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第6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武二帝愕然:“沐筱萝被打断了腿?朕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久病劳烦,自然不会有人用这些事来烦扰他,何况在某些人眼中,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不禀告也很正常。

    洪坤毕竟是边关来的,对这些是是非非也是一知半解,反正沐筱萝被打断腿被休都是事实,讲起来也理直气壮,根本不会注意其中微小不符的细节。

    “皇上日理万机,这些儿女琐事不知道也无可厚非!臣给沐筱萝选夫婿也是这样考虑,她和三王妃水火不相容,三王妃就算大人有大量,天天看着她保不定会想起失子的痛,再在一起恐再生事端。沐家仅有此血脉,臣和立德兄弟一场,不忍他灵下有知,看女儿再受苦,所以臣斗胆为容儿另觅夫婿,以断了和三殿下之孽缘啊!”

    洪坤给武二帝深深施了个礼,说:“陛下,女人之间的争斗丝毫不比权力之争逊色,陛下之母当年也受过其害,该了解其中利害。容儿一孤女,又断了腿,天可怜见怎么会是三殿下府上那些妻室们的对手啊!就算三殿下有心袒护,又能顾及多少呢!倒成了三殿下的累赘,阻碍了他的前程,得不偿失啊!望陛下怜沐家为武氏鞠躬尽瘁,又死得如此冤枉,给沐筱萝一条生路吧!”

    洪坤深深地一鞠到底,久久没直起腰,武二帝的脸色变了又变,锐利如锥的眼神钉在他的头顶,久久才收敛了那份严厉,若有所思地开口:“既然爱卿为她考虑的如此周到,朕再强迫就不尽人意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朕也不操这个心了!爱卿愿为沐筱萝选谁做夫婿,就由爱卿做主吧!朕不再过问此事!”

    “臣代义女沐筱萝谢陛下恩典,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沐筱萝翻看着四皇子送她的医书,赫然发现这医书的确是宝啊,上面记载了许多针灸的疗法,简明精要,让她只看了几页就如获至宝地不舍放下了。

    以前就看过针灸的医书,可是有些艰涩难懂,又不是很全,这医书系统地讲解了针灸的用针,各穴位的要点。甚至还有一套大胆的易筋通天的针法,上书可以打通全身经脉,脱胎换骨,获得内力提升,只是方法很冒险,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

    沐筱萝最动心的就是这套针法,她给自己针灸了好些日子,可是都无法取得太大的进展,已经有些绝望了,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和拐杖为伍了,猛然看到这套针法,又让她看到了希望。

    迫不及待想试试,可是周围是向兰,翠竹两个狗皮膏药随时贴着,她又不想让她们知道她会武功,只好按下了躁动的心,等一切告个段落再说。

    自洪坤给她招夫婿的事传开后,沐府就没有宁静的时候了。沐筱萝不知道这时代怎么了,一个残疾的弃妇还如此受欢迎,一群走了,又换了一群,络绎不绝的样子让她只能感叹自己找的这个义父太有震撼力了。

    据戚泽说,五皇子楚玉来了两次,一次被洪坤毫不客气地拒绝了,第二次直接见都不见。弄得这位皇后娘娘的宠儿郁闷不堪,拼命对戚泽解释自己带亦巧去绝对没什么意思,他不是喜欢寻花问柳的人,他就只喜欢沐筱萝,让戚泽替他向沐筱萝解释一下,让沐筱萝见见他。

    对此,沐筱萝一笑了之,只让戚泽转告他,别来了,他们无缘,她不会喜欢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她没时间等他长大!

    楚玉被她的话打击到了,闭门反思,谁也不见。除了戚泽,谁也不知道他竟然是因为失恋才变得如此消沉……

    四皇子还没上门,楚轻狂光明正大的来了,来得有些不巧,洪坤没在,戚泽直接将他带到了书房,然后来接沐筱萝。

    向兰照旧被拦在了门口,她也习惯了,问都不问就像柱子一样杵在门前。

    沐筱萝并不知道来的是楚轻狂,还真以为是洪坤找自己,推门进去没看见洪坤,感觉异样,还没转身,就被人抱住了。

    “容儿……”

    低哑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响,那长长的手臂抱着自己,温暖熟悉的气息就包围了她。

    沐筱萝心中一暖,放松地依在他怀中,轻声说:“外面有个高手,你小心点!”

