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6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样的,楚轻狂却知道,那盈盈秋水般的眼睛何时这样充满温柔地看过他啊!

    就算她在他那养伤时也不曾用过这样的眼神看她!那时的她忧伤,又满怀心事,对他的好被动地接受,语气间总有那么一点疏离的感觉,眸子中何曾有这样甜甜的波光,一点点就让他的心头充满了甜蜜的感觉……

    “好吃……”他更想的不是吃蛋糕,而是将她立刻带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吃她……

    两人之间没有过多的言语,弥漫出来的甜蜜气氛却让人人都感受到了,武二帝的眼眶就湿了,恍惚想起许多年前,也有这样一个人,画了一幅画,紧抓着他的手臂摇晃:“好看吗?”。

    武铭元则看得眼睛喷火,从沐筱萝叫了武铭钰那声夫君起,他就觉得心里有堵墙塌了,空落落地再也填不满了!

    那个曾经跟在他身后,叫着元哥哥的女孩……那哭着说我不能没有你,我要给你做侧妃的女人……花样的面孔将笑颜展现给了另一个男人看,她的温柔、任性也都给了另一个男人……

    她的眼中没有他!她的心中也没有他!武铭元知道自己错过了她……他呆呆地看着,心里那种空洞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甘心!

    他是太子啊!未来的皇上……她就没有一点点后悔吗?为什么不再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呢?

    “看起来很好吃,我们可以尝尝吗?”打断两人对视的是武铭正,他是在座的人中最正常的一个,目光如水,平静得没有丝毫涟漪。

    沐筱萝猛然醒悟,笑道:“当然可以,只是要让我们的寿星尝过了大家才能吃……因为今天是他的生辰!”

    她让楚轻狂将中间镶了寿的那一块切了出来,放在碟子里示意楚轻狂亲自端过去放在武二帝面前。

    武二帝好奇地看了看,笑道:“沐王妃,上面的是果子吧,这就是你说的蛋糕?”

    沐筱萝神秘地一笑,说:“上面的是果子没错,父皇能尝出这一层都是什么吗?还有下面的这一层,你们知道又是什么做的吗?”

    武二帝就示意刘公公取过筷子来,刚想夹一箸,就听到贺皇后冷冷地叫道:“慢……刘公公,这是什么东西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就让皇上吃呢?要是再发生上次周家小子的事,谁负这个责任?”

    沐筱萝看到武二帝的筷子就停住了,她也不辩解,若无其事地切了一块递给楚轻狂,柔声说:“夫君,这是用鸡蛋和面粉,加了一些对身体有好处的食物做的,不但能安神补脑,还能强身健体,保证是你从来没吃过的美味……你敢吃吗?不会像别人一样怀疑我吧?”

    楚轻狂笑着接了蛋糕,什么也没说,一口就咬了下去。果酱混合了时下能找到的所有果子,酸酸甜甜的甚是可口,蛋糕又软又香,两者混合又是另一种口感。

    楚轻狂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东西,反应和清波他们一样,都是惊讶加称赞,没等咽下去就叫道:“的确很好吃,我还要!”

    他的眼睛贪婪地看着那不是很大的蛋糕,有些小气地叫道:“他们要不敢吃,我们拿回去吧!”

    话没落音,楚玉就跳了起来,叫道:“我也要吃……四皇兄小气,送出来的东西怎么能拿回去呢!”

    他也不客气,自己取了碟子过来切了一块,不顾贺皇后脸色难看就开始动口。

    武铭正微笑:“我是第一个说要吃的还没吃上,沐王妃你不会厚此薄彼吧!”

    楚轻狂含糊地说:“要吃过来自己动手,别等会怪我家容儿下毒……我可是第一个吃了,我不信容儿会谋害亲夫啊!”

    武铭正沉稳,要他像楚玉一样抹下面子来抢吃的他做不出来,拉了脸冲武二帝说:“父皇,你要不喜欢吃,就把你的那块赏给孩儿吧!”

    武二帝呵呵笑道:“那不是还有吗?自己去弄吧!见你们吃的高兴,朕也要尝尝!”

