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63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估计看到了沐筱萝的诚意,下山清波拿了她的拐杖,对远山说:“下山路滑,你二姐不方便,你把她背下去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下去……”沐筱萝去抢拐杖,清波没还给她,指挥着远山背好沐筱萝先下去,自己走在了后面。

    沐筱萝脸都红透了,第一次被个小男人背着,虽然他看上去很轻松,可是她怎么想怎么别扭。

    “二姐,听说你家人也全部没了,是吗?”

    远山边走边和她聊天,提起的话题让沐筱萝一愣,心情复杂地点头:“是的,都没了……就剩我一人了!”

    “听说你们家死了六十四人?”远山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死了那么多人,还是想起自己家人的惨死,才让他如此失态。

    沐筱萝伏在他背上,能看到他脖颈上细细的绒毛,她就心中一软,这还是个孩子啊,只要心地不坏,培养一下,也不是不能委以重任啊!

    “是的,比你们家多四倍……”沐筱萝说着心都是疼的,想起楚轻狂说的,如果你要报仇,我也不会阻止你……哼哼!她能报仇吗?如果要报,是杀了武二帝,还是武家所有的人呢?

    那可全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啊,她真的去报仇了,他真能不管不顾吗?

    “你有没有想过报仇?”哪壶不开提哪壶,远山的问题戳到了沐筱萝的痛处,让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沐筱萝还真的不知道怎么为沐家报仇,作为一个特警,虽然情况紧急时会做出一些不符合法律程序的事,但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遵纪守法的,现代的法制观念已经深入脑海。她无法想象自己去执行私刑,为了沐家的灭门去大开杀戒!

    更何况,武二帝后面做的这些事……为沐家平反,放逐罪魁祸首大皇子等等事都让她找不到再为沐家报仇的理由。

    古时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沐家被冤被平反只能算是政治事件的牺牲品,武二帝已经高姿态地做出了弥补,她再提报仇的事那才是真正的逆臣,天下人的公敌了!

    “我的仇人太强大……我暂时没有能力为他们报仇!”沐筱萝羞愧地回答,远山看不起她也没办法了,这是实话。别说她不能走,就算能走,以她现在的能力,能和武二帝抗衡吗?

    “我们的遭遇还真相似,我们的仇人也很强大,我和姐姐同样没能力报仇!”

    远山气狠狠地说:“想起来就憋气,真想霹雳堂给我造个威力极大的霹雳弹,将他们全部炸翻了才解恨!”

    清波在后面听见,就骂道:“又异想天开了不是,你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不好好练功,就想些歪门邪道!有霹雳弹怎么了?我估计你还没走到人家面前,就被人家乱箭射死了!”

    远山被训得耷拉下脑袋,不高兴地踢走一颗石头,抱怨道:“我想想都不行吗?霹雳堂现在造不出来,不代表以后也造不出来,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给我造个巨大的霹雳弹,到时你就知道我没有异想天开了!”

    沐筱萝想到了那晚的爆炸声,思想就转开了,那霹雳弹的威力到底怎么样呢?难道这个时代已经将火药用到了战争上了吗?

    想着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这样,怎么没听洪坤说过呢?她暗暗记在心中,决定回去了解一下霹雳弹和霹雳堂。

    呵呵,如果他们用的真是火药,沐筱萝决定给远山一个梦想成真的机会,送他一份大礼……一个能满足他愿望的巨大的霹雳弹!

    这礼物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很难,对于玩惯了枪支弹药的她根本不算什么难事,她甚至计划着怎么利用火药,来为蜀地造福,没准,她又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呢!

    沐筱萝想着,又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一切都会好的,她告诉自己!

    招兵买马

    戚泽给沐筱萝找了几个下人来,一看就是老老实实本分的人,沐筱萝满意中又有点失望,她其实更想要几个机灵点的,这样带出去办事也不用自己太操心。

    戚泽看出她的失望,抓抓头说:“容妹子,本来是想给你找个管事的,可是我看中的那人出了点事,所以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要不你就先用着这几个,回头我再给你找?”