    “嗯,戚大哥告诉我了!”楚轻狂弯腰抱起她,就从敞开的窗子掠了出去,紧跑几步,就闪到了沐家另一个院子。

    沐筱萝失笑,才想问他怎么收买了戚泽,竟然如此熟悉沐府,还没开口,就感觉楚轻狂停了下来。

    “容儿……”

    沐筱萝还没有看清屋子结构,就被他覆下来的唇吻住了,霸道的两片火热柔软的唇印上她的唇,狠狠地吸吮着,如狂风暴雨掠境,顷刻间就夺走了她的呼吸。

    他的舌撬开了她的贝齿,一遇到她的就和她热烈地纠缠在一起,一股无以言喻的感觉令沐筱萝的血液一瞬间狂涌窜动,觉得热情已经将唇烤的炙热,像要沸腾的熔浆,带来一**的震撼和甜美……

    手不自觉就环住了他的颈,等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瞬间坚硬才猛然醒悟自己做了什么事!

    是小别,还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习惯了他的拥抱和亲吻,她为自己竟然没想到拒绝而惊骇……

    楚轻狂却没给她想明白的时间,抱紧她更猛烈地加深这个吻,直吻到两人都无法呼吸,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她的唇。

    沐筱萝失笑,看那双在自己头顶亮如星辰的眼睛,稍平复了呼吸,就不由自主地举手,想将他垂在眉毛上的一缕发丝挑开,嘴上轻声嗔怪道:“又不是最后一次见面,何必弄得……如此狼狈!”

    他的呼吸声粗犷,胸膛起伏不断,她可以听到他加快的心跳声……

    什么都可以做假,她无法想象的是这人一身高强的武功,如果不是对她真有感情,为什么将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呢!

    “我想你!”楚轻狂抓住她的手,送到自己唇边亲吻了一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想时时刻刻将你带在身边,一转眼就能看到你!……我无法想象这两天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沐筱萝的脸顿时血红了,情话也听过,从来没听过这样肉麻的,偏偏楚轻狂还说的如此坦然,让她连怀疑他诚信的机会都没有!

    “我想你……容儿……容儿!”

    他将她揉进怀中,俊脸摩挲着她的发,她的耳,深情地念着她的名字,似乎要通过这样的呼唤,将她的名字也融进血液,骨髓,牢牢地刻在自己的身体里。

    沐筱萝煞风景地想得却是,还好楚轻狂有自知之明,要是他们还在书房,凭他弄出来的动静,向兰不怀疑都不可能……

    月票求月票!亲们有月票别藏着大方投给我啊!看俺家狂公子的份上,看俺这么勤奋的份上……俺现在排月票榜十二,离十一还差四十八票,你们每个投我一票,多好啊……\\(o)\/~俺去做梦去,月票都飞来,哈哈!

    这样一个男人

    “你是来向我义父说亲的吗?”

    稍稍喘过气来,沐筱萝首先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半开玩笑半询问:“人家来说亲带了媒婆聘礼,你带了什么?”

    楚轻狂捏了捏她的鼻子,低笑道:“我只带了我自己!除了身上这一身,什么都没带了,你愿意嫁给我吗?”

    沐筱萝挑眉,拉开了一点和他的距离,认真地打量他,歪了头说:“长得还不错,可是要让我嫁给你,只有这一点优点是不行的!楚公子,你还有什么优点呢?”

    楚轻狂抱着她坐下,将她转过来认看着她认真地说:“我没钱,楚记所有的铺子钱财都是义父的,你知道我不听话不娶水佩让义父很生气,义父一生气后果就很严重,我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嫁给我,你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了,我无法再给你锦衣玉食,也无法送你珠宝首饰,这样的我,你愿意嫁吗?”

