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44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丫鬟闭着眼睛,似乎在打盹,沐筱萝越过她,看了看四周,已经没人了,房间里的檀香还浓浓的一股味道没散尽,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就见那丫鬟猛地睁开了眼睛,看见她醒了,高兴地叫道:“三小姐,你醒了?”

    “你是……”沐筱萝听着声音熟悉,是巧燕的,可是脸又不是,不禁疑惑地盯着她看。

    巧燕笑着凑过来,低声说:“我是巧燕啊,公子让我来照顾你!怕人认出,就将我装扮成这样!”

    “哦!”沐筱萝更疑惑,问道:“你们公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巧燕笑了笑说:“为了救你啊,你的伤口是公子清理包扎的,他还在这守了你一晚上呢,天亮怕人发现才走的!”

    沐筱萝头大了:“他怎么知道我受伤的?”

    “我们送你回来被他撞上,所以他就知道了!”一个丫鬟端了食盘进来,淡淡地接道。

    沐筱萝愕然地看看她,又是一个陌生的脸,有着向兰的声音。

    “外面看着去,我和三小姐说话!”向兰吩咐巧燕,巧燕就乖乖出去了。

    “武铭元到处搜查我们,你又受了重伤,在外面更危险,只好把你送了回来,”

    向兰扶起她,端了粥来喂她,边搅边说:“幸亏遇到了楚公子,否则我真怕你被武铭元带走!”

    “四皇子是怎么回事?”沐筱萝觉得有什么不对,疑惑地问道。

    “那个四皇子是楚公子假扮的!原来他和真正的四皇子是好朋友,他去求四皇子帮忙,四皇子就允许他假扮自己带兵过来帮你解围了!”

    向兰边喂她边说:“来,吃点粥,这是用血参熬的,很补血!楚公子一大早差人送过来,说对你的失血很有好处!”

    沐筱萝本来已经吃了两口,被她这样一说,有点咽不下去了,揉了揉额角,觉得头很痛,她根本不想接受他对她的好,为什么总是无法拒绝呢!

    “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她问道。

    “武铭元带走翠竹,又给你送了两个丫鬟,被洪坤拒绝了!我们是楚公子用四皇子的名义送来的,洪坤给面子,收下了!”

    向兰也不管她想什么,一个劲地将粥送到她唇边,沐筱萝被迫张嘴,一会就把粥喝完了。

    向兰这才满意地说:“这血参是补血圣品,产于北海之滨,玄冰之岛,要非常有机缘的人才能找到,一棵就值三千两白银啊,楚公子对你真是大方!”

    沐筱萝就怔住了,偏偏向兰还不满足地说:“他怕你知道是他送的,不肯吃,还交代我不准说,可是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他或者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我觉得,他对你是真心一片!”

    沐筱萝无言,呆呆地看着向兰收了盘子下去,心里乱成了一团。他对她好她无法否认,可是一想到他的好也对别人,她就无法接受!

    她真的没那么大方,和别的女人同享一个男人,所以他的好……她只能用别的方式报答了!

    这边沐筱萝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和楚轻狂的感情,那边贺冬卉收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就是三皇子武铭元,竟然进宫去向皇上讨要圣旨,让皇上降旨,将沐筱萝再次许配给他为妃。

    同时,四皇子武铭钰也紧随进宫,请皇上将沐筱萝指婚给他为妃。

    一时两个皇子为了争沐筱萝差点大打出手的传闻就流传开来,让贺冬卉听闻又气又急。气的是自己已经有身孕,对武铭元一向百般迁就,他竟然还对沐筱萝不能忘情!急的是沐筱萝要是真的被皇上再许配给武铭元,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是白费了吗?

    贺冬卉想了半天,终于做了决定,带上了连梅,抬了两顶轿子就往沐府而来。

    洪坤不在,戚泽也不好过多的阻拦,听贺冬卉说是自己的姐妹病了,来探病,想着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危险,就将她们放了进去。

    沐筱萝才睡醒,正运功疗伤,听到有人进来报,说贺王妃来看她,想也不想就说:“不见,我和她没什么交情!”