    “出了什么事?”沐筱萝随口问道,戚泽看中的人应该不会错,能帮忙就尽量帮吧,现在人才能得,别放过了。

    “是这样,他叫袁鸣,原来是我家府上管事的,脑子很机灵,办事也很利索,就是脾气怪了点,四十岁都还没娶亲。我们回老家时,他看中了西街的一个寡妇,人家死活不嫁他,他就留了下来,说一定要娶这个寡妇为妻……你一说要找管事的,我就立刻想起他,谁知道刚才去他住处一看,才知道他闯了祸,被抓到了刑部大牢,再过几天就要处斩了!”

    戚泽叹息地摇摇头:“可惜了,这样一个能干的人,没想到那么糊涂,竟然为一个女人送了命!”

    “他闯了什么祸?严重吗?”沐筱萝好奇地问。

    “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就是碰到了不该碰人而已。”戚泽苦笑:“那寡妇叫顾美凤,原是一个工匠的女儿,长得倒有几分姿色。黄河发大水,和父亲逃难就来京城投奔亲戚,没想到她家亲戚早没了,她爹又染上了疾病,为了给她爹治病,就答应做荣家的冲喜新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命,那荣少爷这一冲喜,多活了几年,给她留了个女儿才死了。”

    荣少爷一死,他的家人就将顾美凤母女赶了出来,说她娘俩八字太硬,克夫克父,其实谁都知道那是为了霸占荣少爷留下的遗产。

    顾美凤带了女儿流落街头,还是一户人家看不过眼,将自己家没人住的老房子给她们栖身。顾美凤就靠给人浆洗缝补衣服为生,偶尔也会到大户人家帮佣。

    袁鸣也不知道怎么认识了她,对她情有独钟,愿意做免费的爹,照顾她娘俩,可是顾美凤就是一根筋地不愿意嫁给他。两人认识了好久也没进展,袁鸣也不气馁,一如既往地对她们娘俩好。

    前些日子,顾美凤去给人帮佣,袁鸣没事就去帮她带女儿妞妞。没想到才坐下不久,就见顾美凤披头散发地跑进来,衣服凌乱,脸上还有些抓痕。她顾不上说话,匆忙收了几件衣服就抱着妞妞要跑。

    袁鸣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就见一班人拿刀舞棒地冲了进来,原来是顾美凤帮佣的这家人,他们的老爷看中了顾美凤,想非礼她时被顾美凤砸伤了,这不就是来抓她报仇的。

    袁鸣一听这事气得脸色铁青,当然不肯让顾美凤被抓走,抄了家伙一连打翻了几个,有一个人命不好,当场就被他打死了。刚好京兆尹和郭荥阳在街上巡视,闻讯赶来,就把袁鸣抓走了。

    “这算正当防卫啊!”沐筱萝蹙眉:“为这个就让他偿命刑法也太重了!”

    戚泽苦笑:“按律他是罪不致死的,可是那家人不简单啊,是刑部侍郎的小舅子,他是铁了心要得到顾美凤,这才把袁鸣往死里整的!”

    这样一说,沐筱萝就懂了,若有所思地看看戚泽,失笑:“戚大哥是不是想救袁鸣啊!你直说就是了,和我绕这么大圈子干嘛!”

    戚泽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容妹子,我也是怕你为难,毕竟你才嫁给四皇子,就让你开口求他……很不好啊!我不是没有原则的人,只是一来觉得袁鸣这样死了很可惜,二来他的确是个人才啊,当年在我们家和我关系也很好,不忍心看他落个这样的下场,才想让你救救他……”

    戚泽生舕uo弩懵懿煌猓奔辈钩淞艘痪洌骸八懒斯思夷概兰埔裁缓萌兆庸菝茫憔偷卑锼悄概桑∥椅柿耍嗣婪镌敢飧闳ナ竦啬兀∷チ耍惨欢ɑ岣阕叩模 

    沐筱萝失笑:“戚大哥,你都帮我考虑好了,我怎么能不帮这个忙呢,放心吧,回去我和殿下说一声,让他插手一下就是了!”