    他拉过碟子,看看沐筱萝,就夹了一箸送进口中,贺皇后脸色难看死了,瞪着沐筱萝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眼看一大块蛋糕转眼只剩一半,武铭正也不知道是给沐筱萝面子还是想凑热闹,真的过来拿碟子切蛋糕,只是刀还没落下,半空中就被人抢了,抬头,看见武铭元笑得狡黠:“皇兄,来,我切给你!”

    武铭元接过武铭正的碟子,切了一小块给他,剩下的就连盒子一起端到了自己座位前,弄得一干人等都给他扔眼刀,他却很坦然地坐下,慢慢地吃起来。

    “不错啊……真好吃!”武铭元回味着那酸甜的果酱,好奇地问道:“筱萝,这些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做的?很可口啊!”

    沐筱萝看他吃了一大半,才答道:“这是好多水果熬成的,酸酸甜甜的口感很开胃,生病的病人或者怀孕的孕妇胃口不好,吃了这个再吃食物会觉得很可口!”

    她边说边看贺冬卉,只见她听了这话立刻就盯着武铭元所剩不多的蛋糕,那样子是很想吃的,只是碍于身份和贺皇后,竟然不敢张口!

    武铭元似乎忘记自己家中还有个孕妇,呵呵笑道:“筱萝还和小时候一样啊,就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真的很好吃,下次再做记得给我单独做一份!”

    沐筱萝冲天翻了翻白眼,他以为他是谁啊!

    贺冬卉眼睁睁地看着武铭元面前的蛋糕越来越小,她的心也越来越凉,看着武铭元,就觉得很陌生。不过一块蛋糕而已,他竟然没想到和她分享,那么,他日他做了皇上后,还能和她共富贵吗?

    不……不能这样想,他只是一时没想到而已!贺冬卉安慰着自己,努力不去想,真有这一天她会不会同样的凄凉!

    沐筱萝将她的神情都看在了眼中,本来看到她被冷落她应该高兴,可是她却没有高兴的感觉,贺冬卉可恨,她也可怜啊,这辈子遇到武铭元这样的男人……算是毁了!

    叹了一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她又何必替她鸣不平呢!

    一顿饭就这样闹闹腾腾过去了,武二帝最终还是肯定了沐筱萝的礼物,说是他收到的最好的贺礼。好吃是一个优点,最重要的是它驱散了武二帝心中的伤感,看着几个皇子为了争蛋糕其乐融融的样子,武二帝找回了做父亲的快乐!

    这番话让沐筱萝有些感慨,武二帝是皇上又怎么样,归根结底,他还是一个父亲!只是这个父亲不能像平常人家的父亲一碗水端平,他的位置就决定他只能辜负一些孩子……将他们放逐,来成全唯一的一个!

    一用完膳,贺皇后就撕下伪装,冷冷地摆驾回宫了。武二帝也说精神不济,要回宫休息,让几个皇子随意。

    武铭钰斗胆,说自己要去藏找几本书看看,向武二帝讨令牌。武二帝不疑有他,让刘公公取了令牌交给他,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楚玉和沐筱萝他们依依不舍地告辞,就被贺皇后的宫女叫到了后宫。

    楚轻狂走到沐筱萝身边,蹲了身看着她说:“容儿,我看书要呆很长时间,先让侯侍卫送你回府吧!”

    沐筱萝盯着他摇头:“我不累,我等你一起回去!”

    别想丢下她……她用目光传递这一信息给楚轻狂,一起来就一起走,就算是死也一样!

    “听话,先回去等我!”楚轻狂伸手轻抚她的脸,那掌心中的温度让沐筱萝有些失神,也莫名地让她生出恐惧之心,一种即将失去他的恐慌让她猛地抓住他的手,叫道:“夫君……我不舒服……你陪我回去……”

    “怎么啦?刚才不是好好的?”楚轻狂紧张地摸摸她的头,在接触到她眼中的哀求时怔住了,有些矛盾地杵在那,进退不能。

    “我们回去好吗?”沐筱萝自觉自己平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可是此时,她真的不想楚轻狂留下来报仇……她不是怕他杀了贺皇后,而是怕他做下让自己后悔的事,更怕他因此伤了自己……

    “容儿,我都拿到令牌了,以后走了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能不能……”楚轻狂有些为难地暗示她,目光中也传递着哀求……

    沐筱萝看着他,他也看着沐筱萝,两人都不想妥协,都乞求对方让步地僵持着……

    扑朔迷离

    互相看了半天,彼此见对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沐筱萝突然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率先垂了眼睑,对清波说:“我们走吧!”

