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我为什么没杀他?你知道吗?”楚轻狂问顾擎,实则也是问自己。

    顾擎明白了,苦涩地摇头:“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

    “呵呵……嘿嘿……哈哈!”楚轻狂放肆地笑了起来,问顾擎:“我很傻,是吗?他根本不知道有我这样的兄弟,可是……那一刻,我真的下不了手杀他!”

    兄弟相残……顾擎默然,楚轻狂连他被人伤害都不允许,他那么重情重义,怎么下得了手杀自己的兄弟呢!

    “师兄,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回去了吗?我是武家的人,尽管他们没人承认我,可我血液里流着武家的血!我想为我娘报仇,可是我想用我自己的方法去报仇!我不想沦为义父的工具,帮别人来杀自己的兄弟,夺我武家的江山……”

    他抓住顾擎的手,嘶声道:“以前我觉得欠他的,现在我不这样看了!这么多年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我觉得也够报答他了!他肯放过我,我就放手不管,任他们去争个你死我活!他要不肯放手,大不了我还他这条命而已!所以,我不会回去,我只想带着容儿远走高飞,即使死在他方,我也不要去杀我的兄弟!毁我武家江山!”

    顾擎咬了咬牙,问道:“你现在才说这话,不嫌晚了吗?你都给他做了那么多事……现在没有你,他也能成大事,到时,你还是武家的罪人……”

    “从前年少无知,就被一腔仇恨蒙蔽了眼!我以为我无心,世间万物都可以不放在眼中!我只想着毁了武家的江山,毁了他,看他没了自傲的皇位还能嚣张到哪……我觉得这样可以祭奠我娘的冤魂……可是,我错了!”

    楚轻狂眼睛清明,已经完全荡去最后的醉意,看着顾擎微笑:“那一剑让我看清了自己!……我不够狠毒!武铭元我都下不了手,那一天真的到来,你让我用什么心去杀武铭正,楚玉还有那些年幼的弟弟妹妹……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我是谁,可是我这样做,和当年追杀我的贺皇后有什么区别?我用什么心去告慰我娘在天之灵,她那么善良……临死都不肯恨那人的她,会高兴我用这样的方式为她报仇吗?”

    “小九!”顾擎觉得现在自己才是真正懂楚轻狂了,一直以为他随心所欲,原来只是将痛苦掩藏在无所谓的笑容下面!他背负的原来比他想象的沉重!

    一边是师恩,一边是道义,什么最大,他心里比任何人都分得清!

    “别再劝我!你好好做你的四皇子吧!我不会和你们为敌的!我置身事外,就算对大家的报答吧!”

    楚轻狂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站了起来,顾擎一把抓住他,低声叫道:“还没说完呢,再留一下!”

    “你还想说什么?”楚轻狂又恢复了平日的洒脱不羁,笑道:“别是舍不得我,我保证会再来看你的!”

    顾擎瞪了他一眼,说:“你今日和我交了底,那我也和你交个底吧!只是,你不觉得你还有一件事没坦白告诉我吗?”

    “什么事啊?我的事就没瞒过你,你知道的比容儿还多,你还想知道什么?”楚轻狂调笑道。

    “师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你走的,他有没有给你吃过什么?”顾擎盯着他突然问道。

    楚轻狂怔了怔,蹙眉:“为什么这么问?”

    “你只要回答有没有?别管为什么!”顾擎不耐烦地催促道:“快说!”

    楚轻狂苦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一直没异状,我就没往那方面想,你怀疑什么?”

    “真吃了?”顾擎又抓过他的手,把了半天脉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详细问了经过。

    楚轻狂也没瞒他,将那天的情况全部告诉了顾擎,顾擎听得脸色都白了,闷闷地看了楚轻狂一眼,气急:“你明明知道不对,怎么不早吐出药丸啊,还撑到地宫外……”

    “地宫里面有很多暗道,要是义父知道我怀疑他,你觉得我还能走出暗道吗?”

