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64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就笑了,摇摇头说:“既然葛大哥为你求情,你就留下吧!机会我给你了,珍不珍惜是你的事,你只要记住,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的!”

    她转眼扫视了众人,略提高声音说:“你们既然肯跟戚大哥来见我,就是决定来帮我了,我很感激。我现在说说我的规矩,你们觉得能做到的就留下,做不到的还可以反悔……”

    她示意张清站起来,才说:“我要求不算多,人也很好相处,张清给我做过下人,我是怎么样的人他多少也知道,大家过后可以问问他再决定……”

    半芹本来不说话,这时突然冒出一句:“三……三小姐,你说……说给我们三倍的月俸是……是真的吗?”

    沐筱萝笑着看看她,问道:“你每月的月俸是多少?”

    半芹看看巧莲,怯怯地说:“我是三等丫鬟,月俸二钱,巧莲姐是二等丫鬟,月俸五钱。”

    沐筱萝愕然,这也太低了吧!转头问道:“葛安,那你做护院有多少呢?”

    葛安呵呵一笑:“我做护院的人家给我一两,要是去外面让我保镖又多加一两!我娘怕我拿去喝酒,都给我攒着呢,说等够十两就给我说个媳妇,可是这十两攒了多少年也没攒够,我看我这辈子是说不到媳妇了,呵呵!”

    沐筱萝看看一直没出过声的吕大爷,和蔼地问道:“吕大爷,那你月俸是多少呢?”

    吕大爷穿了一身土布对襟的破蓝布袄,饱经风霜的的黑瘦方脸上满是青丛从的胡茬子,突出的前额和眼角上刻满了皱纹,里面似乎藏了无数的苦难,被沐筱萝点名问道,憨憨地一笑:“俺不要什么月俸,小姐要看俺做活实在,一天三顿给俺吃饱就行,过年过节赏俺两罐酒俺就知足了!”

    沐筱萝鼻子一酸,被这几人的朴实感动了,她没想到古时下层的人是这般艰苦,以前看电视都是粗略扫过,很少有时间去细想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如今实实在在的人站在面前,听到他们连基本生活都满足不了的愿望,她真的感到震撼。

    半芹见她沉默着,就急忙道:“小姐,是不是很为难,不给三倍也行,你给我加一钱就可以了……就是能不能给我先预支三个月,我……我家里等着用钱!”

    “说说怎么回事?”沐筱萝也不忙着回去了,今天就要把这几个下人带回去,她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跟她走,最好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巧莲瞪了半芹一眼,看她激动的话也说不利索,就主动帮她说:“小姐,半芹她爹上个月做活被石头砸断了腿,她娘又要照顾她爹又要带弟弟,家里没办法才让她出来做活,你要方便就帮帮她,我保证她做活不会偷懒的……”

    “是啊是啊,我一定好好侍候小姐!”半芹眼巴巴地看着沐筱萝。

    沐筱萝就笑了,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她转头看看众人说:“我先说说我对你们的要求,你们愿意留下的我们再谈月俸。嗯……我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也很难做到,你们想好了再回答啊!”

    “小姐你说吧,我一定能做到!是什么要求啊?”半芹似乎急于得到这份工作,急急问道。

    “忠诚,保密!”沐筱萝微笑着解释:“我不喜欢有人背叛我!所以给我做事做的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会背叛我的人,我是不会留的!保密呢……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议论我,更不喜欢将我府上的事拿出去乱说,不管是我让你们做的事还是我家里人的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外传!能够做到这两条的,都可以留下,如果做不到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半芹巧莲面面相窥,眼神里都写着:这么简单?

    沐筱萝扫了一下三个男的,三人都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来三个都不是多嘴的人,她有些放心了。转向半芹和巧莲说:“你们要做我贴身的丫鬟,我对你们的要求更严,如果会乱嚼舌根的话还是走吧!我给的月俸很高,惩罚也是很重的!”

    半芹试探地问:“真给我们三倍月俸?”

    沐筱萝叹气:“你还真知足啊!二钱的三倍,也才六钱!你要能按我的要求办事,我给你月俸二两,以后做得好再加倍,如何?”