    她转过轮椅,看也不看楚轻狂就径直走了。

    清波不知道两人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一会就弄得很冷淡的样子。她看看楚轻狂,赶紧追了出来,侯杰在门槛前赶上沐筱萝,和另一个侍卫将她抬了出去。

    一行人出了殿门,侯杰去通知轿夫过来,沐筱萝和清波等在殿门前,一会有脚步声出来,沐筱萝以为是楚轻狂追来,高兴地抬头,出来的却是武铭正。

    他随身带了两个侍卫,看见沐筱萝孤独地坐在门口,怔了怔就走了过来,站在了沐筱萝面前。

    “可以单独说几句话吗?”武铭正开口问道。

    沐筱萝怔了怔,抬头看他蹙了眉,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她心一动,就说道:“清波,去看看侯侍卫过来了没?”

    清波会意,走远了些。沐筱萝镇定地说道:“二皇兄,有话请说吧!”

    武铭正迟疑了一下,才问道:“我自认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沐家的事……不知道三小姐,为什么见了我,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敌意感?我疑惑很久了,一直想不通……以后我们就要天各一方,三小姐能不能直言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免得我经常被这问题困扰着!”

    沐筱萝就怔住了,不知道自己对武铭正的态度竟然造成了他的困扰,想想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他是长得像徐正没错,可是他是他,徐正是徐正,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你……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别乱想了……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敌意呢!”沐筱萝说着尴尬地笑了笑。

    武铭正没有追根究底她言词的言不由衷,诚恳地说道:“我不善言谈,我还想问个问题,得罪了三小姐请别见怪!我真的没其他意思……”

    沐筱萝失笑:“什么问题,你问吧,我不会乱想的!”

    她注意到武铭正对她的称呼一直是三小姐,这是他故意的还是不肯承认她的身份呢?

    “三小姐的性格很直爽,敢爱敢恨,我一直很景仰,我觉得我家两个孩子就是缺了这样的刚烈,很想他们也能有三小姐一样的性格……我……很想三小姐能亲自教他们,提过两次亲,三小姐都没应允,可以问问是为什么吗?”

    武铭正自然地说:“我想知道我输在哪里,以后再有同样的事,我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沐筱萝顿时就头大了,没想到他竟然问这样的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呢!

    “你没什么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们不适合吧!”沐筱萝脸都红了,这样当面说人是非的事她从没做过,也不知知道有没有表达清自己的意思。

    武铭正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正色说:“你选四弟真的很出乎我意料,我并不是说我多好,而是觉得我是你最适合的选择。三小姐,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说的话……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的门永远对你敞开着。我们淮南和蜀地,如果联合起来,那个他……动谁都要忌惮三分……或者有一天,太子妃都不敢再欺负你,你强大得需要她仰视……三小姐,你懂我的话吧!”

    他越说越小,沐筱萝却字字都听清了,一时有种无法消化的感觉,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告辞了……祝你们一路顺风……”他颇有深意地笑了笑,退后两步,带着侍卫离开了。

    沐筱萝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思索起来,这武铭正不做皇帝真是可惜,深谋远虑,很善于将劣势转为优势啊!一边打了情感牌,一边又打利益牌,让人想不放在心上都难!

    他在暗示什么呢?沐筱萝联系了武铭钰的身体情况,只能做一种设想:武铭正对她还不死心,他在等武铭钰死了,然后接手她,顺便也接手了蜀地……

    后面的话就是更大胆的猜测了,太子妃还能仰视谁?皇后?皇太后?武铭正这是暗示她,跟了他,成为皇后也不是不可能吧!

    沐筱萝想到这忍不住失笑,武铭正还真看得起她啊,不顾她二嫁、三嫁的身份现在就许了她后位,她要聪明,就该为自己的前途打算了!

    是一方封地重要呢?还是整个武氏王朝重要呢?他抛出了诱饵,接不接就看沐筱萝有没有这个野心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