    沐筱萝偏着头,假装蹙起眉头,问道:“那娶了水佩你还是楚家的少主,不会惹你义父生气,锦衣玉食,荣华富贵都在手,为什么你要放弃这样的生活,去选择过一无所有的生活呢?”

    楚轻狂眼里带了笑意,手轻轻摸过她的脸,认真地说:“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我觉得有了她,就算每天粗茶淡饭,我也会甘之如饴;没有她,就算锦衣玉食也味同嚼蜡!”

    “她有那么好吗?”沐筱萝苦笑:“据说她无才无德,还善妒,不准自己的相公娶妾,还可能一辈子不会生孩子……最最重要的是,她还断了腿,是别人的累赘!……这样的女人,你娶了何用呢?”

    “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自己?你不是谁的累赘!你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楚轻狂叹息着头抵到她额上:“你不是无才无德,你只是将光华隐藏起来,留给珍惜你的人去发现……你的妒忌也不过分,要是换我,你要敢爱上别人,我不会推他下水……我会杀了他!嘿嘿,所以你的妒忌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你不会生孩子……虽然有点遗憾,因为我很想看看你我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你小时候我没机会见到你,生个女孩应该会像你小时候吧?倔强中有点小小的可爱……”

    沐筱萝汗,谁说男人没想象力,这想象力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不能看到会有点遗憾,可是根本不会影响什么!不能生,那我们就不要孩子……你做我的孩子,我一辈子宠你就行!”

    楚轻狂又捏了捏她的鼻子,叹道:“至于腿……你我都清楚这根本不是什么累赘,你什么都可以自己做,有时我怀疑如果没有这对拐杖,你会走得很远很远……远得我都无法追到!让我常常有这样的错觉,如果不是你落难的时候遇到你的是我,你根本不会在我的世界停留,不会给我如此靠近的机会!”

    你如果真是累赘,也是我求之不得的累赘……

    楚轻狂一番话说得沐筱萝心中一酸,强笑道:“你这求婚词很特别,毕竟是楚公子啊,说的就是比一般人好!”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愿意做我的妻,不管贫穷富贵,对我不离不弃?”楚轻狂执了她的手,紧盯着她的眼固执地问道。

    沐筱萝脸红透了,就算在前世,怀了徐正的孩子,徐正也没和她正式求过婚,算起来楚轻狂是第一个和她求婚的人!

    “愿意吗?”

    院子里有响动,楚轻狂有些急切地问道,沐筱萝也慌张起来,要是被洪坤看见她和楚轻狂躲在这暧昧的样子,她无地自容了。

    匆匆点头,有些认命了:“我愿意!”

    “容儿……我真高兴你答应嫁给我了!”楚轻狂迅速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洪坤将你嫁给我的!你等着我来娶你吧!”

    “嗯!”沐筱萝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心理感慨万分啊!就这样将自己的下半生交出去了吗?从此这人就是她最亲密的人,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吗?

    “娘子,我先送你回去吧!”楚轻狂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你稍等一下,我看看再来!”

    他起身将沐筱萝放在椅子上,悄悄闪了出去,少顷,沐筱萝听见他和别人低声说话,声音太低,听不清说什么,不过一会他就返了回来,抱起沐筱萝就离开了院子,回到了书房。

    两人刚整理着乱了的衣襟,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听声音是洪坤和另一个男人的。

    沐筱萝还没听出是谁的声音,楚轻狂脸色就有些变了,迅速掠过来,附着她的耳朵悄声说:“任何时候都别答应四皇子的说亲,切记切记!”

    说完他就掠回去坐下,端起了茶盅。

    几乎同时,洪坤推开了门,沐筱萝愕然地看见四皇子武铭钰跟在洪坤身后,后面还有两个随从。

    看见对坐着喝茶的楚轻狂和沐筱萝,洪坤也是一阵愕然,还没开口,楚轻狂已经迎上去行礼道:“洪将军,小侄冒昧登门拜访,不知道洪将军有贵客,失礼了!小侄先告辞,改日将军方便小侄再上门拜访吧!”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