    她本来是想给她十两的,怕吓到她,只好看她的表现再慢慢加上去。

    可就这二两银子,就让半芹吓得说不出话了,瞪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还是巧莲乖巧,拉着她赶紧跪了下去,急急说道:“小姐,我们能做到的,如果你发现我们乱说,你可以割了我们的舌头……我们一定会尽心侍奉你的!”

    半芹半梦半醒地跟着她磕头,傻傻的样子让人又怜又觉得心痛,沐筱萝让清波取了二十两银子,让她先带回去安顿好家人再来。

    半芹感动得泪流满面,一再向沐筱萝保证安顿好了一定会来侍奉她的。

    留下的巧莲月俸也是二两,沐筱萝说她们一起来的,不分彼此一视同仁,看各人的表现以后再加。巧莲对这样的安排也没意见,高高兴兴地回去收拾行李了。

    葛安沐筱萝一次就给了他二十两,说十两是自己送给他娶媳妇的,另外十两是给他娘搬家的,让他娘置办一些衣物,葛安也高高兴兴的走了。

    吕大爷和张清没去处,给的银子也不拿,吕大爷笑呵呵地说:“小姐你帮俺保管吧,只要每天给点小酒喝,俺就满足了,带了银子还要担心丢失,俺才不操那个心呢!”

    张清则羞愧地说:“小姐,上次我拿了你二十两银子,往后你就从我的月俸中扣,什么时候还够了,你再给我发月俸吧!”

    沐筱萝也没勉强他,让清波记下了,只给了他二两碎银子,让他去给自己和吕大爷添置几套衣服,然后到四王府汇合。

    等安排好众人,就剩下他们几个时,戚泽笑道:“容妹子,你年纪沐,开始我还担心你去了蜀地怎么办呢,没想到妹子管起事来还挺像样的,呵呵,这我就放心了!只是妹子,你现在是做王妃的人了,以后去了蜀地管的事更多,这银子的花费别大手大脚,持家不容易啊!”

    沐筱萝一笑,说:“我知道了,戚大哥一定想刚才我怎么给他们那么多月俸吧?小妹是这样想的,此去蜀地千里远,他们去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要让他们背井离乡跟我去那边安家,多少心里也会有点不安,这些银子就算买他们的安心吧!”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戚泽蹙眉说:“我是担心你宠坏了他们,他们以后欺负你!”

    “这个戚大哥就别担心了!我给他们那么多月俸那也要他们有本事拿,我不养闲人的,要真拿钱不做活,就别怪我赶人了,现在先用着吧!”

    沐筱萝看看天色,出来差不多一天了,也该回去了,让清波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带着吕大爷和张清回四王府了。路上想起还没帮顾擎买进宫的礼物,就让轿夫抬到了一家古董店,她在轿上想着心事,也没顾得上看外面。等下轿看见荣光,才发现贺冬卉的轿子也在。

    沐筱萝第一个感觉就是转身走人,可是想想又站住了,她为什么要躲她,又不是怕她,应该是她怕才对!上次找杀手的事她都还没和她算账,这样走了倒显得自己心虚似的。

    沐筱萝唇角翘了翘,迎着荣光就走了过去。

    荣光看见她,直起了腰。自从上次荣光拦住她对她说了那番话后,沐筱萝现在对荣光印象很深,觉得这位荣副将还算好人,至少不像武铭元那么讨厌。

    “三小姐。”荣光点头招呼,声音有点小,沐筱萝不会觉得他是怕贺冬卉听见,而更愿相信荣光是不想别人误解。

    “荣大哥!”沐筱萝也冲他点了点头,下颚冲古董店扬了扬,轻声问:“他在吗?”

    荣光自然知道她问的是谁,摇了摇头,轻声回答:“他进宫了,一会应该过来了!”

    沐筱萝点点头,走了过去,荣光紧走两步,轻声说:“三小姐,路上保重。”

    沐筱萝怔了怔,转眼荣光已经进去了,她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荣光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狗眼看人低

    送礼也是一门学问,送什么怎么送都有讲究,一般人的话还可以应付应付,对方是皇上时,这礼就最难送了。

    人家九五之尊,天下都是他的,还有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啊!

