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向兰似乎觉得这个生意很好玩,脸上现出了很久不见的小儿女姿态:“你猜?”

    沐筱萝郁闷,世上千千万万人,她怎么猜得到六道接的生意是杀谁啊?

    “猜不到,你饶了我吧,我是病人,想问题很费脑子的!”沐筱萝有点装可怜地冲向兰耍无赖。

    向兰做杀手做惯了,心狠手辣,早就忘了还有无赖这样的事,被沐筱萝水灵灵的大眼一看,就触动了心底软软的地方,想着答应了师父要好好照顾她,怎么弄得像是自己在欺负她一样,顿时就失去了坚持,老老实实的交待:“这个生意值一千两白银,雇主指名要杀你!”

    “杀我?”沐筱萝呆住了,续而觉得好笑,反手指了自己的鼻子:“我才值一千两白银?”

    意外邂逅

    向兰也是妙人,不再问沐筱萝接不接单子,反问道:“那总管你自己说你值多少?”

    沐筱萝耸了耸肩,说:“这个雇主不识货啊!一千两白银就要买我的头,太廉价了!你让接单子的回她,少了十万两黄金免谈,这还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打个五折,否则依本小姐的价值,二十万两黄金也不算多!”

    向兰咂舌:“天价啊!估计她拿不出来!总管,你不想问问是谁雇我们杀你吗?”

    沐筱萝又眯了眼,懒洋洋地说:“想杀我的人是三王妃贺冬卉,对吧!”

    向兰惊到了:“你怎么知道?”

    沐筱萝不屑地撇撇嘴,冷笑道:“这太简单了,说出来一文不值!我只是为这女人的自以为是可笑,我还没想找她算账,她竟然就买凶来杀我了!真是沉不住气!”

    “总管,你和她是怎么回事?”向兰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沐筱萝一笑,就将自己被打后,贺冬卉以为她要死了得意洋洋说的那番话全告诉了向兰,最后笑道:“她以为我要死了,才敢把自己做的坏事说出来,没想到我不但活着,还重新让武铭元‘喜欢’上了……昨天又知道我全清楚她做的坏事,她就心虚了,估计怕我告诉武铭元,才想起杀我灭口啊!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竟然找到你们……哈哈,所以我才说她沉不住气!我要说早说了,还等她灭口啊!”

    “总管,你为什么不说呢?”向兰蹙眉:“如果是我,我早就灭了她!敢陷害我,就让她看看我是不是好欺负!”

    沐筱萝一笑:“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觉得对这样的女人杀了她太便宜她,我喜欢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慢慢来才好玩!你看她一天提心吊胆的,不是很好玩吗?呵呵!”

    向兰同情地说:“是很好玩,人家都找杀手杀你了,你还好玩!要不是自己人接了单子,我看你就去坟墓里玩去吧!”

    沐筱萝哈哈笑起来,半天才说:“我总结了一下,我就是命大,几次看着要死了都死不掉,估计老天还不想收我,还要让我祸害一下人间啊!哈哈!”

    向兰无语,默了一会等她笑完才问:“你就打算这样放过她吗?不怕她对你越来越过分!”

    沐筱萝皱了皱眉,说:“她说她怀孕了!如果没有孩子,我倒可以捉弄她一下,这有孩子……额,你别说我妇人之仁,我无法对一个孕妇下手,孩子怎么说都是无辜的……算了算了,这次就让她去吧,下次再说!”

    向兰摇摇头,再次无语。身为一个杀手教的总管,她们这个新总管竟然如此善良,这对她们来说是福还是祸呢?余江把总管位置传给她,有没有看错人呢?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顾擎穿戴好要出门了,还是没看到楚轻狂回来,心下有些焦急,隐隐觉得今晚有重要的事要发生。

    心腹副将江浩已经将轿子准备好,进来请示:“殿下,该出门了!”

    顾擎蹙眉问道:“楚公子还没消息吗?”

    江浩禀道:“没消息,花君子那边也差人去问了,他说从昨晚就没见到楚公子!”

    “他会去哪呢?”顾擎边想边问道:“亦巧那边怎么说?”

