,看衣着都是皇家的打扮,楚轻狂扫了一眼,就看到刚才那女人。琵琶半掩面,依在皇上座下,自弹自唱,她的眼波流转,盈盈目光落在右前方的少年身上。

    楚轻狂觉得那少年很像武二帝,就仔细看了,还真是武二帝,虽然画上的他当时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可是那眼神和如今的武二帝没什么两样。

    “这女人是谁呢?”楚轻狂觉得很奇怪,看两人互视的样子,有情愫在其中流传啊!

    这幅画上有题字了,上书天帝寿宴,清妃琵琶献曲,帝龙心大悦,赐清妃百年随葬……

    楚轻狂看到这里,手上的画卷就失手掉了,怔怔地站了一会,才捡了起来,目光落在皇上的宝座上,那里坐了个穿龙袍的老头,苍老得满脸都是皱纹。

    他就是天帝?

    楚轻狂并没有见识过武氏十六年那场天帝驾崩后,隆重到天地为之变色的丧事,只是听别人闲谈时说起当年,知道一些微末。

    武氏天帝一生好色,死后陪葬的嫔妃多达二百人。他的陵墓据说全用当时出名的工匠,地下寝宫装饰华丽,雕刻的图案每一幅都是难得的艺术品……

    楚轻狂震撼的不是他的陵墓有多豪华,而是这么美的女人,弹的琵琶得到了皇帝的赏识,结局却是被随葬……

    那她和武二帝的情愫怎么办?楚轻狂虽然知道他不缺女人,可是想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黄土埋去了青春,断了生机,他的心也会痛吧!

    楚轻狂默默卷了画轴放了回去,这些画虽然有专人看管,可是还是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过往已经尘封在岁月中了,他又何必窥人**呢!

    转身想离开,不知道衣服勾到了哪,画轴哗哗地掉了下来,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向他头上,他躲闪不及,生生挨了一下。望着满地的画卷,他苦笑,生性喜欢整洁,怎么能忍受这杂乱呢!

    楚轻狂蹲下身子,将画轴一一捡了起来,画轴捡完了,地上却还有一些小字条,也不知道原来是夹在哪张画轴中的。

    楚轻狂随手捡起一张,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每个人都像她,可谁都不是她!”

    楚轻狂怔怔地看着这些字,隐隐觉得自己知道是谁写的。

    他下意识地又捡了一张字条,展开:“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父皇了,却是第一次这样欢喜!可是得到他,却要失去她!第一次发现做了皇上也有做不到的事!”

    “我只有一份爱,给了你,就只能负别人了!”

    “他是在替你活着,我也是!什么时候你带走了他,我也会和你们团圆的……我们可以真正做一家人……”

    零零碎碎的纸条拼凑出一个故事,楚轻狂翻完了纸条,也猜到了武铭钰的身世。

    当年的清妃被当时的武二帝漫天过海地换下了,改头换面一直养在外面,就有了武铭钰。清妃生产武铭钰时死了,武二帝就将武铭钰接回了宫中,当时有个妃子也分娩,孩子死了,武二帝就将这个孩子给了那个妃子,这事做的秘密,连贺皇后都不知道。

    楚轻狂又找到了那幅画,看了后连连冷笑,这女人的确很像自己的娘亲!这就是武二帝当年把她带回宫的主要原因吧!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和清妃在一起,就收集所有像她的女人,光明正大地陪在自己身边!

    枉自己的娘亲到死都还惦记着他,原来只是无意中做了别人的替身啊!

    楚轻狂悲愤地想,娘做了清妃的替身,事隔十多年,他又做了武铭钰的替身,难道他娘俩都是做别人替身的命吗?

    满腔的怒气让他一时根本不考虑后果,几把将画撕烂了,转身走到楼下时才发现自己给顾擎闯了祸,想了想,他又折了上去,将碎片收拢,连同那些纸条包好,找了个角落塞了进去。

    反正守卫们谁也不会认真去清点画,少了几幅也没人知道。等日后武二帝发现,他已经走到了天涯海角,还怕他报复啊!

    “四殿下,看完了?”守卫对他这么早出来有些疑惑,以往他一呆就是好久的。

    楚轻狂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去去茅房再来!”

    守卫就了然地笑了,挥手说:“那我还给你留着灯吧!”

    楚轻狂冲卫涛使了个眼色,卫涛悄悄跟了过来,两人在茅房里互换了衣服,再出来卫涛就变成了武铭钰,低了头又回到藏帮顾擎找秘籍了。

    楚轻狂等他走了,看看四周无人,就飞上了房顶。顾擎曾经给他画过皇宫的地图,他辨别了一下就摸向了贺皇后的寝宫。

    才走到半路,就见下面有灯笼移动,看方向是往武二帝寝宫去的。楚轻狂伏在房顶上看了一眼,认出中间的人是贺皇后。他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想了想,唇角就露出个冷笑:“正好,一次两个都解决了,天助我也!”

    楚轻狂没跟去,反而继续像贺皇后的寝宫掠去。

    寝宫里只有几个留守的宫女,楚轻狂避开她们来到后殿。贺皇后的寝宫很奢华,卧室旁边有间屋子,挂满了衣裙。楚轻狂挑了半天,才找到一条没穿过的素色长裙。贺皇后有点丰满,他换上还算合身。

    披了一头墨发,他撕下了武铭钰的面具,露出了自己俊美的脸,拿起妆台上的粉黛,他将自己的眉描得很细。铜镜中的人渐渐变了,俨然有清妃当年的风韵,不细看,谁也分不清真假!

    楚轻狂冲铜镜中的人淡淡一笑,似乎就看到了沐筱萝讽刺的眼神,他忍不住失笑,这样子落在她眼中,她肯定就是这样的表情!

    哎……可惜她看不到!楚轻狂有点小小的遗憾,他是真想和她分享此时的心情的,就是怕危险时无法照顾她,所以才狠心将她排除在危险之外……她知道他的苦心吗?

    特殊的人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