    沐筱萝对武二帝根本不了解,要不是顾擎说自己没空,让她帮忙选个礼物,她才不趟这滩浑水。

    此时来到古董店,又看到贺冬卉在,她更没心情选礼物了。只是答应了顾擎,不做好又对不起他,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这家古董店叫品雅草堂,是顾擎推荐的,说店主和他是朋友,让沐筱萝只要提他的名字,店老板会为她选礼物的。

    沐筱萝和清波一起走了进去,只见门口一对梁柱,上面用龙飞凤舞的草书题了一副对联,一边写着: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笑看人生;另一边则写着皆是皆妄,皆妄皆是,游戏红尘,对联没有横批,那意境就让人遐想。

    沐筱萝看了,唇角忍不住上翘,这店主还真妙人一个啊!

    店里很安静,装饰得很雅致,中间一块巨石露出一角翡翠,那成色很水,翠绿欲滴,也不知道是谁就将它雕成了一只玉手,突兀地从巨石中伸了出来,引人遐想,玉石里会是怎样一个美女啊!

    好有创意!沐筱萝失笑,越来越觉得这店主有意思了。

    店面很深,曲曲折折,有博古架和一些杂物遮住,一眼看不到头,也没见人来招呼她们。要不是刚才见荣光走了进去,沐筱萝会以为这家店里没人呢!

    “有人吗?”清波边叫,边不客气地给沐筱萝找了张椅子坐下。这店里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古董,这张雕花的椅子很雅致,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古董。

    沐筱萝好奇地打量着周围,不一会就听到有脚步声走过来,抬眼一看,贺冬卉和几个丫鬟走了出来,身边陪着一个三十多岁书生打扮的人。

    沐筱萝多看了他一眼,有些失望,这个私塾教书先生的形象和她心目中的店老板一点也不像。

    贺冬卉估计选了称心的贺礼,脸上神采飞扬,说笑着突然看到沐筱萝也在店里,她的笑就僵住了,怔了怔又恢复了常态,笑着走过来:“蓉妹妹,你也来给父皇选贺礼啊?”

    沐筱萝不客气地说:“别叫那么亲切,谁是你妹妹?我家人都死光了,你这么叫,我会以为有人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贺冬卉的脸色就变了,又要装淑女,一腔怒气一时就找不到发泄的方法,尴尬地看看沐筱萝,泪突然就下来了:“筱萝,我们姐妹就一定要闹成这样吗?都是有身份的人了……这样会让别人看笑话的!”

    沐筱萝笑着说:“你离我远点哭,别人就不会看笑话了!”

    说完,沐筱萝也不理她,转向那书生问道:“吴老板吗?”

    那书生还没答应,贺冬卉的丫鬟连梅就笑起来,对贺冬卉说:“王妃,真是好笑啊,有人连大名鼎鼎的吴老板都不认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沐筱萝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有点尴尬。那书生不知道她的身份,听她把自己当成老板,就知道她是从没光顾过品雅草堂的客人,不禁有点轻蔑,加上自己陪着的人是太子妃,态度就有些寒碜人了。

    他生硬地说:“夫人,吴老板今天有事,没到店里来,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你先等下,我把太子妃送出去再来招呼你!”

    转过头,他换上了阿谀奉承般的笑脸对贺冬卉说:“太子妃,你放心好了,等下次一有好的玉石我就派人通知你,让你先选,一定能选到满意的……”

    这番说辞贺冬卉很受用,一扫被沐筱萝弄的憋气,拿出了太子妃的架势,微笑着点头:“如此甚好……殷先生,那就拜托你了!”

    她的眼角捎过沐筱萝,冲连梅使了个眼色,连梅会意,指挥着其他丫鬟说:“一个个慢死了,还不走快点,等下让太子爷等久了发怒,我一个个剥了你们的皮……走啦……走啦!王妃,我们也快走吧,太子爷不是说给你买了个古琴吗?我们赶紧回去看看!”

    她不由分说地搀着贺冬卉往外走,贺冬卉装作抗拒不了的样子,回头冲沐筱萝摆摆手道:“筱萝,明天我们进宫再细细谈吧!我先走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