    楚轻狂一笑:“他给我药只是试探我,如果我不吃药,估计我还没走出暗道,容儿就没命了……我不能拿容儿的命去赌!”

    “你这笨蛋!”顾擎只能骂这么一声,手足无措地看着楚轻狂,眉毛拧成了川字:“根本不知道你中的什么毒,怎么弄解药啊!”

    楚轻狂笑了:“原来你担心这个啊!这个不需要担心,我还有用,义父不会让我死的,等毒发他会找我的,到时不就知道了?”

    顾擎冷笑:“知道是知道了,那你准备怎么办?为了解药求他,重新听命于他?估计这才是他要等的结果吧!”

    楚轻狂笑道:“你别这样小看我!我既然决定出来,就不会回去求他!他养我一场,不会不知道我的性格!所以我觉得他给我下的毒药一定是慢性的,而且不是致死的,他要看看我受得了几次折磨,慢慢磨掉我的棱角……乖乖听他的话,这才是他要的效果!”

    顾擎这才释然,暗笑自己关心则乱,竟然忘了这一点。可是到底是什么毒呢?楚轻狂要是发作起来,能不能受得了啊?

    他的眉还是无法展开,陷入了沉思中,楚轻狂眉毛一挑,逼问道:“师兄,该你说了吧,他给你下了什么毒?”

    今天俺也不要月票了,看着离10名差的好远,俺就老老实实地不要了,和亲们商量下哈,这月就算了,下月一开始就把月票投给风啊,算是俺和大家预约了!o(n_n)o谢谢大家配合啊!

    她会更恨我(加更!!!)

    “师兄,该你说了吧,他给你下了什么毒?”

    楚轻狂的话让顾擎一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偏偏楚轻狂还不给他时间想借口,逼着问道:“你的病其实不是病,而是中毒对不对?”

    顾擎失声叫道:“你怎么知道的?”

    楚轻狂脸色就有些变了,蹙眉说:“真的被我猜中了?”

    顾擎看着他苦笑:“原来你是猜的!我还以为你真的知道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那天要不是四师叔拿药给我时神情不对,我真的不会往这方面想,更不会猜你是中了毒!我还说等有机会找你问问到底是不是中毒,原来是真的!”

    楚轻狂失望的声音都变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一直将他当做父亲师父一样尊重,他怎么可以这样毫无人性!只是为了利用我们……”

    顾擎笑了笑,说:“你别想不通了,他收养我们为的就是要让我们报答,这只不过是控制我们的一种手段而已,我都看开了,你慢慢就习惯了!”

    “我不会习惯!”楚轻狂摇头,悲哀地说:“他不给我下毒,或许我还会对他死心塌地,毕竟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他收留了我!可是他这样……我对他的情义就全没了,我不再欠他了!师兄,你也不欠他,我们一起走吧!对了,你中的是什么毒?怎么会把你的身体弄得这样差?”

    顾擎想了想,决定还是对他说实话:“你听过‘忘情’这种毒药吗?”

    楚轻狂摇摇头,一脸的茫然。

    顾擎放下心,笑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我也是看了很多医书,才了解到世间竟然有这样一种毒药。吃了它,能让我对女人都不感兴趣,义父就不用担心我会有子嗣,从而为自己打算……”

    “就这样?”楚轻狂不相信地挑起眉:“那你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顾擎苦笑:“我还没说完呢!这种药据说是沙漠里的一种虫子所制,又叫子露风疸。听说沙漠中气候变化无常,早晚温差极大,日间酷热,夜间冷砭骨,这种虫子生长于此,两相交侵,就形成了独特的毒素。这种毒进到人体,就会钻入骨髓,没有解药的话,每十日“子”、“午”二个时辰各会发作一次,其痛砭骨,很难忍受,往往受不了会把自己全身抓烂,严重的还会咬舌而死……”

    楚轻狂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顾擎,声音颤抖地问道:“你……发作过吗?”

    顾擎沉默了一会,才淡淡地说道:“我曾经也和你一样的想法,他不给我下毒,我还会对他死心塌地,他下了毒,我就要反他……可是,我没有死的勇气,最终我还是……妥协了!”