    正说着,贺冬卉已经踏进了门,闻言伤心地说:“妹妹,你可是怪我早些时候没来看你啊!姐姐对不起你啊,本来想早过来,无奈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才拖到今日……”

    连梅在旁边耀武扬威地补偿:“我们王妃身体不适是因为怀孕了!”

    沐筱萝就明白两人来做什么了,对向兰笑道:“兰儿,你还是快把三王妃让出去吧,屋里空气污浊,我怕三王妃呆久了孩子出了什么事又怪上我,我上次被打断腿已经害怕得不得了,这次孩子再掉了,三殿下不杀了我才怪!我还想活命呢!”

    向兰就板着脸说:“请王妃出去吧!我家小姐感染了风寒,别传染给王妃!”

    贺冬卉就犹豫了,上次孩子掉了身体很差,大夫让她暂时别要孩子,她为了得到武铭元的欢心就犟着又怀,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要是真感染了风寒怎么办?

    连梅一听,就拉着她往外走,边说:“王妃,我们外面站着也可以说,说完赶紧走吧!你要出了什么事,奴婢不好向王爷交待啊!”

    贺冬卉只好站到门口,对沐筱萝说:“筱萝,我是来接你回王府的!你跟我们回去吧!我知道你一直喜欢王爷,你只是生我的气,我给你陪不是了!只要你跟我回去,我愿意做侧妃,把王妃的位置让给你,你别和王爷赌气了,好不好?”

    沐筱萝哭笑不得,这两个活宝,还真是一对啊!都是那么自以为是,真以为她离不开武铭元吗?

    沐筱萝懒得和她们说,只是冲向兰说:“兰儿,我又困了,我先睡一下,晚上你给我熬八宝粥好不好?我馋那味道!”

    向兰蛮配合地说:“早上四皇子不是才给你送了吗?你还没吃够啊?”

    沐筱萝嘟了嘴说:“他家的厨子做的不好吃,还是你熬得好,多给我放点莲子啊,我吃了清心去火!”

    向兰无奈地说:“你这话别让四皇子听到,我可是听说他的厨子是皇上赏的御厨啊,御厨做的都不好吃,你嘴也太叼了!”

    “没办法,我刁蛮任性啊!”沐筱萝翻身躺下,边说:“我不会有孩子,那就吃尽美味算了,反正死了也带不走,是吧!我睡了啊,别吵我!四皇子来你让他外面侯着,等我睡醒了再说!”

    “哦,你比四皇子架子还大!”向兰抱怨着给她放下帘帐。

    沐筱萝打了个哈欠,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外面的两人听见:“男人就是贱,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本小姐后悔现在才知道这个道理,要早两年,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哎呀……会不会生孩子有什么大不了的,是母鸡都会生蛋,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要真喜欢你,不会生也会把你捧成宝!他要不喜欢你啊,给他生一窝又怎么了?把自己变成母猪,生得腰粗皮松,倒给他嫌弃你找到了借口……兰儿啊,学着点吧!”

    “是,小姐不吝传授经验,奴婢受教了!”

    向兰退出来,看见门口站着的贺冬卉听得脸色变了又变,而连梅则大张了嘴,一副难以想象的样子,她不禁好笑,三小姐这嘴也太毒了!

    “兰儿,守在门口啊!”沐筱萝突然又叫道。

    向兰轻声答道:“奴婢在呢,还有事吗?”

    沐筱萝就道:“久病人虚,我怕我做恶梦!你不知道,我早上还做了个梦,梦见我怀孕了,可是孩子在肚子中死了,突然跑出了一个人,就把我推到了水里,我的孩子就真死了!你说这梦是什么意思啊?”

    向兰看见贺冬卉一刹那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心下狐疑,不知道沐筱萝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就接道:“三小姐,你别胡思乱想了,病了就赶紧休息吧!奴婢在外面守着呢!”

    沐筱萝就笑道:“我也觉得我胡思乱想了,反正我不会有孩子,这梦一定不会成真……哎呀,不怕不怕!本小姐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不管什么报应都不会落到我头上的……睡啦睡啦!”