    江浩垂眼说:“昨天三皇子在亦巧姑娘那留宿,今早才走,听那边的下人说,亦巧姑娘还没起床呢!”

    “哦……”顾擎蹙紧了眉,亦巧到底要做什么?让他把沐筱萝引到揽月楼,自己却还在睡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他倒不担心亦巧,而是担心这样把沐筱萝引去,万一发生了意外,他怎么向楚轻狂交待啊!

    要是楚轻狂在,还可以商量一下,可是从昨天就没见他的影子,让他找谁商量啊!楚云安又盯得紧,不按照亦巧的吩咐做事,楚云安这关就无法过,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先去揽月楼再说。

    轿子到了揽月楼,许老板迎了出来,笑道:“四殿下来晚了,三小姐已经先到了,正在楼上等你呢!我给你们安排了一间靠江面的房间,又可以赏月,还能看江上的画舫,三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谢谢!”顾擎淡淡笑了笑,将斗篷交给江浩,跟着许老板上了楼。

    这揽月楼顾擎很少来,因为它不但是酒楼,也是青楼,只是挂了一个风雅的名字用来为那些又爱风流又要面子的恩客遮羞而已。

    酒楼临江而建,下面大厅,上面一间一间的包房都是套间,外面酒桌,里面鸳鸯床帐,干些什么勾当就各自知道了。

    顾擎才听亦巧说让把沐筱萝引到这里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倒不是怕自己的名誉受损,反正一个皇子来这样的地方也很正常。

    他担心的是沐筱萝会怎么看他,楚轻狂知道了又会怎么想!自己虽然正大光明地只是请沐筱萝吃饭,落到有心人眼中岂不成就了暧昧联想。

    他开始还担心沐筱萝不会来,或者会让改地方,没想到沐筱萝竟然答应了,这让他不知道沐筱萝是性格豪迈还是根本不知道揽月楼是做什么的!

    上了楼,被许老板带到了包间,走进去,看见沐筱萝已经在座,依在窗边看外面的画舫。只见她身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裙上绣有小朵的淡粉色梅花。黑亮的长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未施脂粉,肌肤晶莹如玉,美得动人。

    顾擎有些心情复杂地招呼道:“三小姐,让你久等了,真是羞愧!”

    沐筱萝一笑,抬手让一旁的丫鬟给他让座,边说:“也没等多久,四殿下不用客气!那天劳四殿下给解了围,今天这顿就由从容请吧!我已经点了菜,不知道殿下喜不喜欢……还行的话,我们便吃边聊吧!”

    “三小姐客气了!”顾擎打发了江浩外面侍候着,亲自给沐筱萝夹菜,向兰看两人都自理,也去外面候着。

    “四殿下喝酒吗?”沐筱萝不知道怎么开始,只好借此打开话题。

    武铭钰有些心不在焉,点了点头才意识到沐筱萝问了什么,赶紧摇头:“不了,我不能喝酒!”

    “那喝点茶吧!”沐筱萝给他倒了茶,看见茶色就说道:“四殿下的封地选好了吗?如果来得及,可以赶在春天采茶时过去,采了茶叶换个方法炒制一番,所得的茶叶会比这些茶可口。四殿下要感兴趣的话,回头我教你一个制作茶叶的方法,保证和传统方法炒制出来的茶叶完全不同!”

    “哦,三小姐懂得制茶?”武铭钰一笑,说:“楚公子也喜欢茶道,你为什么不教他呢?”

    沐筱萝被噎了一下,脸微微有些红了,她原本是打算教楚轻狂的,可是阴差阳错闹成这样,她还怎么和他合作啊!

    想了一下,自然地说:“我会教他的,我原本选了他做合作伙伴,如果他愿意,这伙伴关系还会继续!我要和四殿下谈的也是合作……四殿下,既然是合作,我觉得诚信是最根本的,如果彼此都不说实话,这合作也进行不下去,是吧?”

    “哦,三小姐这样说是对我的提议感兴趣了?”武铭钰微笑道:“三小姐想怎么合作呢?”

    “这就要看四殿下能给我多少自由了?”沐筱萝微笑道:“我嫁给四殿下为妃,不知道有些什么权力呢?”