    这在现代算妨碍司法公正了,可沐筱萝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能利用职权夺人性命,她也可以用关系救人一命啊!这个时代的规则,她已经慢慢学会了,强者为大!

    戚泽找来的五个下人,有两个是小姑娘,才十三、四岁,一个叫巧莲,一个叫半芹。

    巧莲生得浓眉大眼,看上去很机灵的样子。

    半芹则一副懦弱的样子,低了头站在众人身后,想看沐筱萝又不敢看,躲躲闪闪的。

    沐筱萝看见她脸上有块胎记,知道她是自卑,心下有点可怜她,就两个都留了下来。

    其他三个,一个是近五十岁的老头,姓吕,这是按沐筱萝的要求找来的种田好手。

    沐筱萝觉得蜀地土地肥沃,不大力发展农业对不起这块土地啊,所以高薪也要聘请一个专家带去,免得到蜀地人生地不熟,还误了春耕。

    另外一个叫葛安,也是四十多岁的壮汉,他原来是镖局的趟子手,伤了左腿就退了下来,一直给人家看门护院。戚泽给他开了三倍的月俸,并承诺将他娘也一起带去蜀地,他就动心了,回家和娘一说,他娘也愿意去,他就跟戚泽来报道。

    看见沐筱萝,也不怯场,大大方方地笑:“三小姐,我是无所谓,只要到地给我娘一个好的栖身之所,你就算不给我月俸,我也会为你卖命的!”

    事后沐筱萝才知道葛安的娘眼睛有问题,他给人做护院家里就只有老娘一个,住的地方又差,常让他娘磕磕碰碰的没少受伤,葛安是个孝子,看他娘这样哪有不心疼的道理,所以想方设法都是想让娘住好房子。

    沐筱萝一听他这么孝顺,就更满意了,有家室的人总比没家室的人值得信任,因为他做事时想的是家人,而不是单身一人,随时都能提起脚走人。

    最后一个从进来就一直低着头,穿的衣服也有点破烂,沐筱萝只能看出他是个男人,却看不出他长的什么样。

    戚泽介绍到他时,他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沐筱萝磕头说:“三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拿了你的银子跑了……我错了……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我以后会卖力干活,把欠你的银子赔上!”

    沐筱萝有些愕然,听声音有些耳熟,就让他抬起头来,那人认命地抬起头,沐筱萝才认出他是张清,那个春香带回来的小木匠张清!

    一时,沐筱萝百感交集,人生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吗?原以为今生都不会再见的人,没想到就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你……”她都不知道从何问起了,背叛都已经被她淡忘,此时再提也没什么意思,她难道还能和一个如此卑贱的人计较吗?

    “春香呢?你知道她在哪吗?”沐筱萝这样问只是想知道她有什么结局,并没有想杀了她之等深刻的仇恨。她不是大度,而是真的没把春香的背叛放在心上,没有春香也会有别人,她们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工具而已,她该恨的是操纵她们的人,而不是这些可怜虫!

    “小姐,我也不知道春香在哪里!那天你们两进宫后,我一直等也不见你们回来。第二天我上街去,听到你下毒被投进大牢的事,我一害怕,就偷了你的银子跑了!事后我悄悄回去看过,春香一直没回来!我到处打听你们的消息,听到沐家被抄斩的事后我就吓跑了……”

    张清掉下了泪:“这些日子我都是在外面流浪,前两天才回到京城,这不,正好遇到葛大哥,他说给我找个活儿,我就来了……没想到是小姐你……我……我对不起你啊!”

    葛安听完气急,骂道:“你怎么能偷钱啊!我还说你老老实实的,怎么也会做这种事,你真给我丢脸!三小姐,这样的人不要也罢,我帮你打出去……”

    他提拳要打张清,张清也不躲,哭道:“三小姐,我一时鬼迷心窍,做下对不起你的事,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改过自新,做活还你的钱……求你收下我吧!”

    路上保重

    张清痛哭流涕地忏悔,沐筱萝还没怎么,葛安就心软了,讪笑着说:“三小姐,这小子人倒不坏,可能真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我帮你看着他,要敢再手脚不干净,不用你动手,我帮你剁了他!”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