    屋里没声音了,静静的一片,向兰也不管贺冬卉还在,轻轻关了门,就坐在门廊上晒太阳。

    冬天的太阳暖暖的,照得人昏昏欲睡,她闭了眼,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走了……

    贺冬卉一路回去就沉默不已,脸色难看,让连梅以为她不舒服,一个劲地问:“王妃,是不是不舒服啊?要紧吗?要不要我去找大夫?”

    问多了,贺冬卉烦不胜烦,扔下一句:“我没事,别管我!”就走进房里把自己关在屋里。

    坐下,贺冬卉伸手去端水,伸出去才发现自己的手都是抖的,原来沐筱萝当时是醒着的!原来她知道是自己陷害她!

    以往贺冬卉不会害怕,可是现在她怕了,因为以前武铭元不喜欢沐筱萝,可是现在他对沐筱萝的‘兴趣’已经闹得众人都知道。要是沐筱萝真的被皇上重新许配给他为妃,她知道自己一定没好日子过了!

    沐筱萝的性格已经不像以前,又知道是自己害得她断了双腿,她不报复怎么可能!

    她今天说那些话就是威胁的意思,贺冬卉恐惧地想,要是她告诉武铭元,武铭元一定饶不了她!

    怎么办呢?她在屋里走来走去,一时没了主意,想着又懊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让人把她打死,这样一了百了也没有现在的烦恼了!

    打死?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眼里就射出两道阴冷的视线,横竖都是冒险,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找人杀了沐筱萝算了。

    这样一想,就开门让连梅去找马向来。

    马向匆匆赶来,一见她就笑道:“王妃表妹,你性子也真急,刚回府就被你叫来了,有什么事吗?赶紧说了还要陪殿下出去呢!”

    “殿下又要去哪?”贺冬卉多嘴问了一句,本是无心的,马向就冲她使眼色,她会意,就让连梅出去看着门。

    “殿下今天为了沐筱萝的事被皇上骂了一顿,心情不好,要出去喝酒呢!”

    马向悄声道:“殿下又看上了醉花楼的亦巧姑娘,这两日没事就往那跑,你小心点啊!”

    “什么?”贺冬卉吃惊地睁大眼,半响反应过来气急:“他过两日就要被册封为太子,还跑去***他也不怕吏官的笔伐啊!”

    “你小声点啊,被殿下听见我会挨打的!殿下不让说呢!”马向急道:“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殿下还等着我呢!”

    “表哥,是这样……”贺冬卉附在他耳朵上悄悄说了想杀沐筱萝的事,当然没说主要原因,只是说:“殿下这般迷恋她,要是把她再娶进来,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吗?所以,与其让她进来欺负我,还不如我早做防备!我听说六道杀手的教主是殿下的师父,你经常跟着他,肯定也认识一些杀手,帮我找个人,杀了沐筱萝,好吗?”

    马向苦笑:“人是认识,可是要是让殿下知道是我们指使人杀沐筱萝,殿下会饶了我们吗?”

    贺冬卉白了他一眼,说:“你不会做得隐蔽点啊?多给他些钱,让他保密!那么多杀手,谁会知道是我们指使的!”

    马向想想也是,就一口答应:“行,我先去帮你问问价钱,你准备银子吧!”

    “嗯,越快越好啊!”贺冬卉这才放心,可是看见马向走了,想到他们是去做什么心情又低落了,这一个个情敌,何时是个头啊!等武铭元做了太子,以后是皇上,那妃子只会越来越多,她争宠争的过来吗?

    一时有些迷茫,想起沐筱萝的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情绪就更低落了,自己辛辛苦苦的讨好着武铭元,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为了让他坐上太子之位,娶更多的妃子来无视自己吗?

    想想,上次他和自己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他在她房里留宿又是什么时候……似乎都遥远得无法记起了……

    沐筱萝朦朦胧胧地睡着,隐约觉得有人在抚摸自己的头,她一惊,醒了过来,看见床头坐着四皇子,愕然地脸顿时红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