    楚轻狂看他身子颤抖,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那种不堪忍受的痛苦,心也跟着抖了,伸手紧紧地抱了抱他,说:“你没错,是他太过分了!谁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呢?”

    顾擎嗅到他身上温暖的味道,虽然还带了宿醉的酒气,却是令人放心的霸道。他鼻子一酸,强忍着那种起伏的冲动,推开他说:“别给我找借口!三小姐都能在酷刑之下撑过来,我一个大男人还不如她……呵呵,我觉得我了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她了!她是有过人之处!”

    提起沐筱萝,楚轻狂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只是一闪就过了,抓了顾擎的手说:“别岔开话题,这毒有解药吗?”

    顾擎笑了笑说:“义父的药是解药,也是毒药,能解我身上的毒,同时也把新的毒种到我身上!我曾经私自留下了一颗药,想分开解药和毒药,可是没成功!”

    “那他就没有只是解药的药?”楚轻狂蹙眉:“地宫里据说有密室,解药会不会放在里面?”

    顾擎脸色就变了,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你别打地宫的主意,就算里面有解药我也不允许你去冒险!地宫里有很多杀人的机关,而且惊动他,我们两受的处罚绝对生不如死!我还不想死,你别给我胡闹去!”

    “那你就甘心这样被他利用?”楚轻狂不满地抱怨。

    顾擎淡淡一笑,说:“四皇子不是要去封地了吗?这次出去不管去哪里,他都要一次给我很多解药,有这些时间,我何愁不能弄到真正的解药呢!还有,你也中了毒,在没弄清你中了什么毒之前,我们都不能打草惊蛇!你不觉得这次出去是我们完全摆脱他的机会吗,我们同心,一起反了吧!”

    楚轻狂和他心灵相通,一点就明白了,微笑道:“你去淮南称王也不错啊!你在明,我在暗,我们一起努力,囤积力量后就不用再怕他,我们逍遥地在淮南过神仙日子算了!”

    顾擎冷笑道:“你想得美,就算他肯放过我们,我们强大了,你以为武铭元会放过我们吗?”

    楚轻狂就危险地眯了眼,冷冷地说:“我不做,不代表我不能!他顾念兄弟之情,我就无所谓他做不做皇上!他如果不顾兄弟之情,那这皇上……取而代之我也没什么愧疚之心!”

    顾擎就笑了,点头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你死脑子一让再让呢!”

    “我没那么大方!”楚轻狂打着哈欠站起来:“他要取我性命了,难道还要我让他吗?他最好祈祷别再撞到我手上,否则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见他要走,顾擎叫道:“你去哪?”

    楚轻狂回头邪魅地一笑:“自有去处!别让你为难……想找我时,和墨鱼说一声,他知道我在哪的!”

    “嗯,对了,你小心啊!昨天武铭元大肆搜索你,还有许多六道的杀手也在找你……他们有些奇怪,一些明显是在找你,另外一些分不清是敌是友,总之你小心就是了!”

    顾擎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说了:“那个……今天你睡得一塌糊涂,出门我就没和你说,其实我今天是去见了沐筱萝,我还带她去大佛寺赏了梅,路上我向她求婚了!”

    楚轻狂就站住了脚步,慢慢转过头来,苦涩地问道:“她怎么说?”

    顾擎失笑:“你怎么不问她有没有答应啊?”

    楚轻狂抿了抿唇,说:“她虽然拒绝了我,可是她也不会轻易答应嫁给别人的,这一点,我还有自信!”

    “那可未必!”顾擎得意地说:“我告诉她,跟我走是她最好的选择,她不需要为我生孩子,她不管我,我也不会管她,她有绝对的自由和权力,你觉得这样的条件她会不动心吗?即摆脱了武铭元的纠缠,又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在诱-惑她离开我吗?”楚轻狂叹息:“比起自由,我的确不算什么,顾擎,你很清楚她的软肋在哪里!”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