    武铭钰皱了皱眉,语气有些冷了:“你想要什么权力?”

    沐筱萝淡淡一笑:“我可以做你的王妃,那只是表面上的,除此之外,我不会和你做夫妻该做的事!在你的封地上,你可以做你的逍遥王爷,我不会管你,也不要你的钱财,反之,你也不能用我夫君的名义干涉我……我想要的权力,就是我做什么,四殿下都不能用任何借口干涉!”

    武铭钰好奇地问:“你不要我的钱财,你怎么养活自己啊?”

    沐筱萝自信地说:“这个就是为什么我和你说制茶方法的事了!四殿下的封地一定有许多茶山,这些茶山一年的产量收入一查就知道了!我想让四殿下去了封地后全部交给我来管,一年下来我交给你原收入的二倍,剩下的不管多少就是我的收入,殿下对这样的合作有兴趣吗?”

    武铭钰挑了挑眉:“你怎么这么自信,你就知道一定有剩下的?如果你连交给我的二倍都无法办到,还怎么养活自己!”

    “这个,殿下就不用管了!反正你给我一年时间,要是我做不到,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是了!殿下不会连这点险都不敢冒吧?”沐筱萝揶揄道。

    “几个茶山算不了什么,即使你交不出来,我也损失得起!”

    武铭钰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淡淡地问道:“那么,三小姐是决定了,要嫁给我做王妃了?不再考虑一下吗?”

    沐筱萝蹙眉,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提议她嫁给他的是他,现在她动心了,他怎么就一副嫌弃的样子了,果然还是得不到的才是好的吗?

    转念一想,沐筱萝明白了,他和楚轻狂是好朋友,现在她弃楚轻狂选他,他一定将她当做趋炎附势的女人了。

    心中一时就五味俱全,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真的是这种人吗?除了武铭钰,她真的没其他选择了吗?

    沐筱萝没看武铭钰,陷在了反省中。

    她的确还有其他的选择……就是随洪坤离开京城,然后带向兰她们中途离开洪坤,找一个地方从头开始!只是这样一来,对六道的发展非常不利,所以她才下意识找了一条捷径,为自己和六道寻了一个避风港,能够快速地站起来。

    可是……她突然有些羞愧,她是无所谓了,那楚轻狂会怎么想呢?武铭钰又怎么想呢?

    一时就有些无法承受武铭钰的轻视,自己也看不起自己这种利用人还伤害了楚轻狂的行为,让两个好朋友因为她产生了间隙,这真的不是她的本意啊!

    沐筱萝当下就萌生了退意,羞愧地说:“对不起,我忘了你和楚公子是朋友,我不该害你做下背弃朋友的事!对不起……今日的事当我没说过!我们从此不提这事!”

    她双手端了茶,敬武铭钰:“四殿下,从容以茶代酒,给你陪不是了!”

    说完她一口喝了茶,放下茶盅就告辞:“四殿下,从容羞愧,先告退了,祝四殿下觅得一个品貌双全的王妃,再会……”

    她拿过拐杖,刚要走,就被武铭钰制止了:“三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提了合作的事,我们再谈谈!”

    武铭钰按她坐下,又给她添了茶,坐下有些焦虑地看了看窗外,圆月已经高悬中天,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江面,似给江面渡上了一层朦胧银色的雾光,衬着江上挂了红灯笼的画舫,很美……

    沐筱萝的目光随着他看向了江面,也被这美景迷住了,两人正看着,突然隔壁传来了一声巨响,似乎什么东西摔倒了。

    武铭钰蹙眉,正要出声叫江浩进来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门被推开了,江浩和沐筱萝的丫鬟站在了门口。

    江浩冲他眨了眨眼睛,武铭钰顿时明白隔壁的是楚轻狂和亦巧,他好奇的是他们在做什么呢?亦巧让他把沐筱萝引来究竟想做什么?

    想入非非

    楚轻狂并没看到向兰和江浩,因为他很早就来了,在隔壁睡觉呢!

    为了余江尸体的事他跑了一天一夜,已经做好计划打算今晚动手。可是接到了亦巧的报信,让他今晚来揽月楼,说关于他的毒,她有话和他说,还说今晚很关键,不来他会后悔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